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大卫·科茨论俄罗斯发展资本主义的失败 ——中国共产党人应当怎么办?

佚名 · 2004-11-19 · 来源:本站原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大卫·科茨论俄罗斯发展资本主义的失败 ——中国共产党人应当怎么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卫·科茨论俄罗斯发展资本主义的失败
作者: 继东
日期:   2004-11-19 15:33

大卫·科茨论俄罗斯发展资本主义的失败
  
王宏伟 编译

美国《科学与社会》杂志2001年夏 季号上发表了大卫·科茨的题为《俄罗斯 是否正在变成资本主义?》的文章。文章 认为,俄罗斯新有产阶级不是资产阶级, 他们建立的也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 是一种源于前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非资 本主义的掠夺/榨取制度,它只进行盗窃 和投机,而不致力于生产、经济和技术的 进步,它的出现造成了俄罗斯持续的技术 退步、人口的灾难、独裁统治和持续的国家解体。该文主要内容如下。

虽然拥有国外势力的大力支持和国内 民众的默许,但俄罗斯通往资本主义的道 路远非坦途。俄罗斯的新制度有时被称作 “精英资本主义”、“犯罪资本主义”或 “寡头资本主义”。尽管如此,大多数观 察家还是认为,在俄罗斯兴起的新制度是 资本主义的一种形式。

本文对资本主义正在俄罗斯发展这一 观点提出挑战,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没 有在俄罗斯不断演变的社会结构中占据主 导地位。在俄罗斯,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些 表面特征虽然有所显露,比如公司和银行 的私有制、证券市场的开放、以市场机制 取代中央计划,但资本主义的一些决定性 特征却没有出现的迹象。

本文认为,现代俄罗斯社会的倒退性 特征不是向资本主义过渡的结果,而是新 的非资本主义制度的副产品。

何为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是生产建立在雇佣劳动关系 基础上的市场体制。它具有三大特征:资 本家掌握生产商品的企业;为生产商品, 资本家必须支付给工人用以谋生的工资; 资本家之间为在市场上出售商品而进行竞 争。竞争迫使资本家为了生存而持续地降 低商品的价格。控制生产过程是其降低商 品价格的主要手段,资本家只能通过积累 和创新来降低商品价格。

资本家的这种“革命”角色不同于土 地所有者、高利贷者和商人。这三种人的 收入不直接来源于从雇佣劳动中榨取的剩 余价值。所以,他们没有必须依靠积累和 生产方式的转变来发展生产力的压力。土 地所有者通过控制资本家生产所需的土地 收取租金。高利贷者控制金融资本并收取 利息。商人则是贱买贵卖。可见,他们的 收入来自于对关键性投入要素的控制和精 明狡诈的交易,而不是生产体制的转型。 俄罗斯正在出现的社会结构 俄罗斯有了一个非常不健全和扭曲的 市场。在国内经济中,有一半或者更多的 交易是通过易货贸易或代金券进行的。在 许多情况下,交货方得不到任何付款,而 交易仍然没有终止。这点为反复出现的大 量贸易债务拖欠现象所证实。虽然有效需 求不足,工人们还是不断地生产出各种产 品。有时,工人生产的产品被作为实物工 资又发还给工人。企业进行生产并保有一 定数量的工人并不是完全出于对市场效率 的考虑,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使工人免 遭失业的困扰。俄罗斯新自由主义经济政 策的决策者所盼望的“正常市场经济”并 没有出现。

在俄罗斯,相当一部分非金融企业被 原来的经理人实际占有、有效控制,进而 走向衰亡。这些私人所有者雇佣了具有 雇佣劳动者特征的工人。

但是,俄罗斯企业的受雇者不是马克 思所说的雇佣劳动者。首先,他们不是定 期地领取劳动报酬。俄罗斯新经济的一个 显著特征就是只有少数工人在任何时候都 能及时、全额地领取薪水。其次,工人得 到的实际工资尚且不足以满足物质再生产 的全部所需。如果俄罗斯的工人必须依靠 工资维持生计,那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今天 就不会活在人世。工人的生活水准下降到 了正常水平线以下,即使以萧条时期的标 准衡量也是如此。许多工人再生产的能力 来源于其他方面,如在自留地上种植粮 食、在工作之余从事小生产或贸易。工人 之所以还没有放弃不正常发薪的工作,是 由于他们希望得到大量的社会福利,如补 贴性的住房等。这些福利主要是源于前苏 联体制的剩余索取权,而不是工人为企业 主创造利润的补偿。

俄罗斯新贵阶级的收入也主要不是直 接来自于资本家对于剩余价值的占有。他 们高收入的来源是:1.石油和天然气的 出口;2.拥有、控制城市的房地产;3. 借款给国家;4.贸易;5.投机;6.从企 业榨取收入;7.盗窃公共资金;8.敲诈 勒索。

石油和天然气收入

俄罗斯新贵的高收入,大部分直接或 间接地来源于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因为 石油和天然气是俄罗斯向世界资本主义市 场出售的主要产品,也是俄罗斯新贵们极 欲寻求的硬通货的主要来源。在1997 年,俄矿产品的出口额达325亿美元,占 俄罗斯出口总值的46%。

俄罗斯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流入 前苏联部长级高官、共青团干部、国家银 行官僚和影子经济的运作者手中。前苏联 石油天然气工业部副部长切尔诺梅尔金就 是其中的代表。

甚至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石油和天 然气生产者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资本家。 来源于自己工人的那部分利润是直接榨取 的剩余价值,以高额固定资本费用为基础 进行重新分配的部分则是对雇佣劳动整体 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分享”,目的是维持 必须投资于油气产业的总资本的平均利 润率。

俄罗斯新兴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的情 况特殊。它们获得的油气井、管道等不是 资本家投资的结果,而是原来国家社会主 义制度投资的产物。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大 王免费或低价获得了这些资产,但他们却 以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价格出卖石油和天然 气。正如石油和天然气是大自然的免费馈 赠一样,这些油气井、管道是国家社会主 义制度下人民劳动成果的免费馈赠。人们 可以认为,来源于剩余价值、为维持石油 和天然气产业高额资本的利润率而进行重 新分配、并且流入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大 王口袋的那部分利润是非资本主义的收入 流动。因为这种重新分配不是对石油大王 投资的回报,而是一种租金。

只有石油和天然气工人创造的较小部 分利润才是资本主义的收入,其余部分则 是自然禀赋加上苏联的遗产。

其他收入来源

莫斯科、圣彼得堡及周围地区的房地 产价格昂贵,与世界其他主要城市的价格 不相上下。希望在俄罗斯发财的外国公司 和个人对空间的需求是房地产租金奇高的 主要原因。那些在两地拥有房地产者非常 富有。他们是土地租金和苏联时代房地产 投资回报的收取者,而不是资本主义利润 的收取者。

在1994年俄罗斯评选出的5大富翁 中,有4个人是银行家。俄罗斯新寡头控 制的银行不履行传统银行向私有企业贷款 的职能。对于它们来说,最有利可图的事 情是通过购买政府债券借款给政府。俄罗 斯政府的债券偿还利息很高,甚至随通货 膨胀率的变化而变化。其年平均实际利息 率估计1995年为77%,1996年为 44%,1997年为11%。这些高额利息也 构成了俄罗斯新有产阶级高收入中的主要 部分。

俄罗斯新贵的另一部分收入是来自于 贸易的商业收入。俄罗斯新寡头中近年最 有政治影响力的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发 迹于销售俄罗斯汽车。进口豪华汽车和其 他昂贵的西方消费品成为一个获利不菲的 行当。通常,这些进口商品的零售价远高 过它们在波恩和纽约出售的价格。

投机是获得收入的一种形式。购买者 购进某种资产,希望它可以在市场价格上 扬时出手。与向国家贷款一道,投机已经 成为俄罗斯新银行家收入的主要来源。特 别是在90年代初期,外汇、贵金属、证 券领域的投机使银行家收入猛增。

1992年开始的萧条和经济混乱至今 尚未结束。这使除能源和金属外的俄罗斯 非金融企业亏损,甚至处于法律意义上的 破产。人们很难得到俄罗斯经济盈亏状况 的可靠数据。俄罗斯的工业经济被分为 10个部门,电力仍然属于国家所有。根 据有关其他9个部门的官方数字,1998 年在爆发了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只有燃料 和有色金属盈利。官方统计显示,1996 年至1998年三年的企业亏损率分别为 506%、501%和552%。

俄罗斯大多数非金融企业都没有创造 剩余价值,甚至工人的工资也时常被拖 欠。尽管如此,控制这些企业的人还是想 方设法找到种种收入的途径,甚至揩不盈 利企业的油。通常的做法是:成立一个由 企业经理们秘密控制的公司,向企业出售 生产投入要素。这些人购买这些投入要素 并以高价再卖给企业以期从中渔利,或者 向企业提供咨询或其他服务以收取大笔的 费用。这样,虽然企业不盈利,可企业的 收入还是被人大量榨取。这是商业利润的 实现方式,而不是资本主义利润的实现 方式。

俄罗斯对于公共资金的管理如此松 驰,以至于数目可观的资金流入那些肆 无忌惮、联系密切的经纪人手中。俄罗斯 负责财会的一位高官披露了两起这类事 件:一起是议会在1994—1996年的车臣 战争结束后拨给车臣重建的10亿美元不 翼而飞;另一起是世界银行给俄罗斯的 贷款9000万美元中的1/3不知落入何人 之手。俄罗斯新贵中有许多是有组织犯罪团 伙的成员。他们除了以上述方式获得收 入,还使用非法、甚至暴力的手段来获得 收入,这是其与众不同之处。不仅如此, 他们还以暴力相威胁,向私有企业敲诈了 大量的钱财。1994年的一个调查估计, 俄罗斯主要城市的私有银行和企业中有 70%—80%曾被胁迫交纳收入的10%— 20%作为“保护”费。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俄罗斯完全缺少资 本主义的获利方式。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本 主义的获利方式在俄罗斯富裕的新有产阶 级的收入中所占比例较小,其收入主要来 源于非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国外的剩余价值通过两种方式转入俄 罗斯新有产阶级账下:一种是俄罗斯向资 本主义世界市场出售自然资源;另一种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西方国家 政府向俄罗斯的贷款和赠款。西方国家此 举的背后用心良苦:前者着眼于经济,出 于对俄罗斯自然资源的渴求;后者侧重于 政治,为的是防止国家社会主义在俄罗斯 的重现和迫使俄罗斯赞成北约和美国独霸 全球。

人们很难找到一个恰当的词语描述这 种社会结构。俄罗斯作为世界资本主义市 场的原料输出者和世界资本主义生产中心 的工业品进口者,其角色如同存在于科威 特或沙特的榨取制度。但与第三世界存在 的榨取制度不同,它不是世界资本主义凭 借跨国公司投资对农业或手工业经济的渗 透。苏联遗产所起到的中心作用表明,俄 罗斯的社会结构还具有非同寻常的掠夺 性。新有产阶级的财产主要来源不是现在 的工人劳动,而是前苏联国家社会主义制 度下的工人劳动。这种过去的劳动加上自 然资源,使该阶级从世界资本主义榨取的 剩余价值中获得巨额财富。也许这个制度 称作掠夺/榨取制度更加恰当。在这种制 度下,有产阶级包括地主、商人、放贷 者、投机者、企业收入的揩油者、挪用公 共资金者、敲诈勒索者和一些资本家。

有人可能会说,上述分析低估了俄罗 斯资本主义发展的势头,对俄罗斯过渡性 特征强调得不够。有时,人们将俄罗斯与 19世纪末以残酷剥削发家的美国资本主 义即强盗资本主义相提并论。在美国内战 后的几十年里,投机、盗窃公共和私有财 产、使用私人暴力获得和保护财富等行为 给美国经济还带来了些许的繁荣。而且, 这一时代还为美国日后的强大工业能力奠 定了基础。俄罗斯新寡头的卫道士替当代 俄罗斯精英们辩护,称其犯罪行为是资本 主义原始积累阶段的必然,还说发达资本 主义很快就会到来。

将俄罗斯与美国19世纪末的强盗资 本主义作比,这种比拟有着致命的缺陷。 科利斯·亨廷顿等人攫取了大面积的公共 土地,但他们也建设了美国的铁路网。美 国的强盗资本主义将盗窃和经济进步结合 在一起。在俄罗斯,我们只看到了盗窃, 而不见经济进步。

美国资本主义并不是诞生于强盗资本 主义时期,而是产生于美国内战之前。强 盗资本主义标志着美国从小型家庭商业资 本主义向大型公司资本主义的过渡。金融 证券市场的兴起与实现垄断权力的动机给 非生产性、掠夺性的行为造成了可乘之 机。但这只是枝节问题。美国的铁路建 设、长途通讯、钢铁、肉类包装等行业出 现了大型生产企业。摩根没有把精力完全 集中于证券的投机或贷款给政府,而是出 资成立了美国的两大生产性企业:电报电 话公司和美国钢铁公司。相比较而言,俄 罗斯的有产阶级加速了国家生产机制的崩 溃并从中汲取高额收入。

为什么俄罗斯将不会出现资本主义?俄 罗斯资本主义发展失败的根源在于 新自由主义的过渡战略。上面这种战略不 但造成了恶劣的宏观经济后果和巨大的社 会成本,而且也阻碍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强烈要求俄罗斯 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事与愿违。

历史证明,向资本主义的过渡要建立 在一种预先存在、正在起作用的生产方式 的基础上。资本主义的起源依赖于英国和 西北欧的农业和手工业经济,也依赖于美 洲奴隶生产为资本主义发展注入的关键性 投入要素。农业和手工业经济生产出了食 物和主要初始要素,将其提供给新出现的 雇佣劳动大军。有时,它们也是新资本主 义市场的组成部分。19世纪初,美国资 本主义的发展同样依赖于国内的小农经济 和手工业经济以及南方的奴隶制度。

俄罗斯资本主义没有得到发展的最终 原因是:由于实行新自由主义战略,俄罗 斯迅速摧毁了先前存在的国家社会主义制 度。发展新资本主义制度缺少基础。单凭 私有化和屏除中央计划经济来实现俄罗斯 庞大的国家社会主义企业向资本主义企业 的转变,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是荒谬的。 将其付诸实施则导致了国家社会主义制度 下创造的成果在今天被无情地吞噬。由于 利润的驱使,俄罗斯新有产阶级认识到: 将预先存在的生产性机构作为正常的资本 主义企业来加以经营,这种做法不会赢 利。新自由主义战略滋生了无休止的萧 条、紧缩的财政和信贷政策、坐等食利的 犯罪团伙、外国产品对国内市场的占领。 这些都使国内生产活动几乎无利可言。无 利可言者要让位于有利可图者。结果,维 持大约15亿人口生活的生产体系被闲 置。许多人为了不致饿死,不得不从事一 些自给自足的生产。

俄罗斯资本主义发展失败所带来的影响 俄罗斯资本主义发展的失败将严重影 响俄的经济进步、人口、民主和俄罗斯国 家的稳定。

在苏共统治的最后十年,苏联经济发 展举步维艰。资本主义曾经被寄予厚望。 人们认为它是恢复经济发展的最佳方式。 但经济困难局面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日趋 严重。经济由缓慢增长变成了倒退。这不 只是过渡时期“休克”所带来的宏观经济 成本。

苏联时期曾经存在着一整套旨在促进 经济增长和革新的制度。它包括一个较高 的投资率、对大批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培 训、开发新产品和新工艺的特别机构、促 使企业引进新技术的刺激。这个制度不是 完美无缺,但它的确促进了经济的进步。 当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瓦解时,该制度也不 复存在。所以,在资本主义不能推动经济 发展时,俄罗斯就束手无策了。结果,国 家不再进行大规模投资或支持创新,新有 产阶级也不需要这些。在新掠夺/榨取制 度下,俄罗斯经济进步的恢复遥遥无期。

俄罗斯经济过渡最严重的社会成本可 能是公共健康的危机:俄罗斯人口死亡率 极高,特别是中年男子由于酗酒、暴力、 感染性和非感染性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增 多。1991年后,俄罗斯的死亡率在上 升。到1998年年底,估计有280万人早 亡。同时,出生率在下降,导致了一个和 平时期前所未有的现象:1993年至1998 年,每年人口自然减少率为5‰。俄罗斯 公共健康的危机和人口的灾难是新自由主 义过渡战略的结果。

俄罗斯人口的自然下降可以从掠夺/ 榨取制度方面找到原因。俄罗斯人口 146亿,绝大多数是教育状况良好的城 市居民,但新贵们不需要这么多的人来分 享租金、利息、商业利益等。俄罗斯人口 灾难性的下降可以被看成是为适应新掠 夺/榨取制度的经济要求而进行的调整。 俄罗斯也曾经期盼着民主与市场经济 结伴而至。的确,资本主义与议会民主有 着历史渊源。但是,即使俄罗斯发展了资 本主义,资本主义在其初始阶段也不需要 民主。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要求俄罗斯将 从前相对有保障的居民变为“自由”的雇 佣劳动者,把宝贵的国有财产交给不劳 而获的新主人。太多的民主会妨害这一 进程。

俄罗斯新掠夺/榨取制度使民主在将 来也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俄罗斯 经历了一个独裁政府统治时期,公开的政 治寡头制度发展迅速。一些人将这些趋势 归结为“苏联思维”的后遗症或叶利钦个 人的特点。其实,它们是俄罗斯掠夺/榨 取制度的附属品。一个多数人没有地位的 制度要想存在下去,它就不会允许民主。 俄罗斯历史上朝着民主方向作出的最 大迈进就是苏联的最后三年。苏联领导人 戈尔巴乔夫在改革国家社会主义的运动中 引进了重要的民主新制度。他相信,改革 经济需要公众的参与。可俄罗斯1992年 的社会经济进程完全毁灭了80年代末民 主的萌芽。

俄罗斯目前的掠夺/榨取制度威胁着 俄罗斯国家自身的存在。俄罗斯占地面积 广大,拥有许多民族。虽然俄罗斯历史上 出现过大帝国,但如今多民族国家只能依 靠两种社会经济制度来维持:一种是资本 主义,它通过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的相 互依赖维系多民族国家的存在;另一种是 国家社会主义,中央计划通过劳动分工和 专业化将广大的地域、众多的人口联系在 一起。

俄罗斯已经不再是国家社会主义,资 本主义也远不可及。它现在的社会经济制 度不能形成把多民族国家凝聚为一体的坚 实基础。在许多地区,一些地方精英正在 考虑保留在俄联邦内究竟有什么好处,因 为俄联邦的存在为其与世界资本主义直接 进行交易设置了障碍。俄罗斯新有产阶级 中最富有的阶层云集在莫斯科。地方精英 们对这种财富集中于一个城市的局面愤愤 不平。俄罗斯如果不改变现在的发展方 向,很可能会进一步肢解为几个社会制度 不同的小国。

资本主义没有在俄罗斯得到发展。取 而代之的是一种起源于前苏联国家社会主 义制度的掠夺/榨取制度。这种制度能否 长期存在还不确定。占统治地位的阶级依 靠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基础设施获得 收入,但这种制度将耗尽苏联的遗产。该 制度也依赖于新自由主义战略的继续。这 种战略有可能在将来某一时刻被放弃,取 代它的或者是替代性的、有效的向资本主 义过渡的战略,或者是发展某种社会主义 的战略。

虽然新自由主义战略对俄罗斯社会造 成了灾难性的影响,但它不会轻易在俄罗 斯消失。掠夺/榨取制度还将存在一段时 间。果真如此,俄罗斯未来将面临持续的 非工业化、人口减少、非民主化和国家的 解体的困扰。(原载《国外理论动态》2001年10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yzx2004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比克格勃更神秘!普京为何此时派“它”出场?
  4.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末日工程
  5. 没有毛主席,你什么也不是!振聋发聩!
  6. 疫情反复,新毒来袭!德国波克特:中国人该觉醒了
  7. 灵性的上海话筒,听不得人民群众抱怨
  8. 我差点冤枉了这家成立6天就负责保供的企业
  9. 北京这一次,杀无赦!
  10. 子午:真的只有胡锡进“关心经济”?别“吃肉不吐骨头”还卖惨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3.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4.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5.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6.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7.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8.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9.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0.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9.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