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美曾考虑用埃博拉造生物武器

记者 · 2014-08-11 · 来源:山西晚报
埃博拉病毒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4年7月份以来,“埃博拉”这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7月29日,领导塞拉利昂对抗埃博拉疫情的医生舍克·汗感染埃博拉病毒逝世,引起世界性的哀悼。7月30日,有消息称,香港发现“埃博拉”疑似病例,尽管随后很快被正式排除,但依然引起了中国民众的持续关注。

  实际上,这一次来袭的埃博拉病毒早在1976年就曾暴发过疫情。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还曾考虑将埃博拉病毒作为针对对方的生物武器研究,只是最终没能成功。

  接连死去的猴子让美国大为惊恐

  1989年10月4日,美国弗尼吉亚州雷斯顿城的灵长类动物检疫中心接收了来自菲律宾马尼拉附近热带雨林的100只猴子。这些猴子将被用于药物和疫苗研究,但首先,它们会被隔离饲养,以保证身上没有危险的病原体。谁都没想到的是,这些猴子带来了一场浩劫。

  还没有进入猴舍,就有两只猴子死了。工作人员按照标准程序将死掉的猴子尸体封装后放入冰柜冷冻,等待焚烧。其他的猴子则一只一笼,放进了猴舍。

  但接下来,又有数十只猴子相继死亡,这可把猴舍管理员急坏了。猴子可不像小白鼠,它们获取不易,还需专人精心看护,每一只都价格不菲。

  管理员赶忙找来专职兽医,兽医剖开了它们的肚子,发现脾脏肿大得惊人,肠子里也有淤血,经验丰富的兽医推测,这只猴子可能是感染了猴出血热病毒。这种病毒对猴子致死率很高,好在对人类没有什么威胁。

  接下来一个星期内,又有11只猴子惨死。看到状况没有好转,兽医开始向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求援。死猴的脾脏样本被送往那里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进行检验。“这一定是一种丝状病毒!”研究者称,“迄今为止,丝状病毒一共只发现了两种,而这两种病毒都是最高生物安全级别(四级)的病原体!”

  没人能够想象,在美国发现了一种四级生物安全病毒,人们会有什么反应——这还是在一个安全等级不够的实验室中发现的,在研究过程中,甚至还有人用鼻子闻过样品。

  雷斯顿的猴子感染了埃博拉,这可让美国炸开了锅。

  美军马上行动,封锁了整个猴舍的大楼,大开杀戒,所有的猴子无一幸免。整栋大楼被翻了个底朝天,消毒剂用了几吨,整个大楼几乎成了没有生物的世界。

  美国人为何如此惊恐?这得从1976年的另一个故事说起。

  埃博拉曾致非洲55个村庄几乎灭绝

  “埃博拉”是扎伊尔(现刚果民主共和国)北部的一条河流的名字,1976年该地首次暴发一种不知名的病毒疫情,致使河流沿岸55个村庄几乎灭绝,“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

  1976年8月的一天,扎伊尔小城杨布库的医院里来了一位发着高烧的病人,名叫Mabalo,他在发病前去过一次扎伊尔北部地区。非洲当地的医院数量极为有限,医疗水平落后,医生也没几个,去那里的病人大多只会被医生诊断为疟疾。

  每个护士面前都会放着几支注射器,三支用于注射抗疟疾药,剩下的用于注射诸如维生素之类的其他液体。每个护士一天下来要用这几支注射器给上百个病人注射药品,针头用钝了才会更换。

  很快,杨布库医院里的这种危险行为就让当地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以这家医院为据点,可怕的传染病在短时间内就血洗了周边55个村庄。大部分病人的症状和Mabalo一样:发高烧、身体僵硬、头痛欲裂等。发病后,病情会在几天内迅速恶化,一些晚期的病人会浑身出血,鼻子、牙床、眼结膜处会往外渗血,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出血,但内脏已经开始“溶解”,严重的出血会引起低血压和休克,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扎伊尔北部国家苏丹在两个月后也暴发了同样的疫情。当地一个棉花厂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35名工人死亡,他们的发病症状和杨布库的病人极为相似。

  这两个地方的疫情立刻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的重视,一批医生和科学家不顾疾病的威胁和旅途的危险,带着简陋的器械前往疫区调查这种新型的疾病。病原体很快就被确定了,这是一种新型病毒。研究者们用当地一条小河的名字将这种病毒命名为埃博拉。

  奥姆真理教曾试图获取埃博拉制造惨剧

  据美国研发生化武器的德特里克堡研究发现,美国曾在冷战期间考虑将埃博拉病毒作为针对苏联的生物武器。埃博拉因其致命性强而考虑作为生物武器,但由于病毒孵化期短,很可能在先杀死一部分人之后无法大规模传播。因此有些病毒研究者希望通过结合天花病毒,制造出一种传播范围大、杀伤力强的病毒,作为恐怖袭击武器。

  有媒体报道,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美军医学研究所是一个基因武器研究中心,这里的科学家已用基因工程技术将天花病毒与一种致死性极高的“埃博拉”病毒结合在一起,生成了一种名为“天花——埃博拉病毒复合体”的基因武器。据称,它既有天花的高度传染性,又有“埃博拉”的严重内出血致命性,即使接种了疫苗也无济于事,威力相当惊人。

  而同一时期苏联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因为这种秘密研究,苏联至少有一名科学家在不小心接触埃博拉病毒后感染丧命。最后,他们研发出埃博拉的姐妹病毒“马尔堡病毒武器”。

  悄悄窥视“死神”的还有一些可怕的组织,如制造骇人听闻“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奥姆真理教,其教主麻原彰晃就曾在1992年率领数十名教徒亲赴扎伊尔、乌干达,试图获取埃博拉。如果东京地铁里被释放的是被“驯化”的埃博拉病毒,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市场小,疫苗研究始终难有进展

  埃博拉病毒虽然致命,但只是偶尔暴发,疾病传播的范围也基本仅限于非洲部分地区。对于埃博拉病毒,学术界的认识和关注度也比较有限。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其引起的疫情主要在西非国家散发,而在科研和医疗条件更加完善的发达国家,极少有感染者出现,因此,学术界对埃博拉病毒的关注度也比较低。

  此外,埃博拉属高度危险病毒,进行试验时,研究人员必须采取特殊的防护措施,而且设有许多严格的规定,因此所有的试验都是在四级生物安全水平的实验室里进行,这是最高的级别,这类实验室在全球更是寥寥可数。

  埃博拉病毒多变,其不可预测性和病毒快速演化让研发疫苗很难进行。不同于伤风甚至艾滋病这类影响大量人的病毒类疾病,埃博拉属于“丝状病毒”,如今已知有5个变种。平时要找到足够的高风险人群做埃博拉试验并非易事,而今日研发的疫苗亦未必对将来的病毒有效果。

  虽然美国不少实验室已从事研究针对埃博拉病毒的药物和疫苗数十年,但发展受市场因素所碍。对于欧美一些大药厂而言,埃博拉疫苗的“市场潜力”仍不足以令他们提起劲研发疫苗。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8月7日在美国国会疫情听证会上说,他已经把有“作战室”之称的美疾控中心下属“应急指挥中心”的疫情响应级别调高至一级,这也是最高的响应级别。

  弗里登认为,当前的埃博拉疫情已经恶化成“前所未有”的危机,按照目前趋势下去,可能再过几周,此次疫情的病例数量可能超过此前所有埃博拉疫情病例数量的总和。在这样一个紧密相连的世界里,要防止疫情蔓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扼杀在源头。

  附文:台湾生化武器:非典炭疽埃博拉天花病毒俱全

  台军方目前已研制成主要生物战剂的病毒,包括吸入型炭疽热、肺鼠疫、免热病肺部病变、蓖麻毒素、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病毒、拉萨热病毒、天花病毒、肉毒杆菌及眼镜蛇神经毒等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李润田报道 12月初,据《自由时报》《中国时报》等台湾媒体报道,台军方根据去年防治“非典”的经验,结合所谓“反恐”需要,目前正着手在12月开展一项“反恐生物战防御计划”。

  据台军方的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预医所)有关人士透露,非典冠状病毒具有快速致命及高传染力,有极高潜力成为生物武器,因此台军现已经将非典病毒列入生物武器研制计划。

  台军秘密研制非典武器

  据悉,目前台军方对非典疫苗的研制工作进展顺利,以预医所为首的数个科研团队正在分头进行动物试验,预计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将产生第一批试验疫苗。由此可见,台军在对非典病毒的人工控制方面已经取得了较大的进展。而去年该所发生的张中校因试验感染非典病毒的事件,也暴露出台军的确在进行非典病毒研制工作。

  此外,首位分离出冠状病毒并发现非典病毒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系主任袁国勇也表示,非典病毒可能是继天花病毒之后最有潜质的“生化武器”。而台湾卫生研究院临床研究组主任苏益仁则称,非典病毒属于RNA病毒,这种病毒的特性就是很容易与其他病毒基因进行重组,变种成为毒性更强的新病毒。

  台军研制非典武器消息一经曝光,立即使各界一片哗然,台海问题专家表示,这无疑是其在继表示可能攻击三峡大坝之后又一反人类的罪恶举动,同时生物专家也指出,这也暴露出台军长期以来研制生化武器的罪恶行径,其动向值得高度警惕和关注。

  设有世界最高等级生物实验室

  长期以来,由于两岸军事实力的悬殊对比,台军一直谋求利用非常规手段对抗大陆的军事压力。早在1949年在美国的帮助下,台军就成立了“美国海军第二医学研究所”,内设核生化实验室。20世纪70年代初,台湾与西德、南非、以色列等国秘密往来,谋求获取核生化武器技术。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由于美国的干涉,台湾的核计划被迫中止。但另一方面,随着台湾科技发展工程的实施,台湾加速了其生化武器的发展进程。

  台军生物武器的主要研制部门便是位于台北县三峡镇白鸡山区的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预医所)。该所虽然隶属于台湾“国防大学国防医学院”,但在该院的公开编制单位中却从未出现。该所设立在山洞中,以两层阻绝设施与外界隔离,平常周边戒备森严,连门牌都没有,一直是台军最机密的单位之一。去年上半年非典疫情最严重时,陈水扁曾巡视预医所,才稍微揭开其神秘面纱,而直到目前为止,只有蒋经国、陈水扁及吕秀莲等3位非军职官员前往“视察”过。

  据熟悉预医所的一位退职人员透露,该所代号“白鸡12”,分为流行病学、细菌学、免疫学、生化学、产程学以及病毒学6个科研小组,同时拥有P4(最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主要负责微生物生产以及疫苗的培养等生化防护工作。从表面上看,预医所是学术单位,最高主管是所长,但实际上因其具有特殊任务,背后最高指挥官是台湾“国防部长”和“参谋总长”。但若涉及生化战,“国安局”也会介入;针对某些特殊业务,“国安局”也派员进行协调。预医所可说是台湾最具规模的细菌、病毒和生物防护医疗研究单位,其1983年向法国购买P4实验室,是全球17个同级设施中的第8座,目前全亚洲也只有日本有一所(全球正在运行的实验室只有8所)。据悉,该实验室储备了炭疽热、埃博拉、天花、汉他及非典等病毒,它使台军具备了对鼠疫、炭疽热以及天花等生物武器的制造和侦测能力。

  拥有一定数量化学武器储备

  另外,由台“国防部”批准成立的“国防部”“国防医学院”生命科学研究所也是一所主要负责开发生物武器和相关疫苗的科研单位。该所设有分子生物、细胞生物、系统生物及社会生物四个学科小组。陈水扁的亲信、其台南一中的同学陈宏一是该所所长。

  台湾的化学武器以自研为主,也从外采购。主要从事化学武器研究的单位有:中山科学院化学所、中正理工学院化学所和“国防医学院”生化研究室。据现有资料分析,台湾现已拥有一定数量的化学武器储备,并已掌握了二元化学武器技术。

  据台军人士透露,目前台军投放生化武器的任务主要由台陆军化学兵承担。按其机构与职能其可分为专业机构化学兵和部队化学兵。专业化学兵机构隶属于总司令部和防区司令部,主要是一些指导性机构,但也有一些部队。化学兵部队属战斗支援部队,共计兵力3000余人。

  而在其化学武器储备中,有些毒剂能装填到炮弹、航弹、地雷、手榴弹等弹药中,并可使用多种发射武器施放,如各种口径的榴弹炮、加农炮以及火箭炮。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5.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