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黎阳:从薛蛮子和李天一看“普世公知”的“普世价值”

黎阳 · 2013-09-09 · 来源:华岳论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公知”舞剑,意在政变——袒护薛蛮子、诬陷李天一,矛头所向明为李双江,实为唱红歌,更指向唱红歌的彭丽媛、唱红歌的彭丽媛的老公、整个军队政治工作体系、整个“党指挥枪”的体系。真正目标:“军队国家化”、“取消军队”、“向美国买安全”。

  从薛蛮子和李天一看“普世公知”的“普世价值”

  黎阳

  2013.9.8.

  薛蛮子嫖娼被抓,“普世公知”们比抓了亲爹、嫖了亲妈还气急败坏,一窝蜂窜出来歇斯底里大发作:“薛蛮子不过一个红二代,一个美国商人,谁也没拿他当道德楷模,就算真的嫖娼,又能摸黑了谁?”“当心,进店几个壮汉,把你打昏,然后扒光扔进十元店,你就嫖娼了”、“怎么天不黑就进去把人按住?”“多找几个借口,别老用这一招!”(张鸣)“他的性癖好完全是个人私域问题”、“今天薛蛮子嫖娼被抓,我们不为他说话,明天我们嫖娼被抓也没人为我们说话。今夜我们都是薛蛮子”(叶竹盛)、“嫖娼是个人私德”、“与伪君子不同,伪善也是善,比作恶好、比不做好”(五岳散人)、“没必要大肆宣扬弄得到处都知道”(葛甲)、“忍不住要问那位22岁的河南奇女子:你是不是奋不顾身积极参与警民合作,一举抓获了美国嫖客薛蛮子?”(尹鸿伟记者)、“在当下的这个社会,商人嫖娼,又能有多大污名呢?”(评论员李铁)、“薛蛮子嫖娼,何罪之有?”“公安完全没必要抓嫖。”(宋祖德)、“薛蛮子嫖娼不丢人”(杨玉成)、“不该管的事你滥管”、“克林顿玩女人,美国人都不管”、“凭他的江湖地位以及身家,怎么也不会到对方家里去交易,而且才晚上7点就被摁住,时间上也不太对。我个人估计,这是被下了套了”……

  南方周末记者连岳上纲上线得更气势汹汹:“卖淫嫖娼是个人不可侵犯的权利”、“充满了自强自立的道德光辉”、“官方是在通过抓嫖娼整人”、“一个有自由的国家,一个公民有权利的国家,一个尊重财产权的国家,一个想繁荣的国家,一个人与人互相尊重的国家,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好国家,色情业必然应该合法化。成年人有卖淫嫖娼的自由,在进行性交易时,不用担心任何人的打扰”、“卖淫嫖娼就是一个人不可侵犯的主权,十分正当,不容侵犯。一个人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当清洁工,去当建筑工人,去当建筑师,去烤面包,去写文章,甚至挤破头去当公务员,为什么不能去卖淫?剥夺一个人卖淫的自由,就是局部奴役此人,甚至让此人陷于永远贫穷”、“娼不可笑,禁娼才可笑。禁娼还埋下了公权力肆意敲诈的伏笔,既可以通过卖淫嫖娼违法定点打击不顺从的人,也可以对从业者收取保护费。”(http://cul.qq.com/a/20130829/011381.htm)

  “普世公知”搬起“卖淫嫖娼是个人不可侵犯的权利”这块臭石头想砸别人,实际砸到了谁?——要说抓嫖,美国比中国严厉多了:中国只公布了一个薛蛮子,美国光纽约今年6月6日一次就公布了104个嫖客名单(见附录);中国只公布了三分钟,美国则建立了全国性网站把嫖客信息永远放在那里供人随时查询,而且直截了当命名为“耻辱榜”(The Wall of Shame)——“普世公知”们怎么不冲美国汪汪“卖淫嫖娼是个人不可侵犯的权利”、“一个有自由的国家,一个公民有权利的国家,一个尊重财产权的国家,一个想繁荣的国家,一个人与人互相尊重的国家,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好国家,色情业必然应该合法化”、“今夜我们都是XXX”、“嫖娼是个人私德”、“与伪君子不同,伪善也是善,比作恶好、比不做好”、“没必要大肆宣扬弄得到处都知道”、“XXX嫖娼,何罪之有?”“公安完全没必要抓嫖”、“嫖娼不丢人”、“不该管的事你滥管”之类?这就是“普世公知”的“普世价值”?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刑法规定嫖娼非法,第三O一条明确规定“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对照刑法,薛蛮子嫖娼、聚众淫乱犯没犯法?抓得抓不得?“普世公知”不是口口声声“法制”吗?不是一口一个“程序正义”吗?怎么这会儿一个字也不提“依法办事”了?不喜欢的法马上就不认帐,开动舆论机器就直接推翻了,这不叫“无法无天”叫什么?不叫“造反”叫什么?整天大骂文革“造反”,骂毛泽东“无法无天”,自己呢?这就是你们的“法制”?这就是你们的“程序正义”?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徽剑博文《万言书评薛蛮子,扒下你的底裤空空荡荡》一文中有如此叙述:“薛蛮子他在《南方人物周刊》访谈中自述,‘我1到13岁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文革后(1968年15岁时)插队’。那‘消失’的14到15岁,薛蛮子在做‘打砸批斗’的红卫兵排长。(传言中‘以破四旧名义被抢的文物’。1966年红8月,薛蛮子所在的西纠,正在风光地大抄家(抄走无数珠宝、黄金、古玩)以及大杀戮(光在北京就打死数千黑五类市民以及迫害致死老舍等许多文人。”——说薛蛮子从14到15岁当了两年的“红卫兵排长”不对,因为薛蛮子所在的“西纠”1966年11月左右就被解散了。换句话说他当红卫兵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其它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不过是个胡同串子小混混,而且显然好勇斗狠,打架斗殴拍婆子、溜门撬锁打砸抢之类出了名,所以才有“蛮子”之雅号——看到“没毛大虫”、“母夜叉”等绰号就能知道本人如何;看到“蛮子”这个绰号就能知道薛必群究竟何人。

  “普世公知”一边开口闭口“彻底否定文革”、大肆鼓噪“红卫兵道歉”,一边拼命吹捧薛蛮子,不觉得滑稽吗?不觉得虚伪之极吗?——薛蛮子当年搞没搞打砸抢?“普世公知”要“彻底清算文革”、“红卫兵道歉”,该不该有他一份?怎么他们对薛蛮子就如此大度,往事一笔勾销,只字不提,对现在拼命吹捧,嫖娼不但不丢人,反而变成了积德行善扶贫救难?(真应了鲁迅的话:即使无名肿毒,也成了“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普世公知”的所谓“彻底否定文革”、“红卫兵道歉”其实全是骗人的。凡跟他们臭味相投的,不管过去干过什么他们一概不管——大骂“红二代”,怎么不说说薛蛮子、胡德平、胡德华、秦晓、任志强、王石?“彻底否定文革”、大闹“红卫兵道歉”,怎么不闹到这些人头上?

  (更不用说那个“271”“星空大师”了——他当年积极参加了文革中全国最有名的打砸抢造反派组织——“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 就是这个“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文革中首创冲击部级国家机关打砸抢的全国记录,1966—1967年间四次冲击地质部、批斗部长何长工、绑架殴打批斗薄一波、批斗彭德怀并打断了彭德怀两根肋骨,直接掀起全国性的大规模冲击国家机关、打砸抢档案库、泄漏国家机密、暴力武斗的狂潮。上述这些“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倾巢而出的全体行动,“271”“星空大师”全都有份。真闹“红卫兵道歉”,他岂能无份?“普世公知”怎么对此屁都不放一个?)

  “普世公知”对薛蛮子百般袒护,对李天一呢?不但幸灾乐祸,而且落井下石——李天一是未成年人,姓名都不该泄露。然而从一开始他的一切就被加油添醋传得沸沸洋洋,以至于如今不直呼其名也毫无意义。为什么“普世公知”对薛蛮子这个成年人被示众怒不可遏,对李天一这个未成年人被示众兴高采烈?这就是你们的“人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对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新闻报道、影视节目、公开出版物、网络等不得披露该未成年人的姓名、住所、照片、图像以及可能推断出该未成年人的资料。”——就凭这一条,一切疯狂炒做“李天一犯罪”的媒体网络作者全部犯了法,全都应该追究法律责任——大言不惭炒作“李双江的儿子犯罪”、义正词严谴责人家犯法,你自己呢?自己一屁股屎,还骂人家不干净;乌鸦笑猪黑,还觉得自己多漂亮;屁股上挂镜子,光照见别人丑——人家未成年的孩子可以说是年幼无知缺管教,你们这些满口正义法律自命不凡的媒体“精英”知法犯法难道也是年幼无知缺管教?难道是“精英”就不受法律管辖?难道是“精英”就有权逍遥法外?只见主流媒体疯狂炒作“李双江的儿子犯罪”、不见任何“法律专家”和律师公开出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说公道话这一事实证明“普世精英”的“司法公正”纯粹是胡说八道——光天化日之下,大厅广众之间,众目睽睽之中,主流舆论如此明显、如此持久、如此疯狂、如此大规模地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一贯口口声声“律师界要有敢于挑战强权的勇气和魄力”、“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法律人要不怕强权,敢于维护法的尊严”、“万岁,共和国的刑辩律师”的“法律精英”们居然屁都不放一个,个个把脑袋缩进裤裆,连缩头乌龟都不如,更不用说拿出为黑社会头子和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拼命做免死辩护时的劲头呼吁“不要用舆论影响司法”了。可见这些“法律专家”要么全是江湖骗子,全是蓄意枉法、看人下菜碟的法律奸商——对黑社会头子和杀人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拼命保护,对李双江未成年的儿子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视而不见楞是不保护。对这么最简单这么公开的违法行为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知法犯法,怎么还能指望这群对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头子和杀人犯满腔热忱讲人道人情、对轻微犯罪的未成年人穷凶极恶冷酷无情的江湖骗子法律奸商们真正依法办事公平执法保护老百姓?

  更恶劣的是,“普世公知”们大造舆论,未审先判,完全颠倒了李天一案的性质——成年人跟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什么性质?谁的责任?只要不是成年人在素不相识、毫不相干的情况下遭到未成年人突如其来的拦路袭击或入室施暴,只要法制健全,必定判责在成年人,不管成年人是男是女——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成年人与没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责任不是成年人的是谁的?有行为责任能力的人半夜三更跑到酒店干什么?非亲非故,自愿“陪”素不相识的未成年人喝酒干什么?成年人“陪”未成年人喝酒,未成年人酒后生事该怪“陪酒”的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成年人还是该怪“被陪酒”的没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带孩子上街,孩子乱跑出了交通事故是该怪孩子还是该怪监护人?未成年人不懂事,成年人难道也不懂事?未成年人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成年人难道也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酒店卖酒给未成年人,未成年人酒后生事,酒店岂能免责?岂能不受追究?酒店不但非法卖酒给未成年人,而且安排非亲非故的成年人“陪酒”,出事后向未成年人家长敲诈勒索不遂才报警,分明是做局下套“仙人跳”。这一切不仅属于刑法第301条的“引诱未成年人参加聚众淫乱活动”,而且属于蓄意陷害敲诈勒索。此例一开,凡子女未成年的家庭必人人自危——参照此例做案从此合法:蓄意向未成年人卖酒、蓄意找成年人“陪酒”、蓄意制造“酒后强奸”的事故、然后狠狠敲诈勒索——既然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发行性关系责任在未成年人,那成年人犯罪还有什么顾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哪个家庭的未成年人能如此老练油条,能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不上“仙人跳”的套?这岂能不让所有未成年人的家长们胆战心惊?——如果你有子女未成年,你对自己的孩子时时处于这种“仙人跳”的威胁会有何感受?

  如此恶劣的犯罪行径到了“普世公知”嘴里却彻底翻了个个儿,来了个黑白大颠倒:成年人“陪”未成年人喝酒出了事,不怪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却怪没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出事后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立刻全部泄露,当事成年人的个人信息反而全部隐蔽;网络舆论一边倒地大骂法律上没有行文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有行为责任能力的成年人反而成了“受害者”;“公知”们一边拼命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无法证明女方当时自愿”之类胡搅蛮缠,一边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李天一不是李双江亲生的”、“李天一不是未成年人”、“红爹罩我去强奸”……

  “普世公知”说:“嫖娼不是新闻,嫖娼上了中央电视台才是新闻”。不对。成年人犯罪不是新闻,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顶罪才是新闻。不保护未成年人而保护成年人才是新闻。薛蛮子没被下套硬说被下套、李天一被下了套硬说没被下套才是新闻。60岁的薛蛮子被说成“老顽童”而百般袒护、未成年的李天一被说成已成年而百般刁难才是新闻。至于未成年人被成年人下了套、“公知”制造倾向性舆论狂潮一边倒地对未成年人及其一家口诛笔伐、极尽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能事、甚至大肆造谣传谣:“不是亲生”、“不是未成年人”之类则不但是新闻,而且是丑闻,社会性丑闻,国家级丑闻,世界级丑闻——放眼世界,哪个国家哪个社会的主流舆论会如此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对荒淫无耻的老嫖客百般袒护、对年幼无知的未成年人冷酷凶残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这就是“普世公知”的“人道”、“人性”、“公平”、“正义”?

  “普世公知”如此行径令人想起鲁迅的一句话:“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普世公知”说,抓薛蛮子嫖娼是“借题发挥”、“打击报复”、“政治事件”。这叫贼喊捉贼。他们对李天一案的颠倒黑白疯狂炒作才是真正的借题发挥、打击报复、政治事件——如果李天一父亲是黑社会或“民营企业家”, “普世公知”们还会如此这般吗?他们对杭州飙车撞死人的“富二代”一家子何曾如此穷凶极恶狠揭猛打过?说白了,就因为李天一父亲是李双江,李双江到重庆唱过红歌,“普世公知”们对唱红歌深恶痛绝,因此对李双江怀恨在心。因为恨李双江,所以要收拾他儿子。因为恨老子,所以株连儿子。这不叫不叫“借题发挥”?“打击报复”?不叫“政治事件”?什么“人性”、“人道”、“依法办事”、“不牵连无辜”,全是假的。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如果以为“普世公知”炒作“李天一犯罪”仅仅是为了报复李双江唱红歌,那未免太小看了人家的野心。“普世公知”们借“李天一犯罪”大做文章搞臭唱红歌、搞臭李双江仅仅是第一步。人家早就借题发挥扩大突破口了:“唱歌跳舞的应该从军队中剥离出去”、“问题是唱歌唱出将军。这个体制应该改革吧”、 “宋祖英北京豪宅曝光网络唏嘘一片”、“唱歌的将军?是否和踢球的太尉有一拼?”“安徽芜湖市政协常委周蓬安微博称国防费没必要养戏子”(http://t.people.com.cn/6560/6011045)……如此气势汹汹冲着谁?不光是李双江,也不光是跟李双江一样的军队文艺工作者如彭丽媛、宋祖英,而是整个军队的政治工作体制——“唱歌跳舞的”背后是什么?是整个军队的政治宣传工作体系——唱歌跳舞的不能要,那军队管唱歌跳舞的人呢?更不能要——政工、宣传、组织、党务……总之一切确保“党指挥枪”、妨碍“军队国家化”的解放军政治工作体系和人员通通要砍要下岗,谁也别想跑。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解放军文艺工作体系是落实毛泽东给解放军规定的三大任务——“战斗队、工作队和宣传队”的重要手段,是政治宣传、鼓舞士气必不可少的工具,是解放军政治工作必不可少的机构,是实现“党指挥枪”的重要保证。在“唱歌跳舞的应该从军队中剥离出去”的借口下取消解放军文艺工作体系,不仅在实际上砍掉了解放军“工作队和宣传队”的内容,而且是彻底取消解放军政治工作体系、搞“军队国家化”的关键一步。一旦迈出了这一步,那就意味着军队将彻底成为新时代的“国军”,成为先富们和贪官污吏们的看家护院的打手,成为“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美国人欺压中国人民的二狗子——把军队里“唱歌跳舞的”的变成“戏子”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呢?自然轮到军队政工干部成为“卖狗皮膏药的”、“混饭吃的”、“该精简的”。然后呢?“中国军工设备供应中很多有能力的民营企业被排斥在军备供应商范围之外。可以说,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迟迟不能推进,文工团不能取消的思想根结就在这里”——由此可见接下来就该轮到国防工业职工和军队一切后勤部门了——“民营化”、“私有化”、“国际化”、“外资入股”、“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一切带有毛泽东人民军队印记的东西迟早都必须消除,否则怎么叫“军队国家化”?

  注意这一句:“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什么叫“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军妓呗,赌博呗。从“军队文艺工作者”变成“戏子”被一刀砍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就该轮到当“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的“性工作者”了——自古“军队国家化”怎么能少得了军妓?)一句话:轮到军队文艺工作者、政工干部、后勤职工和国防工业职工尝尝下岗、失业、“破产重组”、“MBO”、“三陪”、“二奶”等滋味了。

  一旦实现了这一切,军人将会成个什么样?自古以来只知吃喝嫖赌、专门欺负老百姓的“兵痞”、“丘八”、“贼配军”。到那时“普世公知”又有话说了:如此害民的军队要了何用?不如取消解散,“向美国买安全”、“中国应取消核武器表明和平诚意”、“专家说即使菲海军旗舰向我舰开炮也可不回击”……记住:“普世精英”们的敌人在内不在外,对外永远和平,只有中国老百姓才是敌人,才是必须镇压的“暴民”。既然如此,中国要军队何用?不如全部取消,只保留能镇压老百姓的武警保安足矣。所以接下来必然轮到整个中国军队。

  当初“普世公知”们拼命唆使共产党搞“腐败有理”——“改革要利用腐败和贿赂,以便减少权力转移和再分配的障碍”、“腐败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反腐败力度要把握适当、要非常适度,如果力度把握不适当,间接带来的负效应也非常大”。等腐败成风,他们立刻倒打一耙指责共产党腐败,借此鼓吹把共产党赶下台。如今“普世公知”故伎重演,又拼命鼓吹取消军队政治工作体系、“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嫖娼有理”,显然是为了把军人变成吃喝嫖赌的丘八,为以腐败为借口取消解散军队、“向美国买安全”做准备——难怪他们如此拼命袒护薛蛮子嫖娼、如此拼命借“李天一犯罪”大做文章。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公知”舞剑,意在政变——袒护薛蛮子、诬陷李天一,矛头所向明为李双江,实为唱红歌,更指向唱红歌的彭丽媛、唱红歌的彭丽媛的老公、整个军队政治工作体系、整个“党指挥枪”的体系。真正目标:“军队国家化”、“取消军队”、“向美国买安全”。所有这些加起来就是“一盘很大的棋”,而借袒护薛蛮子鼓吹“嫖娼有理”、借李天一鼓吹“军队文化生活外包服务”不过是实现这盘棋的具体两步棋,所谓“宁可千日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普世公知”的“普世价值”其实不过如此。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附录:2013年6月6日纽约公布104名嫖客名单照片及详细信息

  http://www.nydailynews.com/opinion/odious-unjust-prostitution-sting-article-1.1364301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335372/Operation-Flush-Johns-Nassau-County-DA-posts-pictures-104-arrested-prostitution-sting.html

  嫖客照片:

  

2hekpso.jpg

 2zhp203.jpg

  嫖客名单:

  Michael J. Milia, 34, of Garden City, New York

  Ruben M. Gomez, 45, of Wesbury, New York

  Robert Kittelberger, 46, of Wantagh, New York

  Judd Lesser, 50, of Lawrence, New York *

  Jaspreet Singh, 20, of Bellerose, New York

  Louis Dimaria, 38, of Manhasset, New York

  Christian Flizzola, 23, of Mineola, New York

  Mario Lucio, 47, of Mineola, New York

  Arnold J. Sean, 19, of Uniondale, New York

  Jeremy J. Moore, 38, of Freeport, New York

  Leon Reginald Tarver III, 35, of Uniondale, New York

  Mark R. Hader, 53, of Glen Head, New York

  John J. Leon, 53, of New Hyde Park, New York

  Gary H. Friedenberg, 72, of Melville, New York

  David M. Knott Jr., 28, of Mill Neck, New York

  Harjot Singh, 28, of Hicksville, New York

  Ronald H. Haeseker, 51, of North Merrick, New York

  Herbert J. McCooey, 31, of Garden City South, New York

  Jonathon S. Vega, 29, of Long Beach, New York

  David Bennett, 28, of Merrick, New York

  Hildago Canales, 23, of Westbury, New York

  William Smith, 36, of Wantagh, New York

  Scott W. Manning, 44, of Oceanside, New York

  Adrian Lamar Irving, 36, of Uplend, Pennsylvania

  Craig Leiber, 39, of West Hepstead, New York

  Michael J. Felici, 42, of Wantagh, New York

  Val A. Catrini, 42, of Rockville Centre, New York

  Avi Polischuk, 35, of Massapequa, New York

  Scott Frankel, 47, of Oceanside, New York

  David Newman, 27, of Flushing, Queens, New York

  Jason Dacova, 26, of Westbury, New York

  Zaul A. Buruca, 22, of Hicksville, New York

  Hassen T. Butt, 36, of East Meadow, New York

  Khemraj Gangaparsad, 27, of Lynbrook, New York

  Craig T. Pio, 47, of Oceanside, New York

  Tamir Dardashtian, 39, of Great Neck, New York

  Vadim Crunchinin, 39, of Queens Village, New York

  Michael E. Charles, 29, of Westbury, New York

  John Cammisuli, 44, of Flushing, Queens, New York

  Walter A. Delaney, 54, of Garden City, New York

  Jared B. Scholl, of Stanfordville, New York

  Rajiv Ravi, 31, of Queens Village, New York

  Pedro M Caetano, 28, of Mineola, New York

  Richard Cioffi, 55, of Hicksville, New York

  Eric R. Caglayan, 31, of Baldwin, New York

  Abraham Emanuel, 31, of Uniondale, New York

  Shravan Kothary, 43, of Merrick, New York

  Justin Cocchi, 39, of Massapequa, New York

  John Graff, 44, of Tabernacle, New Jersey

  Kelvin Flores, 51, of Baldwin, New York

  Frank Caliendo, 46, of Carle Place, New York

  Karthikeyan Visvanathan, 39, of East Meadow, New York

  Ryan Diaz, 17, of Jericho, New York

  William Cruz, 40, of Uniondale, New York

  Ricky Somekh, 59, of Great Neck, New York

  David Hershkowitz, 57, of Merrick, New York

  Xavier Smit-Hubbard, 25, of Wyndanch, New York

  Jarrow Ruando, 32, of Hempstead, New York

  Tim Murphy, 44, of Merrick, New York

  Paul Bruckner, 21, of Alpharetta, Georgia

  Jonathon Peterkin, 39, of Medford, New York

  Guiseppe Colletti, 52, of Douglaston, New York,

  Izhak Surizon, 55, Brookeville, New York

  Marvin Baptiste, 31, of Brooklyn, New York

  Russell Johnson, 52, Freeport, New York

  Geoffroy Roget, 28, of Hollis, New York

  Kehhow Min, 42, of Garden City, New York

  Ivan Dochter, 79, of North Hills, New York

  Steven Lara, 35, of Levittown, New York

  Vincent Viceconte 40, of South Hempstead, New York

  Peter Mondella, 22, of Levittown, New York,

  Paul Lee, 23, of Plainview, New York

  Shahid Khan, 30, of East Meadow, New York

  Oscar Remedios, 48, of Wellesley, Massachusetts

  Robert D. Finarick, 54, o Seaford, New York

  Nicholas J. Sisti, 50, of Mineaola, New York

  Brad Renegoben, 51, of Wantagh, New York

  Jonathan Wade, 53, of Hempstead, New York,

  Salvatore J. Rizza, 54, of Cedarhurst, New York

  Walter D. Haluchia, 45, of Westbury, New York

  Peter F. Malet, 62, of Garden City, New York

  Kenneth Finkelstein, 49, of Island Park, New York

  Michael A. Adler, 54, of West Hempstead, New York

  Gerardo Orozco, 43, of Mineola, New York

  Rosario Gambino, 53, of Bethpage, New York

  Douglas R. Sherman, 48, of Roslyn, New York

  Andre White, 46, of Rosedale, New York

  Richard Obedian, 45, of Muttontown, New York

  Jian Hua Xu, 32, of Flushing, Queens, New York

  Lloyd Vernon, 38, of Copiague, New York

  Mark Depperman, 45, of Levittown, New York

  Edward Henry, 63, of Franklin Square, New York

  William Cantwell, 54, of Levittown, New York,

  Sheikh Iqbal, 33, of Floral Park, New York

  Arnick Singh, 46, of Glen Head, New York

  Jeremy Leroux, 38, of New Hyde Park, New York

  Franck Fonrose, 26, of Westbury, New York

  Richard Capace, 52, of East Meadow, New York

  Anijah Ajah, 22, of Manhasset Hills, New York

  Reginald Piere-Paul, 40, of Rosedale, New York

  William Caputo, 57, of West Islip, New York

  Thomas Fricker, 46, of Port Jefferson, New York

  Alexander Ishmael, 22, of Franklin Square, New York

  Eddie Digsby, 52, of Uniondale, New York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9. “志愿军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队伍”!
  10.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