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孙锡良:“52名劳奴案”不应一判了之

孙锡良 · 2019-01-20 · 来源:孙锡良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是在愤怒中读完新闻,一是对犯罪分子地愤怒,他们都已经泯灭人性,一是对案件处理的愤怒,除量刑值得商榷之外,受害者提到的两人死亡并未在案中提及,而且受害人均未获得任何赔偿。

  澎湃新闻1月9日消息,52名男人失踪,被强迫当“劳奴”六年之久。

  本案的主犯被判1至6年不等刑期,并未承担连带赔偿。令人遗憾!

  这则新闻,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桩大丑闻,放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是一闪而过,这样规模和这么久时长的犯罪史应该突出展示以提醒社会。然而,本新闻只在非常不显眼的位置呆了很短的时间就消失,既无教育意义,更无惩戒作用。

  我是在愤怒中读完新闻,一是对犯罪分子地愤怒,他们都已经泯灭人性,一是对案件处理的愤怒,除量刑值得商榷之外,受害者提到的两人死亡并未在案中提及,而且受害人均未获得任何赔偿。

  这则新闻,标题用了“劳奴”二字。我想改一下,用“奴隶”更为准确。再仔细想想,“奴隶”可能都不够准确,因为部分奴隶不完全在看管下工作,有一定的生活自由,甚至还能成家。这52人,除了劳动,一切权利全被剥夺。新闻用“劳奴”二字可能还是希望淡化事件的性质。

  小时候,我听过《翻身农奴得解放》这首歌,歌曲表现了西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西藏和平解放后发生的巨大变化。西藏是中国最后被解放的地区,它的劳奴解放了,也就意味着中国永远消灭了劳奴现象。

  今天,让我又再次看到比农奴更悲惨的活案例,并且是52名男人长达六年在比较广泛的区域从事劳动,令人无比痛苦!

  许许多多的疑问需要全社会进行回答:

  1、52名劳奴去了黑龙江、内蒙古、双城区化肥厂、北安粮库、中哈高科等大范围从事劳动。我很想质问地是:这些劳动单位难道没有发现劳动者的异常?那么多的残疾人在内,认不出来?我不相信。如果说某一家没看出来可以理解,所有单位都没有看出来就奇怪了。一天两天看不出来可以理解,长期看不出来也不可能。我只有一个结论:这些单位也是共犯,绝对的共犯。

  2、52名被害人中,不少人是智障、聋哑、文盲、流浪人员。智障和聋哑人都是残疾人,这类事件在十多年前报道有不少,我记得曾经因此事写过“金钱剥削道德”的愤怒文章,我以为国家紧急修订残疾人保护法以后应该会起到很好的作用。结果呢?很让人失望!

  3、2 名劳奴死亡的实事为何在法院判决书未提及?难道法院认为犯罪分子不应该对死亡负责?负责与不负责的量刑有多大区别?难道不需要有进一步更深入的法律质询?

  4、如果不是偶然地逃出一人,劳奴还要被压迫多久?沈某能逃出来是偶然,而被民警在铁路上发现又是偶然,没有这两个偶然,真无法想象我的这批同胞还要受多久的折磨?几千年前的奴隶尚且知道组织起来反抗,21世纪的你们就想不到?除了几位残疾人,还有四十多人,不敢反抗?当然,我不是责怪受害者,只是为这种现象而深感痛心,居然还有这样的现象!

  5、谁应该承担赔偿这52名受害人的经济损失?本案判决书中只提到对犯罪分子的量刑,并没有提到对受害人的民事赔偿,甚至没有提到违法所得是否可以补偿受害人。难道这群苦难者就白劳动了六年?难道犯罪分子不用承担连带民事责任?难道没有国家或集体赔偿机制?

  看到新闻的最后,我几乎要哭了。一个正常男人出去,回家后,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25”,因为他的工号是25号。一个30几岁的男人被折磨得比自己的父亲还显老,老泪何处流?一个健康的人出去,回家时断指残腿精神失常,悲从何处来?

  跪求有良心的媒体不要扣下我的文章,让我的声音尽量让多一点人看到,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本案,让52个可怜可悲的受害人能得到一点补偿。若不如此,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同胞。现在是21世纪,请让犯罪分子领教到我国的法律之厉害,也让人民看到我国的正义之光芒。

  朗朗乾坤,劳奴哀鸣,干活挨打,累致死人,如此罪恶,岂只判刑?

  写于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再扒“公知”的画皮
  2. 吴铭:郑州李爷的“京胡独揍”
  3. 运-10下马摧毁了大飞机的研发平台:绝不要低估美欧合谋扼杀中国大飞机的决心
  4.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5. 毛主席的开会文化:从七千人大会谈起
  6. 孙锡良:五点回应
  7. 张耀祖:1992年,中国向右,我向左(有删节)
  8. 一个博士生的返乡亲历:为什么我们越读书越困窘
  9. 中国最牛逼的科技公司是哪个?
  10. 《啥是佩奇》为什么令人不适?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4.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再扒“公知”的画皮
  7.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8.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9.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10.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