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孙锡良:五点回应

孙锡良 · 2019-01-1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未来,我有两个判断:内部,经济会变慢,会有停滞期,但不会崩溃,各类失衡矛盾会更加突出;外部,国际压力会变得更大,并不会因为开放变宽而变小。

  在《华为小坎与中国突围》发出后,有很多人留言或在消息栏中对我提出批评。主要集中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我的金融开放态度存疑,都说金融开放会导致金融主权易手,亚洲金融危机的情形会在中国出现;二是讲有关华为的5G判断,认为我低看了华为,在为美国打气;三是讲我高估了中国捍卫领海和台湾的能力;四是讲我看不到底层困苦和农村现实,把国民凝聚力和团结心过分理想化;五是讲我对美国科研能力有不恰当吹捧。

  第一个问题:实质上大家都是在对“二十二条”有意见,尤其是担忧金融开放会导致国家金融崩盘。实际上,我早在“二十二条”出台后就讲过,部分人认为有了这二十二条,外国投资就会蜂涌而入。其实不会,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三十年前的中国,赚钱不再容易了,人家好的企业都想留在国内,差的企业到中国来也不好混,出台几个月了,风平浪静,没有外企流入热潮,本地银行出钱引进好企业都变得很困难,何况要外资掏腰包,目前也就汽车业有些动静。

  至于金融开放,大家可能老是记着亚洲金融危机的痛。其实没必要。亚洲金融危机受伤害的国家也只有阵痛,并且还是有赖于中国出手相助,可见中国还是有一定实力。老百姓记着这事,决策层难道不考虑这事?他们有意将中国金融引向危机?都是汉奸?批评归批评,至少我不相信到了这个地步。

  另外,中国的金融开放并不是现在才开始,引入外资金融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启动,后面逐年提高份额,这一次只不过是允许独资金融而已。中金公司就是合资金融投资公司,KKR集团就是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公司。QFII也是早就开放的,只是有限制,今后同样有限制。金融控股公司,今后没有股份占比限制,但投资方向还是有限制。有人讲美国不允许中国金融公司去美国投资,不对等。其实也错了,中金在纽约就设有独立分公司,可直接做国际投资。中国银行在包含美国等50多个国家设立独立分支机构,业务范围也覆盖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直接投资、保险、基金、租赁等多个领域,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综合金融服务,并未要求合资。中国企业还可以在境外部分国家全资收购金融、保险和证券投资公司。

  大家天天都在喊人民币国际化,总希望人民币能挑战美元地位,金融不开放,人民币能有多大国际化空间?本来,我倒是对人民币国际化不感兴趣,但国家很重视,要走国际化之路,网友也狂热,都这么想,那金融开放就是必然道路。至于风险,那是顶层设计者的事。

  我一直都在反对一件事:崩溃论。外国人老预测中国崩溃,中国人也老讲自己会崩溃。好像不崩溃一回,内心就不舒服。前些时候,人民币贬值快,有人就讲马上要破十。其实我是个比较保守的人,经常批评政府过度依赖开放,但我不会抱崩溃心理。人民币升值贬值,民间顶多也就能看个大势,脱口就是破十,依据是什么?涉及具体数据,真得要有特别详实的资料做依据,并且还要对国家整体金融现状有全面了解才行,一个网友,随口就讲要破某个点位,纯属瞎蒙。持崩溃论的人也一样,自己想象要崩溃,就认为崩溃一定要发生。

  第二个问题:关于华为5G,我没有贬低。任正非先生在采访中的观点跟我《孟晓舟事件与华为前路》的说法完全一致,我当时就讲5G对于手机而言,并没有那么紧迫,AI也没那么快,任总也说可能有泡沫。任总还讲到网友的问题,他呼吁网友要有包容心,不要动不动就骂人,我在上文也提到“和为贵”。任总在整个采访中多次提到美国企业的伟大,显然也是在有意间接缓和气氛,即使效果不佳,也比怒气冲天的好。

  讲到5G,我还想说点事,在中国用3G的时候,我的学生(曾就职华为)告诉我,中国的3G顶多只能算2.5G,后来用4G的时候,他又讲也就是比3G高一点,中国电讯营运商根本没有达到要求。这一次任正非先生讲话以后,我才真正相信这个说法,他说日本和韩国的4G通讯实际速度要高我们好几倍甚至是十倍。就5G手机而言,完全不在急上。任先生还提到AI泡沫,这也不是新观点,在马云讲AI要让多数年轻人成为未悲剧角色的时候,我就在“微评”中反驳过。我非常不希望中国过早推广5G手机,设备商和营运商倒是高兴,用户在手机硬件和流量付费方面就要承担更多,完全没有现实紧迫性。

  第三个问题:我高估捍卫领海和台湾的能力了吗?似乎没有。我的想法是一惯的,一直认为不要随便讲硬话,一旦讲了,就要兑现,不能言出必行,就别划红线。这几年来,因为看到了特别多处理事情的过程与结果,感觉有关方面还是持有“用时间换空间”的思维,所以,就不太期待有强硬政策释放出来。但是,如果真的到了悬崖边上,我还是相信中国军队敢于誓死捍卫核心主权,十几亿人都在看着。

  第四个问题:不管大家怎么看,虽然问题还是有很多,但我还得承认最近几年中国有变化,我曾经还写了《十八大后的四变四不变》,凝聚力和社会风气还是有所好转。至于底层现实,我不能说非常了解,但比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还是强点,我的相关亲人中有农民,有工人,有下岗人员,还有临时工,我也经常回农村走走,总的感觉还是在进步,不满的事我也在经历,并且还经常发牢骚,但这需要在持续不断地交锋中慢慢改变,天天骂娘不见得就是关心底层人民。

  第五个问题:有关对美欧科研实力的评判。因为我在上文讲了机场偶遇科学家的事,并说最高端科研设施美国拥有巨大优势。有位朋友不认同,讲美国的很多东西都离不开中国,一离开中国就搞不定。我暂不认同这个观点,就我的知识范围,我还真没有看到中国拥有让外国离不开的领域,也许有部分采购件来自于中国,并不能就说明是离不开中国,可能只是全球采购的一部分,你不供,它也可以另选采购商。如果有朋友知道中国在某领域让世界离不开,请求留言给我,或者直接写文章大力宣传。

  再说点无聊的小事,有人依据上篇文章,说我投降了。笑话!我向谁投降?人家图我什么?我为什么要投降?难道我以前反叛了吗?我从来就没有奉承过谁,不管多大的人物,我都没奉承过,今后也不会干这种事。有一点我是坚持的:即使我不喜欢,也不会持有幸灾乐祸的心态,绝不会等着崩溃来临而狂欢。

  对未来,我有两个判断:内部,经济会变慢,会有停滞期,但不会崩溃,各类失衡矛盾会更加突出;外部,国际压力会变得更大,并不会因为开放变宽而变小。如果硬要讲大危机,我可能认为中国最大的危机是大脑危机。

  写于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2. 再扒“公知”的画皮
  3. 吴铭:郑州李爷的“京胡独揍”
  4. 运-10下马摧毁了大飞机的研发平台:绝不要低估美欧合谋扼杀中国大飞机的决心
  5.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6. 解放军被这场战争“打醒”!从此加快军事现代化
  7. 吕德文:中国社会活力从哪里来
  8. 《啥是佩奇》为什么令人不适?
  9. 越来越胖的中国人
  10. 脱欧!玩弄民主者必被民主玩弄
  1.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2. 从《邓小平时代》回看毛泽东时代
  3. 毛泽东:你瞎指挥,我就乱报
  4.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
  5. 顽石:窥一斑而能见全豹乎
  6.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7. 顽石|为什么大多数清官、忠臣都没有好下场?
  8. 张志坤:以协议结束中美之间的冲突,这应该属于政治神话
  9. 卢麒元:《何新发现了什么》——何新先生关于共济会的系列文章
  10. 郭松民 |《亮剑》:要害在哪里?
  1. 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2. 不要争了,淮海战役的指挥者非他莫属
  3.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主席,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6. 深不见底的权力暗斗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六大疑问解读
  7.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8. 司马平邦:历史必将还他千年英名
  9. 原国家副总理吴桂贤率500宗亲纪念毛主席诞辰!
  10. 习近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1. 谁终将声震天下?谁终将点燃闪电?
  2. 裁员凶猛
  3.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4. 总前委对淮海战役有多重要?国军没有,所以输了
  5. “二胎大省”也不想生了,生娃为何这样难?
  6. 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某法学教授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