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中)

作者:许介鳞 发布时间:2014-11-21 来源:海峡评论 字体:   |    |  

  参考阅读: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上)

  许介鳞

  (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所长)

  1946年元旦,昭和天皇发表《人间宣言》,否定过去他是「现人神」的神格。麦帅的政策,更加倾向拯救天皇、保护天皇、利用天皇,操作在日本最高价值的天皇。美国的政策,设定日本的军部和军国主义者为坏人,而天皇是和平主义者,美军起码要改造日本成为「天皇制民主主义」。麦帅为首的GHQ,对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出「公职驱逐令」。只要日皇对盟军最高总司令官麦帅毕恭毕敬、乖乖听话,美国也就可以安心地利用「天皇制」治理日本了。保护并利用天皇制的效果,就是所有的皇族都逃避了「东京大审」。1948年2月,天皇依托东京审判首席检察官季南(Joseph B. Keenan),对美国的宽大表达感谢之辞〔注9〕。

  但是随着美苏「冷战」的显现,特别是1950年6月韩战爆发后,美国在亚洲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反共堡垒」,于是对日本的「非军事化」政策转变为「重整军备」,培养能为美国所用的一支日本军队。

  在GHQ的指令下,1946年元旦,天皇发表「人间宣言」,天皇不再是「现人神」了。日本的「天皇制民主」从此开始。此诏书的目的,在于否定从前将日本天皇神格化为「现人神」。

  接着,币原内阁受命参与战后日本国宪法草案的修改。国务大臣松元蒸治,抱着旧脑袋草拟修宪案,仍以「天皇至尊」、「主权在君」为原则修宪,遭到GHQ否决。日本人自己没有能力民主化修改宪法,于是麦帅幕僚起草宪法,由GHQ交付日本「国民主权」、「放弃战争」为内容的所谓「麦帅草案」,币原内阁只好鞠躬接受GHQ案为日本国新宪法。

  当初对日本经济实施严格的赔偿计划,禁止独占资本,排除资本集中政策,以致日本经济不但不能复兴,反而更陷入贫穷,助长共产主义的势力。美国为了支持日本经济,年要花费35,000万的巨额预算。因此,美国为了减轻巨额的对日援助,应该让日本经济「自立」。美国对日政策的转换,从陆军部长罗耶耳(Kenneth F. Royal)的「日本防共堡垒论」开始 〔注10〕。

  1948年11月东京大审判决A级战犯东条英机等七人死刑,12月23日执行。次日12月24日,GHQ释放岸信介、儿玉誉士夫等右翼战犯19人。战后特务机关长儿玉誉士夫,即担任东久迩内阁的「参与」(官名),鸠山一郎等要创立自由党时,儿玉提供当时的钱16,000万圆和其他资材,并从战犯转身为GHQ的协力者〔注11〕。「中央情报局」(CIA)的研究家康德(David W. Conde)说,美国议会1947年通过国家安全保障法并设立CIA时,已经计划拥立战犯岸信介〔注12〕。日本的政治风向从左转右。

  1950年6月25日韩战爆发,日本沉滞萧条的经济,随后被美军的「韩战特需」翻转了。美军对日本订购大量军需物资,带给日本「韩战特需」。「特需」的内容,包括向朝鲜半岛出口战略物资,日本国内美军基地的建设,随之需要劳务供给、铁路利用、佣船雇用、电力需要等,遭受打击的钢铁、造船、海运、造机、化学、建筑等主要产业,因韩战特需带给日本经济如「干旱中的慈雨」。

  吉田茂首相六天就态度豹变

  邻近朝鲜的日本,对于美军出动朝鲜战线的紧急需要,而得到应接不暇的订单。日本得到的「特需」,是从美军预算以美元支付。1950年代初,日本出口一年间约13亿美元左右,再追加特需的临时美元收入6-8亿元,但在1952-53年日本每年有超过20亿美元的收入。「韩战特需」是日本急速经济复兴的原动力。

  「狭义的特需」包括武器,多数在二战时的军需工厂生产。这些本来被指定为偿付赔偿的工厂,并没有被解除赔偿名单,就被GHQ许可开工作业,变成修理汽车、生产车辆等等工厂,成为美军的军需工厂。昭和飞行机、中日本重工业、东日本重工(前三菱重工业)、板桥赤羽的陆军工厂、丰田-日产(Toyota-Nissan)两自动车会社、日野柴油等都包括在内〔注13〕。

  韩战爆发后,麦帅7月8日向吉田政府发出设置警察预备队的命令。要点是新设75,000名的警察预备队,扩充海上保安厅,增员8,000名〔注14〕。吉田首相接到麦帅的指令六天后,7月14日态度豹变,在施政方针改口说,日本已经与美国谈好「单独讲和」,有人现在议论「永世中立」或「全面讲和」,都是完全脱离现实的言论。当时东京大学校长南原繁,在东大学生的毕业典礼演讲,主张日本应该与中国等各国「全面讲和」,吉田茂谩骂南原校长是「曲学阿世之徒」〔注15〕。日本首相吉田茂,在麦帅发出扩军指令六天之后,嘴脸完全改变了。

  吉田茂对日本「重整军备」的反应很有计谋。他向盟总反映,日本很愿意「重整军备」,但是百姓因经济萧条没饭吃,没有余力来「重整军备」〔注16〕。美方随即答应日本,「重整军备」的资金由美援支出。于是在贫血状态的日本经济,因替美军筹措战争关连物资的大输血而经济好转。吉田茂高兴的说韩战是「天佑」日本也。

  吉田最初提出日本愿充当「美军基地」

  在韩战爆发之前的1950年4月下旬,吉田首相派遣他最信赖的门生池田勇人和宫泽喜一赴美,传达极机密的信息给美方:即「日本政府希望尽快缔结讲和条约。和约成立之后,为了以后保障日本及亚洲地域的安全,美军仍有必要驻留日本,若美方不方便提出此问题时,日本政府愿意由日方提出」〔注17〕。日本冀望早日签订「对日和约」,为此日本宁愿充当「美军基地」,让美军长期驻留日本,并享有军事基地的特权。

  吉田茂被公认为战后日本最为傲骨的首相,尚且秘密地献媚美国,日本宁愿充当「美军基地」,让美军长期驻留日本。难怪其后的日本首相都是软骨头,都变成美国的奴仆,一切听从美国的摆布,还称赞这是「美日合作」。

  吉田茂是战后美日关系的设计者。陶尔在《吉田茂とその时代》,设专章论述吉田政府的「单独讲和」、「重整军备」到「隶属性独立」的过程〔注18〕。美军基地散布在全日本25个都道府县,占有133个设施,面积达8,487公顷(1公顷=100公亩)〔注19〕,美军基地并享有特权,在美军基地密布的状态下,怎么辩称日本是「独立国家」呢?

  韩战爆发,促使美国加速在旧金山召开讲和会议签订「对日和约」,更重要的是美国从吉田首相获得极机密的消息,日本政府愿意美国军队常驻日本,何不趁机同时签订「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此条约就是美国的「驻军协议」,美国的这个设计,说穿来就是排除其他国家,日本成为美国的「一个保护国」。因为美国要在远东设立美军基地,以现成占据的「新殖民地」日本的条件最好,因此形式上让日本独立,实际上由美国独占日本,只许美国一国在日本设置军事基地。美国为了防卫散布在日本各地的美军基地,必须同时签订「美日安全保障条约」。

  对日和约与美日安保条约是配套

  1951年9月8日签订的旧金山和约,起草人为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这是一个「单独讲和」、「片面讲和」的条约。因为「旧金山对日和约」,排除了与日本交战最久的中国参加,而且对日和约又与美日两国的军事协议连结,苏联、波兰、捷克斯拉夫等国拒绝签字,印度、缅甸、南斯拉夫不接受邀请弃权参加会议。旧金山对日和约,由美国作主,排除其他国家参加。

  旧金山和约第三条规定:日本同意北纬29度以南的南西诸岛,以美国为唯一的施政权者,交给美国信托统治。在联合国有所决定之前,美国享有行使这些群岛的领域及住民的行政、立法、司法权。美国操纵了对日和约,其后美国也霸道地随其喜好和战略利益,处分这些岛屿,其中包括琉球归属问题的决定。

  和约第六条规定:自本条约生效之后,所有联盟国的占领军应尽速撤出日本,若日本与盟国缔结有关外国军队驻扎或保有日本领土之双边或多边协议者,不受本条规定之限制。美国设计在缔结旧金山和约的同一天,签订「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此后只有美国军队单独驻扎并保有日本领土。美国驻军保有的日本领土称为「美军基地」,日本无权干涉。

  因此「美日安全保障条约」,说穿来,这是让美国成为日本的「保护国」的基本条约。吉田首相完全配合美国的作为,他是旧金山和会的日本首席代表,也是美日安保条约的签署者。他依美国的指示,建立日本的警察预备队、保安队、自卫队,依美国的指令让日本成为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域的一个「保护国」。这表示,此后美国以「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的名义,可以继续驻军日本。

  基于美日安保条约,1952年2月28日吉田政权再签订「美日行政协议」,使日本国土「美军基地化」。依此协议,日本政府免费提供美军认为必要的区域或设施,承认美军有使用、营运、防卫的权利,并免除关税、入港、登陆费、手续费等,至于公益事业、公共任务,美军皆可优先利用,并给予美国军人、军眷、家族等享有刑事裁判等特权。

  〔待续〕◆

  〔注9〕思想科学研究会《共同研究 日本占领军—その光と影》下卷(东京:德间书店,1978年),页216。

  〔注10〕户川猪佐武《吉田茂と复兴への选択》,(东京:讲谈社,1982年),页232-234。

  〔注11〕 森川哲郎《日本疑狱史》(东京:三一书房,1976年),页310。

  〔注12〕岩川隆《巨魁-岸信介研究》(东京:ダイヤモンド社,1977年),页151。

  〔注13〕中村隆英/宫崎正康《岸信介政权と高度成长》(东京:东洋经济新报社),页38-39。

  〔注14〕吉田茂《回想十年》第二卷(东京:东京白川书院,1982年),页142。

  〔注15〕增田弘/木村昌仁编着《日本外交史ハンドブック》,页129-130。

  〔注16〕村川一郎编着《ダレスと吉田茂》(东京:国书刊行会,1991年),页103。

  〔注17〕宫泽喜一《战后政治证言》(东京:《读卖新闻》社,1991年),页36。

  〔注18〕John Dower, EMPIRE AND AFTERMATH—YOSHIDA SHIGERU AND THE JAPANESE EPERIENCE,1878-1954(Harvard University,1979),Chapter 10.

  〔注19〕 日本辩护士连合汇编《日本の安全保障と基地问题》(东京:明石书店,1998年),页21。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