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作者:寒江钓雪 发布时间:2013-09-18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评:人民日报: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2013-09-12日,《人民日报》发出由《求是》杂志社社长所作呼吁文章:

  “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http://www.people.com.cn/24hour/n/2013/0912/c25408-22891584.html

  该文发出后,得到许多主流媒体与门户网站的大量转发。也有转发者作按语如下:

  “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其掌握的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鼓吹所谓‘网络自由’,加紧通过互联网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妄图以此‘扳倒中国’。”

  我们一直认为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性与迫切性。为此,在“特别是”所谓的“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之思潮影响下,在诸如私有化改革“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的甚而是所谓的“普世”接鬼嚣叫身嘶力竭误导下,对当下这个社会的“特色”实质有着清醒认识的人们,也一直利用各种方式,甚至是在“特别是”网络河蟹之风的严重干扰下,尽最大努力捍卫着社会主义的这块舆论阵地。我们还应明白,自打中国以社会主义公有制发展的形式傲然屹立于世界面前,由于意识形态的根本差异与完全不能调和,西方反华反共势力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社会主义中国的舆论攻击与其它方式的敌对之举。只是由于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国防力量空前的改观与强大,由敌视、敌对到无可奈何的承认,再至主动接近……上世纪70年代中美建交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即为例证。我们也承认,一个政权被瓦解是从思想与意识形态领域开始入手的,但也并非是什么“……利用其掌握的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鼓吹所谓‘网络自由’,加紧通过互联网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之后才有了“扳倒中国”的居心与行为。但是,决不能否认,尤其是当下,这个问题确已到了需要特别警惕与重视的时候了。

  即如该文作者所道:

  “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站在党和国家全局高度,深刻阐述了事关宣传思想工作长远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进一步明确了今后工作的方向目标、重点任务和基本遵循。讲话强调,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学习贯彻讲话精神,要求我们在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

  我们还知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按理说,一个已有了60多年行政历程的政府,一个建党90多年的已发展为世界第一大政治组织的政党,一个让人民都得到切实利益的所有制形态的社会,一个能够得到全国人民大力拥护的政权形式,再怎样的“网络自由”空间与“意识形态渗透”也都将无济于事。一个成熟的政党组织,一个切实为人民利益而行政的政府,绝对应该有足够的政治自信。但是现在,这种成熟与自信是否确实具有?

  而既然承认有了妄图“扳倒中国”的“西方反华势力”,那么,能否明确指出所属对象?那些“利用其掌握的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鼓吹所谓‘网络自由’,加紧通过互联网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敌对势力都是谁?一直以来,不都是总认定当下是和平、河蟹的国际环境吗?“特别是”中国,不是一直不遗余力,甚而连自己国内人民的生、养、教、老、死都置之于不顾而信奉与力行什么“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救欧洲就是救中国”,并且为营造出所谓“河蟹海洋”、“河蟹世界”的假象,一直践行“岁币外交”,也就是花钱买平安,那时候是否也有妄图“搬倒中国”的西方反华势力?若有,那怎么还试图以钱来消灾?但若此前没有,那么,是自打权力更替之后才有?又或者一直存在这股反华势力,只是此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又或者蓄意无视与漠视,且勿论再还有怎样的投其所好、推波助澜了,那么,这又是怎样性质的问题?

  是否应该反思打着改革幌子的路线之谬了?

  但从这篇文章我们还看不出有什么反思。依然还是认为私有化经济改革的必要性与正确性。但遍观全文,却又感觉有前后矛盾之惑。即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意识形态属于观念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工作关系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立什么制等重大政治方向问题”。既然承认“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也无须再掩耳盗铃般掩饰“特别是”的社会本质。一个几近完全私有化社会的经济基础,又能以此而决定出怎样的上层建筑来?又但若私有化经济基础与受马列主义主导的上层建筑能在政权力量的作用下完美与有机地结合起来,但若还能避免与有效消解由此而致的诸多矛盾,那么,又可以由此得出另一种结论:上世纪前半叶中共领导人民付出巨大牺牲而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完全属于多此一举。那时候,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可以不用武装夺取政权的暴力方式,只需对老蒋详尽说明,国民党治下的私有化经济基础可以完全不变,而由老蒋统治的那个国家机器上任何部件也可以不作更改,只需用马列主义武装起他们的头脑,而他们私有财产也无须变更,只要口头上承认以后将会进行“先富带后富”即可,而这个“带后富”之行又无须具体时间限定。再还有,即使没有履行这个承诺也不打紧,尽可以脚下溜油——拍屁股走人,一了百了。果若此,老蒋也许还不一定对“毛共”作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的政治变脸了。那么,社会也就达到河蟹了,也不会如有人所阴谋化抨击的中国解放前一直陷于不休的内耗内斗,为此而错过许多发展时机。

  即如“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而所谓“初级阶段”理论,其实从今天看来,就是为私有化回潮提前作舆论理论准备的。本来,社会主义属于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但有人竟而“总设计”与“理论”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来。当然据此还可以设问:既有了所谓的初级阶段,是否还会有中级阶段与终极或是后期阶段的社会主义?所谓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是存在着矛盾,但是,通过前三十年的建设已达到了逐步克服。而“要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要“必须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把人民生活搞上去”,不一定非要通过私有化发展的手段。“特别是”与解放前的区别只在于,前者的私有化是以改革之名而施行,并且还挂着GCD的羊头,而后者还没有发明与理论出改革的名义,更还没有GCD的领导。GCD领导搞私有化,这就是所谓的初级阶段理论,也就是特色的实质。而初级阶段理论就是告诉人们,要发展经济,要把人民生活搞上去,还要借重与依靠私有化发展方式。只不过,国民党不行,毛共以前所行的那一套也不行。

  为什么意识形态领域产生了信仰危机?为什么“特别是”执政公信力几乎式微?一个似乎完全私有化运作的行政机构,却还要依然坚持口头上宣讲的与生产关系完全相悖逆的另一套所谓理论,难免为人留下不伦不类的戏份。我们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是社会的物质存在、物质关系,都是属于社会存在的范畴;而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则又是第一性与第二性的关系。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内容与性质,就是说,任何经济基础都要求建立与它相适应的上层建筑,以便为自己服务。所谓第一性与第二性的关系,决定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上层建筑只能是经济基础的派生物。无论承认还是与否,但事实是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会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不同性质的经济基础一定会产生出不同性质的上层建筑。其次,经济基础还决定上层建筑的变化与发展。当旧的经济基础被新的经济基础代替之后,旧的上层建筑也必然要或快或慢地被新的上层建筑所代替。当然,上层建筑的变化与经济基础的变化并不是完全同步的,某种程度而言,上层建筑还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其中,属于旧有的上层建筑的社会意识形态部分的变化和消灭还会非常缓慢。当经济基础发生变化后,某些旧有的社会意识还会持续存在,并发生一定(或称消极)作用,但如果一种经济基础被固定不变保持下来,总的趋势及其发展的结果必然被适应新的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所取代。至此应该明白,倘使私有化经济基础不作改变,任怎样的强调意识形态作用,都不过给人以勉强维持的苟延残喘之感。企图以权力的作用勉力作延续维持,以所谓经济发展成果(其实还无非是所谓的GDP数据)来证明“特别是”制度运作的合理性,都不过是悖逆唯物辩证法规律、修正马列主义理论的一出政治闹剧。而事实上,这样的不伦不类、貌似中性的社会制度也难以保持长久。资本主义社会会认为你还是以另类形式的存续,而真正的社会主义更不能承认如此修正还符合马列主义原理。于是,一个如此踯躅独行的政档被无论是“资”还是纯正的“社”都难以接纳就是必然的结果。那么,遭遇挑战等等也是必然。当然了,底气十足的话,还可以硬撑一阵,否则,就难免要付出代价而勉力维持了。

  我们也承认,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是具有着反作用的。上层建筑是十分积极的力量,对经济基础起着巨大的反作用。对于这种作用,可以通俗形象地叫做“保护自己,排除异己”,就是说,上层建筑要保护自己,千方百计利用政权力量和思想影响,促进自己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的形成、巩固和发展。政治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关系,属于政治与经济的关系,而经济是基础,经济决定政治,然而政治又强有力地反作用于经济。政治上的统治地位,是建立和巩固经济上统治地位的保证。统治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处理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解决它的经济任务。一切上层建筑都为自己的经济基础服务,但它们有着进步与反动的区别。这就要看它服务的对象——生产关系,是推动生产力发展的,还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必须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这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相互关系中不可割裂的两个方面。如果只看到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作用,忽视了上层建筑的反作用,就是庸俗经济决定论。按照这种观点,一切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就都失去了意义,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就没有必要了。相反,如果夸大上层建筑的反作用,以至否认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就会陷入唯心主义的上层建筑决定论,从根本上背离了历史唯物主义。

  从一定意义来讲,《人民日报》这篇文章应该代表了当局的观点与思想认识。“意识形态领域很不平静”,终于开始直面矛盾了。但是,如同看待任何一个问题,所站角度不同,出发点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将完全不同。即如:“对于中国的发展进步,也有人作出别样的解读和评说,并且在竭力同我们党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有人把西方的制度模式说成是‘普世价值’,鼓吹中国只有接受这些‘普世价值’才有光明前途,实际上是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主张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有人以‘反思改革’为名,得出中国的改革走入歧途的结论,实际上是否定改革开放,主张回过头去走封闭僵化的老路。”虽是对所谓“普世价值”作出了彻底否定,但又以所谓“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拒绝对私有化改革所作的反思。在有些人眼里心中,改革俨然就是足赤的黄金,完美无瑕的人。是说不得碰不得的神圣。改革成为一些人独占独霸的、由其主导又由其评判的即是一种制度模式又是用来排斥政治异己、打击政敌的利器。对于私有化改革的负面作用,他们宽容为“改革代价”,对于由于私有化改革所致使的巨大而尖锐社会矛盾,他们应之曰“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对于任何与他们所把持改革有些许不同的改革举措,哪怕是再怎样符合人民利益,都是必须先除之而后快的对象。改革究竟属于目的还是手段?为了改革而改革,究竟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要衡量如此影响广泛的社会举措施行究竟有无必要?是否符合民意诉求?当然不能有改革的主导者说了算。更不能由社会话语权的把持者说了算。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利益的归属。所谓改革利益惠及百姓,不是由主流话语权说了算,而应该看人民真切实在的感受。倘使人民都从改革中享得了巨大利益,任怎样的“意识形态渗透”、“网络自由”甚而再辅之以“技术优势”,也难以达到“扳倒中国”的目的。这样的政治清醒度与政治自信,想必当局是应该完全清楚的。

  “社会上,在社会深刻变革和对外开放不断扩大的条件下,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相互叠加、集中呈现,人们思想观念的独立性、差异性、多样性、多变性日益增强,思想道德领域出现了一些不容忽视的现象,如一些人理想信念不坚定,一些腐朽落后的思想文化沉渣泛起,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有所滋长,等等。经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思想道德的进步。社会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最后的问题提得很是尖锐,也很切合实际,但是试问,在经济私有化运作形态下,又如果保障理想信念坚定?怎样预防与杜绝“腐朽落后的思想文化沉渣泛起,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有所滋长,等等”?

  “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其掌握的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鼓吹所谓‘网络自由’,加紧通过互联网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妄图以此‘扳倒中国’。境内外敌对势力在网上相互呼应,造谣诬蔑、借题发挥,小题大做、挑拨离间,制造大量混淆视听的负面舆论,恶意抹黑中国的国家形象、政府形象和社会基本面,起劲地‘唱衰’中国。尽管他们打着种种冠冕堂皇的旗号,其目的就是要同我们党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最终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如果听任这些言论大行其道,势必搞乱党心民心,危及社会和谐稳定和国家政权安全。”上述现象事实是存在的,且已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但是要解决问题,就必须寻找导致问题产生的根源所在。如同医生为人治病,对病因的不同认识,即会得出完全相反的治疗结果。而如果开始诊断期间就产生误判、错断,将会导致怎样的结果相信不用废话人们也会明白。

  所谓做好新形势下的意识形态工作“要有深度,要能打动人心、深入人心、征服人心”,而“深入人心靠什么?”该文作者给出答案是:“靠摆事实、讲道理,靠说服力、感召力,靠真理的力量、正义的力量,靠事实的力量、榜样的力量”。一系列的排比句,口号式的结论,其实都还不如简单的三个字:靠利益。人们如果实实在在从改革中得到了现实利益,而人民也决不是不识好歹、是非不分的动物群体。无论对于怎样的

  “意识形态渗透”与“扳倒中国”的努力,都必将被事实证明是徒劳。

  只不过是,如果连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巨大悖逆反差问题都回答解决不了,试图强行灌输一些假、大、空的戏词给人民,那么,其收效绝不会乐观。

  最后说句题外话。通过一次会议,进行了“特别是”最高权力更替。许多人们都认为社会有变化了,此中决不排除乐观化认为成分。但是,事实究竟是怎样?打个也许不是妥当的比方,黄世仁与胡汉三是人所共知的艺术形象,就权且以他们作比喻。“特别是”了,他们摇身一变成为社会的先进生产力代表。当然,在拥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他们更还理所当然具备了政治身份,或为人大代表,或是政协委员。“总设计”的“猫论”离不开他们,后来的“三个代表”他们也理所当然有份,所谓的科学发展观还不能没有他们的发展,再后来,又开始整档与走群众路线了,又要由他们来唱主角……但若这样,能否认为这个社会真正起变化了?

  也许是变化了。但变来变去,好像是唱戏的演员随时被更换了戏衣。而不变还是永远与永固的利益。呵呵,特别是了……

  而当局依然表明态度,特色社会主义的体制一百年都不会变化。“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要有深度,要能打动人心、深入人心、征服人心”。“深入人心靠什么”?“靠摆事实、讲道理,靠说服力、感召力,靠真理的力量、正义的力量,靠事实的力量、榜样的力量”。其实一句话,靠权力的强有力意志作用。

  还是回到上面说过的话:如果夸大上层建筑的反作用,以至否认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就会陷入唯心主义的上层建筑决定论,从根本上背离了历史唯物主义。

  如同此前的整党、走群众路线一样,此次所谓做好新形势下的意识形态工作,是否如前一样仅是流于形式的表白?且不要过早下结论,还是拭目以待吧。

  关键字:新形势下 意识形态工作 经济基础 上层建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