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陈世清:终结西方经济学在中国的话语权(二十三)——没有清算原罪,改革无法继续进行:社会主义就是消灭剥削

陈世清 · 2014-05-04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无论是在官商勾结还是在投机垄断基础上形成的剥削阶级及其与劳动人民成为敌对势力都不是市场平等竞争的结果,而是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偷换成“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产物。

  “敌对势力”这个概念今天严格来讲是个中性词,既不是贬义词,也不是褒义词;与“坏人”、“反动派”等还对不上号,搭不上边。如果说在改革开放以前“敌对势力”就是“阶级敌人”,而“阶级敌人”往往就是指的新旧资产阶级、地富反坏右、历史的现行的反革命分子,以“阶级敌人”这个概念为中介“敌对势力”可以说指的就是坏蛋,而且不是一般坏的坏蛋,那么在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不同阶级的重新洗牌重组,新生资产阶级成为光荣先富起来的阶层,“地富反坏右”的帽子早已扔到垃圾桶,而“革命”二字本来就不能提,也就谈不上谁是反革命谁是正革命,“阶级敌人”这个概念本身就很模糊,“敌对势力”这个概念也就失去了明确所指的依托而成为一个相对概念。谁是“敌对势力”,纯粹取决于你以什么为参照系,站在什么样的立场。

  站在左派的立场上,右派都是美国在中国的代理人,以改革开放为名行走资本主义道路之实,以“宪政”为名行在中国搞颜色革命之实,妄图通过“宪政”革命把私有化、自由化、两极分化合法化,把通过官商勾结、强取豪夺得到的不义之财合法化,使中国成为美国的殖民地,让中国劳动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所以右派是敌对势力。左派看右派横竖不顺眼,狠得咬牙切齿,他们给右派这个敌对势力起的绰号叫“美分”、“法律党”、“卖国贼”、“汉奸带路党”,挖空心思要一网打尽。

  站在右派的立场上,左派都是计划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和对旧体制的怀旧者,以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为名行反对改革开放之实,以反对在中国搞颜色革命为名反宪政行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无法无天之实,妄图让中国人民回到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计划经济时代,所以左派是敌对势力。右派看左派里外不是人,仇得眼冒金星,他们给左派这个敌对势力起的外号叫“五毛”、“毛左”、“爱国贼”、“民粹主义者”,想方设法欲赶尽杀绝。

  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剥削阶级是敌对势力。谁是剥削阶级?欺行霸市、投机垄断,哄抬物价、炒地炒房,坑蒙拐骗、制假售假,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官商勾结、贪赃枉法,内外勾结、卖国求富,内部控制、瓜分国产,为富不仁、权贵阶层是剥削阶级。是他们用纳税人的钱、对老百姓强取豪夺的钱开豪车、住豪宅,养情人、包二奶,花天酒地、集团嫖娼,游山玩水、天天新郎,买通法官、胡乱判案,搞得人民住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娶不起老婆、嫁不起老公、生不起孩子、死不起坟墓、打不赢官司、用不到真品、吃不到真货,虽然经常被平均被和谐被幸福,实际生活水平严重下降。这些剥削阶级分子虽然来自不同行业处于不同阶层,然而有一个共同的本质,那就是剥削。所以以剥削为标尺,可以在通过五花八门途径“先富起来”的各路神仙中活生生剥出一个威风八面的阶级,就是剥削阶级。

  站在剥削阶级的立场上,劳动人民是敌对势力。这些既无智商又不好好干的穷鬼们只知道仇官仇富,90%以上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老是上访打报告,整天泡在网络上冲浪兴风作浪,今天“房叔”明天“表哥”整天对领导捕风捉影无事生非没事找茬最后竟然发展到跟踪盯梢寻花问柳搞侦查甚至到花柳巷拍录像收集视频证据传到网上证明法官集体嫖娼,不但侵犯领导隐私干预领导私生活而且还肆意把个案扩大为整体恶毒攻击法官队伍法院内幕,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这些人是社会不安定因素,是维稳对象,来头不大能量不小值得警惕但都是草根没什么背景上无靠山下无地盘中间没有黑帮就像泥鳅掀不起大浪不足为虑不必挂在心上,这些人在市场自由竞争中落到社会底层不但活该而且理所当然。

  劳动人民与剥削阶级是阶级立场,左派与右派是政治立场。大体上左派代表了前者,右派代表了后者。但前者不要太得意,后者也不要太悲伤。劳动虽然光荣,但这年头谁说不会剥削是好汉?!所以把反对自己的人称为“敌对势力”只代表自己与对方站在对立的立场不代表自己站在正确的立场,被称为“敌对势力”的人也不见得就是反动势力。所以谁要是不小心被看成被当做甚至被称为敌对势力不需要太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问题不到此为止。

  无论是在官商勾结还是在投机垄断基础上形成的剥削阶级及其与劳动人民成为敌对势力都不是市场平等竞争的结果,而是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偷换成“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产物。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与“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本质区别在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通过平等竞争来实现,通过平等竞争、合法先富起来的人可以对其他人起正面积极的示范作用,从而可以起到先富带后富、推动生产力发展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作用,所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但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而且体现了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力的要求;而“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往往通过官商勾结、司法腐败、对投机倒把坑蒙拐骗化公为私偷税漏税的网开一面“保驾护航”来实现。所谓“保驾护航”,就是在为投资者排忧解难、培育企业家阶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名义下,使权力、司法为资本服务。这种先富起来的手段和途径不但其他正直的人、没有背景靠山不善于靠潜规则铺路编织关系网的人无法模仿,而且靠这种手段先富起来的人往往利用金钱和官商勾结的关系网拥有更多的“合法不合理”、“合理不合法”的操作手段盘剥未富起来的老实人。如果通过官商勾结炒卖地皮一夜之间聚敛上百亿的财富,如果国家自然垄断形成的垄断利润被内部人控制私下瓜分自定工资福利与“剩余分配”使企业高管年收入上亿,那么个人拥有的这些巨额灰色黑色资产完全可以通过金钱与权力的进一步联姻更加随心所欲地操纵权力、司法、中国不完善的股市、垄断社会稀缺资源,巧立名目变着法儿在不创造社会财富的情况下进一步掠夺人民手中的一丁点可怜的保命钱。

  事实证明:不公只能造成更大的不公;想先通过不公增加社会财富再来公平分配,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效率优先先把蛋糕做大,大多数人日后也会得益,只是一厢情愿的算术游戏,这种算术游戏完全来源于象牙塔,而不是来自于实际生活。一旦不公平成为社会可以接受的行为模式,那么,靠不正当手段先富起来的人会拥有更多的不正当手段掠夺更多的社会财富,结果只能穷者越穷,富者越富;蛋糕做得越大,穷人分到的份额可能越少。这样既剥夺了大多数人平等竞争的权利,也剥夺了他们的发展权,从而由贫富两极分化上升为强弱两极分化。所以“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只能产生剥削阶级。只能产生剥削阶级的“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坏的市场经济。

  在法制不完善的市场经济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完全自由竞争以资本和权力的结合为特征。他们反对政府干预是假,反对法律监管是真;崇尚自由是假,无法无天是真。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通过所谓“保驾护航”“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从理念到现实操作无不体现了以牺牲公平来保证效率,因而到处都可以看到权力与资本结合的影子。如果说新自由主义在西方还有合理的因素,那么把其移植到处于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则只能使其异化为权贵资本主义、权贵市场经济的理论工具。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不要提什么司法“保驾护航”。“保驾护航”在实践中的结果就是保腐败护贪官,司法部门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用这种办法来保证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来保证进行所谓资本的原始积累,是对市场经济的公平原则与法制原则的破坏。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能是鼓励平等竞争“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决不能动用政策的法律的行政的社会的资源“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改革开放以来的“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司法为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保驾护航”,无一不是为“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提供政策司法行政资源,以致造成坑蒙拐骗横行、假冒伪劣充斥、投机肆无忌惮、贪腐寡廉鲜耻,黑社会轻易就能获得大大小小的各种保护伞。事实证明:通过保驾护航“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不是市场经济优胜劣汰的成功者,而是逆选择逆淘汰产生出来的怪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异化的产物;这些人的先富起来不是光荣的象征,而是原罪的标志。

  实践证明: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正确的,但随后一系列“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宣传舆论导向政策措施及由此造成的司法不公是我国两极分化的根源,偏离了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不但违背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也不符合先进生产力的要求。劳动人民仇官仇富,不是弱者的呻吟,而是对丛林法则的反抗与不平则鸣的呐喊。市场的逻辑是平等的逻辑,但等价交换不等于平等交换。权钱交换体现的是等价交换原则不是平等交换原则。市场平等交换除了必须等价交换外,还有一个前提和基础是机会平等、权力来源平等,正好像等价交换的商品本身的来源首先必须平等一样。如果权力来源不正,商品本身可以合情、合理、合法地掠夺,那么权钱等价交换、商品等价交换有何平等可言?在“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坑蒙拐骗得到权力强有力的“保驾护航”,诚实守信的人反而只能吃亏的坏的坏的市场经济基础上形成的劳动人民与剥削阶级的贫富、强弱两极分化能说是市场平等竞争的结果吗?诚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样存在自由竞争;可以说,没有自由竞争就没有市场经济,自由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也是市场经济的根本动力之一。

  有自由竞争,就必然会优胜劣汰,必然有贫富差别。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有本质的区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按游戏规则出牌,是通过诚信、法制、行政管理、宏观调控杜绝一切投机垄断官商勾结“保驾护航”等不平等竞争来实现的平等竞争,所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是充分的自由竞争。平等竞争也会出现贫富差别,但不会出现两极分化,更不会出现剥削阶级与弱势群体。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是无政府主义的完全竞争,遵循弱肉强食规则,不按游戏规则出牌,容许鼓励各色人等运用各种官商勾结投机垄断手段大鱼吃小鱼盘剥老百姓,所以完全竞争就是不平等竞争,必然出现两极分化与形成剥削阶级。因此剥削阶级的产生与存在是不平等竞争造成的。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来看,两极分化与剥削阶级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也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内在环节,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异化。没有剥削和压迫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区别之一,如果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比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更高级的市场经济,那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消灭剥削和剥削阶级。

  而劳动人民之所以仇官仇富,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异化现象的痛恨。原罪——改革开放之初靠价格双轨制“官倒”中权钱等价交换及钻法律空子“合理不合法”形成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第一桶金,这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形成的剥削阶级的主体。要继续深化改革,真正实现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首先就必须清算原罪、瓦解在原罪基础上逐步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与剥削阶级。如果在改革开放30多年通过不平等竞争在全社会形成严重的贫富强弱两极分化的情况下,不首先清算原罪讲什么“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就好像在奥运百米短跑比赛中先让一部分选手跑50米,在起点不公平的前提下讲公平是把不公平贴上“公平”的标签,并且为新的不公平铺路。同时,在原罪基础上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与剥削阶级也不容许实现真正的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这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公平,而是资本主义资本原始积累的“公平”,这样的“公平”难以为老百姓所接受。

  可以说,没有清算原罪,改革无法继续进行。没有真正的公平,没有主客体、相对主体和相对客体之间贡献与索取的对称,就没有主体的身心平衡,也就没有老百姓的幸福可言。“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就是因为社会不公平造成的劳动者心态失衡,人心不稳将造成社会不稳。所以管子说:“贫富无度则失……贫富失,而国不乱者,未尝闻也”,“甚富不可使,甚贫不知耻”,“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奚以知其然也?民富则安乡重家,安乡重家,则敬上畏罪;敬上畏罪,则易治也;民贫则危乡轻家;危乡轻家,则敢陵上犯禁;陵上犯禁,则难治也。故治国常富,而乱国常贫;是以善为国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

  贫富两极分化与老百姓普遍贫穷都是社会动乱的根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必要的,共同富裕也是必要的。两极分化造成的劳动人民与剥削阶级之间根本利益的对立,互相把对方看成敌对势力是必然的;只要存在着剥削阶级,我国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就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劳动人民与剥削阶级成为敌对势力的社会才是社会主义,也只有消灭剥削与剥削阶级才能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成为和谐社会的经济形态。因此改革不是搞资本原始积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离不开平等竞争,只有平等竞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7.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8.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9.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6.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