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毛泽东改变了世界 ——纪念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高殿杰 · 2016-12-30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诞辰123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泽东改变了世界,改变了过去的世界,改变了当下的世界,更将会改变将来的世界。

  1972年2月21日,北京天气寒冷,地上还有积雪。已届79岁高龄的毛泽东在中南海自己的书房,会见了前来访问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在这么一个看上去不是很庄重的场合会见一国的最高领导人,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尼克松大为激动,当时世人都把见上毛泽东一面视为一生最大的荣耀,尼克松也不例外,在来之前对能否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心里还没底。基辛格后来在《论中国》里回忆说:“跟毛泽东的会面,每次都不是先约定好的,而是像从天而降的消息。这好像过去君王召见臣民的方式。” 基辛格不想留下尼克松是蒙召的印象。

  作为一个伟大的战略家、哲学家,毛泽东别出心裁地选择了尼克松抵华前曾谈起的“准备和毛、周谈哲学”一事作为开场白。显然,他认为中美双方应该从战略的高度出发考虑问题,“而不是只集中讨论眼前的问题”。所以当尼克松一想谈中美、中苏具体细节问题,毛泽东就把话岔开,让他找周恩来去谈。尼克松不无崇拜地说:“读了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主席的著作感动了全国,改变了世界。”毛泽东大手一挥——这是他的标志性动作,说:“我那些东西算不得什么。没有改变世界,只改变了北京附近几个地方。”

  这当然有自谦的成分在里面。毛泽东不仅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毛泽东不仅改变了中国,同样也改变了世界。仅就这次会见而言,世界的航向也被改变了。历史的大河滚滚滔滔,到了这里,如同雅鲁藏布江一样,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当中美第一个联合公报《上海公报》在上海发表,举世为之震惊。中美关系从此进入一个新阶段,之后才会有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直至中美正式建交。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是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一句。集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战略家、哲学家和诗人于一身的毛泽东,似乎就是为改变世界而来,这是马克思所不能比的。

  毛泽东一生八十又三,以28年为一个基点,正好分为三个阶段。从1893年出生到1921年共产党成立,是第一阶段,毛泽东读书求学,睁眼看世界;1921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是第二阶段,毛泽东进行革命斗争,破坏旧世界;1949年到1976年逝世,是第三阶段,毛泽东缔造了新中国,建设新世界。

  读书:睁眼看世界

  毛泽东也是个90后,是上上个世纪即19世纪的90后。出生的1893年,正是风雨飘摇的旧中国。清政府腐败无能,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其后一年,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李鸿章苦心孤诣经营的北洋水师不堪一击全军覆没。《马关条约》的签订,大大加深了自1840年以来中国的半殖民地化程度。再四年,1898年世界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后两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中国自此完全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毛泽东后来不无痛心地说:“全世界几乎一切大中小帝国主义国家都侵略过中国。”习近平也说:“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

  毛泽东的出生地湖南韶山,自古以来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相传舜帝南巡时,奏韶乐于此,因此得名。 韶山山脉由南往北,曲折绵延,有20余里长。山脚下一条狭长的谷地如水银泻地、如巨龙饮水,这就是韶山冲了。最高峰韶峰是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一,位列第七十一峰。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映照在韶山冲,群山万壑,云蒸霞蔚,隐隐然有龙脉之大气象。毛家的先人可追溯到明洪武十三年,也就是1380年,来自江西的毛太华参加了朱元璋的红巾军并随军征战到云南,因有功被封官,这个时候携妻子儿女迁居到了湖南韶山地区。据说毛泽东的祖父埋在了龙脉上,一个叫做虎歇坪的地方,说是这里经常有虎在此歇息、晒太阳。 于是就传说毛泽东是神仙显灵,真龙天子降世。在战场上接连失利同时也迷信风水的蒋介石曾派何健到韶山冲来挖毛家的祖坟,想挖断“龙脉”,灭掉“龙气”,破坏毛家风水。 蒋介石的溪口老家蔣母墓地,据说也是蒋介石请很有名的风水先生花了近半个月时间才找到的。说是这座山形状如弥勒佛,而墓地的位置正好在弥勒佛的肚脐眼上。可当溪口撞上韶山冲,风水不灵验了,弥勒佛也不顶用了。蒋介石先后有三次下野经历,前两次都是退隐溪口东山再起的。1949年又是从溪口开始败退台湾,可蒋介石念兹在兹的“反攻大陆”梦却至死25年也没能圆。

  地以人显,因为出了个毛泽东,韶山冲也“一举成名天下知”。而那时的韶山冲远没有今天这样有名,没人会想到这里真就诞生了“真龙”,没人会想到这个叫“石三伢子”的小孩日后会成为改变世界改变历史的巨人。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像毛泽东这样让人对他的情感处于两极之中,一方是恨得要命怕得要死,另一方则是无比敬仰和爱戴。现在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人来到韶山冲,踏着伟人当年的足迹,寻找伟人当年的影子,缅怀伟人的丰功伟绩。

  毛泽东在韶山冲生活了17年。在这17年里,毛泽东背着父亲毛顺生读了大量的书,因为父亲只要求他会记账算账就行了,并不想让他在读书上考取什么功名有什么出息,何况那时科举已经废除了。毛泽东所读的多是《史记》、《汉书》等古籍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说岳全传》之类的旧小说。唤起毛泽东政治兴趣并促使他继续求学的,是郑观应的《盛世危言》。此后又读到了冯桂芬的《校邠庐抗议》、陈天华的《警世钟》,这些都给他以强烈的震撼。对父亲个人的叛逆渐渐转变为对国恨家仇的愤慨,毛泽东的爱国情愫从幼小的心灵深处油然而生。

  群山环抱的韶山冲不能阻挡毛泽东睁眼看世界的视野,他的心早已飞跃了千山万水。 1910年,17岁的毛泽东第一次离开故乡韶山的热土,迈出了人生关键的一步。他用扁担挑着装有一件长袍、两条床单和一顶蚊帐以及《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书籍的小筐,他要去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这是一新式学校。临行前,毛泽东给父亲留下一张便条,是一首诗,是改自日本“最后一个武士”西乡隆盛抄写一日本高僧的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这是少年毛泽东的决心,出去就不再回来。就这样,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毛泽东走出了韶山冲,走向了世界。

  水浅养不住大鱼。毛泽东在东山高等小学堂只读了半年多时间,就又去了湖南省会长沙,后来考入湖南省立第一中学。但就在东山高等小学堂这半年多时间里,毛泽东仍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书籍。中国历史自然不在话下,了解了从古代的封建帝王诸如汉武大帝、李世民到近代的洪秀全、曾国藩、康有为、梁启超和孙中山的等。同时毛泽东也开始了外国历史的阅读,一本《世界英雄豪杰传》让他知道了拿破仑、叶卡捷琳娜、彼得大帝、威灵顿、格莱斯顿、卢梭、孟德斯鸠和林肯等历史人物。毛泽东也想成为那样的伟人,事实上,他不仅做到了,而且超越了。毛泽东的思想开始向革命者转变,人生之路徐徐打开。

  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中学也没呆多长时间,也仅仅是半年,因为反感学校的课程内容、校规,就毅然决然退学,开始了又半年多的湖南省立图书馆自学生涯。嗜书如命,是毛泽东最大的爱好,伴随了他的一生。这时候毛泽东已经19岁了,他每天早上进去,晚上出来,中午随便糊弄一口。他废寝忘食地读政治、历史、地理、哲学、诗歌、神话等方面的书籍,视野进一步开阔。阅读过的名著有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穆勒的《穆勒名学》和赫胥黎的《天演论》,还有斯宾塞的作品以及古希腊罗马的经典著作,等等。站在图书馆门厅里悬挂着的《世界坤舆大地图》前,毛泽东思考的是宇宙和人生,大本大源的问题。人从哪来?要到哪去?世界要向何处去?

  1913年,毛泽东20岁,又进了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后并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一师是所好学校”,多年后毛泽东还赞美说:“比较当时一般大学的水平却要高得多”。正是在这里,毛泽东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贵人,是他的老师后来也是他的岳父大人——杨昌济。没有谁单单依靠自己就能成功,在你的人生道路上,总要有一个提携你的恩人。毛泽东在一师遇到了好多位好老师,比如徐特立、袁仲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杨昌济。杨昌济的学生数以千百计,而他却对毛泽东尤其欣赏。后来在与斯诺的谈话中,毛泽东颇有感慨地说:“给我印象最深的老师是杨昌济……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努力鼓励学生立志做一个公平正直,品德高尚和;有益于社会的人。” 1917年,24岁的毛泽东跟随留过洋的杨昌济教授学习德国哲学家泡尔生的《伦理学原理》,还学习逻辑学、哲学和教育学。毛泽东用“二十八画生”在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题目是《体育之研究》。“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毛泽东身体力行,每天很早起来锻炼身体,坚持冷水洗澡,以此磨练意志。多年以后的1964年,毛泽东和侄子毛远新交流冬泳的体会,还在说“冬泳好”。也正是在这一年暑假,毛泽东和萧子升——萧三的哥哥萧瑜,萧三是毛泽东东山高等小学堂的同学,毛泽东去省立第四师范学校也是他说服毛泽东去的。——徒步考察了湖南5个县,行程900多里,历时一个多月。

  1918年,杨昌济受到北大校长蔡元培的邀请来北大执教。两个月后,毛泽东和蔡和森、萧子升、罗章龙等杨门弟子20余人也追随而来。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到北京,当时大概不会想到这会是他以后的常居之地,逝世后遗体会保存在水晶棺中安放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毛主席纪念堂里供后人瞻仰。在北京,虽然生活清苦,用毛泽东后来的话是“隆然高炕,大被同眠”,但毛泽东的视野进一步扩大了,认识并结交一批有头有脸的人物,人生之路更加宽广了。 在杨昌济的帮助下,毛泽东结识了当时担任北大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并到该馆工作。同样也正是杨昌济促成了爱女杨开慧与毛泽东的婚恋关系。那时毛泽东身份低微,不被人看得起。每天的工作是登记新到的报刊和阅览者的姓名,管理十五种中外报纸,月薪八元。但这对于来自外乡农村的毛泽东来说,已是很大的满足了。而当时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月薪六百元,文科学长陈独秀月薪四百元,教授月薪起码二百元。这一段经历对毛泽东来说弥足珍贵,但也有着不愉快回忆。1936年毛泽东对斯诺谈及时说:“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在那些阅览的人当中,我认出了一些有名的新文化运动头面人物的名字,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我对他们极有兴趣。我打算和他们攀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其实胡适只比毛泽东大两岁,可是留过洋,吃过洋面包,挂着“博士”、“教授”头衔,比毛泽东神气多了,当知道毛泽东的身份后,对毛泽东的提问不屑一顾。

  毛泽东在北京开始了思想上的伟大的转变,是年毛泽东刚刚26岁。这是一个转折点,是毛泽东从唯心主义到辩证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思想的转折点。 本来毛泽东是为了筹备组织湖南学生赴法勤工俭学的。蔡和森、李维汉走了;离北京不远的天津,一位名叫周恩来的青年也做出了留学法国的决定;西南的重庆,另一名叫邓希贤的青年,也以勤工俭学的身份开始了法国之旅。可最终毛泽东却留了下来。经济窘困是一方面的原因,毛泽东更认为中国的问题的解决办法在中国,首先要研究好自己的国家。这也正是毛泽东区别于他人高出于他人的地方。1919年毛泽东接到舅舅来信说母亲病重的消息回到长沙。之后五四运动爆发,湖南学生联合会正式成立,毛泽东担任了会刊《湘江评论》的主编。这是一个人的《湘江评论》,文章几乎都是毛泽东一个人写的。《湘江评论》出了四期,就被湖南军阀张敬尧查封了。毛泽东积极领导了湖南的青年学生运动,率团到北京请愿驱张。这是毛泽东第二次到北京,第三次要等到30年后了。最终张敬尧被驱逐出湖南,毛泽东又回到韶山。今非昔比,毛泽东被母校聘为校友会会长,并任该校附属小学学校校长,这是毛泽东第一个官职。再次离开韶山,就是1921年去上海参加共产党一大了。

  革命:破坏旧世界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这是一件大事。“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

  准确点说,党的生日应是7月23日而非后来所定现在所纪念的7月1日。95年前的上海望志路属法租界,当十几个年轻人聚集在李汉俊家那幢青砖楼房之内干一件开天辟地大事的时候,外面的世界一如既往地喧哗与骚动,没有人听得到历史悄然而至的脚步。即便是这十几个年轻人,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甚至李大钊、陈独秀也没有意识到。而李大钊没来,让刘仁静和张国焘作为北京代表参加;陈独秀也没来,派了个人代表包惠僧。周佛海来了,但也不是来开会的,是与一个名叫杨淑慧的富家女从广州逃婚来的。陈公博也是带着新婚的年轻都妻子来的。60年后,刘仁静80多岁了,是当时惟一健在的一大代表。他回忆说:“那时没想到是那样一个重要的会议。” 而那时刘仁静仅19岁,是最年轻的一位。最年长的何叔衡也不过45岁,董必武35岁。12名正式代表加上1名个人代表再加上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科尔斯基两人,15人的平均年龄28岁,正巧是毛泽东的年龄。一群年轻人,一群热血男儿,于祖国危难之际,就这样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一面赤色的大纛。用了28年的时间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改变了历史。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当初的13位代表日后走上了迥异的人生,有的流血牺牲,有的叛党投敌,有的做了汉奸。最后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的,只有毛泽东和董必武两位。由于可疑分子的出现,为安全起见,会议的最后一天是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只游船上举行的。这艘小船,晃晃悠悠,从南湖出发,游过大江大河,28年弹指一挥间,一个民族崛起了,一个崭新的中国岿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毛泽东,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创始人,还曾是中国国民党党员,同样也对国民党的改组、“建军”和“整党”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很少有人关注这一段了,毛泽东一生干的大事情太多,太多。是孙中山在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共产国际遇到了共产党。如果从1924年国民党一大算起,共产党的资格要比国民党还老,那时候共产党三大已经开完了。同样,毛泽东的资格也比蒋介石老,毛泽东在国民党一大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而蒋介石那时连正式代表都不是。毛泽东在会上慷慨陈词,蒋介石只能在台下默默地听。1922年陈炯明背叛革命背叛孙中山,蒋介石孤身救驾,这使他得以被孙中山的充分信任。1923年孙中山派蒋介石率团访问苏联,蒋介石向苏联人说他正刻苦钻研《资本论》,斯大林对蒋介石颇有好感,一度希望蒋介石能加入共产党。可事与愿违,蒋介石最终叛变了革命,1927年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同年8月,毛泽东“自我罢免”了在国民党内的一切职务,又一次回到了生养他的故乡韶山。这次没能呆多长时间,来去两个星期多点,再次离去不比往常,与爱妻杨开慧就此永别。等再回韶山冲是32后的事情了,1959年新中国成立已十个年头,前后是两个世界。“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9月,毛泽东在湘赣边界发动著名的“秋收起义”,从此开始了井冈山的革命斗争,走出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伟大人物从不随波逐流,总是逆潮而动。当年毛泽东没有赴法勤工俭学,这次他得到的中央指示是搞城市暴动,而他却把队伍拉到了山沟沟里,搞起了农村起义。毛泽东意识到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农民问题,马克思主义就在山沟沟里。这期间毛泽东写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井冈山的斗争》等著名文章,从理论和实践方面,系统地总结了井冈山革命斗争的经验,阐述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 历史证明这是正确的,但当时毛泽东却遭遇了许多不公正的待遇,1929年和1932年两次被从红军领导岗位上赶下来。陈毅后来说:“毛主席是一个……受过污辱、冤枉和虐待的人……他被撤过职,受过党内审查,被宣布为机会主义者,蒙受耻辱,被送往后方休养。没有人去看望他,因为谁也不敢接近他。”就在1929年第一次被从红军领导岗位上赶下来后,毛泽东害了疟疾,很严重,让共产国际误以为病死了,还在机关报《国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