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宗教与真理的历史辩证法——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

萬里雪飄 · 2018-06-1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是在马克思的革命实践中形成的真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无须由实践来检验。

  宗教与真理的历史辩证法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一日,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经过四十年历史风云,依然是马列毛派难以攻克的思想堡垒。《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出〝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其目的就是否定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所谓改革开放清除文革遗产。只要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或唯一标准〞,〝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的命题在逻辑上就无法推翻,这正是在左派网站关于真理标准问题不断成为争论话题的原因。

  刘金华和郝贵生发表了关于真理标准的观点,他们的观点引起了网友的争论。郝贵生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和最终标准,不是唯一标准〞,〝从实践中产生,又经过科学论证和实践检验的科学理论也是真理的标准,但不是根本和最终标准。〞[注一]刘金华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实践不是真理本身〞,〝实践是人认识、变革客观世界的手段〞,〝把实践等同于我们之外的客观世界本身,这是经验批判主义的ˋ原则同格ˊ说,即ˋ我们的自我和环境的不可分割的同格。ˊ〞。[注二]

  郝贵生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和最终标准〞,可是郝贵生没有说明实践成为真理标准的根据。郝贵生提出真理标准的〝非唯一论〞,郝贵生认为科学理论也是真理标准,但他承认科学理论从实践中产生,又经过实践检验,郝贵生从〝非唯一论〞返回〝唯一论〞。郝贵生认为科学理论作为真理标准可以检验真理,可是郝贵生没有说明科学理论作为真理标准的根据,郝贵生甚至也没有说明真理本身作为真理的根据。

  郝贵生认为〝真理是对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注一],这是庸俗唯物主义反映论。郝贵生的真理无视主体的存在,郝贵生将主体排除在真理之外,郝贵生的真理因而是神秘的反映论,神秘反映论正是从机械反映论而来的神本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就是膜拜异在之物的唯心主义即神本主义。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真理不是抽象的客体,真理是主体统一客体的本体,真理因而是自在自为的本体即主体的自由,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作为真理就是自由人联合体。在资本主义社会,客体作为私有财产存在于人之外,私有财产作为独立的实体支配现实的主体,现实的主体即现实的人因而无法统一作为私有财产的客体,现实的人从而丧失自身的主体地位,而客体即私有财产作为独立的实体变成神秘的主体,确切地说,私有财产即客体的体现者从现实的主体变成神秘的主体,客体即私有财产变成神秘的主体即抽象的神的环节,资本主义因此具有拜物教性质。商品价值规律反映资本主义客观性,但是商品价值规律作为资本主义经济基础是人的异化本质,商品价值规律具有人支配于物的拜物教性质[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八至八十九页],拜物教是同真理对立的宗教幻想。如果商品价值规律是反映资本主义客观性的真理,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没有历史意义。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到神秘主义方面去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马恩全集三卷八页]

  马克思把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理解为实践,这就已经把实践本身当作批判的对象,因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对全部社会生活的批判,马克思认为〝自从在世俗家庭〔世俗家庭即全部社会生活〕中发现了神圣家族〔神圣家族即彼岸宗教〕的秘密之后,世俗家庭本身就应当在理论上和实践中被消灭〞[马恩全集三卷七页]。马克思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马克思消灭的对象不是全部社会生活本身,而是全部社会生活异化的性质。马克思要改变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就是改变产生异化的实践本身。所以实践不能成为真理的标准或尺度,真理作为本体论及其认识论的最高范畴是不可改变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是永恒的。理论、方针、策略是真理的现实基础,但是把理论、方针、策略同真理混为一谈是对真理的亵渎。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把实践理解为感性的人的活动,这是针对抽象的人的活动即彼岸的宗教而言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在马克思看来,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不是抽象的人的活动,而是感性的人的活动,但是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本身并不一定具有真理内容,否则在〝世俗家庭〞的实践中不会产生神秘主义即彼岸的宗教幻想。马克思认为在实践中合理地解决彼岸的宗教幻想就是认识真理的过程,因为彼岸的宗教幻想只能在此岸的客观性中才能合理地解决,宗教本身只能在共产主义运动中才能合理地解决。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实践本身不能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实践本身即感性的人的活动是被批判的对象,真理存在于对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本身的理解,真理是在实践中通过反思非人的宗教而建立起来的人的自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命题无根据地将实践当作真理的尺度,无根据地将实践当作衡量真理的某种神秘活动,于是,谬论通过实践的检验就可以变成真理,特色党发展生产力的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真理。宗教徒无根据地将上帝当作真理的尺度,宗教徒通过某种神秘的宗教活动就可以回到上帝的身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实质就在于此,彼岸的宗教是此岸世界的反映。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指出:〝世俗的基础使自己和自己本身分离,并在云雾中为自己建立一个独立王国,这只能用这个世俗基础的自我分裂和自我矛盾来说明。〞[马恩全集三卷七页]

  真理是相对于独立王国的宗教而言的客观性或现实性,也就是说,真理是相对于产生宗教的世俗基础而言的客观性或现实性,所以,不反思宗教的彼岸性就无法叙述真理的此岸性,不改变产生宗教的世俗基础就无法建立真理的此岸性。宗教不是从天而降的先知,宗教和真理一样来自世俗基础。真理和宗教的区别在于,宗教只是解释世俗基础,而真理改变世俗基础。世俗的基础使自己和自己本身分离,这种世俗自身的异化要由世俗主体的实践来完成,要由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来完成,异化劳动即实践本身具有非人的宗教本质。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产生私有制,私有制颠倒世俗基础,私有制在云雾之上为自己建立一个彼岸的宗教,私有制的宗教本质反映私有制本身的非客观性或非现实性,世俗基础从而支配于彼岸宗教,世俗基础从而在彼岸宗教的枷锁下呻吟喘息。世俗基础恶劣到什么程度,彼岸宗教就恶劣到什么程度,彼岸宗教愚昧到什么程度,世俗基础就愚昧到什么程度。对愚昧和恶劣的世俗基础的批判就是对彼岸宗教的批判,对彼岸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批判,对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批判就是对非人的实践本身的批判,对非人的实践本身的批判就是无产阶级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即消灭私有制的革命,无产阶级消灭私有制即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革命就是相对于彼岸宗教的真理。

  刘金华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刘金华认为〝实践不是真理本身〞,刘金华以非真理的实践冒充真理的尺度而试图检验真理本身。刘金华认为实践不是真理本身,他不自觉地意识到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他不自觉地意识到实践的消极意义,但他无视实践的积极意义,他把积极的实践抽象于真理的客观性之外。刘金华将实践当作抽象的主观性,这种将实践予以神秘化的抽象是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从庸俗唯物主义到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的必然。刘金华认为〝客观世界不依赖我们而存在,在我们的感觉之外,是我们实践活动的对象。〞[注二]既然客观世界〔物质〕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意识而存在于我们之外[列宁全集十八卷一〇〇页],或者说,既然我们的实践触及不到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客观世界,那么,我们的实践只能是抽象而神秘的活动,客观世界不可能成为〝我们实践活动的对象〞。

  〝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物质〞是私有制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这是因为私有制社会的物质是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私有财产。马克思就是要通过消灭私有制来扬弃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私有财产,建立自由支配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的自由人联合体。马克思以公有制观念理解物质世界,并把〝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物质〞当作必须予以扬弃的人的异化本质。而列宁以私有制观念理解〝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物质〞,并以〝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庸俗唯物主义把〝不依赖于我们而存在的物质〞予以合理化。列宁在革命的实践中消灭私有制,但是列宁的思想观念并没有彻底冲破私有制牢笼。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正象一切自然物必须产生一样,人也有自己的产生活动即历史,但历史是在人的意识中反映出来的,因而它作为产生活动是一种有意识地扬弃自身的产生活动。历史是人的真正的自然史。〞[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九页]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发挥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提出的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批判庸俗唯物主义把事物、现实、感性当做抽象的客体或直观,马克思把事物、现实、感性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去理解,把事物、现实、感性从主观方面即能动的方面去理解,马克思指出费尔巴哈〝不了解ˋ革命的ˊ、ˋ实践批判的ˊ活动的意义。〞[注三]

  〝革命的〞、〝实践批判的〞活动就是积极的实践,积极的实践既不是〝卑污的犹太人的活动〞,也不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在事物之外作用于事物的抽象活动,正如马克思〝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客观的活动〞[注三],积极的实践就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将事物变化的可能性转化为主观能动的现实性,将〝卑污的犹太人的活动〞转化为共产主义运动。马克思将事物的客观性理解为人的主观性,理解为〝革命的〞、〝实践批判的〞主观能动性,所以,马克思明确阐述,在产生人的历史中,存在于人之外的、纯粹的物质运动不存在,人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通过改变物质的积极的实践,有意识地扬弃自身的历史,这样的历史才是〝人的真正的自然史〞,即有别于动物世界的自然史。

  事物的客观性对人而言,就是人的感性意识和理性意识的主观性,离开人的主观性谈论存在于人之外的客观性,就像宗教徒离开人的感性和理性谈论抽象的神一样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人本身是自然存在物和社会存在物,人的感官同时也是自然和社会的感官,所以,人的意识的主观性和存在于人之外的物质世界的客观性不可分,这是产生人的历史所证明的现实。至于同物质世界的客观性〔包括人本身的客观性〕对立的各种幻想是宗教意识的主观性,而不是人的意识的主观性。马克思把客观性事物从人的主观方面去理解,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事实上,当人们叙述存在于自身之外的客观性事物的时候,事物的客观性在人那里就是人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以及语言、文字等等主观性,离开人的主观性的客观世界无法想象。地球在人的感性意识和理性意识产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但是,地球的发展史必须经过人的感性和理性的证明才能成为科学,地质学就是证明地球发展史的人的感性意识和理性意识的主观性。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通过说明黑格尔哲学的合理内核这样阐述主观性与客观性的辩证法:〝现在应该考察一下——在异化这个规定之内——黑格尔辩证法的积极的环节。……这样,黑格尔由于理解到——尽管又是通过异化的方式——有关自身的否定的积极意义,所以同时也把人的自我异化、人的本质的外化、人的失去对象和失去现实性理解为自我获得,本质的表现,对象化、现实化。简单说,他在抽象的范围内把劳动理解为人的自我产生的行动,把人对自身的关系理解为对异己本质的关系,把那作为异己存在物来表现自身的活动理解为生成着的类意识和类生活。〞[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四至一七五页]

  黑格尔辩证法的体系是消极的神秘幻想,但是在黑格尔辩证法体系中的环节具有积极意义,黑格尔辩证法的环节作为相互转化的范畴具有革命的能动性。这里马克思叙述的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就是从黑格尔辩证法的积极的环节而来的辩证法,即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人作为主体,人本身具有主观规定性〔感性意识与理性意识〕,人的自我产生的行动就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而〝异己本质〞、〝异己存在物〞是存在于人之外的被颠倒的客观性世界,人的自我产生的行动就是要颠倒被颠倒的客观性世界。马克思把人对自身关系的认识或者人对自身本质的认识,理解为颠倒被颠倒的客观性世界的劳动,也就是说,马克思把客观性世界理解为人的本质的表现,把客观性世界理解为人的本质的对象化、现实化,马克思在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叙述的人的本质的历史意义就在于此,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的历史逻辑也在于此。主观性与客观性的辩证法是通过人的自我产生的行动即劳动〔特指积极的劳动,而非消极的异化劳动〕建立起来的否定之否定的历史,而人的自我产生的行动即劳动就是感性的人的活动即实践〔特指积极的实践,而非消极的实践〕。颠倒被颠倒的客观性世界的实践是建立人的类意识和类生活的积极的劳动,人的类意识和类生活是人通过积极的劳动现实地占有〔公有制〕对象性世界的自身普遍性,即自在自为的人的自由。黑格尔的实践是离开人的客观性即现实性的纯思,黑格尔的类意识和类生活因而是人的异化形式的普遍性,即在抽象的范围内的普遍性,黑格尔的普遍性即类意识和类生活是同人对立的异化本质,即同人对立的宗教幻想。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跋指出:〝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二十四页]

  马克思认为黑格尔〝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也就是说,黑格尔哲学是发挥主观能动性的辩证法,而且,黑格尔辩证法具有全面性,换句话说,逻辑范畴及其相互转化的辩证法在黑格尔那里已经系统地建立起来了。马克思曾经打算写一本逻辑学,但是马克思没有写,这或许是因为马克思忙于政治经济学批判而没有时间写。马克思没有写自己的逻辑学无关紧要,因为逻辑范畴及其相互转化的辩证法黑格尔已经叙述出来了,马克思只需把黑格尔的叙述颠倒过来就可以。至于怎样颠倒黑格尔哲学,马克思在自己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叙述得非常清楚,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本身就是活着的逻辑学。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证明,马克思最理解黑格尔,只有马克思真正扬弃黑格尔。

  黑格尔是彼岸世界的巅峰,马克思是此岸世界的巅峰。马克思主义者要想理解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实践论,就必须回到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而要想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必须回到黑格尔哲学,否则就会像列宁和苏俄马克思主义者那样在庸俗唯物主义和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之间兜圈子。

  当马克思把存在于人之外的客观性事物从人的主观方面去理解的时候,事物的客观性已经扬弃到人的意识的主观性里面去了,这是德国古典哲学的思想精华,中国的阴阳太极图也有类似的辩证思想。苏俄马克思主义缺乏阳中有阴、阴中有阳的一元论思想,苏俄马克思主义坚持主观性与客观性非此即彼的二元论。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阐述的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二元论不同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一元论,这就说明列宁既没有理解马克思,也没有理解黑格尔。在黑格尔那里,精神中有物质,物质中有精神,黑格尔的精神是抽象的上帝,黑格尔的物质是从上帝派生出来的、上帝自身的环节。在马克思那里,物质中有精神,精神中有物质,马克思的物质是有生命的个人,有生命的个人作为精神的主体,将存在于自身之外的客体扬弃为自身的本质,也就是说,将存在于自身之外的客体理解为自身本质的表现,理解为自身本质的对象化、现实化,马克思从而将黑格尔的彼岸世界的一元论颠倒为此岸世界的一元论。而列宁只是在此岸与彼岸的二元世界中兜圈子,一方面,列宁在此岸世界批判马赫将〝感觉〞予以神秘化的经验批判主义,另一方面,列宁在彼岸世界批判阿芬那留斯的〝同格原则〞的经验批判主义,列宁排斥阿芬那留斯的〝我们的自我和环境的不可分割的同格〞原则中的合理一面,不可避免地使自己的感觉、意识成为抽象于环境之外的神秘幻想,从而在彼岸世界拥抱马赫的〝感觉复合〞,最终以庸俗唯物主义〔抽象的此岸世界〕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抽象的此岸世界即抽象的彼岸世界〕和经验批判主义汇合。刘金华迷信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照搬苏俄马克思主义非此即彼的二元论,陷入庸俗唯物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深渊,他因此在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读出抽象于客观世界之外的实践即神秘的主观性。

  刘金华并没有理解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叙述的实践的主观能动性,刘金华的实践论不过是主观唯心主义的神秘幻想。康德的主观唯心主义要比刘金华的主观唯心主义彻底,康德认为客观世界是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意识而存在于我们之外的自在之物,所以康德承认自己的认识论与存在于我们之外的自在之物无关,于是康德的认识论游离于康德的实践论之外,康德的实践是对不可知的自在之物的神秘信仰。黑格尔否定康德的自在之物,黑格尔批判康德对自在之物的迷信,黑格尔认为〝再也没有比物自体更容易知道的东西〞[《小逻辑》四十四节之说明],黑格尔证明存在即思维、实体即主体的必然性,将认识论、本体论、辩证法融为一体,以客观唯心主义将德国古典哲学推向顶峰,建立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黑格尔的实践因而是抽象的本体即主体或抽象的神自在自为的否定之否定的历史。马克思批判地继承存在即思维、实体即主体的黑格尔哲学,将认识论、本体论、辩证法融为一体,建立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马克思的实践因而是现实的本体即主体或有生命的个人自在自为的否定之否定的历史。

  主观性〔主体的规定性〕与客观性〔客体的规定性〕作为本体〔统一客体的主体〕的规定性是哲学的基本范畴,所有哲学范畴都是从本体〔存在〕的规定性即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推演出来的思想体系〔正如黑格尔在自己的《逻辑学》所发挥的那样,尽管是以颠倒的形式发挥的〕,实践论就是从本体〔存在〕的规定性即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推演出来的主观能动性,宗教与真理的关系也是从本体〔存在〕的规定性即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推演出来的目的论或价值观。只要从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理解主观性与客观性的关系,就可以通过批判宗教的异化本质自觉实践本身并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或尺度。

  为了认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这里有必要继续说明宗教与真理的历史辩证法,马克思就是在实践中通过说明宗教的异化本质来证明真理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真理的此岸性的。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那里,实践本身具有积极和消极的两重性[注四]。就消极的意义而言,实践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人的异化劳动产生私有制,私有制颠倒客观世界的现实性,被颠倒的客观世界的现实性是人的异化本质,即宗教本质。就积极的意义而言,实践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主观能动性,或者说,实践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主体能动性,人们通过消灭私有制即建立公有制来颠倒被颠倒的客观世界的现实性,将同自身对立的异化本质扬弃为自身的本质,建立自在自为的类意识和类生活,即自在自为的自由人联合体。

  所以,不同的人,不同的阶级,或者以自身的实践证明自身的真理,或者以自身的实践证明自身的宗教,资产阶级的实践证明资本主义是彼岸的宗教,无产阶级的实践证明共产主义是此岸的真理。

  那么为什么说共产主义是此岸的真理,而资本主义是彼岸的宗教?这就要回到黑格尔哲学,回到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

  马克思认为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哲学的真正诞生地和秘密〞[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五九页]。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始于唯物主义,终于客观唯心主义即神本主义的唯心主义,黑格尔的唯物主义从而仅仅表现为抽象的意识,即神的自我意识的一个环节,在马克思看来就是〝现有经验在哲学上〔在形而上学上〕的分解和回复〞[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二页]。

  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最初的认识对待对象或客体〝必须采取直接的或者接纳的态度〞,〝因此对于这种知识,必须象它所呈现给我们的那样,不加改变,并且不让在这种认识中夹杂有概念的把握。〞[六十三页]。黑格尔的概念不同于形式逻辑的概念,形式逻辑的概念不过是抽象的名词,黑格尔的概念是理性,即对世界统一的认识。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是从〝感觉到什么就是什么〞的感性确定性开始的思想征途,初看起来,没有比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更唯物的唯物主义哲学。然而,黑格尔不是只有感性而没有理性的庸俗唯物主义者,黑格尔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经过否定之否定的艰难曲折,从感性确定性达到主客统一的绝对知识的真理。

  但是,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正象本质、对象表现为思想的本质一样〔思想的本质特指上帝的本质〕,主体也始终是意识或自我意识〔意识或自我意识特指上帝的意识或自我意识〕,或者更正确些说,对象仅仅表现为抽象的意识〔抽象的意识即上帝的意识,作为对象世界的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即人的意识的客观性仅仅表现为上帝的意识的客观性〕,而人仅仅表现为自我意识〔自我意识即上帝的自我意识,人的自我意识被上帝的自我意识取代,人因此变成丧失自我意识而膜拜上帝的宗教徒〕。因此,在《现象学》中出现的异化的各种不同形式,不过是意识和自我意识的不同形式〔这里的意识和自我意识特指上帝的意识和自我意识,在《精神现象学》,人同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对立不过是神秘的自我意识和意识的对立,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导言所指出的那样,这是作为彼岸世界的真理的〝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旧版马恩全集一卷四五三页]〕。正象抽象的意识本身(对象就被看成这样的意识)仅仅是设定差别的自我意识的一个环节一样〔在《精神现象学》,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是以上帝的意识形式出现的,对象世界仅仅是从上帝派生出来的、上帝自身的环节〕,这一运动的结果表现为自我意识和意识的同一〔这里的自我意识和意识特指上帝的意识和自我意识〕,绝对知识,那种已经不是向外部而是仅仅在自身内部进行的抽象思维运动〔无中生有的神秘运动〕,也就是说,其结果是纯思想的辩证法。〞[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二至一六三页]

  黑格尔的绝对知识的抽象思维运动的结果是纯思想的辩证法,纯思想的辩证法就是无中生有的、上帝自身的否定之否定,马克思这是在揭穿黑格尔的真理的宗教本质。

  尽管黑格尔的出发点是感性确定性,但是黑格尔认为倏忽即逝的感性不可靠,为了抓住对象世界,黑格尔不得不颠覆初衷,以概念把握现象,将现实的东西当作概念自身的外化。于是,黑格尔将概念予以抽象化、形而上学化,而概念的〝某一体现者总是应该有的〞[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于是神秘的理念便成了这类体现者〞[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这个神秘的理念就是抽象的神,黑格尔的出发点从最初的感性确定性颠倒为抽象的神。在马克思看来,黑格尔试图建立普遍性真理的辩证法有合理的内核,但是黑格尔的归结点即出发点被神秘化。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指出:〝应当从现实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旧版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

  黑格尔从抽象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马克思颠倒黑格尔的出发点,马克思从现实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马克思的现实的主体就是有生命的个人,即〝现实中的个人〞。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主体是抽象的自我意识即抽象的神,而对象或客体是抽象的意识,即抽象的神的意识,对象或客体仅仅是抽象的神的一个环节,人因此丧失自身的对象物和主体自我意识而成为膜拜抽象的神的宗教徒。

  所以,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揭示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要害之处在于:〝在这里,不是人的本质以非人的方式同自身对立的对象化,而是人的本质以不同于抽象思维的方式并且同抽象思维对立的对象化〔抽象思维即抽象的神〕,被当作异化的被设定的和应该扬弃的本质〔人的本质被上帝设定为上帝自身的环节,这在市民社会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因为市民膜拜商品,而商品支配人的神性决定商品的体现者即主体必然是上帝,市民作为市民生来就是宗教徒〕。〞[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一页]

  黑格尔把人的本质当作被上帝设定和扬弃的异化本质,这是人支配于物的神圣形象,黑格尔把人支配于物的私有制通过彼岸的宗教幻想予以神秘化、合理化。在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颠倒世俗基础,人的本质异化为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以非人的方式同人对立,这是〝人的本质以非人的方式同自身对立的对象化〞,马克思因此从现实的主体出发,推导通过消灭私有制扬弃人的异化本质来建立自由人联合体的共产主义思想。然而,在黑格尔那里,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作为独立的实体变成神秘的主体,确切地说,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的体现者不是作为现实的主体的人,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的体现者是抽象的神,所以,人的本质以非人的方式同自身的对立转化为人的本质以不同于神的方式同神的对立,也就是说,人的本质被当作抽象的神的异化本质,人的本质变成被抽象的神设定和扬弃的、抽象的神的对象物,人的本质因此成为抽象的神的一个环节,人的本质作为一个环节所具有的缺陷决定人的本质必然被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扬弃,通俗地讲,人间的不幸是由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的原罪引起的现象,亚当和夏娃作为俗人经过赎罪就可以回到上帝的身边。

  在黑格尔那里,人的自我异化被抽象化、神秘化,人的自我异化变成神的自我异化,支配于商品而膜拜商品的人变成支配于神而膜拜神的宗教徒。黑格尔哲学是集剥削阶级思想之大成的宗教幻想,黑格尔哲学颠倒世俗基础的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思想在《法哲学原理》表现得最为明显。

  在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统治阶级是上帝的人格化身,被统治阶级是家庭和市民社会的群体,群体是任性的现象,君主是理性的本质。共和制不同于君主制,共和制国家元首是民主选举的产物,但是货币是民主选举的中介,货币作为独立的实体是支配选民的神的化身,所以民选总统和立宪君主一样是上帝的定在〔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的特定存在〕,民选总统为了显示自身的神秘光环,手按圣经宣誓就职是他的分内之事,黑格尔的法哲学依然是共和制国家的神圣原理。所以被统治阶级即被剥削阶级弄清宗教的异化本质是自我启蒙的开始,统治阶级即剥削阶级颠倒世俗基础,创造非人的生活的现实必然性,其原因就在于被统治阶级即被剥削阶级本身是丧失自身的对象物而丧失自我意识的宗教徒。但是统治阶级将被统治阶级通过触动智慧树而区别善恶的自我启蒙设定为原罪,试图让被统治阶级永远做咩咩叫的绵羊。被剥削阶级要想改变自身的非人的生活,就必须打破剥削阶级设定的禁律,破除人本自私与私有制因果关系的迷信,意识到自身的不幸不是由自身的〝原罪〞〔任性、自私等等缺陷〕引起的现象,而是由自身的生活方式造成的现实,所以,被剥削阶级必须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揭穿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将神的自我异化颠倒为人的自我异化,为克服人的自我异化改变自身的生活方式,通过消灭私有制来改变自身的非人的生活,通过扬弃对象物而占有对象物的公有制自觉自在自为的自我意识。

  为了叙述共产主义的真理和资本主义的宗教,这里有必要继续说明被资产阶级颠倒的世俗基础以及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体现者即造物主的神秘幻想。

  存在即思维,但是,存在并不一定是真理。黑格尔从未说过存在即合理,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说过必然的现实即合理[注五]。但是黑格尔的现实必然性并不合理,黑格尔的现实必然性是被颠倒的世俗基础,黑格尔将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予以抽象化、神秘化,黑格尔将这些现实必然性当作神的异化本质,当作被神设定的和应该被神扬弃的异化本质,黑格尔将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当作上帝自身的神秘反映。黑格尔以无中生有的创世说为以非人的方式同人对立的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披上神秘的光环,将人的对象世界__尽管是以非人的方式出现的__归上帝所有,让人放弃占有对象世界的念想。

  马克思揭穿黑格尔的神秘幻想,指出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是〝人的本质以非人的方式同自身对立的对象化〞,以非人的方式出现的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没有此岸的现实性即真理性,财富、国家权力等等现实必然性作为人的对象物以非人的即支配人的方式剥夺人的自由。为了人的自由,马克思扬弃黑格尔辩证法,主张〝人通过消灭对象世界的异化的规定、通过在对象世界的异化存在中扬弃对象世界而现实地占有自己的对象性本质〞[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七四页],通俗地讲,通过消灭私有制,把被剥夺的东西还给人。马克思将自己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一以贯之,马克思在《资本论》批判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没有此岸的现实性即真理性,马克思说明私有财产及其商品价值形式作为以非人的方式出现的对象世界具有剥夺人的自由的拜物教性质。马克思写《资本论》不是为了证明商品价值形式的真理性,而是为了说明商品价值形式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八至八十九页]。马克思说明商品价值形式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就是为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开辟科学之路。马克思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将被上帝__剥削阶级是上帝的人格化身__剥夺的对象世界还给人,还原人的自由本质。

  存在即思维,但是,思维并不一定是真理。黑格尔的思维是纯思的辩证法,纯思的辩证法就是宗教幻想。宗教是私有制的形而上学,而私有制是人的异化本质,宗教作为思维具有同人对立的非人性。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序言这样批判宗教的非人性:〝人们迄今总是为自己造出关于自己本身、关于自己是何物或应当成为何物的种种虚假观念。他们按照自己关于神、关于模范人等等观念来建立自己的关系。他们头脑的产物就统治他们。他们这些创造者就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我们要把他们从幻想、观念、教条和想像的存在物中解放出来,使他们不再在这些东西的枷锁下呻吟喘息。〞[马恩全集三卷十五页]

  人的头脑的产物统治人,创造者屈从于自己的创造物,这是人而且只有人才能思维出来的宗教幻想。宗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进化,上帝是人所特有而动物所没有的〝知识产权〞,但是,人在宗教的进化中得到了动物所没有的耻辱,人在上帝的教化下学会了交易,学会了买卖商品,学会了买卖肉体,学会了买卖灵魂,人在上帝的启示下把自己的思维变成剥夺自由的枷锁,人在异化的思维的枷锁下呻吟喘息。

  宗教不是从天而降的神的启示,宗教是人的思维的异化或者异化的人的思维,宗教因而是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意识形态,宗教反映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非人性。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非人性在资产阶级那里达到拜物教的极端,资产阶级以颠倒世俗基础的实践证明资本主义是彼岸的宗教[马恩全集二十三卷八十八至八十九页]。

  现在可以简要概括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实践是认识真理的活动,但是,实践本身不是真理标准。就消极的意义而言,人在实践中异化为非人的宗教。就积极的意义而言,人在实践中返回自由的真理。

  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是在马克思的革命实践中形成的建立自由人联合体的真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无须由实践来检验。

  叙述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还有必要说明毛主席的《实践论》。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毛主席的《实践论》出现了〝真理性的标准〞和〝真理的标准〞不同叙述方式,而且这是就同一个命题而言的不同叙述方式。毛主席首先提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毛主席接着提出〝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真理就是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真理的标准是指真理的根据,真理的根据是现实的主体或有生命的个人自在自为的自由,即自由人联合体,而真理性就是人的思维的客观性,真理性的标准是指人的思维的主观性合乎客观性的根据,即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实践。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指出:〝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现实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恩全集三卷七页]

  马克思明确阐述真理性就是客观性、现实性、力量,亦即此岸性。马克思要求〝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马克思并没有要求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真理的真理性。真理作为真理,真理本身具有自身的客观性、现实性、力量,亦即此岸性,真理的客观性即此岸性无须由实践来检验。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是在马克思的革命实践中形成的真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无须由实践来检验。如果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由实践来检验,那么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就不是真理。如果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不是真理,被马克思颠倒的黑格尔哲学即彼岸的宗教幻想就是真理。如果黑格尔哲学即彼岸的宗教幻想是真理,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没有任何价值。在共产主义运动中,无产阶级根据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提出的理论、方针、策略的真理性应该在实践中予以证明,应该在实现中证明理论、方针、策略的客观性、现实性、力量,亦即此岸性,这正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所阐述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

  在毛主席的《实践论》,〝真理的标准〞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真理的标准,〝真理的标准〞是指真理性的标准,这是理解《实践论》的关键。所以,正如毛主席所叙述的〝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那样,对于〝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应当理解为〝思想的真理性的标准或思想的主观性合乎客观性的根据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

  毛主席把辩证唯物论即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当作普遍真理,并把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置于实践之上,毛主席明确阐述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范围。由于实践的相对性,指导具体工作的理论、方针、策略需要不断调整以适应实践的发展,但是,指导具体工作的理论、方针、策略无论怎样改变,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作为普遍真理不会改变。

  〝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部分地或全部地不合于实际,部分错了或全部错了的事,都是有的。许多时候须反复失败过多次,才能纠正错误的认识,才能到达于和客观过程的规律性相符合,因而才能够变主观的东西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

  这里毛主席所说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不同于作为普遍真理的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是无产阶级在革命实践中根据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对具体实际的主观性认识,作为主观性认识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随条件和形势的变化而改变,但是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作为普遍真理不会改变。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实际的情形是这样的,只有在社会实践过程中(物质生产过程中,阶级斗争过程中,科学实验过程中),人们达到了思想中所预想的结果时,人们的认识才被证实了。〞

  毛主席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对于毛主席的这句话应当理解为只有社会实践才能证明指导具体工作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真理性即客观性。毛主席所说的〝人们对于外界认识〞是指导具体工作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而不是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毛主席认为〝辩证唯物论之所以为普遍真理,在于经过无论什么人的实践都不能逃出它的范围〞,也就是说,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作为普遍真理无须由实践来检验。实践证明指导具体工作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真理性即客观性,而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不容置疑。否定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就是肯定彼岸宗教的真理性即客观性。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

  对于毛主席的这段叙述应当这样理解:〝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具有真理性,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认识或理论的真理性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毛主席认为指导具体工作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真理性即客观性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毛主席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指出〝真理〔思想的真理性或客观性〕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毛主席认为指导具体工作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真理性即客观性只能以社会实践的结果为标准。

  毛主席在《实践论》没有严格区分使用真理和真理性概念,使得马列毛派把毛主席提出的实践是检验思想的真理性的标准或唯一标准误解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或唯一标准。

  〝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

  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是永恒的真理,但是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必须在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实践中展现自身的生命力,否则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没有存在的意义。

  精于形式逻辑的人或许认为,既然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必须在实践中展现自身的生命力,就可以质疑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

  只有没有理性的动物才会有这样的感性意识,动物正是依赖自身的感性意识而生存的。工蜂筑巢靠自身的本能,而人在建好房屋之前在自己的头脑中就已经形成房屋的设计图。在马克思看来,人在开建房屋之前,就已经观念地建好了房屋。

  马克思在《资本论》这样叙述人所具有而动物所没有的理性:〝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二〇二页]

  马克思在《黑格尔发哲学批判》的导言指出:〝彼岸世界的真理消失以后,历史的任务就是确立此岸世界的真理。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被揭穿以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揭露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成了为历史服务的哲学的迫切任务〞[旧版马恩全集一卷四五三页],〝哲学〔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的,无产阶级也把哲学〔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思想〔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被颠倒的世俗基础〕,德国人〔德国人作为宗教徒是咩咩叫的绵羊,法国人不过是德国的路德〕就会解放为人〞[旧版马恩全集一卷四六七页],〝德国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这个解放的头脑是哲学〔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哲学〔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不消灭无产阶级,就不能成为现实;无产阶级不把哲学〔人的理念或此岸世界的真理〕变成现实,就不可能消灭自己。〞[旧版马恩全集一卷四六七页]。

  马克思没有怀疑自己的观念即此岸世界的真理的客观性、现实性、力量,否则,马克思不会让哲学消灭无产阶级而变成现实,马克思不会让无产阶级把哲学变成现实而消灭无产阶级自己。尽管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还没有变成现实,但是,马克思通过自己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颠倒彼岸世界的真理,已经观念地把自己的共产主义变成了此岸世界的现实,这是马克思作为稀有的哲学天才而不同于庸人的伟大之处。无产阶级不把马克思的观念变成现实,无产阶级就不能成为人,因为,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是人作为人的真理,马克思让自己的观念消灭无产阶级就是为了让无产阶级成为人。马克思根据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建立的自由人联合体是真正的现实,无产阶级必须根据马克思的观念颠倒被颠倒的世界。只有像动物那样生活在彼岸世界的宗教徒,才会质疑此岸世界的真理,才会质疑马克思的观念的客观性、现实性、力量。

  毛主席的《实践论》主要针对党内教条主义者脱离实际的主观主义,毛主席决不会在批判脱离实际的主观主义的同时,主张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必须由社会实践来检验。如果否认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被颠倒的世界就无法再颠倒过来,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就无法进行。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出〝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其目的就是要否认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如果无产阶级陷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经验主义深渊〔经验主义背后必然是资产阶级的理性主义,摸石头过河就是复辟资本主义〕,并相信〝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就会质疑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就会丧失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自我意识,重建社会主义的革命因此成为无法实现的梦想。

  经过黑格尔、马克思和毛主席的思想历程,或者说,经过宗教与真理的历史辩证法,弄清了宗教的异化本质和真理的自由本质,弄清了宗教颠倒世俗基础的神秘幻想,亦即宗教的彼岸性,弄清了真理颠倒被颠倒的世俗基础的客观性、现实性,亦即真理的此岸性,从而认识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认识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实践论就是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

  在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辩证法,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是私有制的历史原因,私有制是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结果,而且,一旦形成这样的因果关系,矛盾双方相互作用而互因互果,所以,只要消灭私有制〔结果转化为原因〕,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就会消失〔原因转化为结果〕,宗教从而失去自身存在的世俗基础,于是,人自由支配物质生产和社会生活[注六],从支配于异在之物的必然王国,迈入自在自为的自由王国,从黑暗的人类史前史,迈入真理之光普照大地的人类史。

  [注一]郝贵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和最终标准,不是唯一标准》

  [注二]刘金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列毛主义的正确观点》〔红色中国网〕

  [注三]《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事物、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观方面去理解。所以,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真正现实的、感性的活动的。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维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客观的活动。所以,他在ˋ基督教的本质ˊ中仅仅把理论的活动看成是真正人的活动,而对于实践则只是从它的卑污的犹太人活动的表现形式去理解和确定。所以,他不了解ˋ革命的ˊ、ˋ实践批判的ˊ活动的意义。〞[马恩全集三卷六页]

  [注四]《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让我们先指出一点:黑格尔站在现代国民经济学家的立场上。他把劳动看作人的本质,看作人的自我确证的本质;他只看到劳动的积极的方面,而没有看到它的消极的方面。劳动是人在外化范围内或者作为外化的人的自为的生成。黑格尔唯一知道并承认的劳动是抽象的精神的劳动。〞[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三页]

  [注五]〝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黑格尔《小逻辑》六节]

  [注六]《资本论》第一章〝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只有当实际日常生活的关系,在人们面前表现为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的时候,现实世界的宗教反映才会消失。只有当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作为自由结合的人的产物,处于人的有意识有计划的控制之下的时候,它才会把自己的神秘的纱幕揭掉。〞[马恩全集二十三卷九十六至九十七页]

  萬里雪飄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主题词:实践、宗教、真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2.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3.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4. 安生:房价破灭以后……
  5. 郭松民 | 金特会:约会,但不结婚
  6. 钮文新:股民千万当心,别上当!
  7. 张志坤:同特朗普打交道,谁是个中高手
  8. 为什么说娱乐圈也亟待反腐
  9. 时寒冰:抢房大战——一股美丽的清流
  10. 毕业季之殇!武大学生被辅导员约谈后自杀,警方竟......
  1.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2.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3.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4. 郝贵生:大学生毕业典礼究竟应该讲些什么?—评北大女教授的毕业致辞
  5. 孙锡良:崔永元疯了?法律死了?
  6. 孙锡良:我可能是文盲
  7. 成都双爷:张老四的地,冼得干净么?
  8. 河南人60年代凿出的红旗渠把台湾的小伙伴惊呆了
  9.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10.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4.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7.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8.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9.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10.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中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认罚14亿美元、领导层更换、美方入驻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郭松民:国家博物馆里的马克思与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