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文章 时事要闻 推荐文章 网友之声

辛华:重庆模式中国梦

作者:辛华 发布时间:2013-06-07 来源:乌有之乡 字号切换:   |    |  
“建设五个重庆”也好,“民生10条”也好,“共富12条”也好,重庆模式未必都是放之四海皆为准的灵丹妙药,但其共富精髓却是缩小贫富差别、破解两极分化难题、实现中国梦的应有之义。

  中国梦,满世界都在说的中国梦。

  老夫浅见,中国梦就是共同富裕梦。

  富裕才能强大,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邓老爷子说了,“发展才是硬道理”。

  但什么样的富、怎么富,却大有说道。少数人富,甚至富得流油,而多数人穷,乃至掏不起钱、住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铁定不行,否则便须改革掉社会主义这个社会制度。

  中共决策层当然不至于这般幼稚,因为如此一来,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便会荡然无存。除非像当年的苏共那样,自己选择退出。所以,习总上位当天就宣布“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此前,对于共同富裕,调门最高、践行最狠的就是重庆。尽管重庆市的前负责人出事,但不能因人废事,就株连进而否掉了重庆模式。实事求是地讲,重庆模式还是对实现共富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的。重庆市委曾专题立会研究“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问题,推出广受关注的“共富12条”,构建起“共富”的制度通道(《人民日报》2012-01-09头版头条《重庆探索共同富裕》)。这在中国地方政府中绝无仅有。

  当然,这并非是重庆的发明。邓总特色设计师对社会主义作出过改开以来最权威的结论,那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大家注意了,是“消除”两极分化,而不是扩大两极分化;不是最终才要消除两极分化,而是在发展生产力的过程中,就要致力于消除两极分化。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共同富裕”。共同富裕,老夫理解就是全体国民的一起的同样的富裕。而要实现这个诱人憧憬的目标,在发展生产力中不断缩小贫富差距,致力于消除两极分化,乃属中国梦中势在必行的自然选项。

  “建设五个重庆”也好,“民生10条”也好,“共富12条”也好,重庆模式未必都是放之四海皆为准的灵丹妙药,但其共富精髓却是缩小贫富差别、破解两极分化难题、实现中国梦的应有之义。

  实现中国梦,还有一个现实难题,这就是既要坚持改革开放方针,又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简单地说,就是既要全力推进中华民族复兴,又要确保中共政权不被颠覆。而且,应该是非常之难。

  当下中国,左右两派都在严重质疑改革,左派认为改革有悖于“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宗旨,催生了99%与1%的两极分化,导致了“一切向钱看”的道德沦丧,一般认为,他们似乎被称走的是“老路”;右派则认为改革应首先进行“一人一票”的政治改革,破除一党制,实现“议会制”,否则经济改革必将停滞不前,一般认为,他们似乎被称走的是“邪路”。虽然,中间派的国民目前仍占大多数,但他们已经失去了当年自下而上地参与改革的热情,垄断了话语权的精英们不得不毅然抛开民众,宣布自行对改革实施顶层设计。

  毋庸讳言,实现中国梦,彻底回归毛泽东似已不存现实可能,起码短时期内不具可能性,尽管毛泽东至今仍是中国亿万国民的精神领袖。中国的改革,已经走过了30多年,这有可能是一条不归之路。所以中共高层反复申明不走“旧路”。走西方议会道路更是断不可行,这等于否掉剥削有罪、殖民有罪,从而在根上否掉了中共带领穷人革命的合法性,否掉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所以中共高层也反复强调不走“邪路”。说句实话,“旧路”与“邪路”相比,中共更会全力提防的是“邪路”,道理很简单,旧路毕竟还是属于自己的路,而邪路就是属于别人的路了,当代史也印证了中共对煽动“邪路”的所谓民主斗士总是那般的辣手无情。

  破解民族复兴政权巩固中的这个二悖定律,重庆模式无疑是个正能量的有益尝试。有人说重庆模式就是文革复辟,老夫不敢苟同。现今大多数国民都没有经历过当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知“十年浩劫”为何物,但对重庆模式几乎人人皆知。如果说重庆模式就是复辟了的文革,倒叫国民感觉曾经的文革并不那么可怕啊,甚至认为重庆模式中有两江新区和高速的GDP增长,有低收入市民和进城农民工住得起的公租房,有安全感的打黑除恶和交巡警平台……如果这些就是文革,那当年那个文革也不错嘛。

  左派曾把重庆模式祭为自己的理想旗帜,右派曾把重庆模式作为自己攻击的首选目标。其实,他们都错了。重庆既不是“左”,也不是右,而是毛思想邓理论的坚定践行,中共十八大精神实质的自觉先行。重庆模式坚持革命原旨,却不循规蹈矩;继承先辈传统,又不走回头之路;遵循既定路线,又善于纠正偏差;既坚持后30年好的,也坚持前30年好的。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把握现实,寻求突破,总是能在纷繁复杂的局面中,抓住关键,找到办法,一蹴而就。中国历来是个讲究循规蹈矩的国家,官场尤其如此。提出中国梦的当下中共,很需要这样一股生气,这样一股清风。

  毛伟人曾明确指出,“ 我们的根本任务已经由解放生产力变为在新的生产关系下面保护和发展生产力”。“其他的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个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的”。“ 我们一定要把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的因素,直接的间接的积极因素,全部调动起来,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邓特色则主持制定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方针;坚持以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道路、人民民主专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基本内容的四项基本原则)的基本路线。经过近断观察,习总为首的中共中央同样地两手都同样的硬,一脉相承地体现了前辈领袖的思想指针。

  提到重庆模式,国人的兴奋点,一般都会在 “唱红”“打黑”这两件事上,如果这样形象地总结重庆模式,也不算错,体现了重庆杨善除恶这个鲜明特征。

  “重庆模式”,最早现身于房地产领域,重庆规划3年建设4000万平方米的公租屋,解决100到200万人的居住问题,使暂时买不起房的中下阶层百姓都能以最低的租金,住上房子。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广州的一次论坛上,对重庆大量推广保障性住房、引农民工进城的发展模式大加赞赏,并誉为“重庆模式”,且称只有“重庆模式”才能“拯救中国房地产”。这个重大举措也被民间誉为中国的 “二次房改” 甚至被称之为中国的真正房改。但这对重庆模式,还只是初期的狭义的概念。

  倘若抽象地全面地诠释重庆模式,不才老夫认为,应该体现在重庆模式的这句口号宣示之中——

  “民生才是硬道理,公平也是生产力”。

  具体道来,应该就是:城乡统筹,加快城镇化;实施农村居民低保制度等;致力民生,缩小三大差别;兼顾眼前利益和长远发展,实现可持续发展;汲取沿海地区的开放经验,规避市场经济的通胀风险;规划青蒙疆(版图超过三个法国)非转基因农耕基地,保证粮食战略安全;实行干部“三进三同”,建立人民监督员制度;以内需促经济增长,实现良性循环,科学发展。其中“五个重庆”方略的实施,可使重庆在不远的将来,天空更富氧,地面更平安,百姓更健康,环境更宜居,出行更顺畅。

  重庆模式最本质的突出特征,就是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两手一起抓,两手一样硬。坚持改革开放方针,发展经济是硬道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巩固政权也是硬道理。

  重庆的改革开放,不仅毫不逊色于其它地方,而且经济增长得更快。其GDP增长率,2009年为14.9%,2010年为17.1%,2011年为16.4%,名列全国前茅。改革开放中的两江新区更是生机勃勃,连创佳绩。

  前面提到的“唱红”,实际是重庆群众“唱读讲传”活动的形象提法。这种方式,确实凝聚了民心。共产党老祖马恩二导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提出过这样一个惊世论点:“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如果连歌颂执政的共产党,歌颂现行的社会主义,都不可行,那共产党干脆解散好了。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在2010年12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的访谈文章中,谈到重庆的“唱读讲传”活动,使得干部群众信仰马克思主义者逐年增多,2010年比上年提高了15.4%,达到68.5%。

  并不像某些所谓精英所臆想的那样,思想教育不是不灵了,而是灵得很。连西方国家都很懂得思想领先,这些年来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包括对红色中国的和平演变,就收到了比军事围堵、武力进攻更为有效的战果。

  并非危言耸听,中国共产党正在面临建党90年来的最大危机。当下美国重返亚洲遏制中国的国际大气候,与颜色革命愈演愈烈的国内小气候,其凶险程度远甚于上世纪80年代的那场政治风波。加之当下中国,住房、教育、医疗这新三座大山不仅没有移开半分,反倒还在迅速增高,而物价、养老、就业这三座更新的大山又压到了国人头上,依稀可以听到历史周期律的魔咒接踵传来。这就再次地验证了为什么毛伟人反复强调防止和平演变和邓特色反复强调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根本所在。

  当下有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只要一唱红歌,就说你左,只要打黑反贪一发动群众,还说你左。不错,一些年来,中共一直在反“左”,但都把左倾中的左,加上引号,即反的是“左”,不是左。其中含义自明,中共绝不可能反真正的左。奇怪的是有些中共干部居然怕被指为左了,难道他们竟然不知正宗的左派正是中共自身吗?中共再怎么反“左”,也绝不会把自己反到右派那边去。那些号称右派或以右派为荣的精英公知,实际上是把自己摆到了与中共的对立面。不愿意当左派甚至想当右派的党内人士,特别高级干部,应该选择退出,不要指望死后覆盖党旗,更不要指望被冠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称号。

  重庆模式得到了中央两届常委级最高领导层几乎所有成员的一致肯定。自2009年12月至2011年8月,中共中央17届常委会中的9人中除一人外,其余8人都前往重庆考察过。现任18届7人常委中除一人外,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加上连任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有6位都曾考察过重庆。其中,习近平对重庆的打黑唱红以及科学发展路数予以了全面肯定;吴邦国在考察重庆时高度赞扬“重庆建设公租房是一大德政,为全国创造了很好的经验!”“‘三项制度’、‘三进三同’、‘结穷亲’等好做法,夯实了基层党建基础,也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希望继续发扬,创造出更多好经验”;李克强充分肯定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绩; 贾庆林看好“重庆推动、加快实现城乡统筹一体化的新格局”,认为“重庆发展大有希望”;李长春高度赞赏重庆“唱读讲传”; 贺国强对重庆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周永康强力支持重庆打黑;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同市长韩正考察重庆时,赞扬“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表示“上海要真心实意地学习重庆不畏艰难、抢抓机遇、力促发展的状态和劲头”;刘云山对重庆利用革命历史资源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宣传教育给予充分肯定;王岐山认为重庆的工作做得非常好,取得了显著成绩,盛赞“重庆模式值得好好研究”;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张高丽率团考察重庆时,称赞“重庆市的工作思路新、招法实、力度大、步伐快、效果好,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表示“要虚心向重庆市学习,取长补短,开拓创新,把各项工作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然而,重庆模式并非得到了普遍的一致的肯定。诟病重庆模式的精英公知大有人在。那么,都是哪些人恨毒了重庆模式呢?

  一是颜色党人。重庆探索出了一条既要坚持改革开放,又能保证执政党地位,从而保证中华民族在统一与稳定之中实现伟大复兴的道路,而且取得了连外国人都公认的成功,可以使得腐败日甚、百姓渐远的执政党,真正恢复执政自信,也将使《08宪章》的实施愈加成为不可完成的任务。

  二是境外势力。攻击重庆模式的外国媒体,基本上都出自反对中共、遏制中国的西方国家,还有流亡在这些国家的分裂势力。攻击重庆模式火力最猛的,竟然是那个中共死敌FL功邪教组织,这让中共党内摧残重庆模式的冒牌共产党人情以何堪?

  三是贪官污吏。如果全国各地都像重庆那样以人民群众为主力军,大打灭黑肃贪歼灭战,他们便会无处藏身,立马现出原形。

  四是非转内奸。当今世界的食品安全威胁,以美国向国外力推的转基因粮种首当其冲。这种主粮,美国人自己不种不吃,欧洲日本不种不吃,中国举办的奥运会世博会严格禁入,被严重质疑为有毒食品。重庆模式明确提出抵制转基因食品,并称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此,重庆高院出台意见,“制售有害食品最高可判死刑”。 重庆在忠县的非转基因大豆产业基地,因其质好量高面积大而受到各方面的好评,规划中的青蒙疆非转基因农耕基地建设,被誉为中国食品安全的百年大计。然而,那些自己及其太太乃至子女绝对不吃转基因的某些中国官员,却在帮忙美国在自己国家力推种植转基因口粮,他们能不恨死了重庆模式吗?

  五是敌特后人。不必再费笔墨,他们与中共是有着世仇的,恨不得共产党政权立马垮台。

  六是黑恶势力。重庆的打黑除恶,宛如一台马力巨大的‘推土机’,对重庆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进行了“平推”式的彻底铲除,不管什么沟沟坎坎,不管什么明枪暗箭,通通不在话下,势不可挡,根绝后患。黑恶势力就此被断了钱串子,能不恨得咬碎了牙吗?

  七是不法奸商。重庆在打击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百日专项行动,设立公开举报电话,集约上万名警力,以“打黑”之势,严打食品药品安全犯罪。对洋商沃尔玛以普通猪肉冒充绿色猪肉谋取暴利事件采取“零容忍”原则,勒令全市沃尔玛停业整顿,逮捕两人,刑事拘留25人,监视居住7人,取保候审3人。沃尔玛是曾连续3年在美国《财富》杂志全球500强企业的中龙头老大。这头国际知名的商业大鳄及其主子乃及国内帮凶,能放过重庆吗?

  八是平庸官员。中国很多的平庸官员,并非没有才能,他们能说善写,左右逢源,名利双收,升迁有道。但却唯上唯书,缺少担当。一遇实际问题,或束手无策或有策而不敢施之。实打实、硬磕硬的重庆模式及其显赫实效,让他们无地自容,因妒生恨。

  他们或是群起而攻击之,或是冷眼而晾晒之,或是造谣而泼粪之,恨不能立马打重庆模式个无形,使其世间消失。但却难撼其汗毛一根,难阻其前行半步。究其原因,除却重庆模式在为人民服务,毫无畏惧而又甚为百姓拥护之外,那就是其深谙了毛泽东的思想真谛,原则而又灵活,强势而又低调,果敢而又缜密,大刀阔斧而又闲庭信步,令那些个宵小之徒简直就是干气候,难下笊篱,只能眼巴巴看着重庆模式潇洒自如地干成一件又一件惊世骇俗的百姓拍手称快的大事情。更何况重庆模式正是为中共执政的社会主义中国长治久安、万年永固,为早日实现繁荣昌盛的中国梦,而破茧芒出的。而且,恰逢其时。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网友评论

留言反馈

欢迎提供日刊修改意见和建议

往期专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