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高通垄断门背后:净利润率32%过得比苹果还滋润

冯海超  叶书利 · 2014-07-29 ·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作为全球移动芯片领域的领跑者,高通在3G乃至4G时代的移动通信技术领域占据绝对核心地位。2013财年,高通营收247亿美元,净利润达68.5亿美元。高达32%的净利润率让不少业内人惊呼“过得比苹果还滋润”。

  高通的主要收入来自售卖移动设备芯片以及收取技术专利授权费用。称霸市场的同时,高通公司也在全球多个地区深陷反垄断纠纷。日前,有媒体爆出发改委已确认高通在中国涉嫌滥用无线通讯垄断地位的事实。

  高通为何成为“众矢之的”?多项反垄断调查背后,有哪些利益与政策的博弈?这种技术授权商业模式的后果是什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家国内企业,结合反垄断相关条例,试图解开此次高通反垄断事件之谜。

  一边是营收占比近半且仍在增长中的中国区业绩,一边是越发棘手的发改委反垄断调查。今年3月份正式走马上任的高通新CEO莫伦科夫,对中国市场只怕是又爱又恨。

  高通在中国遭遇反垄断调查始于去年11月,原因是基于“部分国内公司的举报”。今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首次证实:发改委正在对高通公司开展价格垄断调查。

  7月24日,首次有媒体爆出发改委已确认高通在中国涉嫌滥用无线通讯垄断地位的事实。

  尽管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官方确认,但多位行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高通涉嫌垄断一事基本已定性,后续的“量刑”和结果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判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探访多位业内观察人士,对照发改委公布的具体条款,对此事进行深入解读。

  发改委、高通频繁“过招”

  2013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所辖执法调查处的工作人员同时突击造访了高通在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办公室。

  据《财经》杂志援引一位了解调查情况的人士称,在这次“突袭”中,调查人员带走了公司在价格、市场方面的电子资料,并向高通提出一系列的问题。问题主要覆盖两方面:高通芯片价格、高通在其他国家受到的反垄断调查。

  一开始就是如此激烈的“短兵相接”,让外界看到了此次发改委的决心。

  2014年2月17日,许昆林在价格监管与反垄断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正式确认,发改委正在对高通公司开展价格垄断调查。许同时表示,对于高通公司的反垄断举报来自于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但他并未向此前一些案例中一样透露举报企业的名称。

  此后数月,发改委与高通公司高层频繁直接对话。据发改委官网报道,高通公司总裁DerekAberle于2014年4月、5月、7月三次率相关高管来中国接受发改委相关问询。

  除高层沟通之外,市场层面的调查和努力也渐次展开。发改委开始调动人力密集调研国内相关厂商,一方面继续向高通调查相关资料,一方面开始向手机厂商收集其芯片产品的销售数字及专利授权的条款制度等。这些调查耗时耗力,为此发改委“派出80个工作人员,花费了很大成本”。

  高通早期对此事的态度较为强硬。在4月份的双方首次碰面后,发改委方面表示“这次见面主要是沟通,表示愿意配合调查,但高通并未主动提出有何需要整改。”

  随着调查的深入,发改委方面态度持续坚决,高通开始了转变。高通开始向部分手机厂商和相关公司示好,如减免了部分CDMA三模频段收费、将骁龙芯片交给国内厂商中芯国际生产,宣布1.5亿美元中国投资计划等。iSpuuli机构中国研究总监王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这些举措表示高通在态度上开始示好,通常也会对定案后的从轻处罚有很大的积极作用。”

  同时,高通全球高管频频来华出现在各种场合。高通CEO莫伦科夫上任不到半年三次到访中国。在7月24日的高通战略投资发布会上,莫伦科夫称这次来中国“拜会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并称之为“老朋友”。

  恰恰是在当天,《证券时报》援引发改委消息人士的话称,发改委已经确定了高通垄断事实,正在向中国公司调查高通的销售数据。

  这个消息暂未得到发改委正面证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与高通方面了解情况,也被告知总部暂时对此没有正式回应。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内某IT企业高管处获悉,高通垄断一事已得到发改委的初步确认。多位行业内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时均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高通涉嫌垄断一事基本已定性,后续的“量刑”和结果则要根据实际的违法范围和双方协商情况决定。

  4G时代将新增巨额专利费用

  不得不说,高通反垄断调查一案在业内外引起如此关注,与近两年来科技领域的一系列变化密切相关。

  “棱镜门”数据泄密事件、国内IT服务领域“去IOE运动”、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屡受调查案例……近两年的IT领域充斥了浓厚的非商业色彩。

  同时,中国电信产业从3G时代迈入4G时代,新的角力即将展开,其中更涉及巨额的新增专利费用。Gartner中国研究总监盛凌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表示:在3G时代,高通与中国政府达成有关专利协议,TD-SCDMA的手机可以不向高通缴纳专利费,此协议涉及2013年1.4亿台、2012年6000万台乃至此前部分手机。

  但是到了TD-LTE时代直接涉及LTE,加上中国移动想要推动五模手机,其中包含WCDMA的3G部分,高通没理由放弃如此巨大的新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3年12月18日举行的2013年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曾公开表示,2014年中国移动预计销售超过1亿部TD-LTE终端。即使以每部TD-LTE终端出厂价1000元计算,高通按照5%标准收费,这部分就将新增50亿元专利费用支出。如果加上芯片、服务方面的费用,总计或超过200亿元。

  另一方面,国内关于产业保护的诉求愈发强烈。针对中国努力扶持本土芯片企业的大背景,王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客观地说,对高通的调查一定程度上能够利好中国芯片公司,但其技术水平的落后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只能在低端市场、边缘服务市场可以争一争;手机方面也是如此,国产手机商大多在上游供应链中缺乏创新能力与核心专利,这种受牵制的局面在短时间内无法扭转。”

  不过,发改委否认此次调查与3G、4G背景相关。2月19日,在发改委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许昆林在谈到高通反垄断调查案时明确表示:“本案源于举报,是我们反垄断执法的一项正常工作。”许昆林称:“大家很愿意去猜反垄断后面的背景,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调查处理的所有案子,没有任何大家想的背景。(对高通的调查)也是源于举报,所以和4G、3G是没有关系的。”

  据发改委官方网站披露,《反垄断法》实施五年来,执法对象既有民企和外企,也有国企和行业协会,案件涉及酒类、电信、奶粉、医药、日化等数十个行业。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尝试从另一个角度理解此案。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表示:“自我国2009年开始实施《反垄断法》以来,近两年已经进入一个密集执法期。从‘茅台案’、‘液晶面板案’、‘奶粉案’到如今的高通案,发改委已经对不少产业巨头发出震慑之声。这对商业领域绝大多数参与者来说是一种正面的政策影响。”

  盛凌海也认为,“中国逐渐强大的综合国力和庞大市场决定的话语权正在扩大,在某些方面正在寻求和欧盟、美国等强势经济体的同等地位。”

  无论如何,这场纷纷扬扬的调查已经持续了八个月,这场盛大的博弈也将进入尾声。

  赵占领认为:“中国市场对高通太重要,高通技术对中国企业也不可或缺,彻底撕破脸很难。从现在一些情况来看,高通已经决定对某些利益进行让步,即主动对芯片和专利授权使用费进行降价;而发改委的罚单也许是象征性的,数额并不会太大。”

  但无论如何,这项调查已经对高通的股价产生不小影响。

  高通在7月24日发布了2014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在截至6月30日这一财季,高通营收68.1亿美元,净利润为22.4亿美元,分别环比增长9%和42%,净利率达到33%。

  在此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高通公司CFO乔治·戴维斯明确表示:“这次调查现在正在与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为高通在中国的许可证费来源带来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同时表示预计今年将漏收1.7亿到2.6亿部中国制手机的许可费。

  在随后的交易中,高通股价重挫6.6%,市值一夜蒸发超过91亿美元。

  模式分析

  双面高通:市场的“技术领导者”和“利润破坏者”

  从技术及商业模式角度看,高通无疑是全球技术类公司的典范,但从商业运营来说,高通模式却屡屡被披上一层垄断原罪。

  业内人士认为,高通的技术和芯片研发、支持、销售公司,与高通负责技术授权于收费的经营实体,是矛盾的两面。一个彬彬有礼服务周到,一个面色冰冷不讲人情。

  事实上,“高通模式”在市场上一直以来都不是纯粹的中性词。推崇者将之视为商业史上技术类公司能够达到的新高峰;反对者则直接冠之以“专利流氓”,大肆诋毁质疑。

  技术开发和授权模式备受争议

  世界范围看,以技术开发和授权为主业的公司,在研发投入上的努力以及新技术普及应用的推进作用不可估量,甚至成为推动社会技术进步不可忽视的力量;但在技术成熟阶段,其基于此模式的盈利模式往往能够通过专利墙敛取暴利,并常会出现巨额利益驱使下的滥用流氓行为。

  高通早期发展并非一帆风顺。CDMA技术体系提出之时曾险些夭折,它被一些专家教授认为“不符合物理学规律”。高通一方面依靠研究,一方面在无数场合奔走游说,使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相信CDMA的巨大价值。

  直到2000年后,在韩国市场的初步成功使得CDMA成为一个广受认可的技术体系,高通也借此挺入芯片领域,在2G和3G时代引领了整个移动通信市场的繁荣。此外4G来临之前,高通在2005年收购到了Flarion科技公司获得了近300项OFDMA基础专利,2012年再次拿下DesignArt进一步巩固了在4G市场的地位。

  而这背后,高通则是一路过关斩将地解决了无数问题:高通标准化组织、影响全球无线电频谱的政治因素、知识产权问题、棘手的射频干扰、供应链问题……

  不得不说,高通为了实现在移动通信标准和技术的领导者位置,极具战略眼光和执行力,并付出了巨大的投入。但当这种技术优势尤其是核心专利垄断成为利润来源的主体时,却常常会破坏脆弱的产业生态,所以近年来各国政府都在加强这方面的监督和管控。

  早在2009年7月23日,韩国反垄断部门向美国高通公司开出了一张金额高达2.08亿美元的罚单,并要求这家手机芯片制造商停止其具有歧视性质的牌照发放方式。

  许昆林也在采访中表示,发改委曾就关于制止滥用知识产权的问题,与其他国家进行过交流,“有关国家也给我们介绍了他们正在关注‘专利流氓公司’,就是有些公司在知识产权拥有之后,滥用专利实行歧视性的价格或者收取不合理的歧视性高额费用。”

  高通公司CEO莫伦科夫在7月24日被问到反垄断问题时惯例性选择了回避。他表示“高通在10年前已经开始LTE相关技术的研发,总研发费用超过100亿美元。高通愿意支持中国政府扶持本土芯片产业的举措。”

  强大研发实力下的冲击

  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高通的相关行为已影响到我国相关产业发展。

  根据年报,2013年高通公司的芯片和许可费收入共计243亿美元,其中49%(即120亿美元)来自中国。具体来看,其许可业务营收占总收入的30%,但许可业务税前利润却高达88%,为66亿美元,占到高通总利润的近70%。

  高通将其巨额许可利润补贴芯片产品研发,强化其芯片技术领先优势,同时把其芯片利润率控制在相对较低水平,以挤压竞争对手利润空间和研发投入。2013年高通研发投入达49.6亿美元,是其主要竞争对手联发科研发投入7.6亿美元的6.5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2012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我国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经费投入为1064.8亿元人民币,按6.22的汇率计算折合约为171亿美元。以此为标准,高通的研发投入约占到我国计算机、通信及电子制造业总研发投入的30%。

  由于长期对高通芯片的依赖和专利许可模式,我国手机及终端芯片产业绝大部分盈利状况堪忧。

  根据第三方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华为、中兴和联想的手机利润率分别仅为1.2%、-0.3%和0.4%,均值不足0.5%。相比而言,中国手机企业需要按照高通单方宣布的专利许可费率,将手机零售价的5%交给高通。该费率水平远远高于我国终端企业的利润水平,对企业的成本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在采访中,有数位公司高管直言,若高通涉嫌垄断地位和商业模式不打破,我国手机和终端芯片产业自主知识产权无法健康发展。

  市场地位

  高通市场支配地位判定有先例可循

  目前,业界和媒体已对高通“垄断门”给出了各种解读。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读称,反垄断案的调查关键在于两点的确认:一是对该公司在相关领域市场支配地位的确认,二是是否存在利用支配地位滥用的各类违法行为。

  我国2009年起实施的《反垄断法》第17条第2款规定:“本法所称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

  此外在第18条进一步规定“认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应当依据下列因素:该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以及相关市场的竞争状况;该经营者控制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的能力;该经营者的财力和技术条件;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与认定该经营者市场支配地位有关的其他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改委参与调查的另一场涉嫌垄断案例华为诉IDC案件中一二审法院关于市场支配地位的论述或许可供高通“垄断门”事件借鉴:“由于SEP具有排他性,而无线通讯标准又具有强制性,被告有能力独立控制其所声称的必要专利的许可费以及许可条件。即使有来自被许可方的反对,被告也不会实质性地丧失业务或减少利润。同时,由于被告必要专利已进入相关标准,排除了实现同样功能的技术进入标准的可能。因此,被告在相关市场内也有阻碍或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能力。由此,应当认定被告在其为专利权人的3G无线通讯标准中的必要专利许可市场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相应的,高通在无线通讯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占有近100%的份额,几乎无任何竞争。一旦某一家公司的标准必要专利进入无线通讯相关标准,就排除了实现同样功能的技术进入标准的可能,在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这个相关市场上就没有其他替代,没有能与其竞争的经营者。华为诉IDC案件中一二审法院均明确:“基于每一个标准必要专利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被告在每一个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均拥有完全的份额……因此,本院依法认定,被告方在原告界定的本案相关市场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一位不愿具名的IT企业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参考此案对市场支配地位的判断标准,高通在无线通讯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涉嫌存在市场支配地位。

  在基带芯片产品市场,高通在营收、研发投入、技术积累等方面相对于其竞争对手巨大的领先优势,也涉嫌为其带来了市场支配地位。

  具体来说,首先,多年来高通在CDMA和LTE基带芯片市场上的份额都超过90%,在WCDMA上超过50%,均达到了市场支配地位的推定标准;其次,高通的财力、技术条件相对其他竞争对手也具有明显优势。

  资料显示,2013年高通公司营收达到249亿美元,而在WCDMA芯片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的联发科营收为46亿美元,仅为高通公司的近五分之一。高通2013年许可业务税前利润达66亿美元。这一业界独一无二的高额许可利润为其带来了其他竞争厂商无法比拟的利润率和现金流,也使其有更多的资金投入芯片的研发。

  技术条件方面,高通作为最早的基带芯片供应商之一,在无线技术方面有超过20年的积累,拥有授权专利七八万件。相较之下,联发科仅在2009年才开始涉足无线领域,所持有专利也仅有数千件,根本不在一个竞争量级上。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7.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8.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9.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6.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