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李昌平:改革的基础条件已经丧失

李昌平 · 2016-07-1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改革的基础条件正在丧失,但更不好的一个现象是,革命的基础条件正在形成。我比较关注香港“占中”等事件,我当然是反对“占中”的。但我常常想,为什么青年学生是“占中”的积极力量呢?因为“超级地租”让他们看不到美好的未来。

改革的基础条件基本丧失

李昌平

  改革本来是对革命过程中的极左错误的修正,但改革的基本条件必须是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主导改革。

  如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旁落了,谁当家作主呢?不管谁当家作主,只要不代表人民了,改革必然会走向人民的反面,走向革命的反面。

  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人民已经不当家作主了。我举三个例子说明:

  一个是,各级人大和政协里面,农民和工人的比例一少再少,和他们的人口比例成反比了。

  另一个是,农村几乎所有的改革,都说是为了农民,但资源下到农村后最终都被精英俘获,异化成了对多数农民更严酷的剥夺。尤其是农业产业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农村流通体制改革等。

  再一个是,资本家欠农民工工资,多少年了,得到解决了吗?这样的问题在改革的框架里不可能得到解决了!

  还有一个是超级地租--一个劳动者月收入1万元,生活在北京,每月支付的税收和房租等要超过6000元。超级地租的问题似乎还在加重的趋势之中。

  改革到了今天,党领导下的再好的顶层设计,都不可能产生对多数人民群众有利的好结果了。人民大学周立教授对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做过研究,现抄录周立教授的一段文字以作旁证:

  比如:农村信用社的改革,1996年中央对农村信用社改革的第一目标就是合作金融,恢复“三性”,而且定位农信社是服务农民农业的基础金融。但是,改着改着,就不提合作了,就农信社商业化了。又如:07年中央又一项政策叫放宽农村金融市场准入,让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资金互助社三类金融机构去支农支小,改着改着又走歪了,市场准入变成了计划准生,为农民服务的农民互助金融全国只准生了四十多家,不服务农民农业的村镇银行和贷款公司等准生了无数。第三,前几年,中央提出消除农村金融空白乡镇,每一个乡镇都应该有金融机构网点,但后来做着做着就变成开一辆车叫流动银行,有个POS机就叫服务全覆盖了。第四:中央要求农村信贷“两个不低于”,要求农业贷款的存量和增量都应该不低于,后来发现农业贷款实际上很难以做到,就改成涉农贷款,最后只靠玩了玩数字游戏就完成目标了。

  普遍的现象是,中央定的改革目标到下面执行过程中有选择性执行,对我有利的就执行,没有利的就变形。甚至,银监会制定的政策一定对银监会有利,农业部制定的政策一定要对农业部有利。在这样情况下,改革不是为了按照中央的要求朝向为人民服务解决问题, 而是朝向机构背后有利益,每个机构背后有一个利益。

  说到底,人民群众已经不能当家作主了,这届人民群众真的不行!所以,改革不可能为人民服务了。改革已经失去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基础条件,改革必然走向革命的反面。

  革命的基础条件正在形成

  改革的基础条件正在丧失,但更不好的一个现象是,革命的基础条件正在形成。我比较关注香港“占中”等事件,我当然是反对“占中”的。但我常常想,为什么青年学生是“占中”的积极力量呢?因为“超级地租”让他们看不到美好的未来。

  现在,收租的人不只政府,有一政府、二政府、三政府……,每一项改革,都可以改革出一个“政府”,都可收租。看病,连挂号都要付租金。房地产产业链上,有多少收租的?你在小镇上做小本生意,收租的绝不只税务、工商、城管、环卫……,还有黑社会混混,还有协会……

  人民群众以前是一心一意依靠政府,政府也靠得住,且还可以靠集体、靠组织。现在,“政府”太多了,都得靠,靠不住也得靠,谁都不能得罪,所以租金比较多、比较高!

  党,必须是党,党必须再组织人民群众管理改革、管理社会,管理政府,管理经济,这样才可能避免二次革命。

  党,必须理直气壮的承担起再组织人民群众的使命!党没有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做后盾,党领导的改革必然无可奈何的背离改革和革命的初心。党的生命系于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改革和革命的成败也系于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