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坚强 · 2018-12-19 · 来源:为什么会这样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你叫改革,你妹叫开放,这个起到名字中都还好听,要是再有一个孩子,那就应该起名叫搞活了,这个名字就不好圆了,那时的大街上四处挂满的都是开放搞活的标语。

  赵改革他妈疯了?!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那么一个精明透顶的女人怎么会疯了呢?这几十年来,每当想起来,眼前就出现了赵改革他妈那张珠光宝气的光彩照人的脸,还有那满手的钻戒......

  赵改革是我的小学同学,如果你问这个世界上对我伤害最深的人是谁,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就是他赵改革!

  我小时候和赵改革家住在一个同一个大院里,我俩同岁,我比他大几个月,从小就总是听我母亲念叨着贾香花的好,说贾香花挺着大肚子来伺候月子,贾香花就是赵改革他妈。

  赵改革的父亲曾经是一个很大的干部,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到机床厂的卡盘车间当了一个车间主任,而我的父亲是卡盘车间的技工,按照那时的说法,叫一个战壕的工友,我们的父亲是情同手足的工友,母亲又好得跟姐妹一样,我们两家人简直好得就跟一家人似的,当然,那时机床厂的大院里家家户户都好得跟一家人似的。

  因为母亲总是念叨改革他妈的好,所以我从小就特别的护着改革,那时我有点啥好吃的,宁肯自己不吃也要给改革吃,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觉得比我自己吃都香,我们一起上机床厂子弟小学,我们一起滚铁环一起打杏核,那小子贼苯,天天跟我一块练抓杏核的功夫,但是和别人玩的时候总是输,每次输完了就管我要,我就把我的杏核分给他一半,然后我再去满街的捡,甚至看着路上吃杏子的人就跟着,后来有一天,我发现这小子在家里砸杏仁吃,原来他不是都输了,是自己偷吃了,但是看着他吃得那香香的样子,我一点都没有生气,每当他对我说他的杏核又输完了的时候,我还是会分一半我的杏核给他。

  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去他家玩,因为改革他妈长得很好看,而且说话也好听,每次我去到她家里,她都会笑眯眯的说一声“革新来了呀“,让人心里着实的温暖,哦,我的名字叫”革新“,我的父亲是机床厂工人技术革新班的技工。

  后来,赵改革他妈又给改革生了一个妹妹,他的父亲起名叫赵开放,改革他妈斥道:”真是农村大老粗出生的,给一个女孩子起名叫开放多难听啊“,他妈改名叫开芳,赵开芳。后来我才知道改革她爹是土改从农村走出来的,曾经是土改积极分子,解放前家里很穷很穷,所以在土改工作中就特别的勤恳,成为了农村的劳模,被当成干部培养,快到40岁才找的改革他妈,改革他妈比改革他爸小了十多岁,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大户人家的女儿,那个机床厂就是在他家原来的一个小工厂的基础上扩建的,后来成为了工厂里的会计,当初赵想丰被人介绍和贾香花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贾香花同志,你愿意和我一起组建一个社会主义新家庭吗“?哦,赵想丰就是赵改革他爹的名字。赵想丰对于这个婚姻是特别满意的,因为他每当一想起一个农民能够和大户人家的小姐平起平坐就特别的高兴!

  我曾经和赵改革认真的说起过,幸亏你妈再没有生孩子了,你叫改革,你妹叫开放,这个起到名字中都还好听,要是再有一个孩子,那就应该起名叫搞活了,这个名字就不好圆了,那时的大街上四处挂满的都是开放搞活的标语。

  和赵改革疏远是在他搬家之后了,有一天听我父亲说赵改革她家落实了,赵想丰当上了厂长,在那之后不久,他家就搬离了我们的大院,虽然说他家那个独门小楼离我住的大院也不远,但是我再去他家玩的时候,他妈却很少笑眯眯是对我说”来了呀“,那种温暖也逐渐的消失了。

  有一天。赵改革放学后和我一起走的时候说,我爹妈因为你爸吵架了,我很奇怪,说为什么会因为我爹吵架啊?赵改革说,不知道,但是我爹好像很怕你爹,我妈就骂他,说现在不是那时随便贴什么大字报的时候了怕他作甚?我妈说,你爹老是挑我爹的刺,要叫我爹扣你爹的奖金,我爹说你爹是劳模,我妈说那就换一个,听赵改革这么说,我隐隐的觉得我和赵改革可能会不好了,但是,我还在装着没事的样子说,不管他们,那是他们大人的事情,咱们还是好哥们,赵改革眨了眨眼,冲我点点头。

  回到家里,看着父亲已经在家里坐着,父亲比我放学早回家,这是比较少见的事情,只见父亲在那里唉声叹气的,嘴里呢喃着一句话,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我对赵开芳比对赵改革还好,一次,赵改革和人打架,我去帮他,谁知道这小子却先逃跑了,我被打得鼻青脸肿趴地不起,这小子看人走了之后才过来对我说,你傻么,没看见他们三四个人啊,你不知道跑么,还一直往上冲,我没好气的说,我跑了,趴在地上起不来的不就是你了么?那一次,是我对赵改革这个”哥们“第一次产生了疑问,但是,同样的有一次看到几个小子对着赵开芳吹口哨说下流话,我就像疯了一样的扑上去,三个坏小子被我一个人打跑了,我头上挨了一板砖,他们跑了,我摇摇晃晃的也倒下了,赵开芳拿着手绢帮我捂着头,看她那着急的样子,我觉得就算为了她被打死我都不会后悔的!

  到了我们读技校的时候,赵改革他家住得更远了,我们已经不能放学一块走了,而且我对他也有点瞧不起了,每次他得意洋洋的跨上子弟技校门前等他的轿车那个动作,要多挨揍有多挨揍,而且他在班里说话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他经常会拿着一些新奇的东西来显摆,那种很小很小的录音机,还有各种很高级的电动玩具,每当同学们好奇的问他这些东西怎么玩的时候,他总是先从鼻孔里喷出一股气,然后说,你们这些乡巴佬,懂什么,别乱动,动坏了你可赔不起”,虽然那时他还会主动让我玩,但是,我从来都说我不会玩,别给你弄坏了......

  再后来,我们一起进了机床厂,一起从技校毕业的我们,他毕业考试不及格,我考试是全忧,我进车间当了工人,他上厂部大楼当了秘书,恩,有谁知道这个当秘书的人作文基本都是我帮他写的呢?

  就在我努力的听从父亲的教导,做一个合格的工人的时候,人家不给我这个机会了,我和父亲都被告知下岗了,我当时还觉得无所谓,但是父亲却整天的骂个不停,有时候骂着骂着还会哭,母亲劝他去找找赵想丰,父亲说,就是赵想丰来动员他下的岗,还有一年就光荣退休的父亲,拿着两万多元的买断工龄的钱,回到了家里,母亲看着那一大沓钱还挺高兴的,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然而父亲却想烧了那沓钱,幸亏母亲抢了过来,父亲说,这是我一辈子的卖命钱,但是,我不是替他赵想丰卖命,而是替咱们国家卖命,替他赵想丰个人卖命,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

  赵想丰成了董事长,赵改革和贾香花都成了董事,有一天,父亲头破血流的回到了家里,母亲连问这是怎么了?父亲说,被厂部大楼的保安打是,母亲问为什么?父亲说,我们那时搞技术革新的专利,被赵想丰变成了他的了,那是我们那时没日没夜点灯熬药的干出来的,就是为了给厂子节省资金,可是,这些专利却被赵想丰以他自己的名义注册了,我拿着当年工厂发给我们革新班的奖励证书去找他理论,被他让保安轰出来了,他真是个臭不要脸的!

  翌日,贾香花拿着一叠钱来看望父亲,父亲拿出当年他们一起搞技术革新给的奖状说,你还记得奖状上这个叫逄解放的人吗?当初我们一起没日没夜的搞技术,老逄累得吐了血,我和赵想丰一起送到医院去的,在医院没几天就走了,这件事你贾香花也知道,如今,我们一起搞出来的技术,就变成了你家赵想丰的专利,今天你们开着豪车,而老逄的儿子却风里雨里的蹬着三轮车,你们有问过一声吗?贾香花还是笑得那么灿烂,说,这你不能怪我们呀,下岗是国家政策,产权明晰也是国家政策,这个工厂要不是我们家老赵自己冒着风险搞贷款去盘活了他,早就破产喽,我父亲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你说的是在骗我这个人呢?还是骗你这个鬼哟?厂长的效益如何长眼睛的都知道!说我们厂子亏损破产,你这个做财物的心里最明白怎么回事!“贾香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这个工厂作根就是我们家的,亏损和盈利当然也应该我说了算,如今是国家政策好,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你放屁”,父亲没有再让她说下去,“原来你们家那个厂长才几十个工人”,是几十年来工人们累死累活的干,才变成了今天几千人是大工厂,关你啥事?再说了,当初国家收购这个工厂的时候,也不是没给你家钱,怎么今天就变成了你家的工厂?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呢?那个贾香花还是笑盈盈是,说:“这是国家政策,你不服气就去告啊,说实话,这是看在以往咱们两家还有点交情的份上我来看看你,你可别不知道好歹哟”,说完把拿叠钱摆在桌子上转身走了,那时,我才发现我真没有眼光,原来这个贾香花那么丑!

  父亲的伤心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直到有一天,我才真正的理解了父亲这种伤心,那种全心全意的付出被背叛的伤心。

  从那次我为了赵开芳被打破头之后,就接到了赵开芳的小纸条,后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就在我下岗后,开芳还柔情蜜意的安慰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我渐渐的发现,她和我见面越来越少,每次联系她,她不是在和供应商谈判就是在和采购商应酬,偶尔的,也会看见她有些步履蹒跚的从那灯火辉煌的酒店中走出来,我却不敢上去打招呼,因为她旁边已经有了两个健壮的保镖。

  然而,思念是痛苦的,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去她家的别墅外面等她,可是,等来的却是赵改革,赵改革对我说,你咋就一点数没有呢?开芳是你这种身份能高攀得起吗?要不是说你们这种乡巴佬的脑子就是不够用呢?她不想见你了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怎么非得把话说明白才行吗?别在来找开芳了,否则的话,让你像在学校那次一样爬不起来,听到赵改革说的那句话,真是让我震惊了,我万万没想到赵改革能够无耻到这个程度,我为了他被别人打得爬不起来,他竟然用这句话来威胁我,那一瞬间,我像被人重重是打了一个大耳光子,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好不容易才站直了我的身子:“你,你”....我想骂他,但是终于没有骂出来,因为我觉得所有骂人的话,此时此刻都太苍白了,我努力的咽下胸膛上涌的血,”当初我是为了帮你才被打到爬不起来的,你却这样来威胁我“,”哟,你跟我算旧账呀,看看你们这些小肚鸡肠的乡巴佬,你等着”。赵改革回身进门拿出一摞钱轻蔑的甩在我身上,“还你,别再他吗的说你帮过我了”你爹天天的惦记着要告我爹呢?帮你吗xx“...

  我还是不死心,冲着那高高的别墅喊了一句,”赵开芳,你给我出来,我要亲口听你说,“我看到别墅二楼的窗帘动了一下,但是最终,赵开芳也没有出来”,赵改革像轰野狗一样轰着我,“乡巴佬,真没有素质,别在这大喊大叫的,快滚吧,我抬头看着别墅二楼,赵开芳关了灯,一片黑暗...........

  后来的许多年里,每当看到报纸上登载赵想丰和贾香花的消息的时候,我就感慨我那时令人发指的幼稚,人家是著名企业家,著名慈善家,捐赠了好几千万,当初我和赵改革一起上的学校,还请人家去做”如何保持住内心不变的善良“的报告,我算是干什么的?一个臭打工仔,每天最大的心愿就是老板发发善心给加点工钱,一个只考虑自己从来不知考虑老板的难处的臭打工仔,就我这么一个自私自利之徒,当初还想高攀人家著名慈善家的女儿,哎,乡巴佬就是没见识啊!

  今天,突然听到了贾香花疯了的消息,我说什么也不信。那么一个积极做慈善的大善人人,心里得多宽广啊,还有什么事情会想不开呢?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是他们公司的保安,原来,赵改革钱没地花了,就去吸毒了,结果毒驾飙车蹭上了一个大货车,赵改革被大货车侧翻压得粉身碎骨,几百万的车也没抗住大货车的压,我突然可惜赵改革为什么不飙坦克呢?而就在赵改革被压扁的同一天,赵想丰的艾滋病检测呈阳性的报告被贾香花发现了......

  赵开芳成了那家公司的董事长,我发现赵开芳的笑容,和贾香花一样,那么---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二月河死了,留下一地辫子……
  2. 郭松民 | 抗战期间的国军士兵是不是英雄?
  3. 孙锡良:老孙微评(明暗较量)
  4. 前三十年做对了什么?纪念改革开放不能忘了他
  5. 吹捧日本核食的公知公开辱骂刚刚去世的作家二月河,简直的败类群体中的渣滓!
  6. 反毛非毛,不得人心!——为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5周年而作
  7. 呜呼同仁堂,你搞的什么鬼花样!
  8. 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历史航船的伟大舵手
  9. 顺口溜:说不尽的毛泽东时代好!
  10. 庶民的呐喊:13万人走上街头,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拉开帷幕,巴黎只是开始!
  1.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
  2. 民心所向!各地早早掀起庆祝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狂潮
  3. 我看《苦难辉煌》对毛泽东、彭德怀关系的评判
  4. 一个巴掌与二十三年劳改 ——且看彭真是如何定性“右派”的
  5. 批评完毛主席后,他们第一次喊出了“毛主席万岁”!
  6.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7. 这副纪念毛主席的对联,让人拍案叫绝!
  8. 戴旭:一个普通人眼里的毛泽东
  9. 电视剧《大江大河》有些情节不符合历史事实
  10. 说改开不能抹黑前三十年
  1. 郭松民: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为什么去美国?
  2. 李旭之:读史有感
  3. 王震同志晚年的幡然醒悟
  4. 40年,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5.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
  6. 辟谣:党性强的刘伯承元帅不会给华国锋那种“特殊遗嘱”
  7. 为什么入选的是厉以宁、林毅夫,而不是吴敬琏、张维迎
  8. 总算撕下了所谓海归派的画皮
  9. 对厉以宁等入选表彰名单,一老同志致电中央反映了几点意见
  10. 孙锡良:孟晚舟事件与华为前路
  1. 批评完毛主席后,他们第一次喊出了“毛主席万岁”!
  2. 郑州工农群众举办“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公告
  3. 蔚严春:对于毛主席的态度,归根结底是由阶级立场决定的
  4.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5. 医疗之殇:我的同事罗大平之死
  6.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