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共产党人

《毛泽东大传》(第七卷 九天揽月)第293章

东方直心 · 2014-08-2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讲了9个月纠‘左’,批判了9个月。你批判的那些,难道超过

  了我们讲的?纠正了,批判了9个月,为什么还搞这一手?其目的在

  瓦解中央领导,瓦解总路线,以为大批群众会集合于你们的旗下。”

  话说1959年7月26日,会议分组传达毛泽东在25日提出的“要对事也要对人”的4点意见。会议并印发了毛泽东对李云仲来信的批语:《对一封信的评论》。

  7月26日这一天,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惠、李锐都作了检讨。

  会场上激烈的争论和批判的声音,不时传到对面不远的美庐2楼,吵得毛泽东整日未睡。他几次叫李银桥去会场看看,报告会场的情况。

  这天晚上,中央常委在美庐2楼同彭德怀谈话,没想到他再次拗着脖颈顶撞毛泽东说:

  “在延安整风操了我40天娘,我操你20天的娘还不行?”

  举座闻言失色。毛泽东看着彭德怀,良久,点点头说:

  “尽你操,满足你操娘的愿望。”

  他越说声音越激越高亢:

  “你在这里还只操了20天,还操不得?满足你40天,否则还欠20天的帐,叫你耿耿于怀!”

  众人无不激愤,于是开始和彭德怀算老帐。他们从红军时期算起,算到延安,算到北京,一直算到了这次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只得违心地作了检查。

  7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继续与彭德怀谈话。有人说:

  “彭德怀同志这次所犯错误是严重的,根本原因还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没有接受,相反,很骄傲,犯上。”

  周恩来说:

  “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辩证法,要脱胎换骨。我多次犯错误,认识不全面,难道检讨了就没有骨头?驯服就没有骨头?所有领导同志都要驯服,否则如何胜利?你的骨头是犯上。当然,彭总历史上是有很大功绩的,不能全盘否定,对问题还是要三七开。”

  朱德慢条斯理地说:

  “彭总的一个特点,是容易固执己见。如果是正确的,当然要坚持。是错误的,就要接受批评,改正错误。彭总有一股拗脾气,今后应该注意改掉。”

  毛泽东皱着眉头,不高兴地说:

  “看来我只好再上井冈山了。”

  与会者们明白毛泽东的意思,经过一番议论,一致结论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向党进攻。

  彭德怀也表示同意这个结论。

  从此时开始,中央警卫局向下列各位人员的警卫负责人宣布了3条纪律:

  1、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周惠,不能擅自进入毛主席、刘主席的住地。2、这几个人的汽车不能下山。没有毛主席、刘主席的批准,九江机场的飞机不能起飞。3、这几个人不能互相接触。

  7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初步批判了彭德怀等人的错误。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召开中共八届八中全会。

  7月29日,毛泽东电召林彪上庐山。林彪在北京就知道庐山上出事了。

  29日这一天,毛泽东写了一个批语,要求将新华社《内部参考》上刊登的3篇报道《赫鲁晓夫谈苏联过去的公社》、《番禺县有些农民自办小型食堂》、《增城县重灾公社见闻》,以及《外报就赫鲁晓夫谈公社问题挑拨中苏关系》,印发给与会者。他在批语中写道:

  “请同志们研究一下,看苏联曾经垮台的公社和我们的人民公社是不是一个东西,看我们的人民公社究竟会不会垮台,如果要垮的话,有哪些足以使它垮掉的因素?如果不垮的话,又是因为什么?不合历史要求的东西,一定垮掉,人为地维持不垮是不可能的。合乎历史要求的东西,一定垮不了,人为地解散也是办不到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大道理。请同志们看一看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近来攻击人民公社的人们就是抬出马克思这一科学原则当作法宝,祭起来打我们,你们难道不害怕这个法宝吗?”

  7月29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有人将对彭德怀的批判与对赫鲁晓夫的批判联系了起来。还有的人说彭德怀是里通外国。

  7月29日下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在讲话中宣布了召开八届八中全会的决定,他还说:

  “究竟采取一条什么路线好?现在要回答这个问题。同志们大家都扯了很久了,开一次中央全会来再扯几天,我看就差不多了。方法应该开门见山,不搞外交辞令,横直讲老实话。疙瘩不解开,不好工作。有许多疙瘩多少时候了,不是现在才有,非一朝一夕之故。当面不扯,背后又有,那怎么好办事?把一些疙瘩解开,以利于团结起来工作。”

  7月30日凌晨,毛泽东吩咐秘书说:

  “找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今天上午谈谈。”

  李锐接到毛泽东召见的通知,就对周小舟、周惠说:

  “要做最坏的打算,攻势会越来越猛。我们议论的一些话弄出去是很危险的。”

  周小舟皱着眉头“唉”了一声,说:

  “早跟主席解释清楚也许会好些。”

  李锐反问道:

  “能解释清楚吗?”

  周小舟、周惠面面相觑。李锐又交代说:

  “议论的那些话,特别是23号晚上的议论,就像烧掉了一样,任何情况下不要再提啦。任何情况下!这样做免得情况说不清楚,越搞越复杂,对党,对主席,对谁都不利。”

  黄克诚4人来到美庐二楼。毛泽东坐在沙发上,将大手一摆,说:

  “坐吧,都坐。”

  黄克诚4人依次落座。毛泽东说:

  “中办发了3个文件,我写了批语,你们回去可以看一看。看苏联曾经垮台的农业公社和我们的人民公社是不是一个东西。看看赫鲁晓夫、杜勒斯,还有台湾,是怎么攻击人民公社、大跃进的。他们称人民公社是落后的大规模的奴役制度。说我们狂热地将它强加在6亿5千万中国人头上。说大跃进把中国古老而丰富的文化、习惯和信仰以及家庭生活的基本价值,用命令的方式全部根除了。不是一国内、二国际、三周围吗?你们看看这3份材料,赫鲁晓夫的那篇是放在前面。”

  毛泽东在他所说的3个文件的批语中写道:

  “看我们的人民公社究竟会不会垮台?如果要垮的话,有哪些足以使它垮掉的因素?如果不垮台的话,又是因为什么?不合历史要求的东西,一定要垮,人为地维持不垮,是不可能的。合乎历史要求的东西,一定垮不了,人为地解散也是办不到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大道理。请同志们看一看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近来攻击人民公社的人们,就是抬出马克思这一科学原则当做法宝,祭起来打我们,你们难道不害怕这个法宝吗?”

  毛泽东话头一转,盯住黄克诚,缓缓地说:

  “我不了解黄克诚同志的历史。你同彭德怀的观点基本一致,人们惯言,你同彭德怀是父子关系?”

  黄克诚说:

  “我和彭德怀同志的观点基本一致,只能就庐山会议这次的意见而言。过去我和彭德怀同志争论很多,有不同意见就争,几乎争论了半辈子,不能说我们的观点都是基本一致的。但我们争论不伤感情。江西打AB团时,有人要打我,差点杀头,彭总帮我讲了话,救了我,所以私人感情始终很好。我认为我们关系是正常的,谈不上什么父子关系。”

  毛泽东吮吮下嘴唇,吸口烟,说:

  “政治、思想、感情是统一的东西。我自己的理智和感情就总是一致的。看来我不了解你和彭的关系,也不了解你这个人,还得解开疙瘩。有人说你是彭德怀的政治参谋长。”

  黄克诚说:

  “我这个总参谋长,是毛主席你要我来当的。我那时在湖南工作,并不想来,是你一定要我来。既然当了参谋长,政治和军事怎么分得开?彭德怀的信是在山上写时,我那时还没有上山,怎么能在写‘意见书’一事上当他的参谋长?”

  毛泽东说:

  “现在有个说法,叫湖南集团。你是湖南集团的首要人物,是军事俱乐部的主要成员。”

  黄克诚说:

  “主席,我在湖南工作过多年,和湖南的负责同志多见几次面,多谈几次话,多关心一点湖南的工作,怎么就能成为‘湖南集团’?还有传‘军事俱乐部’的,又是从何谈起呢?”

  周惠小心地插话说:

  “主席,黄克诚同志这个话有代表性。不然老熟人的往来就都成为问题了。要抓多少集团,多少俱乐部?人人自危只好老死不相往来。”

  周小舟也说:

  “‘湖南集团’的提法,有压力,希望能给以澄清。”

  毛泽东说:

  “可能是有点误会,此类议论你们不必介意。我同你们湖南几个人,好像还不通心,尤其同周小舟有隔阂。”

  他看看周小舟,又说: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小舟呐,希望你不远而复,及早回头。”

  周小舟张张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黄克诚岔开话题,谈到了当年东北战场“保卫四平”问题和长时期炮打金门的问题,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毛泽东说:

  “‘保卫四平’是我的决定,难道这也错了?”

  黄克诚说:

  “即使是你的决定,我认为那场消耗战也是不该打的。至于炮轰金门、马祖,稍打一阵示示威也就行了。既然我们并不准备真打,炮轰的意义就不大,打大炮花很多钱,搞得到处都紧张,何必呢?”

  毛泽东笑笑,说:

  “看来,让你当个‘右’的参谋,还不错。”

  周惠借机说:

  “这两天不叫人说话,只许问什么答什么,一些问题不能辩论清楚。”

  周小舟也说:

  “会议上空气太紧张。”

  毛泽东随意地将手一挥,说:

  “要容许辩论,交锋。让大家把话说出来,说完讲透!”

  “敲山震虎”的谋略,千百年以来,人们屡用不爽。毛泽东在7月30日上午同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的一番谈话,还真的震出了一个人来,他就是在早上还主动与周小舟、周惠订立攻守同盟的李锐。

  30日这天晚上,李锐忍不住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

  “还想说明一下您今天提到的‘湖南集团’的事。这件事最使我心情沉重,无刻能安。下面讲一下同我有关的情况。

  听了主席23日的讲话后,我的心情紧张起来。晚上到小舟、周惠处扯谈,小舟也很紧张,想去找黄老谈谈。电话约后,3人就一起去了,谈了下我们的心情。黄老要我们不要紧张,有错误老老实实检查就好了;说彭老总的信一细看,问题很多。周惠又谈了一些湖南粮食等情况。临走时,彭总进来了,我们都站起来(房中没有多余的凳子)。彭总讲了一下他写信的过程,没谈几句,我们就走了。出来时在山坡上望见罗瑞卿同志,小舟二人过去打招呼,我从另一条路回我的住处——说明这一细节,是听说有小组追问这件事。请主席相信我是以我的政治生命来说清楚这件事。如果不属实,愿受党纪制裁。”

  李锐的这封信,连夜由王敬先送给了毛泽东。

  7月31日凌晨,毛泽东批示印发鞍山市委的一个报告,他在批语中写道:“必须抓紧8、9两月,鼓足干劲,坚决反对右倾松劲情绪,厉行增产、节约。无论工业、农业、运输业、商业都是如此。反右倾,鼓干劲,现在是时候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看不到这一点,是瞎子。在庐山会议上提出反冒进,大泼其冷水,简直是罪恶。”

  上午,毛泽东在他的住处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彭真、贺龙。彭德怀接到毛泽东秘书的电话通知后,走进美庐2楼客厅,见刘少奇等人在座,另一边坐着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他们几个人是被召来列席旁听的。

  上午10点50分,会议开始。毛泽东首先讲话,他一开始就有意点明李锐给他写了信。他说:

  “李锐昨天晚上写给我的信,已经送与常委看了。”

  接下来,他在讲话中系统地说起了立三路线、两次王明路线、高饶反党联盟的历史情况。他还说到了彭德怀在这几次路线斗争中,一直站在错误的方面,并举出了历史上不少的事例。

  彭德怀插话说:

  “我过去追随王明、博古路线,到1934年1、2月间,就已经转过来了,认识到还是由毛泽东同志领导好,这是事实证明了的。这话我向黄克诚谈过。”

  毛泽东说:

  “在几次路线斗争中,你都摇摆。由于挨了整,心里恨得要死,今后也很难说。”

  彭德怀说:

  “我都61岁了,耳已顺了,以后还能有什么呢?”

  毛泽东说:

  “人们说你是伪君子,你历来就有野心。我66岁,你61岁,我会死在你前头,许多同志都对你有顾虑,怕难以团结你。”

  他又说:

  “我同你的关系,合作与不合作,三七开,融洽三成,搞不来七成,31年,是否如此?”

  彭德怀说:

  “政治与感情,你是结合在一起的,我没有达到这个程度。你提得那么高,我还没有理解,跟不上,掉队远。许多历史事件,我一生无笔记,文件全烧了。对问题认识上有分歧,但不能说感情不融洽。”

  彭德怀接着讲了一些往事,想表明他从很早的时候就把毛泽东当作自己的先生,对毛泽东是很尊敬的。他不同意毛泽东说他两人的关系是三七开。最后,他说道:

  “我认为我同主席的关系是对半开。”

  毛泽东说:

  “还是三七开吧。”

  这次会议连中午都不休息,午饭就是吃包子充饥,一直开到下午5点才结束。

  1959年8月1日,这一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毛泽东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继续进行。参加会议的还是7月31日原来的一班人。会议从上午10点开始。彭真让李锐做记录。

  毛泽东的讲话,从井冈山到庐山,从军事到哲学,从马克思主义到斯大林,从党的历史上几次路线斗争,到苏联的教训,观点鲜明地批评了彭德怀。

  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彭真都在其间插了话。有人说:

  “你有大功劳,但全是因为有了毛主席、党中央,否则,顶多当个唐生智、程潜。”

  有人说:

  “这么多元帅支持你,是由于主席,但换不出你一条心。”

  有人说:

  “几十年本能反映,自信太高,过分自负,想当个大英雄。”

  一直沉默的林彪发话了,他说:

  “彭德怀同志这回是招兵买马来的,你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你要抛掉个人的过分自信,抛掉个人英雄主义。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别人谁也不要想当英雄。你我离得远的很,不要打这个主意。”

  林彪此言一出,满座皆惊,朱德等人纷纷瞩目于林彪。彭德怀正要辩解几句,林彪抢先接着说:

  “平型关吃了亏,是头脑发热,这是任弼时的决定。你那个百团大战,是大战观念。”

  毛泽东对着彭德怀说:

  “你组织性、纪律性很差,你有个说法:只要有利于革命,专之可也。打朱怀冰等,时机紧迫,还可说:‘专之可也’,打百团大战,为何不先报告请示一下?”

  他转向众人,又说:

  “彭德怀同志是资产阶级世界观,不是无产阶级世界观。方法论是经验主义的,不是辨证唯物主义的。彭德怀同志这个人,是有两面性的,有革命的一面,也有反革命的一面。在民主革命阶段他是积极的,但革命的方法也有错误。进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就有了变化。他对社会主义也有模模糊糊的认识,要群众又害怕群众。9000万人上山炼铁的革命热情,他看成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彭德怀同志这次对时局估计错了,对自己的威信估计高了,对党内同志政治水平估计低了。”

  毛泽东盯着周小舟,说:

  “没有看见?小舟,你上了当,搞合股公司,拉过去了。”

  周小舟哭丧着脸解释说:

  “我对彭老总说,有意见,应同主席谈,但莫起冲突。讲了3遍,不能起冲突。”

  毛泽东嘴角浮现出一丝嘲意,说道:

  “你还说不是,散布空气,无民主自由。我们讲了9个月纠‘左’,批判了9个月。你批判的那些,难道超过了我们讲的?纠正了,批判了9个月,为什么还搞这一手?其目的在瓦解中央领导,瓦解总路线,以为大批群众会集合于你们的旗下。”

  周小舟低着头,无言以对。毛泽东接着说:

  “小舟是否永远被拉过去?看小舟的态度,这个人不觉悟。‘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紧张’,他都接受。‘得失相当’、‘左难纠’,这就是没有马克思主义观点。小舟,你马克思主义观点少一点。这是对领导,不是对群众说的。有些事你不知道,信的目的何尝不知道?可以原谅,同意纲领不简单,是气味相投。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不知道?我同省委书记,同任何一个人非议过彭德怀没有?同我讲彭不好的,统统挡回去。要当面讲,不当面讲非英雄豪杰。如罗瑞卿,要当面讲。”

  周小舟神色有些不自在,挠挠已经秃顶了的头,说:

  “联系过去那些历史看,我不了解彭总过去如何对抗。同意他的信,是我思想幼稚。”

  毛泽东断然纠正周小舟:

  “重点在此,思想有共同性!”

  周恩来也说:

  “方向是对总路线进攻,站在右倾立场,信的锋芒指向总路线。”

  毛泽东重提1935年遵义会议后,林彪写信要让彭德怀担任前敌总指挥,是彭德怀鼓动起来的。林彪见毛泽东又提起了这回事,就插了话,终于说出了24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他说:

  “长征中我给中央写信要主席、朱总和恩来同志离开军事指挥岗位,由彭德怀同志来指挥红军作战,这事我并未和彭德怀同志商量,是我自己决定写这封信的。”

  毛泽东把话题转到7月14日的信上,他说:

  “彭德怀同志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言人。这次向党进攻,是有计划、有准备、有组织、有目的的。彭德怀同志讲‘小资产阶级狂热性’,锋芒是对着中央的,是攻击中央,反对中央。彭德怀同志写那封信是准备发表的,是用来争取群众,组织队伍,用他的面貌来改造党、改造世界。要修正总路线,另搞一个出来。彭德怀同志那封信的前半部分说总路线正确,毫无感情,全部感情放在后半部分。”

  彭德怀解释说:

  “我的那封信有些问题考虑得不成熟,如说‘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有些问题是带‘政治性’的等等。但都是出于自己的考虑,事先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当时想的主要是看到会议快结束了,写个信供主席参考,有无价值,请主席斟酌。没有想过信还要发表。”

  毛泽东说:

  “你这个人有野心,历来有野心。你说过参加革命做大事,说我是先生,你是学生,这都是客气话。先生、学生是讲集体,劳动人民才是先生。尊敬劳动人民为先生的思想你没有建立。你要用你的面目改造党,改造世界。过去因各种原因未得到机会,这次从国际上取了点经(不能断定)。去年郑州会议你未参加,武昌会议乱子一出,机会到了,出去考察,回来又到了湖南。”

  彭德怀说:

  “我的问题与国外无关。出国访问我实在不想去。出访期间,只是在罗马尼亚访问时,为回答对方的提问,就人民公社的所有制问题做过一点解释。除此之外,在其它国家访问时,关于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问题从未谈过。我既没捞什么资本,也没有取经。”

  毛泽东说:

  “上海会议重点是批评李富春,捎了你一句。去年八大二次会议我讲过,准备对付分裂,是有所指的,就是指你。”

  接下来发言的是朱德。他的发言比较温和,毛泽东做了一个手势,他也就不讲了。

  彭德怀在会议结束时说:

  “不管会议最后给我做出什么结论,我保证做到3条:1、不会自杀。2、不会当反革命。3、不能工作了可以回家种田,自食其力。”

  这次会议中午也没有休息,依然是吃包子充饥。

  8月1日夜,毛泽东将他在29日批示3篇报道及批语批给王稼祥,又写了一封信,其中写道:

  “我写了几句话,其意是驳赫鲁晓夫的。将来我拟写文宣传人民公社的优越性。一个百花齐放,一个人民公社,一个大跃进,这3件,赫鲁晓夫们是反对的,或者是怀疑的。我看他们是处于被动了,我们非常主动,你看如何?这3件要向全世界作战,包括党内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

  8月1日晚10时,毛泽东给周小舟写了一封信,并附上《昭明文选》卷10中的《邱希范与陈伯之书》。

  陈伯之是南朝齐梁间人,目不识丁,少时臂力过人,干点偷禾盗船的勾当,被人割掉一只耳朵。时逢乱世,曾任齐江州刺史,后降梁武帝,不久谋反失败,渡过长江投奔了北魏。4年后,梁武帝的弟弟临川王萧宏让他的记室邱希范写了一封信给陈伯之,这就是有名的《邱希范与陈伯之书》,陈伯之接信后重新归降梁主。

  毛泽东在信中写道:

  “‘迷途知返,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枚高’,几句见邱迟与陈伯之书。此书当作古典文学作品,可以一阅。‘朱鳍喋血于友于,张绣剿刃于爱子,汉主不以为疑,魏君待之若旧’,两个故事,可看注解。如克诚有兴趣,可给一阅。”

  8月1日深夜,田家英来到180号院,卫士引着他登上2楼,他一进门看见毛泽东就哭了,“哭得很厉害”“放声大哭”,腿也软了,卫士劝不住。毛泽东只好离开沙发过来劝,也劝不住。田家英哭着说:

  “主席,我年轻,没经验,上当受骗了。”

  他一边流泪,一边检查,一边揭发。毛泽东一支接一支吸烟,脸色凝重,并无惊愕、震怒之类的声色,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原来,田家英曾经多次和水电部副部长、毛泽东的兼职秘书李锐谈话,他的话后来被李锐称之为“危险的交心”,李锐是这样记述的:

  “田家英说,在他离开中南海的时候,准备向毛泽东提3条意见:一是能治天下,不能治左右。二是不要百年之后有人来议论(这是我们不止一次谈论过的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之事)。三是听不得批评,别人很难进言。第3条他感触最深,谈过反右派前夕的一些情况。我们都感觉毛泽东对经济建设太外行,去年不到前台来指挥就好了。他还讲过这样一副有针对性的对联:隐身免留千载笑,成书还待十年闲。我们都认为,毛泽东不如总结中国革命经验,专门从事理论著述为好。”

  这一次,田家英把自己讲的话检讨了出来,把别人讲的揭发了出来;会上谈的说一遍,会下议论的也交代了出来,诸如:“好大喜功,偏听偏信”,“到了斯大林晚年”,“独断专行”,“有些像铁托”,“错误只有错到底才知道转弯,一转就是180度”。

  毛泽东用力将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轻轻叹口气,说:

  “唉,莫哭,莫哭了。你还年轻,要振奋精神,继续搞好工作。”

  他送走田家英,不停地踱步,横在面前的那堵墙,终于坍塌了一块墙角。

  后来有人怀疑田家英和彭德怀有联系,经调查,他与彭德怀并无联系。毛泽东在一个发言材料上批道:

  “这是挑拨,秀才还是我们的。”

  这个批示保护了田家英,田家英又向毛泽东做了检讨,得到了毛泽东的谅解。毛泽东对田家英说:

  “照样做你的秘书吧。”

  欲知庐山会议上的事态如何发展,且待下一章详细叙述。

  再版《毛泽东大传》实体书,一套全5册共十卷,417万字。

  只收工本费190元包邮,淘宝网址:http://shop70334099.taobao.com

  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2. 罕见警告!
  3. 鼓吹货币私人发行的央行原司长被查了
  4.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7.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8.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9.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10.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