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杨思远:中国左翼理论创新时代已经到来

杨思远 · 2016-05-2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右翼的理论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现在是左翼理论创新的最佳时机。囿于其立场,右翼不可能为人类指明解放的出路,担当起指引人类解放道路的理论责任永远属于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需要结合新的实践推动理论创新,但左翼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做好准备,那就会再次给各色各样的冒牌马克思主义以可乘之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冒牌的马克思主义正在悄悄地炮制当中。

  中国左翼理论创新时代已经到来

  杨思远

  近几十年来,中国左翼在理论上一直被边缘化,一直处于被奚落、被指责的地位。坦率地说,这也是好事。一方面,对马列主义教条式的理解和生搬硬套做法的确只配被指责、只配被奚落,只配被边缘化。左翼大多对自己的理论信心十足,结果反而被自己长期瞧不起的、长期批判的理论占了上风,这给左翼一个认真检讨理论的机会任何一种理论进步,需要奚落和边缘化机制的中介作用。这符合理论自身发展的辩证法。另一方面,理论发展的深厚源泉还是实践。随着第一批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崩溃和变质,必然在理论上提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随着左翼曾经一度高呼帝国主义总危机,一天天烂下去的资本主义,为什么可以不战而胜,为什么会出现战后那样的黄金增长,为什么次贷危机爆发以来资本主义还能维系,华尔街占领运动和欧洲抗议风潮为什么产生不了变革资本主义制度的力量,拉美左翼政权为什么纷纷垮台?总之,无论对社会主义的再认识,还是对资本主义的再认识需要有超越经典作家结论的新理论,这是时代的需要,也是理论创新的阶梯。此外,处于边缘化地位使得一些靠贩卖学术为稻梁谋的所谓学者、教授和专家们,纷纷改行,离开马克思主义队伍和研究方向,或者出国“镀金”改奉新宗,或者改行搞所谓“运用”研究。这也是好事,纯洁了队伍,让那些理想主义者和有历史担当精神的左翼知识分子,认识了一些人,明确了自己的责任,考验了他们理论选择的坚定性。

  右翼的理论保守性最近表现得特别显著。一种理论被边缘化,不是另一种理论造成的,而是自作孽的产物。左翼如此,右翼亦如此。理论不能解释现实、预测现实、指导现实,整天用现实为自己辩护,强拉某项政策以护理论破洞,或者站在旁边专等看笑话,这种自作孽行为实际就启动了被边缘化的程序。例如,对于供给侧改革,新自由主义极力拉来为供给学派张目;而一说刺激经济,在他们理论武库中也就只有凯尔斯主义货币主义那一套,别的不会。这就把理论创新的历史机遇生生的自弃掉。这种自弃行为对于一直处于主流地位的右翼来说,简直太自然不过了。经济生活中出了什么问题,右翼没完没了叫嚣“不是改革造成的,而是没有彻底改革造成的”,就是一种典型的自作孽行为;左翼也曾这么叫嚷过,“过去的工作搞得好的时候,正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凡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干扰时,就会出毛病。”准此逻辑,毛主席思想为什么会受到干扰的问题,自然就落在理论视域之外。

  今天,还有不少左翼学者和网友,仍然停留在简单重复经典作家过去的结论,对于飞速发展的、丰富的社会实践,一概不予理会。什么“毛主席早就料到了会如此”,“危机出现再次验证了马克思的资本理论”等等,这就等于说只要照搬过去的理论就足够了。这类说辞在左翼理论还处于边缘地位时,没人搭理;在外部出现有利形势下,又自弃理论创新机遇;唯一剩下只是表达信念坚定那么一点点合理因素,但利又远小于弊。举个例子来说,市场经济出现了问题,经济进入新常态,于是左翼不少学者又拣起昔日的计划经济来,以为妙药可以回春。实际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初期,消灭商品和货币行为就遭到了失败,列宁新经济政策出台就是铁证。一国社会主义能够放弃市场经济吗,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近一个世纪没有定论的大问题。但是我们比前人优越的地方在于,我们经历了不同经济形式的实践,既有计划经济的经验教训,又有市场经济的经验教训,因而有更好的实践基础来实现在这个重大理论问题上的创新。右翼做懒汉,左翼不能做懒汉,也做不起懒汉。

  再如,许多左翼同志一说到公有制就很激动,但是对国有企业为什么出现如此多的腐败,集体经济中为什么社员个体的干劲不足,为护理论之短只说是诬蔑,是右翼造谣,或者把个别典型当作全国普遍状况,这是不行的。路遥《平凡的世界》刚出版时我曾读给我的叔叔听,他说孙少安把农民心里看透了,叔叔他老人家一生都是农民,没必要对我说假话。我老家安徽像小岗村那样偷偷搞过包产到户的不在少数,这在改革前不是个别地方个别农民的要求。毛主席在世就批判过包产到户,为什么直到去世也没有铲除这种现象,不能说农民对毛主席没有感情,可农民群众中确有单干的积极性。这些事实不管不顾,一股脑儿地推给刘邓,是唯心主义英雄史观的一种表现,也是理论创新上的懒汉作风。左翼认真看看地方志,不难发现当时出现的这类事情有相当的普遍性。这样说并不是赞同包产到户,但为什么左翼不赞成的会变成事实,这正是理论需要创新的地方,需要认真思量的大问题。现在,我们有了集体经济的实践,也有了个体单干的实践,正是理论创新有可能、也应该超越前人的时候。如果还停留在过去的水准上,简单说坚持集体经济就行了,难免让一些群众接受不了。如果社会主义经济复兴就是回到过去的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创造历史也未免太过简单了。就是南街村的实践,我看也有许多创新。就我所见到的理论来说,左翼还真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系统的成熟的东西。

  正反两方面的实践,历史均给予了表演机会。现在是左翼理论创新的最佳时机。左翼的理论被边缘化过,右翼的理论正在退出历史舞台。最近吴敬琏对右翼理论状况颇感不满,指责只会“造新词”,“问题却仍然摆在那里”,他看到了理论创新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当然,囿于其立场,右翼不可能为人类指明解放的出路,担当起指引人类解放道路的理论责任永远属于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需要结合新的实践推动理论创新,但左翼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做好准备,那就会再次给各色各样的冒牌马克思主义以可乘之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冒牌的马克思主义正在悄悄地炮制当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4.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5.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6.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7.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8.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