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唐吉坷德式的特朗普及其民粹化的政策

清湖渔夫 · 2017-01-2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美国国家行为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变得更加自私、短视、浅薄、浮躁和盲动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恢复大国国民心态,在战略上保持冷静和沉着。

  唐吉坷德式的特朗普及其民粹化的政策

  清湖渔夫

  1月20日,特朗普在华盛顿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政权实现交接。那么沉渣泛起和甚嚣尘上的美国民粹主义潮流将一个政治门外汉送上美利坚帝国的权力顶峰,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就具有力挽这个衰落的帝国于既倒的能力?诚然,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像前几任美国总统一样再次呼吁美国人团结起来并重新振兴美国,但是这个吹响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集结号,却是民粹主义的调子。在这里我们拟就特朗普政府的民粹主义政策予以透视。

  特朗普执政的美国国内外环境

  要想预估美国新政府的政策选择及其可能的效果,那么我们有必要首先简略考察特朗普上台后形格势禁的国际国内环境。

  美国经济金融化在世纪之交的俄罗斯金融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已经奠定,这个美国经济周期的高潮也是以网络科技及其产业作为支撑的。在胜而不利的伊拉克战争之后的次贷危机,成为美国乃至蔓延于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的起点,整体上美国经济归入下降的轨道,在新一代科学技术取得革命性的突破之前,美国和西方经济不会看到复苏的曙光。

  虽然西方世界大力实行反危机的社会及经济政策措施,然而十年过去了,尽管关于经济已经复苏的鼓噪在西方国家时有所闻,不过这种鼓噪的泛起却更快地被冷酷的现实击得粉碎,犹如水上的泡泡一般倏尔而去。发生在美国的事情不过是这种沉沦迷茫图景的一个典型场景,基础产业空心化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尽管失业率和所谓复苏的数据被美国政府玩弄会计和统计魔术予以操纵以愚弄世人;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国内低储蓄的和中国、日本以及沙特等持有美国国债的大户在近年来转向持续抛售,同样意味着美国国债膨胀的庞氏骗局到了再也维持不下去并且随时可能崩溃的境地。在美国经济金融化之后,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兴旺本来应该成为美国经济繁荣的主要支柱,然而美国的金融资本势力集团占据全球分配的市场高端、通过金融战绞杀各国进入美国金融投机市场的资本、从全世界巧取豪夺以转移财富被全世界所洞察和警惕,美国金融投机市场因此沦为美国华尔街玩左右手互博和自娱自乐的场所而陷入空转,美国人的金融生存同样失去基础,这也是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美国政治崩溃的进程实际上已经开启,这个进程尽管仍然没有被绝大部分世人所意识到。同样作为美国政治价值和基石的信义,仍然在坍塌与消解之中,开始摇晃美国的政治上层建筑架构,从而推进美国的政治崩溃进程。守信重诺始终是一个国家对内对外政策施行的前提和必要条件,政府行为得不到政策影响和促动的对象的回应与合作,也就陷入自弹自唱和被社会摒弃,遭到漠视、抵制甚至反抗也就不足为怪,美国国家政治失能也就自然而然。

  在国内,由于美国政权运行为垄断资本势力集团所控制,社会政治目标被资本的利润目标悄然置换,社会正义也就沦为政客们口惠实不至的噱头,社会正义外衣下包裹的是资本势力集团的肮脏私利,这也是美国政客走马灯似地在朝野之间游荡、并且政府对百姓承诺食言而肥、虎头蛇尾成为政治过程惯例的根源。特朗普能够上台或许就是美国社会不得不从所谓“美国政治精英阶层”之外选人的一种无奈。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在国际关系上,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在美国政府素无信义的形象上又开始增添新的污迹,而且来得非常之快!特朗普政府在履新的第一天就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宣布中止与亚太近十个国家签订的TPP协议,并且悍然退出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订和运行20余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还放风要退出墨迹未干的防止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一个国家政权的更迭就可以轻易在国际义务上赖账,国际条约的严肃性对美国政府而言荡然无存,那么必然导致世界其他国家在与美国打交道的过程中行为疑虑、审慎和短期化,因为美国的不靠谱而又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会自然选择与美国疏离;亦即无法打交道,就不打交道好了。可以预见的是,世界各国与美国的在政治关系上的切割可能会成为一种倾向甚至浪潮。

  新世纪以来,军事和金融作为美国全球霸权的两个车轮,相互支持,相辅相成,金融为军事活动提供财力支撑,而军事不仅为美国掌控的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行美式经济金融的国际规则提供保障,而且在新世纪以来直接为美国资本全球剪羊毛的金融活动提供保障。传统的战争,永远是为国家利益服务;通过战争实现财富在国家之间的转移是历史上常见的现象。在近现代以来,军事手段的运用则是为资本循环和利润实现服务的。美国资本在国际市场针对特定国家资本势力集团的绞杀,如果需要战争,战争就会爆发;如果需要地区动荡,那么美国政府就会通过使用军事力量插手地区事务,制造动荡。美国也因此成为“全球麻烦制造者”。

  随着伊拉克战争的胜而不利和次贷危机的爆发,由于世界各国对美国金融战的认识日益清醒和警惕,美国的金融市场的资本绞肉机陷入空转,加上美国国内经济危机的深化,相对于美国的全球军事机器而言,美国能够提供的财力日益捉襟见肘,一方面,美国不得不裁减其军事力量和在全球进行军事收缩,另一方面,美国军工科技的进步步伐也开始放缓乃至停滞,与世界其他大国的军事技术代差逐渐消失。相对于世界其他主要大国,不仅美国的绝对军事优势已然不在,而且相对军事优势也在日益丧失之中。这不仅导致美国对军事力量的使用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限制与制约,而且其全球军事威慑的效果也开始打折扣或者在世界部分地区消失,最切近的例子就是美国对俄国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应对疲弱和在中国南海巡航、进行军事讹诈的无果而终。

  特朗普上台执政的时间节点正处于美国国势江河日下、被迫进行全球战略收缩的背景之中,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的政策原则和转向关注国内事务,在民粹主义背景下的“孤立主义思潮”开始还魂,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迫于世界战略格局变化的无奈之举。

  社会民粹化与社会撕裂

  一个社会的政治稳定和秩序形成,不仅是社会力量及其利益实现结构平衡的结果或者产物,而且是社会共识和价值的稳定性在现实中的反映。美国是一个只有200多年的“拼盘萨拉”国家,其社会族群心理和文化背景各异,这种社会的形成与其说是某种社会价值观的统御与融合,不如说是因为各个不同族群与人群因为利益上的妥协接近而捏合拼凑在一起。往届大选中的一些分歧在选举之后可能会很自然地弥合,因为相信制度是好的,运转起来也会很顺利,美国民主政治或许起到了这种作用。

  在就职典礼上,特朗普像历届美国总统上任时一样,再度呼吁美国国内的团结。然而,人们不该忘记,特朗普能够上台执政,是美国社会民粹主义思潮抬头的结果,而且就其本人而言,他还是引领这种思潮并加以政治利用的推手。民粹主义现象的发生是社会共识和价值基础的死敌;民粹主义思潮的泛滥不会推动社会团结和融合,只会促动社会撕裂进程的快速发展和社会散沙化局面到来。

  过去,美国政治的台前都是职业政客,资本利益集团通过控制国会议员来达到控制政局、维护自己利益的目的。特朗普是美国实业资本、部分犹太资本和犹太政治集团、部分军工集团的代言人。不过美国的另外一些利益集团因为利益冲突对特朗普及其政府很不满,譬如在华尔街“坏孩子”之称的代表美国金融资本的投机大鳄索罗斯。而在特朗普政府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内部,新的矛盾和问题也在产生,比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董事长已经被提名为内阁阁员的候选人,但是特朗普政府还未上台就施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削减F35的价格,而波音制造的F-18却价格高企。特朗普就任事件本身或许也是引发社会对立显性化甚至尖锐化的引子,在特朗普就任当天华盛顿就爆发了大规模游行,最终演变成暴力冲突,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此起彼伏。随着特朗普继续施政,接下来美国民间的对立也会持续发酵。

  在社会民粹化的背景下,秉持各种主张的人们只会自行其是而罔顾其他,丛生的利益诉求突破社会价值观约束,开始野蛮生长和互不妥协,它们会因为某个方面的利益诉求而迅速加入某个方面有近似主张的人群并反对这个人群外的人们,又会因为其他方面的欲望,迅速转进其他人群阵营,个体行为充满了短视、浮躁、盲动、莫衷一是和放任自流的特点。美国社会不再是一个具有向心力的社会,而只会在这种丛生的利益及其主张中被千万个力量从各自的方向撕扯离心。

  政府政策的民粹化

  在民粹主义社会思潮大行其道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同样不会是社会共识与价值的凝聚结点,反而会成为美国政治失能和政策失灵的助推器。政治是利益妥协的艺术,也是社会凝聚的法门。在个人生涯中一个连小科长都没当过的美国人成了新总统,给美国深深打上素人政治的烙印。为了获得政治支持和力图巩固执政基础,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选择只能匆忙迎合这些迅速变换的大众口味,不得不充当永远也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多样化大众口味的调和者。

  在特朗普的政策选项中,他试图重振美国工业的雄心并不比奥巴马上任时小多少。但是因为美国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他的“再工业化”企图至少会受到三重障碍,其一,会受到美国金融资本既得利益集团的千般阻挠。其二,美国迅速“再工业化”的前提之一是具备一支足够完成使命的产业工人队伍。普通产业熟练工人可以短期培训,但是技术熟练工人得经过至少一代人时间的磨砺;虽然美国的工业自动化程度仍然在提升,而越高端的技术熟练工人的培训时间要求也就越长;而且工业自动化程度需要的工人更少,反而会背离通过重振美国工业实现2500万人就业的庞大宏伟目标。其三,因为全球产业递度转移必须具备比较成本和市场份额两个方面的基础条件,而这些被转移的产业回归美国,不仅要求美国的工业产品成本低于现有的产业集中地国家的产品成本,而且还需要这些国家放弃国际市场份额来主动配合美国的再工业化。问题是这些国家会肯砸掉本国工人的饭碗来为美国工人提供工业训练机会和饭碗吗?

  特朗普政府还提出了庞大的社会基本建设计划。很显然这种政府主导的基建项目,必然意味着美国政府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扩张财政支出是以能够获得财政收入为前提的。在美国经济危机深化和税基萎缩、美国国内储蓄水平很低、中国和日本等美国国债持有大户大批抛售美国国债的情况下,能够支撑美国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唯一出路在于——美联储再度量化宽松和为美国财政部垫款。然而此前大选进行中,特朗普就曾经放话“若当选就辞掉耶伦”,并遭到美联储女主席基于“美联储独立性”原则上的强硬回应。如今特朗普是成了白宫的主人,也试图缓和对耶伦的态度,不过耶伦所代表的却是可能被新政府压制的美国金融既得利益集团,美联储是否肯为特朗普新政唱堂会,实在是个悬念。

  在国际关系上,单边主义和“美国优先”并非什么新词汇。在国际关系处理上美国国家利益优先、维护美国霸权利益是美国政府的一贯行为准则。特朗普上任伊始,即开始采取措施削弱而不是巩固与传统盟友们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在亚太地区,特朗普终止了TPP协议;而因为财政拮据,在欧洲开始放任欧盟防务自卫的自理。众所周知,美日韩军事同盟和北约是美国全球霸权的军事支柱,特别是北约的存在和具有活力,是美国遂行全球战略的根本依托。放任欧洲防务自卫自理,也就是变相放松对欧洲国家的政治控制;一旦欧盟建军和重新武装,并且获得足够的自卫能力,那么欧洲的安全就再也无需美军来保卫,北约的意义与价值也就不复存在,北约解体和美国军队被赶出欧洲同样指日可待。届时一个政治上完全自主和寻求自身的全球利益的欧盟,还会为了美国的霸权利益打拼吗?美国又何以维系其全球战略和霸权?

  已经发生的独具民粹化特征的政策选项的例子远不止这些;而且随着时间的延续,这个清单项目还会扩展。作为一个民粹化的政治人物,特朗普的“大嘴巴”的特征为世人所熟知,因此在就职典礼上喊出具有雄心远大、娓娓动听而实际空洞的政治口号不足为怪,这本来也是民粹主义基本要素之一。对特朗普而言,发现和描述美国面临的问题、喊出响亮的口号以针砭时弊似乎很容易,然而最终的归宿和落脚点在于如何解决问题。政策目标的轻率承诺或许在短期内赚取了眼球效应,但是实现目标的手段和方法从何而来?这才是最实际、最艰难和最考量特朗普政府的!

  浅薄的民粹化政策逻辑,必然导致政策的碎片化;不仅不同的政策会出现撞车,而且政策手段和政策目标之间也会出现冲突。短视、随意盲动甚至相互冲突的民粹主义特性会贯穿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制定、执行和实际效果之中,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和猴子掰玉米似的掰一个扔一个,可能构成美国新政府政策“口惠而实不至”的基本情形。因为无限多样化口味调和的固有特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组合自然地缺乏一张完整、一贯和互相配套的拼图,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行为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根源!因为民粹化和社会撕裂,挡在特朗普执政航路上的暗礁可谓重重,它们会先绊倒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进而绊倒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政治本身。

  我们在和一个什么样的美国打交道

  特朗普是作为民粹主义思潮在西方世界沉渣泛起和广泛流行的一个标志性人物而进入历史的。而民粹主义思潮的泛起,也是在西方世界陷入沉沦与迷茫的社会背景下的必然产物;因为西方世界迄今为止尚未找到解决它们自身麻烦的开创性和系统性解决办法,社会进程也就失去了思想引领,自私、短视、浅薄、浮躁和盲动等等社会乱象也就开始大行其道。

  西方思维水准的退化不仅体现在政策层面,而且体现在战略层面。众所周知,二战后的美国总统可谓一代不如一代,其根本原因在于资本利益集团完全控制了美国国家政治,从而狭隘的商人利益及其观念替代了美国国家利益及其追求这种利益的战略眼光;如果说以前代表这种商人利益的代理人充任美国总统不得不听话和狭隘的话,那么现在这种狭隘的商人精明和选择能力通过特朗普的“董事长内阁”,开始走向前台并赤裸裸地操纵运行美国政治。这种浸透了商人利益和眼光的美国政治也是美国国内外信义丧失和充满政治风险与危险、让其他国家对美国疑虑、警惕和无法打交道的原因。

  因为思维能力的天然局限和在执政能力上的素人或者小白特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工具箱中也不会有什么新的东西加入其中。这个新政府也就只能在政策工具箱中挑选一些老旧的政策货色加以包装翻新,改头换面地再度祭出和向世界兜售;不过由于民粹化思维对问题的肤浅理解,他们在使用这些工具和手段的时候未必知晓运用这些东西需要什么样的政策环境,恐怕也不会知道这些工具和手段如何用并且用出效果;而且可以附带提及的是,其中的很多工具政策手段也曾经被反复证实并不堪用。这方面最新近的例子就是对华打台湾牌却不知道这张牌已经成为废牌、指责中国汇率操纵和试图挑起贸易战却天真地以为中国不会报复、在美国国内提出推行扩张性财政政策却又和美联储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等等。

  特朗普毕竟是商人,不是政治家,更不是战略家!特朗普言论或许可以在丰满的理想和残酷的现实之间漂移,而两者之间的巨大鸿沟却需要卓越的智慧和诚实的脚步去慢慢跨越。虽然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发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战斗檄文,但是这个战斗檄文却与唐吉可德宣布大战风车并无二致;特朗普不会因为当上了美国总统而变得神勇无比起来。

  走向强盛的国家是相似的,而衰落的国家则各有各的吊诡之处。“美国优先”口号的提出和孤立主义思潮的还魂,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国内问题能够在短期内找到解决之道,何况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世界各国与美国合作。在内部找不到治本之道、同时因为政府行为的不确定性导致外部世界与美国逐渐疏离的环境下,美国国内的社会撕扯只会更加尖锐和猛烈起来,最终会继续消耗,直至耗尽这个霸权帝国的元气。

  因势利导调整中国对美战略

  在美国国家行为因为特朗普的上台而变得更加自私、短视、浅薄、浮躁和盲动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恢复大国国民心态,在战略上保持冷静和沉着。在国家利益上守住底线,对于各种挑衅、骚扰和找麻烦针锋相对,找准对方痛点予以积极反制和打击,同时把握分寸和留有余地,迫使对方在对华关系中规矩起来,为战略和策略调整争取时间。

  在既斗争又合作的基础上,抓住美国孤立主义思潮的抬头之际与其传统盟友逐步疏离的契机,充分运用国际统战策略,一方面与美国在经济关系上有步骤地切割,逐步松绑和远离这个政治信用堪疑、政策充满不确定性风险的国家,另一方面,积极和被美国疏离的国家发展关系,在经济和政治上既替代中美的传统关系,又替代这些国家与美国的部分利益联结领域,积极扩展我国与世界各国的双边和区域多边体制,对我国的海外利益分布进行调整,将我国的全球战略部署进一步走实。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和警惕的问题是,所谓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在中美的交往中,美国也有了很多次出尔反尔和食言而肥的前科。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美国人说话又有多少算数呢?和美国这种国家打交道,要多留个心眼和保持审慎态度。资源争夺而引发的中美战略矛盾必然凸显,这一点早就被双方所意识到。自从我国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以来,美国政府不是接受,而是以施压、漫天要价和挑衅作为回应;前不久特朗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还实际上扬言要毁掉全部的美中关系。国家关系始终是对等的,美国和我国的国家关系不再是一种领导和屈从的关系;对于美国的过分和无理要求,我们要有底气和勇气说“不”。

 

  参考文献:

  《雅尔塔体制轮回沉思录》,清湖渔夫;

  《政治信义坍塌,世界越来越难以相信美国》,清湖渔夫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