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谁为“跛脚总统”奥巴马打造拐杖?

作者:吴双 发布时间:2014-11-19 来源:经略网刊 字体:   |    |  

 

  奥巴马.jpg

  11月4日,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揭晓。继2010年中期选举丢失众议院多数席位后,奥巴马所属的民主党又失去参议院掌控权。面对一个更加不合作的国会,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两年恐怕只能一瘸一拐地艰难前行了——显然,奥先生需要一根拐杖。

  目前看来,奥巴马的这根拐杖,其主干必然是由中国来打造。由于不存在连任压力,奥巴马未来两年主要关心的,应当是如何留下自己的政治遗产以载入史册。考虑到下一届总统大选和两党政治博弈会令国内改革步履维艰,更何况奥巴马面对的是一个被反对党把持的国会,推动国内改革的难度可想而知。在国内难有作为的奥巴马,将会更多地聚焦外交领域。奥巴马如果能谈下TPP,则相当于在经贸经略打击中国,不失为大功一件,但现在来看,此事不易成功。此外,就是收拾前任小布什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留下的烂摊子,以及在气候变暖等问题上取得一定进展。在这三个问题上,奥先生都需要中国的帮助,至少是配合;反之,要是继续同中国对抗,逼得中国从中拆台,奥先生恐怕连外交领域也没有“遗产”可留了。

  先说TPP。当年嚷嚷着要“重返亚太”的,正是奥巴马总统。凡是大战略,总得有机制上的“抓手”。正如本刊《前进!我们的“基友”遍天下》所指出的那样,中国的国际整合战略的两大抓手,就是“基建/制造”和“金融”。美国要搞“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也得有机制上的抓手,TPP就是其中之一。美国重返亚太、遏制中国,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日本——美国在亚太地区最具实力的盟友 ——作为制衡中国的马前卒。为此,美国不惜默许、甚至欢迎日本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突破二战以来由自己主导制定的东亚国际秩序。

  但是,为了保证日本始终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美国希望借助TPP,要求日本开放农业市场。一旦日本开放农业市场,美国的机械化大农场生产的廉价农产品就会长驱直入,到那时,日本人的饭碗里装的,将主要是美国人生产的粮食,日本要是不听话,美国人就可以祭起“饿饭”法宝。心知肚明的日本人自然不会乖乖就范,正因为如此,TPP谈判的最主要障碍之一,就是日美在农产品市场准入方面的严重分歧:美国坚持日本应该降低对美农产品关税,但日本在猪肉、牛肉、奶制品、糖等领域仍希望保护本国企业,这些都是日本农业的关键领域。另外,如果在明年夏天开始的2016年总统竞选拉票活动开始之前仍不能达成TPP协议,届时民主党可能因为顾及重要票仓劳工群体的利益而对此持谨慎甚至反对态度,TPP谈判因此可能面临更多来自国内的政治阻力。

  对于奥巴马来说,时不我待,“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10日抵达北京的当天下午,奥先生就在美国大使馆召集来华参加APEC的12国领导人开小会,为TPP做“动力建设”,结果仍然是“基本无望在今年年内达成协议”。凯投宏观高级国际经济学家肯宁汉姆(Andrew Kenningham)干脆认为,“想要在美国2016年大选之前达成任何重大贸易协议,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不是奥先生不想拆中国的台,而是日本不配合,奥先生手里没有足够的筹码来拆台——端的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这边厢,拆台不成;那边厢,中东和阿富汗还需要中国帮忙。与前任小布什不同,奥巴马上台后在外交上推行“奥巴马主义”。用他今年在西点军校上演讲的话说,美国只有在核心利益需要的时候,才会单方面出兵;如果全球性问题对美国并未构成直接的威胁,美国就不应该单独行动,而应当动员盟邦和伙伴采取集体行动;同时,“在可预见的未来,在美国国内与海外,最直接的威胁仍然是恐怖主义”,于是,逻辑的结论自然是“我们需要合作伙伴与我们一起打击恐怖主义分子”。

  奥巴马的政策调整也有着现实考量。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分析的那样,美国越来越难以单凭一己之力去应付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混乱局面。在东欧,俄罗斯由于吞并克里米亚,并支持亲俄的乌克兰东部势力,重新开启了“通过武力实现领土变更的封印”,而不可能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在中东,随着“伊斯兰国”(ISIS)的不断扩张,美国终于开始打击“伊斯兰国”,但为了避免重蹈“全面介入”伊拉克的覆辙,打击仅限于空袭,而不会派出地面部队。仅仅依靠空袭,打击效果自然有限,因此美国又拼凑了一个反“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尤其是期望本地区的势力(如土耳其)出兵打击ISIS。为了组织打击“伊斯兰国”的“统一战线”,奥巴马甚至不惜拉下脸面致信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阿富汗,美英两国上月底正式结束了在该国的军事行动。鉴于阿富汗位居“世界岛”的中心的战略区位,美国不会放弃阿富汗,但它既无意维持驻军,也不想继续援助。要维护阿富汗局势的稳定、避免伊斯兰极端势力上台,美国也需要其他力量介入。

  相较而言,中国的经济、能源利益已经覆盖中东地区,又没有深度卷入该地区的冲突漩涡,不存在政治包袱。阿富汗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一方面,中国企业早已参与了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开发;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中国首倡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也离不开阿富汗这个中间“枢纽”。收拾中东、阿富汗这两个烂摊子,奥巴马需要中国的帮助。在这一背景下,奥巴马在2011年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意涵发生了耐人寻味的变化,在这次APEC会议上,奥巴马甚至提出“美中合作发展强有力关系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核心”,这一表述当然不能全信,但显然,奥巴马同中国合作的动机在增强。

  例如,此次APEC会议上,中美发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与世界上二氧化碳绝对排放量最大的中国达成温室气体排放协议,算是奥先生的一项值得一提的政绩。据2014年耶鲁大学进行的有关气候改变的传媒研究发现,美国大多数女性、少数族裔和年轻人都支持那些强烈主张改善气候的候选人,而这几个群体,都是民主党在总统选举中主要的票仓。奥巴马若能兑现自己与中国的气候协议,首先将顺应民意,大大有利于2016年的总统竞选;其次,若民主党候选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成功连任,将能基本奠定美国今后在气候问题上的政策方向,因为第二个任期结束的2024年,离美国承诺的2025年只剩一年,大局已定。果真如此,对于希望在任期的后两年内留下“政治遗产”的奥巴马来说,自然求之不得。但该宣言刚一公布,美国众议院长、共和党人约翰•博纳和即将出任共和党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麦康奈尔就齐齐发声,称他们将反对这项减排计划,不愧“为了反对而反对”。

  事实上,中美之间仍然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而这个矛盾的主要制造方是美国,根本来说,美国对华策略仍然是“合作加防范”。一方面,中美通过APEC还是展示了合作的前景,各种成果包括气候协议就是明证。另一方面,奥巴马“美中合作发展强有力关系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核心”的讲话不代表美国再平衡亚洲政策的转变,只是在公布各种合作成果的场合,突出了合作的一面,奥巴马/美国不会忘记自己防范、遏制中国的初衷。例如,就在各方感慨“习奥会”的丰硕成果时,奥巴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举行三方会晤,三人在会后发表的联合中表明,会加强合作,并将举行三国联合军事演习,在海上安全问题上更紧密合作;并要求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航行自由,以及通过国际法解决海洋争议等等。这里的“海洋争议”,除了东海、南海的争端,还能指什么呢?

  对于中国来说,“跛脚总统”奥巴马未尝不是可资利用的一枚棋子。某种程度上,目前美国的政治精英发生了一定的分裂:重返亚太、遏制中国是美国统治集团的既定战略;但奥巴马“跛脚班子”的战术,则是给足中国面子,赢得中国在中东、阿富汗等问题上的配合,以便在后两年任期内留下政治遗产。可见,奥巴马同中国合作的动力和遏制中国的阻力都在增加:同中国合作,他在剩下的两年任期内还可能在中东、阿富汗问题上有所作为;同中国对抗,不仅在国内不可能有大的作为,在外交领域也可能空手而归。奥先生需要一根“来自中国的拐杖”,中国自然可以顺水推舟,既成全了奥先生,也把自己的触角伸进诸如阿富汗这样的战略要地,推进自己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吴双)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