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钱昌明:是文人论战,还是泼皮骂街?——评牧野征夫的《从制造反党事件看左派网站的黑帮化》

钱昌明 · 2016-08-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学术探索无禁区、党校讲课有纪律,但‘无禁区’也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观点,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里,在党校都是不允许的。

钱昌明:是文人论战,还是泼皮骂街?

——评牧野征夫的《从制造反党事件看左派网站的黑帮化》

  笔者系一名退休历史教师,闲来无事,喜欢上上网。

  8月3日晚上在网上看到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的那篇讲演稿(可网上查看),深感震惊。认为一些共产党员既然不能认同党的纲领,这不是“异己”吗?何苦再当共产党员?这样的人如果自己不愿退党,党组织理应按党纪劝其退党或开除出党处理。想到此,随手写了一篇文章《严肃党纪,剔除党内异己分子——评“党校教授”王长江反党事件》,第二天2016-08-04 07:12:第一时间发表在“天涯论坛网”、07:13 发表在“新浪网博客”上。随后又在“红歌会网”、“乌有网刊”发表,并有更多网站转载。

  昨日,突然看到有个叫“牧野征夫”的,发了一篇叫《从制造反党事件看左派网站的黑帮化》的文章,居然指名道姓地把我打成了“左派网站”的一名“黑帮分子”——“钱昌明之流”了!

  我,一个82岁的退休老翁,怎么一夜之间,成了“黑帮”了?确实吓人一跳!这不是“文革复辟”吗?简直比文革最可怕的白色恐怖时期——“资反”路线时期还可怕!(老舍等大批爱党知识分子不就自杀在那个时间段吗?我,当时作为一名高中历史教师、共青团员,就硬被走资派四次打成“反革命”,逼得我被迫上吊自杀!后被抢救才活了过来)

  你,“牧野征夫”是什么人,口口声声不是要反“极左”,你不是反对“文革余孳”吗?怎么一下就把我打成了“黑帮”了?我以“文革过来人”、“文革受害人”的资格可以教育你:你的行为,才是地地道道的“文革余孳”!

  哦,你不是“文革余孳”,那你一定是“日本鬼子”!会不会是安倍派遣的“细作”,可是又不了解中国国情,这才只能装装“二鬼子”——捣乱一番而已。

  你不是日本鬼子?那为什么要叫“牧野征夫”?按常理,这不是中国人的名字。看了这个名字,笔者以为你一定是“牧野武夫”的孙子!你爷爷当年一定参加过南京大屠杀,还参加过“百人斩”杀人比赛?非如此,又怎会在你身上留下了“恶”的基因,才这么血腥,只一张口就把人给“毙”了!

  告诉你:是文人,就得讲理!文人的文章应该摆事实,讲道理。你可以喜怒笑骂,但都得符合事实与逻辑。你看你的文章摆了多少事实?讲了多少道理?

  第一,你说我是“乌有之乡专栏作者”。根据呢?这是事实吗?

  胡说八道!完全是你主观臆测,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为什么要这样胡说?目的不就是为了编织“左派网站的黑帮化”的天方夜潭吗?

  可以坦率地告诉你:笔者只是“乌有网刊”一网友,仅此而已。笔者不仅是“乌有网刊”和“红歌会网”的网友,同时也是“新浪博客网”的网友,“天涯论坛网”的网友,更是“人民网强国论坛”的网友。关心国家大事是笔者老年生活的内容,上上网,看看有关文章,有想法时就写些文章,经常在上述站各网站同时发表。如果经常在某个网站上发表文章,就成了该网站的“专栏作者”,那我首先就是“人民网强国论坛”的“专栏作者”。只可惜,这是“牧野武夫”先生的高抬,人家网站是不会承认的。

  第二,你一下就把“乌有之乡网”、“红歌会网”、“昆仑策网”、“察网”等这么多的网站打成是“黑店”、“私人牟利的机构”;说它们都是“不断抹黑中共,歪曲党史,攻击党的事务,利用非法手段窃取私密和不公开的视频、资料,陷害对手。显示出黑帮化的倾向”请问,你的根据呢?

  在你的文章中连半丁点的事实也没摆出来。像你这样的所谓“文章”,究竟是文人“论战”,还是“泼皮骂街”?

  第三,你在文章中写道:

  “要说‘党内异己分子’,‘反党’,非左派网站和钱昌明之流莫属。第一,他们一贯攻击改革;第二,他们坚持为文革翻案。第三,他们反对中国政府大政方针;第四,他们造谣滋事蛊惑民心。这都是和党的决议背道而驰的,是反党的。”

  请问,除了你给出这四条罪状外,罪证(事实)何在?你这是在论战吗?是的,“扣政治帽子证明不了真理”,你觉得把这四条扣在论敌头上就不是“政治帽子”了?

  第四,笔者断定:王长江是“异己”分子,根本不是什么“政治帽子”,而是客观事实。任何人只要读完他的那篇讲演,谁都会得出类同笔者的结论,只要他是站在党的立场上。

  前不久,2015年12月11日至12日,全国党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同志刚发表重要讲话,他批评党校一些人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的现象。其中明确讲到:

  “我听到一些反映,说一些人在党校讲课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念,有的口无遮拦、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妄加议论,有的专门挑刺、发牢骚、说怪话,有的打着党校的金字招牌随意参加社会上不伦不类的活动。这些现象虽然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影响很不好。这样的问题在党校不能发生!我这样说,不是说不能对党和国家的具体政策和工作提出意见、提出批评甚至是尖锐的批评。我们鼓励和支持解放思想,鼓励和支持对有关政策举措进行分析评估,但要把握好政治立场坚定性和科学探索创新性的有机统一,不能把探索性的学术问题等同于严肃的政治问题,也不能把严肃的政治问题等同于探索性的学术问题。不能一说学术问题可以研究,就不顾场合口无遮拦乱说一气,也不能为了沽名钓誉而标新立异。

  “还要看到,个人的意见、批评往往是探索性的,有时是个人的一孔之见,对不对要在实践中检验,可以在内部研究,也可以通过一定组织渠道向上反映,但拿到党校讲台上讲、拿到社会上发表就要慎重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百姓心里想,这是党校的人讲的,应该是比较正宗的观点,容易相信。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听到党校有人说了什么话,就如获至宝,大肆炒作,说党校里的人都对党中央说三道四了,共产党内部有不同声音了。党校出现这些言论,杀伤力很大,不要低估。总之,在党校讲台、公开场合对重大政治和理论问题发表观点和看法,应该自觉维护党的威信、维护党中央权威,自觉维护党校形象。我们说学术探索无禁区、党校讲课有纪律,但‘无禁区’也不是绝对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观点,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里,在党校都是不允许的。这是党的政治纪律,党校必须模范遵守。”

  可就是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偏要同习总对着干!非要讲“共产主义中看不中用”,这难道不是“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其他还有许多“反党”言论请看附录)

  这个“牧野征夫”还硬要为王长江辩护,说什么王讲的“中看不中用是指十月革命前,马克思主义揭示资本主义国家矛盾,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这是反马克思主义吗?”意思是王没有反马克思主义。

  这是一种什么“混球逻辑”?1917年之前“不适合中国国情”、“中看不中用”的马克思主义,怎么后来反而能指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了呢?那位读者想得通?反十月革命前的马克思主义,难道就是肯定十月革命后现今的马克思主义?

  “牧野征夫”写道:

  “试问‘党内异己分子’,‘王长江反党事件’,是中共的定性吗?不是。无论中共中央还是中央党校,都没有这样定性。钱昌明是何许人?定性算个屁?”

  是的,在公知们看来,钱昌明算个啥?“屁民”一个!然而,牧野征夫们根本不懂:历史恰恰是人民写的!公理自在人心。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附:

制造反党事件看左派网站的黑帮化

作者:牧野征夫

  所谓“王长江反党事件”,是左派网站制造的政治事件。中共何时明确有“王长江反党事件”,至今没有。乌有之乡网刊2013年就提出《开展一个对中央党校王长江错误思想的彻底批判》,“中央党校”和“王长江”都用斜体字,袭用文革惯例意在打倒之列。为什么打倒王长江,2014年红歌会网张宏良《评共识网推崇中央党校反左教授王长江》道破天机,因为王长江“认为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就是反左。自己作为中央党校教授的职能和使命,就是帮助共产党反左。”王长江反左,中央党校是反左大本营,所以左派要打倒他们。此次借机发动全面攻势,急先锋是昆仑策网《中央党校还姓党吗?王长江讲课大放厥词引起公愤》,随后乌有之乡网刊设置专题,收集反王文章17篇;红歌会网、察网等连篇累牍围攻,其中武师明《党校不能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策源地和避难所》、武师明《王长江事件逆转:有人正在急于封口》、钱昌明《严肃党纪,剔除党内异己分子!——评“党校教授”王长江反党事件》、老田《从王长江“封口事件”看“党校黑帮化”趋势》,尤为突出。乌有之乡是靠非法经营旅游倒卖毛主席像章混日子的黑店,红歌会网、昆仑策网、察网等都是私人牟利的机构,和中共没有一毛钱关系,却不断抹黑中共,歪曲党史,攻击党的事务,利用非法手段窃取私密和不公开的视频、资料,陷害对手。显示出黑帮化的倾向。

  武师明直呼“王长江事件逆转”,“中央党校中有一小部分人,大搞秘密侦探手段,对王长江讲课事件中可能的视频拍摄者和录音录制者进行调查和打压,甚至威胁砸掉其工作饭碗”。这是颠倒是非。党校是中央直属部级单位,有权对本单位发生的事件进行调查。王长江讲稿和视频版权属党校,左派网站和武师明之流有什么资格用特务手段窃取、公布制造事端?这不是盗贼指控被盗者检查漏洞装防盗系统吗?

  王长江讲课3个小时,讲稿约2万字,摘录四段约1千字,为时不会超过15分钟。左派网站和写手不仅断章取义,而且断章曲义。乌有之乡专栏作者钱昌明叫嚷《“严肃党纪,剔除党内异己分子!评“党校教授”王长江反党事件》。正如此人自己说的,“学理上无能之徒,往往是舞弄政治狼牙棍的高手!”试问“党内异己分子”,“王长江反党事件”,是中共的定性吗?不是。无论中共中央还是中央党校,都没有这样定性。钱昌明是何许人?定性算个屁?

  钱昌明之流所谓王长江反马克思主义,说“中看不中用”。原文要点是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之前已经传到中国。是各种先进思想之一,是一个流派。真是好东西。一看中国,不管用,中看不中用。中国有什么资本主义?但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让我们这么一个小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最后成了唯一的执政党,当然好了。”中看不中用是指十月革命前,马克思主义揭示资本主义国家矛盾,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这是反马克思主义吗?乌有之乡一位网友说,“王教授的讲课记录稿我看了一遍,从头到尾,没看出什么问题啊,那些挨批的话在文中是作为思想问题来说的,不是肯定。”

  要说“党内异己分子”,“反党”,非左派网站和钱昌明之流莫属。第一,他们一贯攻击改革;第二,他们坚持为文革翻案。第三,他们反对中国政府大政方针;第四,他们造谣滋事蛊惑民心。这都是和党的决议背道而驰的,是反党的。这个事实雄辩地说明,他们自吹自擂证明不了真理,借助网络宣传证明不了真理,扣政治帽子证明不了真理。他们拉大旗作虎皮,打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号,实际是反马列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政治骗子。他们根本不看讲稿,就扣“党内异己分子”,“王长江反党事件”的政治帽子,完全是黑帮整人的伎俩。

  ——“天涯论坛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