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旷新年:毛泽东不只“感谢”了日本侵略

旷新年 · 2015-12-27 · 来源:破土网
毛泽东一生都在不断地感谢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感谢他的“同志”杜靳斯和他的“老朋友”蒋介石,是他们教育了中国人民,使中国人民不断觉醒,最后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同时也要感谢张振鹍、洪振快们,让我们看清楚了他们那种令人“大开眼界”的研究方法。

  我为中国知识界的无知、无聊、无耻以及卑劣与下流感到惊讶、悲哀和耻辱。

  ——题记

  多年来,网络上经常出现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的文字。与此类似,“民族魂”鲁迅也曾被污蔑为汉奸、日本特务。我一直以为,这样低级的谣言和卑劣的伎俩,完全不值一驳。我们一直都相信,谣言止于智者,有鲁迅、毛泽东的书在,谣言会不攻自破。然而,近日,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又出现了一篇《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奇文。我微信朋友圈很小,几乎都是所谓知识分子。在这样一个小圈子里,竟然把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的谣言当成了新闻,加以传播,不能不让我诧异。微信发布的日期是2015年8月23日,发布者叫洪振快。我百度了一下,洪振快是“历史学者,专栏作家”,“《炎黄春秋》杂志执行主编”。根据百度紧接其下的《炎黄春秋前主编洪振快起诉极左分子郭松民、梅新育》的链接,我才知道,原来洪主编以造谣、诽谤为业,曾经因为污辱狼牙山五壮士遭到郭松民、梅新育怒斥。更让我惊讶的是,洪振快等人大张旗鼓地将维护民族英雄的郭松民、梅新育以“极左分子”的污名送上法庭,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审判。这已经不是含沙射影,而是鬼蜮公然横行。这使我想起唐代骆宾王著名的《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中“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名句。

(图片来源:网络)

  洪振快用来作为靶子的文章是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教授李东朗发表在《抗日战争研究》2008年第1期上的《毛泽东关于日本侵略一个表述之真意》一文。李文本来就是针对谣言而作的辨析。李文指出:“第一,毛泽东的真实意思是指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客观上起了促使中国人民觉醒的反面教员的作用。第二,毛泽东的这个表述,绝对没有否认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意思。第三,毛泽东在这里所用的‘感谢’一词,是一种语言幽默……”洪立论的根据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振鹍“反驳”李东朗的文章《“感谢”就是感谢——“毛泽东说要感谢日本侵略”评议》,该文发表在《抗日战争研究》2009年第4期上。张研究员割裂毛泽东谈话的完整内容,孤立、片面和刻意拈出如下字句:“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张称“这些话语不多而内涵丰富、寓意深刻”,“解放战争胜利,南京国民政府被推翻;原来‘在山上’,此时得以‘到北京来看京戏’。毛泽东重温这段历史,对当年干了好事、帮了大忙的日本军阀、日本皇军表示感谢,自然是情理之中了。”

  我找来李东朗《毛泽东关于日本侵略一个表述之真意》一文,发现李东朗已经用丰富的例证对“感谢”的内涵作了充分的解释和说明。然而,张研究员却使用清代文字狱的“研究方法”,不顾毛泽东谈话的完整内容,更不顾李文所列的充分论据,对毛泽东的谈话断章取义,抓住其中的片言只语,加以引申、联想和歪曲,从而得出自己需要的结论。

  诚如张研究员所言,感谢就是感谢。那么,毛泽东是怎么“感谢”日本侵略的,到底为什么要“感谢”日本侵略呢?还有就是,毛泽东仅仅只“感谢”了日本侵略吗?李文引述了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的多次谈话内容,包括张研究员认为大有深意的“原来‘在山上’,此时得以‘到北京来看京戏’”的那次谈话。这是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与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黑田寿男的谈话:“我们国家的人民,也是由国内敌人和国外敌人教育过来的,其中也包括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教育。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245-246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毛泽东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不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教育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就不会彻底觉悟,不会充分团结起来,那么,中国革命就不会取得胜利,共产党就还在山上打游击。同样明确的是,中国人民是由国内敌人和国外敌人“教育”过来的,日本帝国主义只是其中之一。

  让我们再看看毛泽东还“感谢”了哪些人,哪些人“教育”了中国人民,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那么,“教育”、“感谢”的内涵不就确定、清楚、明白了吗?在这些谈话中,毛泽东主要“感谢”的,除了日本军国主义,还有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中国人民凶恶的敌人。1964年7月9日,毛泽东在同参加在朝鲜平壤召开的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后访华的亚非等国家和地区的代表的谈话中也“感谢”了日本侵略。这次谈话以《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为题,收入《毛泽东外交文选》和《毛泽东文集》第8卷。洪的微信有《毛泽东外交文选》第535页这次谈话的部分内容的截图。在阐述了日本侵略对于中国人民的教育作用,“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之后,毛泽东接着说:“我们的第二个教员,帮了我们忙的是美帝国主义。第三个帮了我们忙的教员是蒋介石。当时蒋介石有四百多万军队向我们进攻,我们的军队同他打了四年仗,从过去一百二十万发展到三百多万。”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不仅仅只“感谢”了日本帝国主义,而是同时还“感谢”了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毛泽东是将日本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蒋介石并列在一起一道“感谢”的。面对今天中国遍地的美粉和国粉,洪振快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毛泽东还“感谢”了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呢?洪振快对抗日民族英雄狼牙山五壮士充满了仇恨,却采用“抗日神剧”的手法来“研究”历史,企图撩拨人们对日本的民族仇恨,并将民族仇恨引向毛泽东。所谓“历史学者”却别有用心地割裂文义,以欺天下,目的何在?

  李东朗指出,毛泽东“感谢”敌人和对手这一表述方式,是毛泽东的一个表述习惯,体现了毛泽东的语言特点。1956年9月25日,毛泽东在向参加中共八大的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共产党代表介绍中国共产党认识农民的历程时说:“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他把我们赶到农村去。这个时期很长。十年内战,跟他打了十年,那就非得研究一下农村不可。”(《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32-133页。)1958年9月5日在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上,他指出:“没有蒋委员长,六亿人民教不过来的,单是共产党正面教育不行的。”(《毛泽东文集》第七卷, ,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0页。)1958年10月2日,毛泽东在与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蒙古、苏联、波兰等六国代表团谈话中,称杜勒斯“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个教员”,并说要“感谢”他:杜勒斯“这不是一个好教员吗?世界上没有杜勒斯事情不好办,有他事情就好办。所以我们经常感觉杜勒斯跟我们是同志。我们要感谢他”。(《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第356页。)

  如果像张研究所理解的那样,“感谢就是感谢”,因此,同志就是同志。只有字面意义,没有幽默和反讽,那么,请问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张研究员,杜勒斯真的“跟我们是同志”吗?稍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杜勒斯是美国国务卿,对新中国充满了敌视和仇恨,并且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为了表达他对新中国的敌视和蔑视,甚至不顾基本的外交礼仪,在日内瓦拒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握手。这一细节已经被写进了R.麦克法夸尔和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可是,毛泽东却说要“感谢”杜勒斯,不仅像对待日本帝国主义那样称他为“好教员”,而且获得了比日本帝国主义更高的待遇,这个全世界反共的先锋被毛泽东称为“同志”。

  再就党内来说,王明长期推行极左路线,给中国革命造成了巨大损失,不仅使共产党在国统区的力量几乎全部丧失,而且使第五次反围剿遭致失败,导致中央红军被迫放弃根据地长征。1956年9月,毛泽东对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说:“中国第一次王明路线搞了四年,对中国革命的损失最大。王明现在在莫斯科养病,我们还要选他当中央委员。他是我们党的教员,是教授,无价之宝,用钱都买不到的。他教育了全党不能走他的路线。”(《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第253页。)毛泽东不仅将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称为“教员”,“感谢”他们的“教育”作用,而且将给中国革命造成了最大损失的党内领导人王明同样也称为“教员”,甚至称为“无价之宝”。

  毛泽东是一位语言大师。胡适把鲁迅、毛泽东和他自己称为现代白话文的三大家。毛泽东的语言充满了机智和幽默。更主要的,毛泽东是一个辩证论者,对事物要一分为二。毛泽东经常说,坏事可以变成好事。他一惯把敌人和犯了错误的人称为“反面教员”。1956年8月30日,他在八大预备会议上的讲话中说:“坏事也算一种经验,也有很大的作用。我们就有陈独秀、李立三、王明、张国焘、高岗、饶漱石这些人,他们是我们的教员。此外,我们还有别的教员。在国内来说,最好的教员是蒋介石。我们说不服的人,蒋介石一教,就说得服了。蒋介石用什么办法来教呢?他是用机关枪、大炮、飞机来教。还有帝国主义这个教员,它教育了我们六亿人民。一百多年来,几个帝国主义强国压迫我们,教育了我们。所以,坏事有个教育作用,有个借鉴作用。”(《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91—92页。)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不是因为从欧洲搬来了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毛泽东成为中国革命的领袖,不是因为共产国际发给了他聘书。中国人民是在帝国主义的侵略、军阀的压迫和屠杀中才觉醒、反抗、团结起来的。毛泽东认为,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教育”比马克思主义书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他们是最好的反面教员,因此,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在1970年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著名谈话中,毛泽东又谈到了日本侵略的问题。毛泽东说:“所以我们说尼克松好就是这个道理。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你们美国有个记者叫卡诺,过去在香港,现在在苏联,他引了这段话,他说美国人很蠢,煽动全世界人民觉悟。”毛泽东对斯诺说:“就是要宣传这个。没有蒋介石、日本人、美国帮助蒋介石,我们就不能胜利。”(《毛主席会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诺谈话纪要》,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党史党建政工教研室编《“文化大革命”研究资料》中册,第496页,北京,1988年。)1961年6月10日周恩来在接见嵯峨浩、溥杰、溥仪等人的谈话中也引用和阐述过毛泽东的这一观点。

  张振鹍和洪振快用来大做文章的题为《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中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的全部内容如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这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如果要看前途,一定要看历史。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十几年的历史来看,就知道亚非拉人民将来的前途。比如中国吧,在十九年以前,日本军国主义霸占了我们大半个国家,我们同它打了八年仗。抗战胜利后美国人来了,他们支持蒋介石发动内战。我们在解放前要对付的敌人,有日本军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还有它们的走狗汪精卫、‘满洲国’的康德皇帝、蒋介石。我们解放后,有一位日本资本家叫南乡三郎,和我谈过一次话,他说:‘很对不起你们,日本侵略了你们。’我说:‘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个忙不是日本共产党帮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帮的。因为日本共产党没有侵略我们,而是日本垄断资本和它的军国主义政府侵略我们。我们的第二个教员,帮了我们忙的是美帝国主义。第三个帮了我们忙的教员是蒋介石。当时蒋介石有四百多万军队向我们进攻,我们的军队同他打了四年仗,从过去一百二十万发展到五百多万。蒋介石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军队统统被我们消灭,只剩下百分之五不到的军队跑到台湾去了。中国得到的教训是这样:有压迫,就有反抗;有剥削,就有反抗。帝国主义,不管是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或其他帝国主义,都是可以打倒的。国内反动派,如蒋介石,不管多么强大,也都是可以打倒的。这就是中国的历史情况。”(《毛泽东文集》第8卷第383-384页)读者只要耐心看过完整的原文,毛泽东的“感谢”是什么意思,“好教员”、“教育”是什么意思,就很清楚了,而造谣诽谤者可以休矣。

  唐代历史学家刘知己提出史才、史学、史识的观点。在此基础上,清代历史学家章学诚又标举史德,并且将之置于最重要的位置:“而文史之儒,竞言才学识,而不知辨心术,以议史德,乌乎可哉。”(章学诚《文史通义》第18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当代历史学家余英时说:“学历史的人,至少应该有严肃感、尊严感。”“章学诚特别提倡史德,今天的史德是什么,我们可以因人而异,不过,至少做学问应该忠诚他所研究的对象,忠诚于他的结论,不要为现实、为个人的私念而改变他研究历史所得到的结论,因为这是很容易的。”(余英时《论士衡史》第434-435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年。)如果今天的“历史研究”堕落到了文革时期刘少奇专案组那样的“水平”,何以言史?

  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曾经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某些人过于迷信戈培尔的“真理”。戈培尔最终并没有成为真理的化身,而是被历史唾弃。不过,戈培尔和纳粹谎言的破产却是以德国和欧洲的巨大历史灾难为代价的。

  毛泽东一生都在不断地感谢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感谢他的“同志”杜靳斯和他的“老朋友”蒋介石,是他们教育了中国人民,使中国人民不断觉醒,最后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我们也要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振鹍和《炎黄春秋》主编洪振快两位历史学家和教育家,他们教育了我们,他们使我们见识了清代文字狱的狱吏们那种令人大开眼界的研究方法。

  2015年8月30日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2015年人民节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2. 人民日报今日发文缅怀毛泽东:歌未竟 东方白
  3. 张家界市公安局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2周年
  4. 这不是谣传:为过“毛诞节”,这家公司放假一天
  5. 盛京废人:毛泽东猜想——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2周年
  6. 韶山:万人齐唱东方红 共同怀念毛主席
  7. 珍贵照片:毛泽东与人民群众在一起的经典瞬间
  8. 郭建波:人民呼唤毛泽东
  9. 俄刊文章:俄打击ISIS目标的真正动机和原因
  10. 旷新年:毛泽东不只“感谢”了日本侵略
  1.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2.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3. 赵可铭上将:决不允许让我们的英雄倒在人民自己的法庭上!
  4.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毛泽东有没有犯错误?”
  5.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
  6. 罗援:赞!一位共产党员的忠诚告白
  7. 武汉人民节纪念活动的呐喊:危害人民利益的改革才是死路一条
  8.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9. 郭松民庭审手记:胜诉后的沉思
  10. 人民日报今日发文缅怀毛泽东:歌未竟 东方白
  1. 朱德的两首诗是读懂文革的重要文献
  2.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3. 张文木发表最新长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4. 黎阳:拆穿一个谎言,破除一个迷信
  5. 李北方 | 法律党为何念念不忘要把共产党搞垮:一个法盲眼中的法治
  6. 朝鲜牡丹峰乐团来华演出取消 人员离京舞台拆除
  7. 司马南:可以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8. 图穷匕见:张千帆暴露了“社会主义宪政”的真面目
  9.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10. 岳青山:反右派扩大化究竟谁应当负直接的和主要的责任?——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1. 数万民众凌晨赴韶山 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2.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3. 现场报道:韶山,我们来了!(组图)
  4. 新华社:广东警方打掉工人维权组织,长期接受境外资金
  5. 明天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冻死169周年
  6.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