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文革武斗小资料:武汉六渡桥617大血案的杀人凶手概况

胡国基 · 2005-01-09 · 来源:乌有之乡

  文革武斗小资料:武汉六渡桥617大血案的杀人凶手概况 

  原武汉工艺雕刻厂职工:胡国基 

  前总书记江泽民号召年青人要了解文革这一段历史,特转贴这一资料。 

  【1967年6月17日,大白天,造反派学生四十余人,到汉口声援被“百万雄师”围困的大学生宣传据点“民众乐园”,他们乘坐的卡车行至汉口六渡桥铜人像(孙中山铜像)附近,被早已埋伏在此的“百万雄师”堵住,司机被凶手用太平斧先行砍死,嗣后“百万雄师”武斗人员对车上赤手空拳的学生进行屠戮,用长矛等武器当场杀死学生二十余人,这是武汉市在文革期间第一场有组织的杀人事件。死者主要是武汉钢铁公司一技校的学生、友谊路中学的学生和第一冶金建筑公司的工人,伤者后来据说是转送到武汉市三医院。 

  武汉七二○事件过后,因为凶手多数是武汉工艺美术公司人员,因此公司机关造反派组织“机关红司”的徐铁铏,派顾秀清和李甦亲自找到武汉工艺雕刻厂的胡国基,商定组成专案组,联合进行“617血案”的调查工作,担负追查杀人凶手的责任。专案审查的时间是1967年的8-10月份,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查清楚了“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支队的真凶和指挥头目,给每个主要的杀人凶手都设立了专门的案卷。全部案卷材料原来存放在胡国基家中。在后来当权派发动整造反派的“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北决扬”运动中间,胡国基被那些罪行累累的当权派非法关押,并派人多次抄胡国基的家,相关人员从胡国基家里抄家搜走全部凶手案卷,丢进伙房的大灶里烧毁了。 

  他们的罪行不可能跟随一把火而消逝,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这些人至今没有得到正义的惩罚。现在的这一名单是胡国基根据记忆写下的,留给后人,并公之于世,让他们多少受到一点点世人的谴责,算是告慰死者的上天之灵,也想对苟活者的良知和血性做一点检验。 

  许多罪人后来反复参与对造反派疯狂报复和打击,对于办理过他们专案调查的胡国基更是如此,“仇人”的头脑里总是保留着世界上最深刻最清晰的一份记忆,因此这一名单具有很高的可采信度。因为参加了对617血案的专案审查工作,从清队运动开始,那些杀人凶手就开始对胡国基搞打击迫害,在长达两年的“学习班”毒打迫害之后,1970年以“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名义被“扭送”公安局,关押四年之后于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高潮中间以“免于刑事处分”释放,在粉碎四人帮之后,1977年胡国基又被收监,收监的名义是在毛主席逝世那一天还在贴大字报的“大不敬”罪名,最后法庭是以“反革命报复伤人、打砸抢” 罪名,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这一份名单也许有助于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青人,正确地把握到文革期间的真实武斗背景,武斗到底是不是造反派之间和群众组织之间的相互斗争?】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指挥长许英武,是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经理和党委副书记,是江汉支队和工艺大楼据点的指挥长,曾经多次指挥武斗,是1967年6月17日攻打民众乐园的指挥长和策划者。曾经在现场亲自指挥制造“617血案”。 

  武汉工艺大楼“百万雄师”指挥长尹作宜,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党委书记,实际权力在“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据点指挥长许英武手里。工艺美术公司党委办公室秘书杨主任,是尹作宜背后的参谋人物,能够左右党委书记尹作宜,也算是实权人物,是策划武斗的功臣之一。 

  江汉公园“百万雄师”据点和工艺大楼据点的“百万雄师”,都是武汉市二轻局系统的人为主体组成的,主要来自二轻局下属的工艺公司系统各个单位。这两个据点属于同一个指挥系统网络,主要行动和决策都是相互协调的,是汉口六渡桥附近各次武斗事件的主力。在老会宾楼下,没有能够逃脱的两名群众,成了他们大刀长矛下的冤鬼,死去数日之后没有人收尸,在炎炎夏日里迅速腐败长蛆,最后是火葬部门用铁锹把尸体铲走的。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女队指导员江春兰,原硚口区委书记的机要秘书,文革初调任武汉工艺雕刻厂党委书记,是镇压造反派的先锋。“百万雄师”成立之后,她马上停工停产,把全部职工拉到江汉公园据点驻扎,搞武斗集结。负责“百万雄师”江汉支队的后勤保障工作,对武斗杀人打人凶手亲自安排给予奖励。因江春兰“点水”,并支使徐世谱等人将曹保和、涂传富、胡幼林、吴星炎四名不同观点的群众,绑架到武斗巢穴里进行毒打,吴星炎被他们五花大绑蒙住眼睛,丢进澡堂里,多亏群众集体拼死相救,才得以生还。武汉七二○事件之后,受中央发出“七二七公开信”的威慑,率先坦白和交代问题,并主动揭发他人在武斗中间的杀人罪行材料,为造反派提供了详实的第一手材料。四人帮倒台后,因为杀人和镇压造反派有功,调硚口区税务局。她与硚口区法院个别人勾结得很好,在四人帮倒台之后,与司法机关内少数人合谋制造冤案,继续镇压造反派,硚口区法院的鲁春生因为制造冤案镇压造反派有功,荣升法院院长。 

  杀死司机的凶手诨名小麻子,真名忘记了,是武汉市硚口玩具厂的。在617这一天,他首先持太平斧砍死司机许树生。嗣后在许英武、李金海等人的指挥下,众多“百万雄师”将汽车团团围住大砍大杀。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队长李金海,是武汉市工艺美术公司人武部干部,多次指挥武斗,策划杀人,如6-2、6-8、6-15、6-17、6-18、6-24、7-15等多次。是617六渡桥铜人像大血案的现场指挥之一,并亲自手持水管改制的长矛带领“百万雄师”的人冲杀,在6-17和6-24血案中间,都曾经杀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作战部长胡良发,二轻局下属人民家具厂保卫干部,参与策划攻打造反派宣传据点民众乐园,617血案的现场指挥之一,亲自拿水管改制的长矛杀人,还是6-24武斗杀人的参与者。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副指挥王尊重,武汉玉器厂党委书记,参与617现场武斗,在“百万雄师”内部负责组织工作,为624武斗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多次参加武斗。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副指挥涂波(涂仰英),转业军人,武汉玉器厂厂长,组织能力很强,是多次武斗的组长和协调者。在617这一天有直接的血债。四人帮倒台之后,升任湖北省工艺美术公司主任,1990年代大肆贪污盗窃,并玩弄奸污女青年和女学生,致使多人怀孕,被人告发后被捕,死于狱中。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分队长朱朝铭,是工商业兼地主出身,武汉工艺雕刻厂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多次带队追杀胡国基未果。他于1967年6月30日,在工艺大楼“百万雄师”据点门口,亲手用匕首杀了一个逃散的造反派,事后还邀功说“杀人真过瘾,就像杀豆腐一样”。此人还多次带队砸工艺雕刻厂,抢走全部工艺展品、广播器材、办公物资、生产财产等,并制造假象,企图嫁祸给造反派。武汉七二○事件之后,被江春兰揭发,他索性第一个主动以大字报形式,坦白交代自己在武斗中间杀人的经过,大字报贴在厂大门外西街口,中间有“杀人像杀豆腐一样”的句子,很多人围观,我们曾经照过照片作为罪证资料,后被他们抄走。他交代并揭发了617、624、630、715等次武斗的杀人情况,并主动上交了武斗杀人凶器:一把长匕首、两把短匕首。四人帮倒台后,因为杀人和整造反派有功,被提拔为武汉市工艺大楼总经理(副局级),后曾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预备再次提升,因为工艺大楼失火而影响了仕途,后调市二轻局任副局长。在工艺大楼任总经理期间,曾经利用分房权力多次玩弄女职工,为此闹得满城风雨,几乎要离婚。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巡逻小分队队长(就是暗杀小分队队长)罗涵义,武汉锣厂。1967年6月8日带领小分队在江汉公园据点附近的江边,将一对谈恋爱的青年男女,诬指为造反派密探进行毒打,把男青年打入江中,不加救援,坐看其沉没淹死。他是最凶残和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在617、624血案中间的表现都很突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巡逻小分队队长曾昭明,武汉民族乐器厂,是6-1、6-12、6-13、6-15、6-17、6-18、6-24武斗事件无役不与,617、624血案中间负有直接血债,是最凶残和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女队队长李翠英,武汉绢花厂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其身材高大,壮实泼辣,有“假男人”之称,多次参与武斗。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宣传部负责人魏桂明,武汉工艺雕刻厂团支部副书记,家庭出身伪军官。武汉七二○事件后,积极提供“百万雄师”历次武斗的杀人线索。四人帮倒台后,因为镇压迫害造反派有功而入党,被提升为湖北省工艺美术服务部的科技部主任。文革前曾经与胡国基有朦胧恋情,文革初期第一个站出来出卖朋友,受到文革工作小组的重视,成为专案负责人。在720之后曾经找胡国基长谈过多次,要求恢复恋爱关系,遭到拒绝,因此怀恨在心。后在“清队”“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北决扬”运动期间,是残忍毒打胡国基的急先锋。在寒冷的冬天,剥光胡国基的衣服,朝他身上泼水,按住胡要他跪在水泥地上,用脚踢胡的下身;还一边骂骂咧咧“老子那点看上你,你哪点值得老子看上。”以此报仇雪恨。 

  617最重要的杀人凶手徐世谱,工商业兼地主出身,武汉工艺雕刻厂。用水管做的长矛在杀人后,肉嵌在里面出不来,都干了,还是6-8绑架杀人活动的策划者和参与者,后因镇压造反派有功而入党。 

  617血案最主要的杀人凶手彭柏艮,武汉工艺雕刻厂。参与武斗杀人时年仅17岁,身材高大壮实,素性残忍,与社会上的流氓团伙有来往。还说“杀人就像是杀豆腐一样过瘾”。四人帮倒台后,被提拔为厂办调度室主任,曾经利用职权盗窃厂内物资和基建钢材。 

  617最重要杀人凶手邹长庚,劳改释放人员,武汉工艺雕刻厂。6-8绑架杀人案中间,在罗涵义带领下,参与毒打恋爱的青年。720之后主动坦白交代这一事件,还坦白交代617、624武斗杀人情况,还主动检举揭发他人。 

  617最重要杀人凶手周木生,武汉工艺雕刻厂。6-8绑架杀人案中间,在罗涵义带领下,参与毒打恋爱的青年。720之后主动坦白交代这一事件,还坦白交代617、624武斗杀人情况,还主动检举揭发他人。 

  617血案最主要杀人凶手方顺心,武汉工艺雕刻厂,多次武斗中间杀人累累。在驻扎江汉公园期间,常常绑架他人,蒙上眼睛毒打取乐。617、624血案中间,冲锋在前,亲手杀死杀伤多人,720之后态度仍然非常顽固。在后来整造反派的历次运动中间,为了讨好魏桂明,多次参与对胡国基的毒打,后来与魏鬼混并结婚。他父亲方坤山时造反派头头,他为了表示与其划清界线,在批斗会上亲手出击,重拳将其父亲眼睛打肿。当时他父亲已经年近花甲,气得一病不起,最后身亡。四人帮倒台后,因为立场坚定保当权派,而且杀人有功,破格入党提干,升任湖北省工艺美术部行政处主任。 

  617血案最主要杀人凶手蔡光海,武汉工艺雕刻厂,720之后主动投案自首,坦白交代杀人问题,并积极配合说清问题。 

  617血案最重要和最凶残的杀人凶手之一罗和伢,武汉工艺雕刻厂原书记,后任副书记。在617围堵杀害汽车上的学生,受到奖励。6-18在清剿没有最后撤退的造反派中间,在六渡桥民生甜食店附近二楼,截住一个准备撤退的造反派学生,用长矛刺穿木门,破门而入,在窗口赶上这名学生一矛刺进他的身躯,该学生大叫一声掉到楼下,血流满地,不能动弹,因为群众同情造反派赶紧把伤员送往医院。事后他还为此去邀功,720之后被江春兰揭发,他自己也作了交代。 

  617血案最主要的杀人凶手之一吴克忠,地主成份,武汉工艺雕刻厂,此人野蛮粗俗,力气大,好胜,每次武斗都是冲锋在前,因为武斗杀人有功,多次受到奖励。 

  617血案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杨忠明,武汉工艺雕刻厂,他使用的武器是扬镐把,在把柄的大头上部分,钉满无帽的钢钉,“百万雄师”把这种武器称为“狼牙棒”或者“狼牙棍”。他就是用这种武器参与围剿参加造反的大学生和工人,进行毒打和杀戮,四人帮倒台后,因其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血案的主要杀人凶手之一黄金栅,武汉工艺雕刻厂党支部委员,手持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负有血债。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肖绪炎,成份大地主,武汉工艺雕刻厂,720之后,首先在暗中交代武斗杀人罪行,并提供大量线索,揭发详细情况和杀人经过。四人帮倒台后,调任武汉雕塑院当院长。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曾滨泉,武汉工艺雕刻厂副厂长,党支部委员,720之后主动投案自首,并主动交代和揭发他人的杀人罪行。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乔良春,武汉工艺雕刻厂木工,720之后主动要求坦白,交代自己的杀人罪行,并检举揭发他人。 

  617血案最重要的杀人凶手魏昌海,武汉工艺雕刻厂木工,720之后他只检举揭发他人,不坦白自己,对自己轻描淡写,说自己只是跟着哄闹。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曾宪坤,流氓,会武功,武汉玉器厂,负有血债。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胡德全,武汉玉器厂团支部书记,市二轻局党委书记胡宝林的侄儿。四人帮倒台之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在职位飙升中,大肆贪污和玩弄女性。后由于报复不再受他玩弄的女性而被告发,被判刑五年。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李玉森,武汉绢花厂,720之后在街上被群众认出,被愤怒的群众欧打而死。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邱健东,武汉花边社,流氓,有相当好的武功,是“百万雄师”江汉公园据点的教头。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段喜璋,武汉花边社书记,手持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1975年调任武汉工艺雕刻厂任书记,在四人帮倒台后,继续残酷镇压造反派,捏造罪名,制造冤案,竭力和同党一起把造反派投入监狱。 

  617血案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邱有源,武汉旗帜社,流氓,四人帮倒台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张松林,武汉旗帜社,四人帮倒台后,因杀人有功入党提干。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詹才嗣,武汉戏剧用品厂。 

  617最主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邬德富,武汉戏俱社书记,用水管打制的长矛杀人,负有血债。文革初期就是整群众的打手,和文革工作组组长杨书森一起,构陷胡国基,说他1963年所画油画“鹰击长空”的画面上是“老鹰抓太阳”,是含沙射影地攻击毛主席,太阳就是毛主席。还说胡国基为反革命分子彭德怀翻案、有海外关系和里通外国,以此为借口,将反工作组的胡国基打成反革命。 

  617血案最重要最凶残的杀人凶手杨书森,武汉工艺美术公司供销科长,文革前是派驻武汉工艺雕刻厂的四清工作组组长,文革开始后转为文革工作组,拼命整群众。后参加“百万雄师”,是江汉支队的督察员,是617血案的现场督察和参与者。别人揭发他参与杀人,他辩解说自己的武器不够长,没有杵到人。 

  “百万雄师”江汉支队驻扎在江汉公园据点,有一批宣传鼓动上的后勤骨干,曾玉兰、林曼桂、杨润英、彭巧珍等均是武汉工艺雕刻厂人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yew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色情和反动是一个妈养的”—诺贝尔文学奖滚出中国!
  2. 李际均:为什么说毛泽东是世界上最高明的战略家?
  3. 郭松民 | 八一勋章:金钱永远代替不了荣誉
  4. 批《软埋》,触动了方方们的反共本质!
  5. 许建康:马克思主义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批判
  6. 边红军:如何正确看待“塘约道路”
  7. 《欢乐颂2》:讨厌的不是安迪,而是伪善的精英中产
  8. 毛泽东为什么说中国的自力更生是被逼出来的
  9. 高考志愿 | 清华学子之死:铁一中带血的密码
  10. 曹征路 | 重访革命史之十四:共产党集体选择了毛泽东
  1. 鉴明:“美国把中国攥在手里”——单仁平添加新证明
  2. 梁胜明:《白鹿原》是各种错误思潮的集大成者
  3. “色情和反动是一个妈养的”—诺贝尔文学奖滚出中国!
  4. 秦桧都站了起来,一个民族就要倒下!
  5. 金一南:详解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三人深层关系
  6. 武汉工农兵再批《软埋》大会举行!
  7. 芦荻:我听毛主席谈魏晋南北朝
  8. 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祭
  9. 一贯的丁玲与善变的周扬
  10. 人民的名义VS资本的游戏——长沙机床厂“棚改”强拆纪实
  1. 老田:我也要揭发——文革到底是怎么复辟的
  2. 给刘文彩翻案文章被删 作家不服 大邑县调查真相惊人
  3. 鹿野:赵上将对决方方主席,结局难料——警惕方方成为另一个莫言
  4. 戚本禹:我所知道的刘少奇
  5. 鲁太光:胡耀邦与“作协四大”
  6. 钱昌明:历史,毕竟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过来人”现身说法谈“文革”
  7. 宪之:为戴旭几位讲句公道话 ——读乔良将军《中国需要什么样的鹰派?》
  8. 张全景:《软埋》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
  9. 美国如何通过非政府组织影响中国政策:全民强制加碘始末
  10. 老田:对照《白鹿原》与《软埋》,革命到底坏在哪里——兼评单仁平文章
  1. 芦荻:我听毛主席谈魏晋南北朝
  2. 希腊共青团已主导超过半数的学生会
  3. “色情和反动是一个妈养的”—诺贝尔文学奖滚出中国!
  4. 武汉工农兵再批《软埋》大会举行!
  5. 六十年代的印尼左翼运动、农民运动与反共大屠杀|亚洲农政读书
  6. 刘金华:我们尽责了,是非功罪人民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