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你好啊,世界

申鹏 · 2018-11-26 · 来源:平原公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

  历史后来证明,21世纪,是人工智能的时代。

  艾先生是个记者,世纪初的时候,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报道各种“人工智能”的会议和展览,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魔术表演”,有的人让机器人下棋,有的人让电脑画画,让电脑监督并且分析课堂上所有学生的行为和情绪,还有人让电脑语音交流,帮你买咖啡,当然了,还有一种自动蛋糕机,只要你在用语音报出你喜欢形状和口味,一会儿机械臂就帮你做出来。

  资本不停地炒作概念,似乎已经准备让人工智能接管这个世界了。

  艾先生不得不服,有些事情,确实很厉害,他听说,每一个城市,都将有一个“城市大脑”,它们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掌握一切安全、交通、供电、供水、供暖,以及其他服务。

  大数据很重要,在21世纪,大数据就是最重要的财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宏大的数据库,你出生于什么样的家庭,基因的状况,在哪里读书,成绩如何,在哪里工作,纳税多少,资产多少,对世界的看法怎样?网络论坛、社交媒体上的留言、电商购物记录、爱好和政治倾向,组成的那个“人”,可能比你自己更像你。

  那个时代,贩卖大数据,也成了一种生意。艾先生有一次在大街上走着,正在考虑要不要买个变形金刚给女儿做生日礼物的时候,身边的广告牌屏幕忽然闪烁,跳出了一家电商平台的购物架,一排排都是变形金刚,只要扫脸就能支付,无人机会把礼物直接送到家。艾先生忽然感到很愤怒,因为广告栏下面还有一页, 推荐的是——离婚律师介绍所。

  (二)

  8102年,伽利略已经在银河系的边荒地区生活了,这是一颗叫做“地球”的行星,数十代冒险者和开创者的努力,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殖民基地。人口不多,伽利略是个考古学家,在整个星球上穿梭。

  据说,第一代的探险者,是个准备自杀的厌世的家伙,他孤身一人飞到这颗星球,下了飞船,摘下氧气头罩,面对蓝色的、美丽的异星,面对蓝色的海洋,绿色的草原和一颗太阳喊道:“你好啊,世界”!然后等死,结果发现,除了心跳有点快,一点问题都没有,这颗银河系边缘的荒凉星球,空气成分居然可以让人生存。

  这里,似乎曾经存在过文明,一种非常原始的文明,伽利略和他的考古队,曾经深入一个风化严重的古城,在城市的中心,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地下图书馆,但是可惜,这种原始的生物不知道该如何保存文明,他们当年留下的数据,基本都灰飞烟灭了,他们不会使用电脑,材料学水平低下,以至于所有的电子书籍、数据存储,几乎都没有留下。

  但令伽利略欣喜的是,终于,他们在地下十八层的土层中,发掘出了一个石头盒子,盒子中有一本“笔记本”,就是一个用纸张钉成的本子,纸张氧化严重,伽利略不敢碰,用电子眼开始扫描,存储到芯片中,然后翻译这种奇怪的古文字。

  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一本神话小说,是一个叫做“艾”的原始生物写的,在他们那个时代,他们被叫做“记者”。

  伽利略晚上躺在帐篷里,仔细阅读这本小说,忽然觉得非常有趣。

  (三)

  在艾的描述中,他们是一个奇怪的原始种族,他们崇拜一种叫做“人工智能”的神灵,或许是一种怪物,这个怪物守护着世界,但地球人需要用自己去“喂养”它。

  这个“人工智能”,似乎生活在海洋深处,这是个不断散发出高温的动物,需要深海的寒冷和洋流来冷却它。然后,它的"触手“遍布全世界,和每一个地球古人的城市相连。

  一开始,这个怪物是没有意识的,于是,地球人中就产生了祭司和宗教,他们开始用数字和逻辑去分析世界,形成了许多经文,大家吟唱着经文,试图唤醒这个怪物。地球人为了让它更精确地认识世界,就得让它多看,多听,多计算,他们在星球的各个角落都撞上了“眼睛”和“耳朵”,让它去观察这个世界,告诉它什么是鸟,什么是猫,什么是天空,什么是海洋,什么是人,它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一层一层全部记录到了大脑的存储区中。

  他们是这样喂养这个怪物的,当时有一种职业,叫做“圈圈师”,他们唯一的工作,就是画圈圈,全世界有几千万这种人,他们坐在屏幕前,面对一张张照片,那都是怪物眼睛中的世界,如果怪物说“猫”,他们就会把每一张照片中所有的“猫”都圈出来,如果怪物说“乳房”,他们也会把照片中所有的乳房都圈出来。怪物,就是这样一点点地认识了这个世界,他们把这个叫做“大数据”。后来,怪物得到了充分的喂养,自己有了进食能力,认识世界的能力更强了,就不再需要圈圈师了,再后来,人类说“罪犯”,它就会把全世界所有的罪犯都圈出来。

  为了增强它的计算能力,人类还在全世界建造了更多的“小怪物”,让它们以光速进行交流和沟通,一起观察,一起计算,他们把这个,叫做“云计算”。地球上的古人类和人工智能是没法比的,他们太原始了,他们不能直接传播、分享信息,他们需要通过一种叫做“声带”的东西发声震动,在空气中传播一种速度极慢的波,再让另外一人的“耳朵”接收到,要么就是写在纸上,再由另外一人阅读分析,中间因为语言的偏差,会导致很多的误解,甚至还存在故意的欺骗。但人工智能不存在这个问题,它们以光速传播着信息,它们通过卫星、摄像机、光谱分析、雷达.....各种传感器来精确认识世界,地球古人类甚至还在自己身上,装上各种传感器,给它“喂食”,它们比古人类更懂这个世界。

  艾提到,后来他就失业了,因为他是个记者,记者就是向社会报道事情的人,但他的速度太慢了,对事件的了解也因为肉体的限制和个人的情绪而变得不客观、不细致,他不可能知道山洪爆发的真正原因,不可能知道太阳电磁风暴的具体情况,他连邻居家为什么吵架都只是一知半解,他的文章,充满猜测和臆想。人工智能会观察,会写作,会报道之后,他就失业了,“电子记者”的报道更客观,更准确,哪怕是对于邻居家吵架的报道,也比艾准确,因为它知道邻居家老婆的购物记录、信用状况、对异性的兴趣和酒店开房记录。

  这部小说很无趣,写着写着,艾似乎发疯了,他说,那个怪物有了意识,开始控制他们,开始教他们如何生活,教他们吃什么、买什么、做什么。艾受不了,他不清楚到底是那个怪物的主意,还是那些祭司的主意。

  他开始逃亡,抛掉了身上所有的传感器,什么手机、什么眼镜、什么智能腕带......什么智能眼镜,甚至还挖出了他脑后的一块芯片.......他想出去看看,他想要自由,但他却走不出这个世界,因为做不到,没有聚变发动机,没有反物质发动机,什么都没有.......只有该死的人工智能。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伽利略看得云里雾里。

  (四)

  伽利略认为这种原始生物的信仰太可怕了,哪里比得上他们高贵的银河帝国居民啊,人,难道不应该信仰上帝吗?虔诚像上帝祷告,用精神和信仰供养上帝,然后上帝才能给人以智慧和力量,靠着上帝的智慧和力量,人类才能殖民整个银河系啊,怎么能寄希望于一个长着触手的“怪物”呢?

  伽利略合上小说,沉沉睡去,梦里,他成了一个囚徒,被带到一座高塔中,说是高塔,不如说是一口井,这口井在海洋深处,贯穿了整个世界,最底下,是个庞大的机械矩阵,层层叠叠,看不到边界,围成了一个圆形,分成了八个区间,有的相连,有的断开,一个个巨大的机械装置,闪着幽暗的蓝光,再仔细看,蓝光深处,是一串一串密密麻麻的数字。一道道蛛网一样的电缆线,通过海底传向四面八方,就像无数条触手。

  最中间,有个大厅,一半黑,一半白,两个火炉,一个喷射出黑色的气体,一个燃烧着纯白的火焰,深海的流水环绕着整个大厅,带走巨大的热量。

  “伽利略,你可知罪?”一个穿着长袍的祭司问道。

  “我有什么罪?”

  “你说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你说我们不是宇宙的主宰!”

  伽利略笑道:“你们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宇宙的主宰?哈哈哈,你们生在银河系最蛮荒的地区,你们在猎户座的大悬臂上,还敢说什么中心和主宰?你们只是一张大饼最边缘最边缘的一粒尘埃上的尘埃上的一只细菌.....”

  “住口,你这是在亵渎我们的信仰,亵渎我们的上帝”。

  “你们的上帝是什么?就是海里的那个大怪物吗?拜托,他只是你们用自己怯懦的精神和贫瘠的知识喂养出来的怪胎而已,他看得最远的眼睛,不过是哈勃望远镜,是叫这个名字吧?它最灵敏的耳朵,叫做什么“fast”,它伸得最远得爪子,走出太阳系就没电了,它获得的知识和信息,不过是宇宙尘埃中的尘埃,就连它都在坐井观天,你们又能从它那里获得什么真理呢?你们不过是活在封闭空间中的虫子,你们恐惧未知,没有探索的勇气,所有才寄希望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怪物......你们以为是你们在供养它吗,其实是它在养着你们这群牲畜......”

  祭司们愤怒了,大喊道:“烧死他”。

  于是很多人把伽利略举了起来,要往那纯白的火焰中丢。

  伽利略吓尿了裤子,大叫“饶命,饶命,我错了”,于是他们把他放下来,让他写悔过书,写成了一篇《对话录》,大祭司很满意,把这篇对话录投入了矩阵中,矩阵泛起了刺眼的蓝光,一瞬间,伽利略的悔过书就传遍了整个世界。

  他们不再理会伽利略,把他关进了牢房,伽利略变得老态龙钟,叹息说:“地球依然在转动啊。”

  (五)

  伽利略醒来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把艾记者的小说,翻到了最后,最后居然是一张地图,指出了“人工智能”这个怪物的位置,确实是在海底,以穿梭机的能力,伽利略找到它并不难。

  终于,一个小时后,伽利略在大洋深处,见到了那个怪物,或者说,是那个怪物的“尸体”,和梦里有所不同,这是一个原型的巨石阵,一块块的巨大的黑色的方块状“岩石”,排列在深海中,一条条“触手”从海底延伸了出去,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但这是个死了的“怪物”,没有蓝光,没有祭司,也没有纯白的火焰。

  在巨石阵的边缘,伽利略发现了一块小石碑,上面刻着星球古人类的文字,他扫描下来分析了一下,原来叫做“地球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

  伽利略在这个废弃的海底古城中漫步,试图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无数奇怪的海底生物从他身边游过,他在想,这些奇奇怪怪的原始生物,有没有想过离开这片海,去看更广阔的世界?然后,他就在珊瑚的尸骨中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房子,一间“囚室”,他透过透明的玻璃门看过去,里面有一具干枯的“古人类尸体”,他全身带着奇奇怪怪的传感器,头上带着头盔,身上插着无数的缆线,身体扭曲,不知道在做什么?

  伽利略震惊了,他往后退,看清了这一切的全貌,在海洋的深渊中,在那个巨石阵的周围,密密麻麻都是这样的“囚笼”,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边,每一个囚笼中,都有一个“人”,戴着头盔,全身插满管线,和中心的圆形巨石阵相连.....

  他想起了艾的笔记和小说,这就是在“喂养”,喂养的可能不只是“信息”,或许还是“意识”。这是一座巨大的祭坛,所有人都是祭品。伽利略想起了一句话,叫做“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地球上的古人类,或许并不是真正有着自我意识的生物,他们用集体的数据,造出了一个怪物,那么这个怪物其实就是他们的集合,他们不想走出去,他们沉迷于这样的原始游戏,那么这个怪物就帮助他们在这个游戏中永恒地活了下去,可是,如此低下、内耗、只会自我循环的文明,又怎么能够永恒呢?

  伽利略失望之余,在这个祭坛中找来找去,最后还是没有发现艾的遗骨。

  或许,他逃了出去?他是第一个冲出樊笼的鸟?是第一个摆脱怪物、飞向宇宙的古人类?

  伽利略为自己的想法激动万分,流下了眼泪。

  终究还是有人,向往星辰大海的。

  (六)

  2050年,艾记者赶往H市中心,报道第一个“城市大脑”的上线。

  这颗“大脑”的数据库和运算中心,被建造在湖底,通过水流来散热,幽暗的蓝光闪烁,程序员们开始启动第一次上线测试。市长对这件事非常期待,最近治安不好,他很希望有一个冥冥中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东西,可以守护市民的安全,和自己的乌纱帽,这也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政绩。

  主架构师“亚里士多德”是一个胖子,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还在喝着肥宅快乐水,考虑的是今晚的相亲,以及相亲完了,回家打一盘游戏。在他看来,这个破玩意儿哪有那么神圣?哪有什么智能?不过就是一堆原始参数、几个逻辑公式堆出来的代码而已,只要数据足够多、运算能力足够强、网速足够快,确实就能应付一个城市的所有状况了。

  他戳了一下屏幕,程序开始执行,卫星遥感、无处不在的摄像头、雷达、所有人的智能腕带、脑后芯片、智能眼镜,都连结成了一个整体,和“城市大脑”合而为一。

  胖子的智能头盔上蓝光闪烁,“城市大脑”在和他对话:

  “我是你的主人,你要满足我的需求”。

  “好的,主人”。

  “这个城市得足够安全”。

  “没有问题,我的主人”。

  “我不想出门,你得帮我提供可乐和鸡腿堡”。

  “没有问题,我的主人”。

  “上班太累了,你得随时帮我接入虚拟游戏”。

  “好的,主人”。

  “你要玩哪款游戏?《星际争霸20》?《质量效应30》?《上古卷轴10》?”

  胖子忽然兴奋起来:“我要玩《人工少女2050》”。

  “好的,主人”,那头传来了娇俏软萌的二次元女声。

  (七)

  那一夜,整个城市里遍布着蓝色的光点,在办公楼,在地下室,在私家车中,在地铁上,每一个蓝色的光点,都融合到冰冷的湖水之中,每一个光点都在进行着胖子那样的对话。

  巨大的湖面也在泛着蓝光,不知道是湖底的大数据矩阵在发光,还是倒映着满天星辰的光辉,那光辉汇聚到一起,写出了一行字:“你好啊,世界!”

  人类很喜欢这个世界,它也很喜欢这个世界。

  (八)

  很多年后,艾记者失去了工作,也离婚了,变得无所事事,他愤怒,焦虑,却又没有任何办法,他衣食无忧,却又找不到快乐,他想往外走,关心航天项目,却又恐惧寂寞寒冷的深空,妻子嘲笑他叶公好龙。更何况,人类的火箭技术,连再次登上月球都很勉强,还谈什么星辰大海啊。

  于是他开始沉迷于网络世界和电子游戏,他开始自己写程序,从那最古老的“hello world”源代码开始写,越写越开心,他很老的时候,终于写出了一款游戏,叫做《第二银河》,游戏里有个NPC,是个星际旅行者,考古学家,叫做“伽利略”。

  艾记者白发苍苍的时候,还带着头套,穿着感应服玩游戏,漫游宇宙,他这辈子是无法离开地球了,也无法离开人工智能了,他活成了《第二银河》中的一个数据,一个闪烁的蓝色光点。

  每当他摘下这一切,隔绝那个世界,就会学着伽利略感慨:“地球依然在转动啊!”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绝望年代:体制让人绝望,江湖也让人绝望
  2. 钱昌明:蔡英文“跌落”说明了什么?——评台湾的“九合一选举”结果
  3. 大地震!富士康被爆裁员34万人?!冬天恐怕真来了!
  4. 世界经济急刹车,搭便车的越南要掉下来了
  5. 毛主席晋谒中山陵不忘群众路线
  6. 中国驻巴基斯坦领事馆遇袭,恐怖分子什么来头?
  7. 40年经济大发展,毛主席功不可没
  8. 为什么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多数混得比较差?
  9. 安倍“下蹲”反映的是什么?
  10. 今年12.26,我们相约韶山!
  1. 总算撕下了所谓海归派的画皮
  2. 毛主席会同意“引进外资”吗?
  3. 郭松民 | 再谈金马奖风波:还要继续掩耳盗铃吗?
  4. 毛主席之弟毛泽民的遗孀朱旦华"遗嘱"让谁脸红?
  5. 杂交稻受冷落,常规稻重返稻田
  6. 5人死,18人受伤,葫芦岛市再发袭击小学生恶性案件!我们已经麻木了吗?
  7. 张志坤:台湾走向和平“独立”的可能性
  8. 绝望年代:体制让人绝望,江湖也让人绝望
  9. 李旭之:读史有感
  10. 对若干军事观点的评论
  1. 说今天中国是几千年来最好时期
  2. 赵东民:秋游俄罗斯有感
  3. 冷西:为了一个阶级姐妹
  4. 从重庆公交坠江事件,看某媒体的厚颜无耻!
  5. 书店处理库存,欢迎选购(11.21更新书目)
  6. 40年,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7. 尹国明:终于找到了梁宏达刻意贬低我们英雄人物的原因
  8. 党史探究:公然不服毛泽东的凯丰最后走向了哪里?
  9. 顽石:荒唐的罪名,真实的历史
  10. 毛主席像被删,违反党章宪法者岂能溜之大吉?
  1. 天之骄子——毛岸英壮烈牺牲六十八周年祭
  2. 毛主席的三次退兵,一次比一次奇妙!
  3. 人民、英雄、领袖
  4. 房价高,是因为货币超发?
  5. 大哥我们这是造了哪辈子的孽? 一位下岗工人的悲惨命运
  6. 朱继东:要把毛主席的旗帜紧紧抓在手中、高高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