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毛泽东有没有犯错误?”

司马南 · 2015-12-22 · 来源:乌有之乡
司马南:毛泽东有没有错误是一回事,夸大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无中生有捏造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是另外一回事。请相信,这不是毛泽东的个人问题,不是毛泽东家人问题、后人的问题,而是各种敌对势力意欲达到的改变中国政治制度全部图谋的核心之所在。

     近日,司马南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回答了关于“毛泽东与当代中国”的系列敏感问题。在回答记者“毛泽东有没有犯过错误?”相关问题时,司马南说,毛泽东有没有错误是一回事,夸大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无中生有捏造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是另外一回事。请相信,这不是毛泽东的个人问题,不是毛泽东家人问题、后人的问题,而是各种敌对势力意欲达到的改变中国政治制度全部图谋的核心之所在。这是访谈连载的第六部分。点击看【第一二部分】【三四五部分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第六个问题,不好意思,我要换一个角度,不知你会不会觉得难堪……毛泽东有没有犯过错误?如果有的话,哪个错误最大?今天怎么认识这些错误?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这个问题说得详尽一些。

  司马南:照着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说法,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特别是犯了发动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错误。

  这个历史决议,诞生于30多年前,现在又有了30多年的实践,活跃的思想界流行着一种说法一一是否应当有一部新的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了?假如诞生一部新的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话,"关于毛泽东的错误"会有怎样的评价?又怎样评价关于文化革命这一段历史?是维持原来的说法呢?还是会有一些新的说法?

  我倾向于认为,会有一些新说法的。

  对于您提到毛泽东的错误问题,习近平十八大接任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之后,有一个新说法,或许能够回答您。他讲,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平常,事实上很重要。它表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建国之后全部历史一个总的态度。这个很著名的论断建立在前后30年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这个基础之上。

  习近平原话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

  由于主观认识上的局限性,由于在中国这样的国情之下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件没有经验可以参介的事情,社会主义本身在人类历史上也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遵循和借鉴,一切都在摸索前进,所以邓小平讲过摸着石头过河, 既然摸,就有可能摸错, 如果摸了就不错,那就不叫摸了。所以,失误是避免不了的,这种失误叫"探索性的失误"。探索性失误的本质特征是,主观上并不想错,但是客观上却导致了错误,这种错误不是谁故意要去犯的,也不是什么道德人格所导致的,尽管这种错误本身与具体制度不能说没有关系,但不是什么根本制度问题,不是由根本政治制度所导致和派生的。

  "探索性的失误"是避免不了的,在毛泽东的时代避免不了,在其他的时代也避免不了。就"探索性的失误"而言,前30年有,后30年也有。前30年的失误,人们似乎看得很清楚,也已经有了30多年的时间来纠正,对后30年的失误人们未必看得很清楚, 所以其说不一。关于后30年的问题, 今天我们这里暂且不说。

  我明白您对"探索性的失误"这个说法感兴趣,这个说法不新鲜啊!他源自于习近平,是习近平在中央党校讲话的时候谈到的, 这个说法迅速引起了海内外的特别关注, 听起来感觉很新鲜,但是我要告诉您,这个意思最初的表达却是出自邓小平先生一一30多年前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集体意志.

  建国32年之后中央的一个重要文件当中,对这32年是这样概括的:   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历史,总的说来,是我们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并取得巨大成就的历史。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是我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是我国今后一切进步和发展的基础。

  ……

  这个复述,一个字没有错.在这样的事情上一个字也错不得。

  对前30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这不是很明确吗!还有比这更明确的吗?就此,我们可以做一个谨慎的推论: 即使毛泽东犯有你们所说的错误, 建国之后所取得的成就也是巨大的,而所谓错误、失误是在巨大成就的前提之下的.不但如此,毛泽东领导全党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当中所取得的成就和进步,是包括后来改革开放在内的一切进步和发展的基础.不是司马南认为应当怎样,而是,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当中关于建国32年来的成就作了这样的估计。如果有人对这个估计不满意, 应当去找小平同志讨论。

  成就巨大,不等于没有错误。犯错误是难免的。一个生命的有机体,一个组织,有没有自我纠错的机制,是这个有机体这个组织是否有活力的重要的标志。

  当然是最好不犯错误,但谁能做得到呢?上帝做到了吗?不说你们十字军东征,一杀就是几百年,不说你们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把中国的国宝抢到你们大英博物馆当战利品摆起来,也不说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死多少人,看看今天这个纠结的世界吧, 看看饥饿动荡的非洲,看看苦难的巴勒斯坦,看看混乱的中东,看看遭到暴恐袭击的欧洲, 看看最新的土俄冲突, 看看刚刚成立不到一年、五大军事强国打不过的、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伊斯兰国…… 至善至美、全知全能的上帝好像也犯了不少错误。

  毛泽东当然犯有错误, 但毛泽东的错误和那些为一己私利而挣扎的原始的低级的错误能一样吗?更需要仔细讨论的是,所谓毛泽东的错误,究竟有哪些历史事实,哪些不是历史事实,哪些一度被认为是历史事实,哪些被新的实践所证明是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和远见之所在。一时间被政治庸人视为错误,而后来恰被证明那是毛泽东的高屋建瓴之处, 这种事情不乏例子啊!

  领导就是预见性,所谓英明领导就是常常会有高明的预见,大家都在懵懵懂懂浑浑噩噩的时候,他站得高看得远,发现了事物的规律指出了前进的方向, 在没有这种预见性的人看来错误的东西,未必是真正的错误,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燕雀安知鸿鹄之智哉, 无论志向之志还是智慧之智,庸人理解伟人都是有一定难度的。

  现在一说毛泽东的错误,仿佛就解脱了同时代的其他人,仿佛只有毛泽东一人错误, 仿佛"毛泽东的错误"是个既定的文件包,任何人打开来看,里面都是错误。其实未必,其实情况很复杂,我们理应对毛泽东的错误做具体分析,也许真正看得清楚看得明白,有条件作出具体分析的是还没有长大的今天的娃娃们, 经历过那个时代,与那个时代摆脱不了关系的人,或许多多少少都有历史的局限性时代的局限性。

  值得敬佩的是, 在控诉毛泽东的错误很时髦的那个年代,在一些人相互比着控诉毛泽东诉说自家痛苦史的那个年代,一些跟着毛主席南征北战的老战友说了今天读来令人感动的公道话。

  曾经担任过王震同志秘书的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慎明先生讲过一件事情。(如果可能的话,研究毛泽东,包括了解中国当代社会,了解中国政治走向,我劝您认真读一读李慎明先生的系列著作和文章, 他是我很佩服的一个学者)20世纪80年代末,薄一波的秘书董宏告诉李慎明说:周恩来总理曾对薄老说,一波呀,毛主席下决心要做的事,你可以表示反对,但不要轻易表示反对。在历史上,有几次,我曾认为主席的决策不对,表示反对,但过一段时间都证明他的决策是对的。以后我就谨慎了,不轻易表示反对了。但后来又有一次,我确信主席错了,我坚决表示反对,但实践却又证明是主席对了。因此,对主席的意见和决策,你可以反对,但不要轻易反对……

  另有一件事情,上世纪90年代初,张鼎丞的女儿张延忠告诉李慎明:1981年《决议》作出后,几个年轻人对在‘文化大革命’中受了那么多磨难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又那么坚定地维护毛主席的历史贡献和历史地位很不理解,便去请教叶剑英元帅。

  叶帅对他们说,毛、刘、周、朱、陈、林、邓中的除了毛主席的后六位,还有各位老帅等其他人,我叶剑英也算一个,从一定意义上讲,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让我们从心底佩服一个人不容易。但在长期的中国革命斗争中,大家逐渐认识了毛主席。别人也都当过头、掌过舵,但都不行。只有毛主席,把我们这些人拢起来,干成了建立新中国并开始建设社会主义这件大事情……

  黄克诚按说在也是挨了整的,庐山会议他就挨整了,这个人是开国大将,毛主席老乡,好的说比较爱讲真话, 中性一点的评价,这个人比较有个性。去世前的1980年,黄克诚在中纪委的会议上专门讲过一段话:“前一段时间,曾经有些同志对这两个问题的态度比较偏激,个别人甚至放肆地诋毁毛泽东思想,丑化毛泽东同志。这种态度使我很忧虑。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对这个问题,我有责任讲讲自己的看法。”“在创建红军时期,毛主席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毛主席在危机中挽救了革命,领导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如果把建国以来我们党所曾犯的错误都算在毛主席身上,让他一个人承担责任,这样做不符合历史事实。”

  黄克诚同志的原话还有这样的内容,不知今天听了人们做什么样的反应。当时在现场黄克诚同志讲完这些话的时候,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有些同志很激动。

  黄克诚说:“比如反右派斗争是必要的,但是扩大化了,错整了很多人,就不能只由毛主席一个人负责。我那时是书记处成员之一,把有些人划为右派,讨论时未加仔细考虑就仓促通过了。自己做错的事情怎么能都推到毛主席身上呢?大跃进中,许多同志作风浮夸,把事实歪曲到惊人的程度,使错误发展到严重的地步,也是有责任的。”

  “多少年来,举世公认毛主席是我们党和国家的领袖,是中国革命的象征,这是合乎实际的。丑化、歪曲毛主席,只能丑化、歪曲我们的党,丑化歪曲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那样做,会危害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危害十亿人民的根本利益。现在国内外的敌对力量都希望我们彻底否定毛主席,以便把我国人民的思想搞乱,把我们国家引向资本主义。我国人民内部也有些人受了西方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思想的影响,和那些人唱同样的调子;这是很值得警惕的。”

  “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这是写在我们党章和《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上的,是中央一再申明的重大原则。否定和诋毁毛泽东思想的行为,是违反党章党纪的行为。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一切真正为人民的事业而奋斗的共产党员,要同诋毁毛泽东思想,丑化毛主席形象的现象作斗争,以维护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和基本原则却将永远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精神武器,指导我们不断将革命推向前进。”

  不知道今天那些拼命诋毁毛泽东的人怎样回答黄克诚将军提出的问题,更不知道党内把毛泽东的旗帜放下的那些人怎样来回答黄克诚大将提出的问题。

  毛泽东的错误,貌似毛泽东的错误,其实在很多地方是其他的人们怎样看待毛泽东的错误。比方说,今天作为经典战例的四渡赤水,当时很多人就认为是错误啊,很多人就不理解呀!

  遵义会议之前剥夺了毛泽东的领导权,那些人指挥不行嘛, 30万红军在国民党重兵的围追堵截之下损兵折将损失掉十之八九, 遵义会议不得不请回毛泽东, 毛泽东来指挥处于绝对弱势的中央红军,他让那支牺牲巨大困乏不堪的军队在三个月时间里六次穿越三条河流,在贵州四川云南3个省地域之间川巧妙穿插,路自然是跑了很多, 刚开始也不被下级指挥员所理解, 许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被罢黜了兵权的同僚更是不服气。

  但毛泽东毕竟是毛泽东,在围追堵截番号复杂的国民党军重兵之间, 毛泽东时而撕开口子, 时而钻过缝隙, 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一样, 在蒋介石先生重兵集团围剿之下,居然能够创造出战机来,竟然能够变被动为主动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一扫红军长征以来的颓气,取得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的辉煌的战例。

  四渡赤水的战例中,看似多余的重复奔波,恰恰是引诱敌人保存实力完成战略布局所必须的整体过程之组成部分,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 毛泽东有些战略决策也为当时的一些庸人所不理解, 毛泽东的历史高度只有当历史向前演进若干年之后才能够为人们所理解和发现。

  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一点。

  现在的人喜欢说应该怎么样应该怎么样, "应该怎么样"这种思维的方式在讨论历史问题的时候应当转换成"能够怎么样",不能自动转换成"能够怎么样",讨论"应该怎么样"是没有意义的。

  历史总有历史的局限性, 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只能那样, 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已经做得不错了, 他们异乎寻常地杰出和优秀,他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坚定的救国救民之志,他们的果敢坚毅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并不逊于今天的人们。指手画脚地对待前人,夸夸其谈地炫耀自己,不仅是对前人的大不敬,而且涉嫌没有良心。

  让我们来看一看,当毛泽东接手这个国家的时候,那是怎样一个国家。

  今天有些时髦的民国粉儿, 以为民国就是上海滩的那些靡靡之音,就是张爱玲的小说, 就是有蝴蝶鸳鸯派的书可以读,就是有百乐门的舞可以跳,就是宋美龄的旗袍…… 真实民国,国家没有独立主权, 国家没有真正统一, 人民处在外来侵略的铁蹄压迫之下,帝国主义的军舰在中国的内河航行, 我的老家东三省被日本人霸占, 老百姓连年灾荒, 蒋管区通货膨胀, 那时的中国一穷二白,铁钉叫洋钉,蜡烛叫洋蜡,没有石油,没有重工业,不能造汽车,更不能造飞机,连火柴甚至都没办法生产。百年战乱,艰难困苦,满目创痍,90%以上是文盲半文盲,人均寿命不过35岁(我这岁数就算长寿的了)。全国人民口袋里仅有的一点黄金,连同老祖宗留下来的文物,被蒋介石先生一通洗劫到了台湾……

  新中国遭到了西方世界的严密围堵,刚成立一年的共和国,美国人就打上门来,中国被迫派出志愿军,揣着干粮袋扛着轻武器连过冬服装都没有的中国军队,居然把现代化的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打得失去了尊严,退回到38度线以外,被迫在板门店谈判。

  与抗美援朝的胜利同样可喜的是中国经济建设的答卷。

  一一1964年爆炸成功第一颗原子弹;

  一一1967年爆炸成功第一颗氢弹;

  一一1970年成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

  一一1975年发射成功了第一枚洲际导弹;人工合牛胰岛素,复方蒿甲醚,杂交水稻,汉字激光照排,大庆油田,万吨巨轮……

  1975年中国人90%以上接受了初等以上教育(我是1971年毕业的初中生)1975年中国人均寿命达到65岁……

  即使以你能够想象到的最简洁的文字,来记述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也足以惊天地泣鬼神。我是司马南,不是司马迁。假使太史公活在当代,续写《史记》,纪传体的编年史中,毛泽东一定会在本纪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至于"本纪"中毛泽东的错误,不能由司马迁随便写,依照我党的规矩,应该以中央委员会的文件为准。依照事物发展的规律,依照小平同志倡导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过去的文件中所写的结论,要接受新的实践的检验。

  至少,那些诋毁毛泽东的人所宣扬的毛泽东的那些错误,今天看来未必是错误,退1万步说,绝不能因为毛泽东同志犯了错误而否定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绝不能削弱毛泽东思想对我们党的指导地位一一这是邓小平主持制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核心意思。

  谈毛泽东同志的错误绝不能忘记这一点。

  就因为始终没有忘记这一点,所以在回答您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没有什么难堪,恰恰相反,我有很多理直气壮的重要的话要讲。这些话不仅是讲给您听的,讲给您的读者听的,重要的事讲给网络上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听的。

  您的汉语水平这么好,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毛主席一段非常精彩的语录。这段话用在今天正好合适。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是要先制造舆论,总是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丑化歪曲共产党的历史是为了推翻共产党。

  推翻共产党,丑化领袖是他们的惯用的手法,毛泽东有没有错误是一回事,夸大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无中生有捏造毛泽东同志的错误是另外一回事。请相信,这不是毛泽东的个人问题,不是毛泽东家人问题、后人的问题,而是各种敌对势力意欲达到的改变中国政治制度全部图谋的核心之所在。

  现在有人不承认敌对势力,有人在"敌对势力"的问题上苦心地做文章,他们从所谓"法律思维"的角度,只把人分作人、犯罪嫌疑人、罪犯3种类型,且强调罪犯也要有人权, 贺卫方先生主张"无条件地取消一切死刑"……

  看看,这一条逻辑链下来,不仅敌对势力没有了,而且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了, 用抽象的人、抽象的人性来否定客观存在的敌对势力,否定敌对势力对国家根本利益的戕害,否定敌对势力对人民利益的损害, 这种所谓的"法律思维"其实是典型的政治思维, 有计划地传播这种典型的政治思维是敌对势力切实的政治行动。

  (未完待续)

 

    链接:点击看司马南答记者问第一二部分】【三四五部分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笑鹄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2015年人民节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新华社的社会主义是谁的社会主义?
  2. 冯玮通过学术造假洗白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美化南京大屠杀:论冯玮汉奸本质之一
  3. 环球时报 | 现场报道:韶山,我们来了!(组图)
  4. 孔庆东:圣诞献礼——圣诞与荒诞
  5. 【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特别敬献】全国毛主席雕塑大全
  6. 视频:安阳人民纪念毛主席,欢庆人民节
  7. 安邦倒戈站入王石战壕 双方深夜结为盟友
  8. 何新:纪念伟大导师毛泽东
  9. 泽马:一本献给青年的书,缘何遭遇疯狂污蔑
  10. 曹征路对谈成谨济:文革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1.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2.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3.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4. 岳青山:反右派扩大化究竟谁应当负直接的和主要的责任?——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诞辰122周年
  5. 赵可铭上将:决不允许让我们的英雄倒在人民自己的法庭上!
  6.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毛泽东有没有犯错误?”
  7.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
  8. 罗援:赞!一位共产党员的忠诚告白
  9. 老田 |雾霾作证:我们怎样失去了毛氏工业化道路
  10. 武汉人民节纪念活动的呐喊:危害人民利益的改革才是死路一条
  1. 朱德的两首诗是读懂文革的重要文献
  2. 张文木发表最新长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
  3. 黎阳:拆穿一个谎言,破除一个迷信
  4. 朝鲜牡丹峰乐团来华演出取消 人员离京舞台拆除
  5. 李北方 | 法律党为何念念不忘要把共产党搞垮:一个法盲眼中的法治
  6. 黎阳:希望寄托在毛泽东身上——谨以此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2周年
  7. 司马南:可以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
  8. 图穷匕见:张千帆暴露了“社会主义宪政”的真面目
  9. 司马南答英报记者问:关于共产党和老百姓怎样看待毛泽东
  10. 姚忠泰:胡耀邦那个人
  1. 一位老前辈的对乌有之乡的牵挂和嘱托
  2. 人民节献礼 |郭松民因捍卫烈士被起诉案已宣判:郭松民胜诉!
  3. 赵可铭上将:决不允许让我们的英雄倒在人民自己的法庭上!
  4. 新华社:广东警方打掉工人维权组织,长期接受境外资金
  5. 盘点2015年最惨烈倒闭罢工讨薪潮!
  6. 深圳滑坡,滑掉的是皇帝的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