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南方》们自爆控制四大网络门户,是不是得意过头了?

余轩子 · 2009-04-12 · 来源:乌有之乡
中国不高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不知道是不是某些新自由主义分子最近忙着领银子所以要表演卖力点,大家最近利用各种媒体攻击《中国不高兴》这本书的行动太过于一致了点。具体的人就不用点了,还是那几个,当年鼓吹色戒的也就是今天打骂“民族主义”者的。

  只是演过火了也不好,一是《中国不高兴》依然卖得很好,而不象他们诅咒的那样没人看,可见公道自在人心。另外呢,把新柿油们的火力暴露得太多,其中有个叫刘原的,尤其大嘴没把门,一得意就把馅给露了。看看下面这段话:

 “我告诉朋友,在四大门户中,QQ的总编辑是前南方周末的陈菊红,搜狐主管博客的赵牧是前南方周末的、刘同学新征是新京报来的,新浪也有不少前南都和新京报的旧人,而网易就不用说了,从副总裁、总编辑、副总编辑、总监甚至到各个频道的主编,大部分都是南方报业出来的。 ”(http://sohuliuyuan.blog.sohu.com/114075956.html)

  哦,怪不得怪不得。

  但是,这就是新柿油可以得意忘形的理由吗?

  这种东西看起来势力很大,说白了也不过是虎皮一张,再说了,就算是南方、新京、中青的人就一定和刘原们一样对“爱国”嗤之以鼻吗?我看未必,倒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那些老是以精英骨子自居,开口闭口“仆式架制”,与普罗大众作对的先生们,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是早晚的。

  我不赞成你们的观点,所以我誓死捍卫我说话的权利!

附文:

《中国不高兴》:左粪的黄昏

http://sohuliuyuan.blog.sohu.com/114075956.html

    几天前写了篇关于《中国不高兴》的博客,好多左粪都义愤填膺,很是气苦的样子,看着真好玩。我继续撩拨他们。

    先推荐一篇文章:《中国不高兴》妖魔化西方

    这是中青报著名的冰点栏目文章。冰点一直以锋利、勇气而著称于中国新闻界。在业界,它的地位远高于所谓的焦点访谈。想不做愚民,就多看冰点吧。

    顺便赞一下幼齿的前东家腾讯。他们在MINI首页推荐了这篇深度文章,可见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当然也要赞一下我的前东家搜狐,从搜狐星空开始,这只狐狸还是很有担当精神的。在《中国不高兴》出笼之后,搜狐的博客评论,立场是鲜明而冷静的。

    新浪正在连载《中国不高兴》,显然组织了不少赞的文章,但他们毕竟也有不少批的文章,大体上做到了平衡。作为他们的前对手,我不评论。

    总体看来,从传统媒体到网络媒体,《中国不高兴》全面溃败,基本上是被一片痛剿。他们的垃圾身份已成定局。

    这是中国之幸。我无法想象,假若《中国不高兴》这种操蛋的军国主义式、冷战式、暴力式的论调在中国的媒体上占了上风,以后这个国家会走向何方。惟一的结局是:成为人类公敌,自我毁灭。

    我从来不否认国与国之间有缠斗,甚至血战,但目前世界的主流是和平,中国也暂时没有外敌入侵的威胁,在这种形势下,毫无疑问我们应该大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解决一系列国内的突出问题。《中国不高兴》撇开国内问题,把矛头指向国外的虚拟敌人,呼吁冷战,鼓吹炮灰精神,巴不得天下大乱,真是得了金二胖的精髓。

    我懒得继续去评述这本书的脑瘫观点。我想分析的是,中国各种思潮的角力。

    前几天和朋友探讨这本书时,我提出了一个观点:虽然极左派在努力煽动大众的极端情绪,应和者也不少,但是在主流媒体上,他们没有容身之地。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中国的媒体经过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已经发生了巨大变革,理性、平和、建设性的方向已经影响了大部分媒体从业人员。虽然读者、观众、网民对媒体还有不少尖锐的批评,但说实话,这些问题的根子并不在媒体自身。媒体的传统风骨并未完全泯灭,许多媒体人依然在规定范围内做着许多艰巨的努力。未来的中国史里,会记载下他们的。

    北有中青,南有南方,这是中国的两面良心大旗。80年代的中青,90年代的南方周末,21世纪的南都,几乎是前仆后继地担当着媒体的责任。我用前仆后继这个词毫不夸张。行内人都明白我的意思。

    南方报业对中国的贡献,不单是在于它的几份报纸,而是培养了无数在那里呆过的人,而且影响了无数其他媒体的同行。当它和中青成了行业标杆,他们的价值观,也同时被无数媒体人所接受。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中国的极左报纸已经非常之稀少了,除了《环球时报》这样极品的报纸。做新闻的人都有随波逐流的时候,但是至少大家都知道,鼓吹极左是可耻的。所以《中国不高兴》出笼之后,我还没在传统媒体上看到任何吹捧它的文章。

    网络媒体是迄今言路最为开放的媒体,但是有趣的是,几大门户上,左派的声音也是寥寥,除了新浪稍多之外。即使是新浪,也没好意思太过鼓吹这本烂书,也有意识地注意平衡。

    我告诉朋友,在四大门户中,QQ的总编辑是前南方周末的陈菊红,搜狐主管博客的赵牧是前南方周末的、刘同学新征是新京报来的,新浪也有不少前南都和新京报的旧人,而网易就不用说了,从副总裁、总编辑、副总编辑、总监甚至到各个频道的主编,大部分都是南方报业出来的。

    无疑,这些人的观念对钳制极端民族主义起了很大作用。可怜的左左可以在自己博客里骂街,可以到别人博客里跟贴骂街,但收效甚微。了解网络的人都知道,在门户的首页推荐一条理性的帖子,影响力远大于左左的一万条骂街跟贴。

    除了媒体人之外,现在越来越多的网民都趋于理性,都对中国的社会看得更清晰了,所以,极左的空间正在压缩。他们正在进入黄昏,进入暮年。

    10多年前,《中国可以说不》出笼的时候,网络尚未勃兴,大家对出版物还有一种膜拜,能够评点的平台也非常稀少。而现在,任何出版物都已无法逃避大众的批判,《中国不高兴》固然可以炒得热卖,但它已经无法真正影响大众的思维,因为它根本无法得到普遍性的认同。

    极左派有无市场?有。数量不少的待启蒙的学生,容易被蒙蔽的贫困群体,以及在文革后失势、渴望重新来一次革命的造反派遗老,思想长期僵化的左棍,都是他们的拥趸。不过,只要中国改革开放的路线不改变,这股势力注定被边缘化,请注意:我说的是极左,而不是理性的左派。

    看到这里,左左又要骂我了。且慢,告诉你们一个悲痛的消息:《中国可以说不》和《中国不高兴》的策划人张小波现在正在办移民加拿大的手续,准备投奔万恶的、敌视我们的、应该被我们轰成灰烬的资本主义社会。当你们义愤填膺的时候,别人早卷着你们的钱去享受万恶了。

    张小波说过,拿民族主义做卖点的书销路很好。可怜的左左,被别人玩了还不知道。

    我知道有许多左左是誓死抵制普世价值的,那么好,我用深入浅出、九浅一深的道理辅导一下左左。

    且不谈普世价值先,就说一点:我们凡事从自己的基本权利、基本利益出发,这总是对的吧。老祖宗告诉我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偏有那么些蠢人,专干天诛地灭的自损傻事。

    那年,西班牙鞋商焚烧中国鞋,民族主义出来了,愤怒了,但却不知道,中国鞋的便宜是压榨了无数农民工换来的低价格,被外国抵制是完全正常的。我在广东呆过,我知道珠三角有无数的血汗工厂,无数的民工在流水线上断手断脚,成了废人,却拿着极其低廉的工钱。西班牙人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对我们的农民工提高工资待遇有利吗?

    日本发现毒饺子,粪青们又开始骂日本人了,似乎日本人的祖先侵略过我们,所以他们哪怕中毒也没有资格吭声了。

    去年上半年,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达到顶峰。直到下半年三鹿事件爆发,左左们才发现,原来外国人的批评也有不少是对的。要不是新西兰政府的反映,我们国家还将有多少婴儿惨遭三鹿的毒手?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感谢新西兰。

    狭隘的民族主义是听不得批评的,哪怕批评完全是为自己好。这就是左粪的逻辑。凡是批评我们的,必定是反华的,亡我之心不死的。这样的左粪一定喝多了三鹿。

    真正的智慧,真正的勇气,是努力地、不懈地推动中国进步,为苍生的福祉鼓与呼,而不是把怨气和矛头撒到国外,转移视线。制造民族主义是最安全的,也最容易得到蒙昧的掌声,但是,我要说,这是人品极差的懦夫。

    你指着大洋彼岸骂一万声奥巴马,都不如关心一下我们身边那些被城管殴打的贫民,被上房拆瓦的拆迁户,失业的农民工和大学生,和无数被高企的房价、医疗费、学费折磨的众生。他们才是最不高兴的人。你为什么不敢写他们的不高兴?

    在这篇博客即将写完的时候,我看到了南方周末的报道: 《中国不高兴》引发的高兴与不高兴。其实吧,那5个作者,也就是我说的五姑娘,并没有那么愚昧,他们说的那套,连自己都不相信,无非是想多卖几本书而已。他们其实也是有羞辱感的,所以在接受采访时努力地撇清自己的极左标签。

    这本书的出现是一件好事情,通过这样的大辩论,可以让我们的国民知道更多道理,知道如何理性地去辨别真伪。这是它的惟一贡献。

    我们都做过愚昧而愤激的猪,但我们不能做一世的猪。被人玩弄的滋味不好受,年轻的左左们,你们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相关:

“深青社”评析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5.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6. 人民怀念毛泽东!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真实的回忆还是谎言?——简评《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