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毛泽东大传》(第七卷 九天揽月)第290章

东方直心 · 2014-08-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县社干部要编3本书让他们读。第1本是关于好人好事的书。收集去年

大跃进中敢于坚持真理、不随风倒,工作做得好,不谎报,不浮夸,实事求
是的例子。第2本是关于坏人坏事的书。专门收集说假话、违法乱纪,或者
工作中犯了严重错误的例子。第3本是中央从去年到现在的各种指示文件。”
话说1959年6月27日下午,毛泽东离开韶山,乘专列行驶在湖南的旷野中,行至一山峦处,他吩咐叫列车停了下来,走出车门,凝神四望,向着一个小石岗走去。铁道路基下有一条小路,他没有走那条路,而是踏着野草碎石向那座石岗走去。前面出现了带刺的荆棘,走在后边的一部分工作人员走上了小路。跟在毛泽东身后的卫士和胡秀云犹豫了,他们怕弄坏裤子。胡秀云说:
“主席,那边有路,走那边吧?”
毛泽东头也不回地说:
“路是人走出来的。我这个人哪,从来不肯走回头路。”
胡秀云只好自己选择了那条小路。毛泽东望望她的背影,又望望身边的卫士,问:
“你们怎么办?”
卫士们说:
“我们跟主席走!”
毛泽东把大手一比划,说:
“那好,我们就试一试。”
说罢带头前行。过了那座石岗,他对从小路上过来的人们说:
“你们说说,咱们谁的收获大?”
这一天,毛泽东到长沙后,给在武汉的周恩来打电话,商量庐山会议召开的具体问题,他说:
“人们的头脑有些发热,需要冷静下来学点政治经济学。这次会议不要搞得太紧张,要适当注意休息。”
毛泽东还告诉周恩来说,他出了一些题目让与会者讨论。
6月27日夜晚,毛泽东到了武昌。
6月28日,毛泽东再一次畅游了长江
这天下午,毛泽东从汉口乘“江峡”号轮船(一说乘“大别山”号)离开武汉,驶向九江。毛泽东在轮船上召集上庐山开会的各协作区负责人柯庆施、李井泉、王任重、林铁、欧阳钦、张德生等人谈了话,他说:
“形势到底怎么样?有伟大成绩,有不少问题,但前途是光明的,缺点是1个指头的问题,2个指头的问题,3个指头的问题。形势何时彻底好转?大概要明年五一。去年脑子发热,但热情宝贵。促进派似乎腰杆子不硬。要硬起来,怪话任人去说嘛!”
毛泽东又提出了庐山会议准备讨论的14个问题,要大家议论。这14个问题是:1、读书。高干读《政治经济学》、《党的政策》和地县自编《好人好事》、《坏人坏事》。2、形势。好转没有?何时好转?3、今年的工作任务。4、明年的工作任务。5、4年的任务(五年计划的框子)。6、当前的宣传问题。7、食堂问题。8、综合平衡。9、工业、农副业中的群众路线。10、国际形势。11、生产小队的半核算单位问题。12、基层党团组织领导作用问题。13、粮食三定政策。14、如何过好日子?
这天晚上,轮船到达庐山脚下的九江,已经是11点半了。
6月29日一大早,毛泽东一行乘车和迎接他们的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及夫人水静,开始上庐山。(据封耀松记载说:“时在1959年7月1日傍晚,我与毛泽东主席同车上庐山,住在180号院。)
庐山南接江西省九江市,东临鄱阳湖,北濒长江,共有99个山峰,其主峰太阳峰海拔1474米。苏轼的著名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东西南北各不同”,道出了庐山的雄奇秀丽。庐山一年四季,风景如画,凉爽宜人。
毛泽东是第一次到庐山,他虽然一路风尘,但毫无倦意,情绪很好。他在山下眺望着巍峨的山势,欣赏这“匡庐奇秀甲天下”的无限风光。他身边的一位也是初来庐山的工作人员好奇地问:
“到处是云彩,山在哪里呢?”
毛泽东笑着告诉他说:
“山在云雾飘渺间。”
他又转对杨尚奎和水静说:
‘庐山,山好,水好,空气好,还有老表好!’
解放后,庐山上新修了公路,长约30余公里,汽车只可单行,依山环绕,盘旋而上。毛泽东乘车行了1个多小时才到了山腰,稍事休息,继续上山。
毛泽东在中途登上了含鄱口,瞭望鄱阳湖。大家要给毛泽东照相,负责保卫工作的沈同,给毛泽东梳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此时,有人正在拍照,毛泽东一看照相机的镜头还没有揭下盖子,就说:
“你看,她的盖子还没有揭开嘛。”
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工作人员说,今天的风这么大,该选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来就好了。毛泽东说:
“不对,你就是喜欢日暖风和的日子,好来游山逛景。温室里的苗苗经不起风吹日晒。在狂风烈日下登山观海,可以锻炼身体,开阔胸怀,长人志气,这也是练兵嘛。这和人们每天要吃饭睡觉和参加文娱活动是一个道理,都是为了强健身体,磨练意志,增长知识,好养精蓄锐,振作精神,继续为人民服务嘛。”
毛泽东转对水静说:
“水静啊,我身边几个小伙子你都见过了,都是不错的,总想选择个漂亮点的。帮帮忙吧?”
水静说:
“行啊。就怕你的小伙子看不上呐,都长得这么精神。”
“小封,找个老表好不好啊?”毛泽东转向封耀松问,他又对水静说:“帮他找一个吧,你这儿的老俵很多么。”
叶子龙、李银桥也跟着起哄,他们说:
“好啊,江西老俵好啊,拉一个出色的来谈谈看吧。”
水静想了想说:
“你们180号楼里的小郑好不好?她叫郑义修,是省医院的护士。能上庐山服务的,都是选了又选,方方面面都优秀才行。”
毛泽东笑着说:
“我看也很好,水静,你就当个红娘吧。”
他有交代封耀松说:
“小封,就这样吧,接触接触看。”
后来,封耀松还果真和小郑谈成了,在1961年结成了伉俪。
毛泽东上了庐山,下榻于180号院。他坐在柳条椅上,凝视群山,颇有感触。当晚草成《七律.登庐山》一首。
是日晚,毛泽东在写给钟学坤的信中说:
“三吴,古称苏州为东吴,常州为中吴,湖州为西吴。”
6月30日清晨7时许,毛泽东吃过早饭后,在180号院的阳台上和余三保聊天。
余三保是庐山的一级管理员,负责毛泽东的生活接待。他向毛泽东介绍了庐山的自然景观和名胜古迹。他说:
“庐山不仅是天然避暑胜地、疗养区,还是著名的风景区,名胜古迹多达200多处,而且还发现有铁云母、石英等10多种矿藏,前几年曾炼出不少钢铁。”
毛泽东笑着对余三保说:
“庐山是个宝贝,你在宝山工作,应该叫‘宝山’。叫‘三保’没什么意义。”
余三保听毛泽东这么一说,就欣然接受了。他接着向毛泽东介绍起庐山名称的由来。他说,庐山又叫匡庐,是因为在“周文王时有匡姓7人,在此山结庐隐名”而得名。毛泽东认真地听着余三保的介绍,很少说话。二人不知不觉谈了1个多小时。
自从这次和毛泽东聊天之后,余三保就改名叫余宝山了。
6月30日,毛泽东同周小舟谈话,他问:
“周惠那个农业会议结束了没有?”
周小舟说:
“今天结束。”
“叫他马上来庐山。”
“他感冒了。”
“感冒死不了人。”
毛泽东叫来秘书徐业夫,说:
“你给湖南挂个电话,叫周惠上山,通知江西省委接一下。”
1959年7月1日,毛泽东起床后见到余宝山,对他说:
“你昨天讲的周文王,我看是周定王吧!”
余宝山听了不禁一愣,他回去查阅《庐山志》,果真是周定王。余宝山没有想到,一个人民的领袖对这些细微末节的事情,竟然也调查研究得如此认真准确。
7月1日这一天,毛泽东改就《七律.登庐山》一诗。据随身人员记述,毛泽东在诗前写有小序云:
1959年6月29日登庐山,望鄱阳湖、扬子江,千峦竞秀,万壑争流,红日方升,成诗八句: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有一种说法7、8两句原来是:“陶潜不受元嘉禄,只为当年不向前”。后来在发表时改为陶令句。
此时,毛泽东的大女儿李敏刚毕业不久,要结婚了。可是,没有布票,没有工业券,再加上没有妈妈给她操心,毛泽东又不在家,她和未婚夫孔令华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罗光禄的爱人刘若风叫李敏跟爸爸说说,李敏很懂事,她说:
“小事情不要麻烦爸爸了。”
可是,李敏左等右等爸爸就是不回来,就给爸爸挂了一个电话。毛泽东说,现在回不去。李敏急了,就在电话中说:
“你那么大架子,请不回来,我们不等了。”
据李敏回忆说:毛泽东为这事几次让卫士长李银桥打电话给她说:婚期要推迟,一定要等爸爸返京后举行。毛泽东还亲自写信给她,要她注意身体,说会议结束后即刻返京。
7月2日下午4点,毛泽东约上了山的周惠谈话。周惠来到毛泽东的住室,报告说:
“主席,我来了。”
毛泽东正在吃饭,说:
“噢,来得好,来来,一道吃饭。”
“主席,我吃过了。”
“噢,我这个时间跟你们不同了。不吃饭就喝点酒。”
“我不会喝,一喝就上头。”
“你呀,是个老实人。说说吧,湖南的会开得怎么样?”
“嗯,这次会开得还可以。我们也是先议了议形势,要求大家讲实话。这样算下来,去年还是估产过高了。报增产一成,谭老板给我们插了白旗,有些干部沉不住气,说报低了通不过。”
“谭震林没种过地,工人出身。”
“今年也报高了。上海会议加到450亿斤,大家议论,实际能争取300亿斤就不错了。”
“在韶山我问小舟,湖南提什么口号?他说:‘苦战3年,改变湖南面貌’。我说你30年也改变不了。那里的梯田,一季五六百斤就不得了,每年增产100斤,30年也没有万斤田呀。”
“郑州会议以后,形势逐渐好转。但问题并没有解决完。”
“就是去年那七八个月,特别是北戴河会议之后的3个月。到11月开始纠正。”
“虽然是3个月,影响怕长得多,也许要3年。下面的干部都反映农民怕变,怕再刮‘共产风’。现在多数公社还是大食堂,供给制。农民并不自愿,但上面不讲话,下面不敢动作。劳动积极性不高与供给制过大有关。湖南的意见,现在的条件供给制不能再搞了。去年没搞的公社,今年不能再搞。去年搞了的,今年要缩减。大办食堂这个提法不能再讲了,浪费太严重。”
周惠说着,将带来的材料递给毛泽东,他接着说:
“主席,这是大家对食堂的议论,绝大多数同志都是主张自愿为主,不能再硬性规定,强办下去。”
毛泽东“唔”了一声,接过材料,放在一边,说:
“公共食堂要自愿参加,但也不要一哄而散。对群众的积极性不要泼冷水。要团结,不要过于看重1个指头,2个指头,3个指头的问题。”
毛泽东放下筷子,又说:
“就这样吧。这次上庐山,要读书,不要事务主义。要看大局,算大帐。”
7月2日下午,毛泽东在江西省庐山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第1次庐山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李先念、李富春、彭德怀、谭震林、柯庆施、李井泉、张德生、林铁、欧阳钦、陶铸、王任重、杨尚昆。
彭德怀是在这一年的4月24日至6月13日率领军事代表团先后对苏联及东欧各国进行了50多天的访问,归来不久,他原不准备参加会议,毛泽东打电话要他来,他就只好上了山。
毛泽东在会议上首先发表了意见。关于读书问题,他说:
“鉴于去年许多领导同志和县社干部对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不大了解,不懂得经济发展的规律;鉴于现在工作中还有事务主义;所以,应该好好地读书。党的中央、省、市、地委一级委员,包括县委书记,要读《政治经济学》下卷第三版。时间3至6个月,或者1年。县社党委成员能读政治经济学的也可以读。要编3本书让他们读。第1本是关于好人好事的书。收集去年大跃进中敢于坚持真理、不随风倒,工作做得好,不谎报,不浮夸,实事求是的例子。第2本是关于坏人坏事的书。专门收集说假话、违法乱纪,或者工作中犯了严重错误的例子。第3本是中央从去年到现在的各种指示文件。这样,各级干部都要读书,也都有书读。读后还要考试,不能马虎随便。我们提倡读书,使这些同志不要像热锅上的蚂蚁,整年整月陷入事务主义,搞得很忙乱,要使他们有时间想想问题。现在这些人都是热锅上的蚂蚁,要把他们拿出来冷一下。”
关于形势问题,他说:
“国内形势是好是坏?‘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国内形势总的说是这12个字。大形势还好,虽然有不好的一面,但还不至于坏到‘报告老爷,大势不好’的程度。去年存在的基本问题有:一是综合平衡;二是群众路线;三是统一领导;四是注意质量。在上述问题中最主要的是综合平衡和群众路线的问题。
去年以来没有贯彻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今后宁可少些,但要好些,全些,各种各样的都要有。农业中粮、棉、油、麻、丝、茶等样样要有;工业中,重工业、轻工业等样样要有。去年集中力量搞小高炉,其它都丢掉,这种搞法不行。大跃进的重要教训之一,是没有综合平衡。说要有两条腿走路,要有几个并举,实际上没有兼顾。整个经济中综合平衡是个根本问题。只有综合平衡,才有群众路线。在综合平衡中,主要是农业内部的平衡、工业内部的平衡、工业和农业的平衡。做到了这3个平衡,才可能正确处理整个国民经济的比例关系。”
关于任务问题,毛泽东说:
“今年钢的产量是否定1300万吨?能超过就超过,不能超过就算了。粮食去年增产有无三成?今后每年增产1000亿斤,到1964年可达到1万亿斤了。钢在明后年只能增加400万吨,但要确保质量。15年超英要坚持。去年做了件蠢事,好几年的指标一年完成。现在是否提农、轻、重?这几年农业第一,还要成立农机部。过去安排国民经济计划的次序是:重、轻、农、商、交,今后恐怕要倒过来,改成农、轻、重、商、交。这样提法并不违背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还说:
“过去,陈云提过先安排市场,再安排基建。黄敬不赞成。现在看来,陈云的意见是对的。要先把衣、食、住、用、行5个字安排好,使大家过得舒服,就不会有人骂我们,就不会造反,也有利于建设,国家也可以多积累一些。”
关于食堂问题,毛泽东说:
“要积极办好。按人定量,分粮到户,自愿参加,节约归己。吃饭基本上要钱。在这几项原则下,把食堂办好,不要一哄而散,保持20%也好。食堂要小,形式要多样。”
关于团结问题,毛泽东说:
“要统一思想,对去年的估计是:有伟大成绩,有不少问题,前途是光明的。缺点只是一、二、三个指头的问题。许多问题是要经过较长的时间才看得出来的。”
毛泽东在讲话中,在原来提出的14个问题以外,又增加了5个:1、团结问题(中央至县委)。2、农村初级市场的恢复问题。3、体制问题,即收回财权、人权、政权、商权,由中央和省市两级控制,反对无政府主义。4、协作关系问题。5、加强工业管理和提高产品质量问题。
会议决定:庐山会议采取先分后合的办法,开几天分组座谈会,讨论19个问题,尔后用两三天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必要的文件。
会后,毛泽东在来庐山途中和在7月2日会议上的两次讲话,被整理成一个讲话记录,其中略去了国际问题,这样,会议要讨论的问题就变成了18个。毛泽东要杨尚昆印发会议。
7月3日凌晨1时,毛泽东在入睡前服了安眠药,半靠在床上批阅李先念为中央起草的关于在大中城市郊区发展副食品生产的指示稿,他在上面加了两段话,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
“所谓农者,指的是农林牧副渔五业综合平衡。蔬菜是农,猪牛羊鸡鸭鹅兔等是牧,水产是渔,畜类禽类要吃饱,才能长起来,于是需要生产大量精粗两类饲料,这又是农业,牧放牲口需要林地、草地,又要注重林业、草业。由此观之,为了副食品,农林牧副渔五大业都牵动了,互相联系,缺一不可。”
从3日开始,庐山会议进入分组讨论阶段,与会者分为东北、华北、西北、华东、西南、中南6个小组,按照毛泽东提出的18个问题展开讨论。大家在小组会议上摆情况,谈意见,发言十分热烈。
被分配在西北组的彭德怀住在河东路176号院,刚离任的驻莫斯科大使张闻天住在177号院,两院相距不过50米。彭德怀下去散步或者到会场开会,常常碰到张闻天,两人免不了要聊上几句。
“你们那组讨论得怎么样?”
张闻天这一次问起了西北组的讨论情况。彭德怀浓眉紧锁,阴沉着脸说:
“唉,还不是遮遮掩掩不痛快。裤子要自己脱,不要人家拉嘛。江西现在还讲去年增产67%。脱了外裤留了衬裤,不肯脱光,自己给自己找被动!”
张闻天说:
“我们那边会议压力大,柯庆施护得利害,只能讲好,不能讲坏。”
彭德怀说:
“我们西北小组情况还好。”
张闻天说:
“1958年小土群炼铁,浪费人力物力太大,影响秋收,结果是丰而不收。”
彭德怀说:
“炼土铁,我看是有得有失,或有失有得。”
张闻天摇摇头说:
“你的估价还比较高。我认为是得不偿失或损失很大,今年钢产量定1300万吨很难完成。”
彭德怀没有吭声,张闻天又说:
“现在有些意见不好提,集体领导搞不起来。政治局扩大会议,连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开法?主席很英明,但整人也很厉害,有些方面跟斯大林晚年差不多。主席爱讲历史,他从中国历史学了不少好东西,但也学了些统治阶级的权术。”
彭德怀说:
“上海会议毛泽东批我。他自己犯了错误不认账,不检讨,反而责备别人。被胜利冲昏了头喽!骄傲嘛!”
7月4日晨,毛泽东指示杨尚昆将将两份材料印发会议,一份题为《几篇论述大跃进经验教训的文章》,一份题为《对我国几年来工业生产增长速度忽高忽低的一种分析》。
7月4日,毛泽东在李先念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大中城市郊区发展副食品生产的指示稿上加写和改写了两段文字,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
“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一定可以做到有菜吃,有油吃,有猪吃,有鱼吃,有菜牛吃,有羊吃,有鸡鸭鹅兔吃,有蛋吃。我们应当有志气、有决心做到这一项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有伟大意义的社会主义事业,也应当有信心做到这一项事情。一切为了人民利益,望各级党委接到这个指示以后,精心策划,立即动手办起来。不但大中城市,县城及四乡集镇都要照此办起来。各级党委要有一个专门管副食品的书记或精心从事的干部。”
7月4日晚,毛泽东在他的住处同王任重、刘建勋、梅白3人谈话。他从明代杨继盛的两句诗说起,他说:
“‘遇事虚怀观一是,与人和气察群言’。这是椒山先生的名言。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这两句,并照此去做。这几十年的体会是:头一句‘遇事虚怀观一是’,难就难在‘遇事’这两个字上,即有时虚怀,有时并不怎么虚怀。第二句‘与人和气察群言’,难在‘察’字上面。察,不是一般的察言观色,而是要虚心体察,这样才能从群言中吸取智慧和力量。诗言志,椒山先生有此志,乃有此诗。这一点并无惊天动地之处,但从平易中见精深,这样的诗,才是中国格律诗中的精品。
唐人诗曰:‘邑有流亡愧俸钱’,这寥寥7字,写出古代清官的胸怀,也写出了古代知识分子的高尚情操。写诗就要写出自己的胸怀和情操,这样才能引起读者的共鸣,才能使人感奋。”
梅白听了毛泽东的这一番宏论,踏月而归之后,竟至彻夜无眠。
7月5日晨,毛泽东在李先念为报送粮食部副部长陈国栋的报告所写的一封信上写了一个题目叫《粮食问题》的长篇批语,他写道:
此两件印发各同志。陈国栋同志的报告是一个重要文件。请各大区区长主持讨论,细致地讨论,讨论两次至3次。我基本上同意这个文件所述的意见。但觉:
1、假定今年年成比去年确实好的情况之下,征购1100亿斤,力争办到,这是变被动为主动的第一着。今年年成如果在秋收以后确实较去年好、确实证明无妄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征购到这个数目字呢?
2、下年度销售计划,我感觉不但1020亿斤是太多了,这个文件上调整为855亿斤,似乎也略为多了一点。是否可以调整为800亿斤,或者810、820亿斤呢?告诉农民,恢复康菜半年粮,可不可以呢?苦一年、两年、三年,就翻过身来了。多储备,少食用,以人定量,粮食归户,食堂吃饭,节余归己,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有稀有干,粮菜混吃,仍然可以吃饱吃好,可不可以这样做呢?
3、多产粮,是上策。田头地角,零星土地,谁种谁收,不征不购,主要为了解决饲料,部分为了人用。恢复私人菜园,一定要酌给自留地。凡此种种,可以多收。既已多收,可以多吃(主要猪吃,部分人吃,例如菜)。
4、好好地精细地安排过日子。是否可以按照1957年的实际产量安排过日子呢?1957年的日子不是过得还不错吗?这样做,农民的粮食储备就可以增得较多了。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
5、在今年秋收确实知道粮食比去年增产的情况之下,一定要划出牲口饲料、猪饲料两种,一定要比过去多些,是否可以有人粮的一半?人粮1斤,饲料半斤。各地情况不同,势必有多有少,但一定要下决心注意这个问题。除灾地外,饲料一定要比过去多些。增加饲料,极为有利。牲口是动力。一部分牲口是肉食奶食(老牛、菜牛、奶牛)。粪可以肥田。皮、毛、骨、角,大有用处。吃肉多,吃粮少,动物蛋白优于植物蛋白,人的体格会更发展,会更健康。猪是肉食,又有肥料。在三、五、七年以内,力争做到1亩田1头猪。1头猪就是一个小型有机化肥工厂。肥料的主要出路是猪,是1亩田1头猪。
以上几点意见,只供同志们此次讨论的参考,切勿下传。不对之处,准备修改。
毛泽东
7月5日上午6时
7月5日是星期天,会议休会一天,由于天气晴朗,与会者纷纷出游。
7月5日晚上,毛主席突然问封耀松:
“小封,你什么时候值班?”
封耀松算了一下,报告说:
“主席,是7号、9号。”
毛泽东没再说什么,但他似乎在安排着一件事情。有关这件事情的经过,有几个人作了基本相似的记述:
7月7日,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要他的夫人水静去南昌接贺子珍上庐山。(李敏记述。她认为爸妈见面,可能与商量她的婚事有关。)  
8日下午3时许,贺子珍和水静离开南昌,直奔庐山而来。到庐山牯岭,住在28号房。
9日晚,大约是在9点左右,毛泽东在180号院住处接见了贺子珍。当时,只有毛泽东的贴身卫士封耀松和水静两个人陪同贺子珍。
 “7月9日晚,约9点多,一辆轿车停在180院楼下台阶边。当时,主席在2楼,就只有我一个人值班。我到车边,打开车门,将一位女同志扶下来,与同车来的水静同志一起,把她扶进1楼的卫士值班室。我马上去报告主席:
‘水秘书她们来了。’
主席说:
‘好的!’
然后看了看表,站起身来,好像要到楼梯口迎接的意思。我下去与水静同志一起把那位女同志扶上楼来。水静秘书先下去了。我拿过藤椅,在主席对面放好,安排她坐下,然后泡了杯茶给那位女同志,又给主席的杯子添了水,并为主席放了烟在桌边,回到了卫士值班室。”(封耀松记述)
“她来到一间屋子里,抬头一看,不觉一惊,里面坐着的竟是毛泽东。毛泽东见她来了,站起身,微笑着同她打招呼,请她坐下。
贺子珍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能够见到毛泽东。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而且像打开了闸门的水坝,汹涌澎湃,再也关不住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哭。毛泽东看了,温和地说:
‘我们见面了,你不说话,光哭,以后见不到了,又想说了。’
他问道:
‘你这几年生活得怎样?身体都好了?’
贺子珍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仔细地看了看毛泽东,说:
‘我好多了,你身体不如以前了。’
毛泽东说:
‘忙呀,比过去更忙了。’
接着,毛泽东详细问起贺子珍在苏联的情况,贺子珍一一说了。毛泽东听了,轻轻叹口气,说:
‘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贺子珍的眼泪又禁不住流了下来,哽咽着说:
‘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太不懂事了。’
毛泽东也谈起了这些年的情况以及他辞去国家主席职务的事。毛泽东告诉贺子珍,娇娇有朋友了,问她同意不同意娇娇的婚事?贺子珍回答说同意,她已经见过了。毛泽东说,等他这次开完会回去,就要为她举行婚礼了。”(王行娟记载:《贺子珍的路》)
“毛泽东对我说:‘我们两个人谈得不错。贺子珍不讲话,只是哭。我怎么劝她她都不讲话,不讲话怎么能谈下去呢?没办法,我只好说,那你休息吧。我还问过她有什么困难没有,她也不讲话。’”(汪东兴记述)
“大约过了45分钟,主席按铃召我去,我给他们的杯里又加了水,绞了两条小毛巾放在桌子上,看他们谈得很热烈,就下去了。我回到值班室,水静同志问:
‘小封,他们还在谈吗?’
我说:
‘是啊。’
他们讲话的声音很响,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水静同志说:
‘小封,贺子珍同志身体不太好,是从山下边刚接上来的。’
至此,我才知道那位女同志是贺子珍。(封耀松记述)
他们在一起谈了一个多小时,毛泽东站起来说:
“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们明天再谈。”(王行娟记述)
 “我与水静继续谈着,铃又响了。我上楼,搀下贺子珍同志,对水静说:
‘主席要你去一下。’”(封耀松记述)
 “水静走进毛泽东的书房。毛泽东身穿粗条子的睡衣,吸着烟,面部表情有些愁苦。他见水静走进来,对她说:
‘贺子珍的脑子已经不行了,所答非所问。’
他还说:
‘她拿走我3瓶安眠药,这种药很厉害,千万不能让她多吃,最好把药拿回来。’
毛泽东接着说:
‘你要好好照顾她,明天送她回南昌。’”(王行娟记述)
“毛泽东还对水静说:
‘下山以前,你一步也不要离开她,怕她出去碰到熟人,那不好。’
水静上去只一会儿,就下来与我一起搀着贺子珍上了车。看着贺子珍的表情很高兴,她说:
‘主席还像原来一样,只是老了点,头发有点花白。’
送走贺子珍一行,我上楼去,主席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对我说:
‘小封,你看怎么办呢?这个同志把我的香烟、安眠药都拿走了。香烟倒还不要紧,安眠药她吃了,身体不行的。’
主席让我再下楼为他去拿香烟,主席是离不开烟的。我拿烟上来,看了一下,主席显得既高兴又不高兴的样子。
‘小封啊!这个女同志,是女中豪杰,人是很耿直的,就是缺少文化。本来身体很好的,让她不要去苏联,劝也劝不好,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生活很艰苦的!我们也不知道消息……’
主席让我打电话给水静同志,不要把安眠药给贺子珍吃了。我马上下楼去与水静通了电话。因为主席的安眠药有3种,按顺序吃的,错服是会出事情的。
次日晨,水静同志来电话,说已将安眠药从贺子珍手中要回来了。我报告了主席,主席连连说:‘好,好!’就从烟盒内抽出一支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 (封耀松记述)
贺子珍在第3天回了南昌,毛泽东没有与她见第2次面。贺子珍事后对水静说,她把安眠药拿走,是不想让毛泽东吃这种药。
在7月9日那天晚上,毛泽东送走贺子珍以后,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看了一夜的材料,一直到黎明前,才让封耀松为他擦了澡,梳了头,给他服了安眠药,安排他上床。他躺在床上还要看《楚辞》。后来终于将手中的《楚辞》置于心口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卫士封耀松在床侧的凳子上继续静坐片刻,才悄悄地立起身,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出于习惯,他迈出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毛泽东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声息,眼角熠熠地闪出光泽。再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呆了,毛泽东的眼角沁出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不知是由于家事的烦扰,还是国事的烦难?抑或是屈原那“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诗句,对这位老人家的感染?
没想到到了拂晓前,疲惫的封耀松又发现,本来已经睡了的毛泽东又起来了。他斜靠在床栏上吸烟,要思考7月10日的发言内容了。
正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烦心;古人今人后来人,人人如此。
再说此时的庐山会议开得非常活跃,在小组讨论中,仍然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分歧,一种是企图否定大跃进和总路线;一种是认为纠“左”已经差不多了,对群众不能泼冷水,气可鼓而不可泄。持这种意见的人,各组中都有,尤其是省委的负责人,他们不敢向群众交代,不敢承认错误,怕否定自己,否定工作。
毛泽东在八届七中全会上,就已经看出了这种情况。所以,他在这次会议讨论前,先定了一个调子。没承想,还是没有统一思想。而且,这两种人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
尽管会议的意见还没有统一,但从表面上来看,这时的会议是,白天开会讨论,晚上跳舞或看戏,会议开得是轻松愉快,被称之为神仙会议。特别是毛泽东把《到韶山》、《登庐山》两首七律抄给周小舟、胡乔木订正后,有不少人也上山赋诗。
此时,也有一些组长和中央的一些负责人,不断地来找毛泽东反映情况。他们抱怨说:
“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胜利的时候要看到问题。现在有些人在困难面前只看问题不看成绩,是不是要搞垮这个党才甘心?”
“抓住兔子尾巴当老虎打。”
有几个人还向毛泽东汇报说:
“彭德怀发言有问题。”
原来,彭德怀在小组讨论中,8天有7次发言,讲了许多意见。他说:
“人民公社我认为办早了一些,毛主席家乡的那个公社,去年搞的增产数,实际上没有那么多嘛。我去了解实际只增产了百分之十三。我又问周小舟,他说那个公社只增产了百分之十四,国家还给了不少贷款和帮助。前不久,主席也去过那个公社。我曾经问过他,你了解怎么样?他说没有谈这个事。我看他谈过的!何必隐瞒呢?是什么就是什么嘛!
毛主席和党中央在全国人民心目中威信之高,是全世界找不到的。但滥用这种威信是不行的。去年乱传毛主席的意见,问题不少。什么‘算账派’,‘观潮派’,帽子都有了,对于广开言路有影响。有些人不说真话,摸领导人的心理。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好多省都给毛主席修别墅,这总不是毛主席让搞的吧。”
彭德怀还说,他和他的朋友们认为:
“大跃进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人人有责,包括毛泽东在内。”“公社的优越性是宣传出来的。”“什么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我看社会主义建设倒是一年不如一年。”“去年不仅是工作方法上有问题,而是带有路线性质的错误,中央要负责任。”
毛泽东听了这些汇报,他漫不经心地将手一挥,说:
“此人是张飞,不就是提个意见呗。”
7月10日傍晚,全体会议在美庐2楼的大客厅里举行。美庐原是蒋介石的别墅,是以宋美龄的名字命名的。参加会议的人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李先念、李富春、彭德怀、谭震林、柯庆施、李井泉、张德生、林铁、欧阳钦、陶铸、王任重、康生、陈伯达、杨尚昆、胡乔木、吴冷西、田家英等。毛泽东在会议上发表了长篇讲话,他说:
“对形势认识要一致,如不一致,就不能团结。党内要团结,首先要把问题搞清楚,要思想统一。党外右派否定一切,说我们‘人心丧尽了’,‘修天安门前面的工程,如秦始皇修万里长城’,说‘过去历代开创的时候,减税薄赋,现在共产党年年加重负担’。所谓丧尽了,就是不仅资产阶级、地主,而且农民、工人都不赞成了。天津有些局长、科长议论,去年大跃进是‘得不偿失’。是不是这样?有些同志对形势缺乏全面分析,要帮助他们认识,得的是什么,失的是什么?比如说,为什么大跃进之后又发生了市场大紧张。不要戴帽子,不要骂一顿了事。”
“党内要团结,就要把问题搞清楚。有人说总路线根本不对。所谓总路线,无非是多快好省。多快好省根本不会错。过去搞1900项基建,现在安排788个,这还不是合乎多快好省方针的?1800万吨钢不行,现在搞1300万吨,还是多快好省。去年粮食没有翻一番,但增加30%左右是有的。多快是一条腿,好省又是一条腿。”
“现在证明一条,社会主义国家中过去总是说农业合作化以后要减产,但是我们的经验证明,合作化也好,公社化也好,不减产。人民公社叫大合作社,或者说基本上还是高级合作社,就没有问题了。问题就是把公社看得太高了。”
毛泽东又说:
“我总是同外国的同志说,请他们隔10年时间再来看看我们是否正确。路线的正确与否,不是理论问题,是实践的问题,要有时间,从实践的结果来证明。我们对建设是没有经验的,至少还要10年才有经验。这一年来,我们开了不少会议,总是把问题加以分析,加以解决,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内有些同志不了解整个形势,要向他们说明。从某些具体事实来说,确实有得不偿失的。但总的说,不能说得不偿失。取得经验总是要付学费的。去年北戴河会议以来,有些事情搞得不好。但总是抓工业了,自己负了责任,可能主观主义,但总比不搞好。1年实践,取得了这么多经验,不像过去只听别人讲,走过场,签字。经验是从成功、失败两方面来的。打仗先从打胜仗、后从打败仗中取得经验,搞建设也是如此。我们想快一点,想找一条正确的道路。”
毛泽东说:
“不论谁批评,都要承认当时有一部分缺点错误。去年4件事:1959年要搞3000万吨钢;基建1900多项;粮食翻番;办了人民公社。这4件事搞得很被动。为了3000万吨钢,引起各方不满。不管右派左派,党内党外,要说是缺点,确实有,都承认。我们把道理讲清楚,把问题摆开,也不戴帽子,什么观潮派、怀疑派、算账派、保守派等等,都不戴。打仗,世界上没有从来不打败仗的将军。打3仗,一败二胜,就建立了威信;如果一胜二败,威信就建立不起来。对去年一些缺点错误要承认。从一个局部一个问题来讲,可能是7个指头9个指头的问题;但从全局来讲,是1个指头2个指头,最多是3个指头的问题。成绩是主要的,彭老总也说是1个指头多一点的问题。
党的方针政策正确与否,不在制定之时,而在执行之后。过去的革命路线,实践证明是正确的。现在的建设路线,要再看10年。我们为革命死了多少人,头都不要了,还给什么报酬。要培养共产主义风格,不计报酬,为建设事业而奋斗。”
7月10日,毛泽东指定由胡乔木为组长,与陈伯达、田家英、吴冷西、杨尚昆5人,起草一个《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记录》。
7月10日以后,各小组的讨论,就围绕着起草文件的问题展开了。
毛泽东对这次会议的安排,原计划到15日或16日结束,不准备将会议内容形成正式文件,打算开到差不多就结束,各奔各地,抓好各项工作就是了。
欲知庐山会议能否按预期日程顺利结束,请看下一章详细叙述。
再版《毛泽东大传》实体书,一套全5册共十卷,417万字。
只收工本费190元包邮,淘宝http://shop70334099.taobao.com
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2. 罕见警告!
  3. 鼓吹货币私人发行的央行原司长被查了
  4.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7.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8.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9.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10.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