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陶冶:一部分中国人思想也被“转基因”了

陶冶 · 2013-10-31 · 来源:乌有之乡
转基因主粮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面对私有化大潮的逼进,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认可了。在只为赚钱发家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员却能发展到8500多万。13亿人口中去掉未成年人,我想8个人中就可能有1个共产党员。“七七事变”时中国有那么多热血男儿奋起抵抗,估量也不到成人的10%啊。

     现在有一个严重问题,我家乡也是转基因种植的重灾区,老百姓所种植的“先玉335”虽然高产,但是不好吃,只能卖出去换钱。他们不知道这是转基因作物的危害,就知道高产。所以都不拒绝,更谈不上抵制了。

  这些都是物质的,更不能忽视的是思想和精神上的“转基因”。现在大多还没认识到。我就认为,现在55岁左右的思想被转基因了。而55岁以下的,还不如45岁和35岁以下的好教育。

  我今年回老家是6月12号上车,13号早晨到家,也就是端午节在车上过的。目的是要接待82岁的,从佳木斯赶来,参加18号我老妈逝世三周年祭奠活动的大舅。之后,28号又送外女儿结婚回的北京。7月2号在回老家的车上,我实在忍不住了,开始了我的宣传和教育工作。

  一个车厢(其实仅仅是相邻的铺位)就是个小社会啊!开始是从北京的天气引到物价上,后来升级到政局上了。

  7月1号北京是个桑纳天,湿漉漉的闷热,傍晚一场大雨,2号天晴了,不是闷热,是干热。因为车头没接上车厢没电空调不开,而且检票时间提前了。到车上要等40多分钟。无奈就到站台上等。一个留长发,上身穿半截袖线衣,下身穿灰布大裤衩的高个男人一边吸烟,一边张望。附近两张坐椅上有空位,但坐的人都在吸烟。我也只好站在上风头,等我们的一行人到来。

  车头接上了,空调开了,人们陆续上车了。车开了,有的归位了,有的坐在边座上。我是6车12号下铺,中铺的女人开始休息了。上铺的女人在边座上吃东西。我对面的11号下铺是我老妹妹,中铺是个小伙子已经休息了。上铺是个年轻妈妈抱个孩子。她临时坐在我老妹妹的下铺休息。我老妹夫的下铺是7车的,就主动跟这个妈妈换了位置。这样,11铺的上下都是我们的人了。10号下铺是我大妹妹,中铺就是那个长发男人。9号下铺是我老妹妹的姑婆,8号下铺是我大舅。我老妹妹考虑我大舅对面有两个孩子在玩耍,不得休息,就把大舅串过来到我对面了。因为我铺头的边座上那个40多岁的女人说钱不抗花,我就说,现在挣4000元工资赶不上当年挣35元5,那时除了自身还能养活4个孩子。关于这个网上有文章说,1976年二级工工资38.87元,值现在5296人民币。抗非碘名人钟南山也说:“宁要毛时代64元工资,不要改革开放4600元草纸。”那个女人还说生活比当年好了。我说好的原因是6口人的饭现在是3口人吃。那时一个上班的能养8口之家。现在两口子上班养不起1个孩子。我上面的女人说话了:“如果还吃窝窝头,谁都能养得起。”我说:“我的孩子们让生第二胎都不敢生了,为什么?现在养孩子成本高。仅仅是生活费吗?孩子的培养费多去了。窝窝头就是玉米面做的,现在养生堂和健康之路节目上说粗粮对健康有好处。你吃窝窝头能养得起,你生啊!”她说她不生了。

  这时10号中铺在边座休息的长发男人抱怨毛主席,说让他给耽误了30年,不然早就这样生活水平了。他就是为了自己统治中国,忽悠一些老农民给他卖命,把蒋介石赶跑了。如果蒋介石不下台,中国比现在还好。我一听他说的就是茅于轼、袁腾飞的论调。我当然要驳他。他说他56岁了,毛的时代他赶上了,他说所谓的共产主义就是骗人的。中国就该搞资本主义的。我说,社会主义的典型,现在农村还有。他没等我说完,就说“华西村那是社会主义吗?那是封建世袭的,家族集团。还不是传给他儿子了!”我说“人家那是选举上来的,不是世袭的……”长发男人还坚持他的观点,意思是毛岸英不死,毛主席也要世袭的。他就认为共产党把国家统治到现在这样,真不如国民党了。他把后30年领导人干的坏事都说成是共产党干的。共产党就该打倒。我说个别领导人搞资本主义,代表不了共产党。

  这时11号中铺的下来了,他说“胜者王侯败者贼”,意思是这个现实只能接受,没必要议论,议论也没用。我看他是个小青年,可能是个大学生。

  10号下铺我大妹妹说,“哥你不累啊,人家听你的吗?”我说不听我也得说。不加分析地反对共产党执政,否定前30年是错误的。其实共产党也是受害者,让党内的坏人给祸践完了。这样的坏人不管他们职位多高、权力多大,他们代表不了共产党,他们是共产党里的败类,甚至是叛徒。

  这时我边座上那个40多岁的女人,看见9号边座上的老人说:“你看看他是不是你的观点?”我朝那人看看,也白头发了,我说“差不多。”就让他过来坐。我大舅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就让他往里坐坐。我问他多大年纪,是干啥的。他说是辽源的铁路退休的。71了。我说是属羊的吧。他说是。正好比我大舅小一轮。我就问他。“你说铁路该不该私有化?”他当然不赞成。我说“铁路可以打破垄断向私人或民营资本开放,银行也可以由私人来办,这个还了得?铁路是国家的大动脉,不仅是经济上的动脉,打起仗来还是军事的大动脉,能私有吗?银行是金融的大动脉,必须国有。想这样搞的人是没安好心的,是要把国家搞垮的。”那个老“铁路”直点头。我指着我大舅说:“老人家就职的单位是亚洲最大的造纸厂,计划经济时代养活了上万个员工,现在消声灭迹了。老的给点儿生活费,不老的买断离厂自寻生路了。一个企业垮了,是这样结果,一个国家若是垮了,老百姓怎么办?” 那个长发男人说,不管怎么说社会是进步了。我说:“社会进步是时代的前进。时代的前进是时间进程使然。时代的前进不等于制度的先进。现在是社会进步了,而社会制度倒退了。中国的现在跟解放前有什么不同?解放前有的全有了,解放前没有的,现在也有了。不然“扫黄、打黑,干啥?现在还出了个解救拐卖妇女和儿童的队伍,还有打击贩毒的队伍。至于反腐,什么人能腐败啊?这都是社会进步的必然产物吗?”

  这个长发男人也是辽源的,按他说的56岁,可能是1958年出生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也就七八岁。毛泽东时代他们虽然赶上了,但是只知道物资匮乏,生活困难,粮油肉布等生活物资凭票供应。他们不懂为什么凭票供应和凭票供应的好处。至于现在两极分化了,我上边的女人说是受穷的人是脑袋不行,活该。他们不懂那些占有80%财富的7%的少数人多是官商勾结掠夺国有资产起家的。照她的看法,都是脑袋聪明的结果。于是,我问她是做啥买卖的,她说是开屠宰公司的。我问她屠宰什么。回答是收狗杀狗的。海龙镇的狗肉馆多,跟她这个狗贩子有关。我说我去海龙镇狗肉馆吃过狗肉,挺便宜。她说她就买死狗,1元钱1斤收的,卖给狗肉馆就10元。我好恶心,再不想去吃狗肉了。他说“你能保证你到市场买的猪肉都是好猪肉吗?那检疫章真的经过检疫了盖上去的吗?我就交上两万元,他们把检疫章给我,我自己随便盖的。”我不相信她说的是事实,但是她说这样的假话对她有什么好处吗?后来听出来了,现在,她不干这个了。如果她还在干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那个坐在边座上的40多岁的女人是在北京回龙观开饭馆的,现在也不开了。他父亲是副食公司的,在物资凭票供应时是好单位。不是有个顺口溜吗:“百货穿的浪,副食吃的胖,在粮店的饿不着,木材公司的死多少都赶趟”。她承认当年的优越性。“改开”后所在单位不行了。我问她你父亲所在单位为什么不行了,她明白我的意思,对我的抵御就不那么强了。她上我的上铺休息了。11号中铺的下来坐到她坐过的边座上。我上面的中铺女人也下来了,坐在小伙子对面的边座上。俩人聊起来了。

  我躺下休息了,但是他们的交谈我都听见了。

  小伙子在银川民族大学就读,今年毕业了。他就读的民族大学是“改开”后国家民委创办的,共计6所,行政上不归教育部管。因为是民族大学,少数民族多,接触的同学什么民族都有,对个人发展有好处。他是学会计的,本想自己创业,因为老爹单位辽源移动公司给他安排岗位了,就回来先干着。

  那个女人是1982年生人,读小学时就不爱学,失学了。后来又进学校,读初中,也没读完,就到工地当架子工,后来开塔吊,干得很好,工资也逐渐增多。因为嫁给一个在海龙镇是小包工头,就到海龙立家了。现在有个女孩都7岁了。她说“为了生存,就要不择手段”。她自己说她是“什么好事都不干,什么坏事都干”的人。“人损不要紧,利己就行”。我不知道她是在炫耀,还是向这个刚出校的大学生传授生活秘籍?因为我要听下去,就不能插嘴,不能教训她了。这样的80后啊!中国人若都这样,那该是怎么样的结果。她在下来之前还在铺上打电话教育她的女儿,要好好学习。我想,学习课程她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可是在做人方面,这样的母亲她能起到怎么样的作用啊?他们也许还不知道美国中情局的十条诫令,但是他们就是按着人家希望的那样做的。

  车到辽源了,长发男人下车了;那个老铁路也该下车了,我以为他是正经的铁路工人,原来他是铁路方面搞多种经营的。

  那个大学生临走的时候,跟我说:“爷爷,我走了。”我看他个子挺高,问他的身高,回答是1米82。我问他打篮球吗,回答是踢足球。不知道是接受了我的教育,还是出于礼貌,一声“爷爷”称呼,换回一声我的祝愿:“好好干吧,这年头能有个工作岗位不容易,要珍惜!”他点点头。我想,如果他父亲也下岗了,他还能进移动公司吗?

  车要到梅河口了。我的上铺和中铺都下来了。为了询问那个“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女人的姓氏,我先问了那个40多岁的女人,人家毫无顾虑地说“姓徐”。我看她没负担,就进一步问她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因为,这茬人虽然不认识,但是一问他们的父辈就多是熟人。她痛快地说出了单字名。可是我接着问那个“80后”她就戒备了,摇摇头拒绝回答。这是怎样的心理?自然也清清楚楚了。我打量了她,能有1米7的个头,模样也很标致。她去北京是跟什么样的朋友商量干点儿啥。不用说,也是个闯天下的女人。他们怎么样商量的,选择了什么项目,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我清楚了,对于社会上这样的一批人,就是他们搞成了,对人民大众又有什么贡献啊?可是,“不热”政府为了彻底私有化,提倡扶植和发展“小微企业”,继承人又进一步放宽审批手续,甚至没有固定地点都能通过了。个人开诊所办药店可以跟公立医院同样用医保卡划卡消费;私人可以开银行,有的国家银行往里注资支持它高利放贷;农村不支持搞集体经济,却提倡办家庭农场发展新式地主……这样的发展,是发展,还是泛滥?我看总有一天会发展到无法收拾的程度!到那时候,有谁来给擦屁股?

  面对私有化大潮的逼进,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认可了。在只为赚钱发家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员却能发展到8500多万。13亿人口中去掉未成年人,我想8个人中就可能有1个共产党员。“七七事变”时中国有那么多热血男儿奋起抵抗,估量也不到成人的10%啊。但是终归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实现民族独立了。而今,面对世行行长给我们设计的私有化的进逼,怎么就1个杜建国起而抗争呢?为什么人家能顺利得手啊?原来我们中国人有一大部分被“转基因”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4. 子午:鄙视胡锡进先生,力挺萧武同志!
  5. 对一位主流经济学家的规劝
  6. 乌有之乡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7. 不讲阶级斗争的学雷锋,都是德之贼
  8. 普京政权的危机:年轻人观念已变
  9. 20岁时的毛泽东,思想简直了不得!他说的这句话令人震惊!
  10. 为什么有人喜欢炒作所谓“活着的王成原型”?
  1.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2.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3.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4.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5.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6.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7.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8.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9. 把全国“最牛”老板送去坐牢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8. 潘家干净吗?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