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泽东家居物品归去来兮

龙剑宇 · 2013-03-14 ·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毛主席诞辰120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让人感慨的物品毛泽东晚年家居物品即1949年进入北京之后到1976年9月去世这27年间的家居物品,包括中南海的丰泽园、游泳池及其中的一切大小物件。它们最为完整、集中地反映了毛泽东相对稳定的家居生活和衣食住行的特点。

  日常起居所用物品,从居室到卧具、坐具、洗漱用品;衣物,包括衣服、鞋帽、床上用品;餐饮用具即杯、盘、碗、碟、勺、筷、烟具等;旅行用品,包括毛泽东坐过的专列、专车、专机、舰船、用过的拐棍等。

  学习、工作用品,包括办公用品如纸、笔、墨、砚、眼镜、放大镜、看古书用的白手套等。

  文体用品,包括娱乐、保健用品,如游泳短裤、乒乓球拍、电唱机、收录机、磁带、唱片、看过的电影拷贝等;还有医疗用具等。

  礼品,是指毛泽东与中外各界人士交往中接受的馈赠。如郭沫若送的手表、齐白石送的砚台等。

  毛泽东家居物品突出地体现了毛泽东的个性、人格、品质。在日常生活中,毛泽东“顽固”地保持着农民的俭朴近乎吝啬,恋旧近乎成癖;他的菜谱简单,一辈子保留韶山特点———喜吃辣,还有诸如吃红烧肉,睡硬板床,穿布衣、布鞋,衣服打补丁———毛泽东家居物品中许多东西颇具代表性,如有73个补丁的睡衣、单腿眼镜、一边高一边低的木板床。

  毛泽东家居物品还反映出毛泽东在大是大非中的镇定自若、坚不可摧,而在日常交往、生活中却廉洁自律、平易近人。如重庆谈判期间,郭沫若送给他的手表(一直用到临终),出访苏联坐过的专列,穿过的中山装,会见尼克松等人坐过的土洋结合的沙发。另一方面,他的大量日常生活用品,如衣服、菜谱,是他一生以俭立身、以廉奉公的高尚人格的物证。

  毛泽东家居物品中的一部分已显示出它们的巨大价值,这些物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不为人所知,笔者曾经长期直接参与和主持对这些物品的整理、收藏、保护、展示与研究,并组织对这些物品的知情人,如毛主席的亲属、生前的卫士、秘书等身边工作人员进行大量的采访、调查。

 

  罗盘指向韶山

 

  毛泽东过世后一年,1977年,毛主席纪念堂建成开放。中共中央办公厅曾清理出毛泽东用过的部分家居物品在纪念堂展出,但为期不长。后来,出于保护的目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将毛泽东的家居物品送往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1980年12月,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故居内部开放,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便将所保管的毛泽东家居物品送还,一部分复原陈列在毛主席故居内,一部分保管在菊香书屋南房柜中。

  当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有了准确而科学的对毛泽东和他代表着的那个时代的评价后,这些物品也渐渐有了合理的归宿,罗盘的定位指向南方———这些物品主人的故乡韶山。

  中央警卫局对毛泽东的家居物品进行了大清理。人们感到,把这些物品全部移交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但该馆库房有限,只能保存部分珍品。中央警卫局却希望能够有个全盘接收的地方,他们开始与韶山、延安、西柏坡联系。

  1990年10月12日,两位韶山纪念馆人打通了中南海的电话,提出想看看毛主席的家居物品。接电话的是湖南同乡、中央警卫局一大队六中队队长梅英明,他欣然答应。第二天中午,梅英明回话说:“贾振海要见你们。”

  中央警卫局办公室主任贾振海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负责人王孟江、刘忠勉、周福明及梅英明等早已等候在那里。贾振海直接谈到毛泽东家居物品善后处理事宜。

  韶山来人表示:“毛主席用过的物品回到家乡韶山是最好的归宿。毛主席年轻时以日本人月性的诗赠给他的父亲:‘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伟人的身躯没有回到家乡,带有伟人印记的家居物品理应回家!”

  贾振海说:“毛主席家居物品能否由韶山接收,还要由中办决定。”

 

  参观思故人

 

  随即,贾振海和毛泽东生前的工作人员周福明引领韶山来人前往丰泽园参观毛泽东的故居,也就是丰泽园的菊香书屋。

  毛泽东正式搬到这里之前,卫士从居仁堂抬来一张高级弹簧铜床,毛泽东拒绝使用,让人更换为硬板床,就是那张一边高一边低的大床。

  菊香书屋西房北侧两间是毛泽东的藏书室。南侧两间曾放过乒乓球台,又是临时来客休息室。东房中厅是毛泽东办公时间用餐处,北侧两间是毛泽东的办公室,南侧两间是会议室。

  毛泽东办公室靠北山墙摆着两个3米高、2米宽的书柜,放满常用的书籍。这些书柜是1952年用毛泽东的稿费制作的。

  菊香书屋虽然充满神秘,它的内部结构与陈设其实颇为简单,它的布置,只是围绕一个中心,即如何有利于工作和学习。这里没有一点不实用的东西,例如原有的盆菊,也被毛泽东撤掉。

  当然,毛泽东住进来之后,也因陋就简添建了一些必要设施。院子原没有厕所,上厕所必须走到后院去,毛泽东和客人深感不便,工作人员和修缮队提出一个方案:在紧靠毛泽东办公室后窗处按卫生间的要求盖一间平房,然后把办公室的墙打一个门与之相通。平房修好,趁毛泽东睡觉时把门打开,毛泽东起床后突然发现办公室的新变化,非常惊奇和高兴:“这样就方便了,你们多费心了,谢谢大家。”

  1958年,毛泽东外出视察,有较长时间不在北京,有关部门趁机作了修缮,这就是现在人们能看到的样子。毛泽东回来后大怒,一气之下搬到宽敞简陋的游泳池。起初,因为一应物件还留在菊香书屋,他还回来住过几次,从1966年8月开始,再也未回来住过了。

  菊香书屋让韶山来人印象最深的是书多。西厢房书柜数量达36个。北房东头毛泽东的会客厅兼卧室除靠墙的书架摆满书外,书桌、饭桌、茶几上到处是书。床上靠窗户一边摆着《孙子兵法》、《物种起源》、《国家与革命》等几十册书,有的翻开,有的卷着。一套485册的线装《二十四史》,尤引人注目。可惜,这些书,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并没有得到,而是整体移交给了中央档案馆。

  然而,毛泽东日常生活起居物品大部分移交到了韶山。

  吴大为、刘斌珍、李淑云随周福明走进南房,昏暗的灯光下,20多个大木柜映入眼帘。打开木柜,毛泽东的中山装、棉袄、大衣、内衣裤、鞋袜、被褥、文房四宝、娱乐用品、家用电器展现在面前。

  周福明唏嘘不已:“主席在世时用过的东西,能保存的我们都保存下来了。当时我们也没有什么文物意识,纯粹出于对主席的感情。”

  他拿出一个空火柴盒,说:“这是毛主席抽烟时用过的火柴盒。主席很注意节约,有时火柴棍用完后盒子还可以用,他便不许我们扔掉,而是叫我们买些火柴棍回来,装进盒子继续用。”

  他又拿出一双皮拖鞋:“这是主席解放初期穿的拖鞋,一直到70年代还用它。这上面的白布补丁是我们工作人员用手缝的。”

  大家看到—件破旧的睡衣,上面打有儿十个补丁(后来统计,补丁达73个!),再看周福明,他已经哽咽难以出声。

  周福明翻出一床破旧的毛巾被,说:“主席喜欢盖毛巾被,一床毛巾被可以盖上多年。这条毛巾被上有50多个补丁,我们洗都没法洗,可主席硬是不肯换新的。”

  他从存放金属物品的柜子里拿出一块旧表,说:“这是1945年郭沫若在重庆谈判时送给主席的,主席一直戴到临终。”

 

  遗物归故里

 

  10月15日下午,在中央警卫局二楼会议室,韶山方面提出:“中办若同意将部分家居物品移交给我们,移交多少,我们接收多少。全部移交则全部接收,并保证按要求保管好。如果不能全给,请将有重复件的提供一件作陈列宣传之用。如果不同意移交,则恳请同意拍照、量尺寸,以便复制。无论同意移交与否,都希望请熟悉情况的人作个详细介绍,以留档案。”

  主持会议的贾振海把这个意见详细汇报给中央警卫局领导。

  16日,中央警卫局正式向中共中央办公厅呈送公字〔1990〕第127号《关于将毛主席在中南海故居的部分家居物品移交湖南省韶山管理局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的请示》,提出:“在仓库保管的有纪念意义需长期保存的家居物品,拟全部移交给湖南省韶山管理局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现陈列在丰泽园毛主席故居的家居物品暂不作变动,仍由毛主席故居管理小组精心保管,如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需要,可制作复制件;长期保存价值不大的其它物品,如内衣裤、毛巾、毛巾被、沙发套、坐垫、窗帘、家具等物品,除留少量以备故居陈列外,其余作注销处理。”但后来,毛泽东的所有物品都没有作注销处理而是移交给韶山。

  10月24日,喜从天降:中办同意,批示下来了!

  得到中办的批示,韶山方面的人即着手准备接收,又从韶山调来一批人员参与其事,中央警卫局也召集各部门积极配合。丰泽园故居管理小组日夜清点,填写清单,拍摄照片。警卫局木工班3天里制作了13个大木箱,服务部送来250个纸箱,行政科提供了125公斤草绳、两大捆草袋,档案科腾出两个正在使用的木箱并送来一大袋泡沫塑料,甘家口印刷厂送来大量纸屑,广安门火车站欣然接受运输任务,并指定车站派出所保障安全。

  11月6日,交接工作开始。毛泽东的家居物品从南房仓库被一一搬出来,警卫局一人看清单,两人逐件提物,一人介绍家居物品情况并录音。韶山方面的人则负责清点接收,填写装箱单,编号装箱,上锁,打封条,编号。

  为了复原毛泽东在中南海的生活状况,韶山方面提出希望能够得到毛泽东用过的一些家具。警卫局立刻同意。这样,毛泽东的办公桌、沙发、窗帘、台灯等等都进入移交清单。

  周福明拉出一个深红色套绿格草席套子的大沙发。他拍打着沙发套上的灰尘,当翻开坐垫时,发现一些毛料面布被虫蛀了:“这个沙发主席用了多年,好可惜啊!”周福明又哽咽起来,他揭起海绵坐垫,大家发现垫子下布满圆圆的小洞。周福明说:“这些洞是我们用水管扎的。主席晚年怕热,扎些洞可以散热透气。”又说:“毛主席就是坐在这个沙发上会见了尼克松、田中角荣,也是坐在这个沙发上向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

  清理工作接近尾声,周福明突然说:“警卫局大楼底下还有一些账本,你们要不要?”

  对文物的敏感让韶山来人一听这话就立刻兴奋起来。他们随周福明来到地下室。只见餐具的房间角落里,满地堆着一些纸质品。刘斌珍蹲下身,随手拿起一个小本,打开一看,上面竟然清清楚楚记录着毛泽东一家的生活收支情况;拿起另一本,是领物清单,再一本,是交款收据,还有食谱。这是一个巨大的意外收获。后来,这些纸质品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它们完整地记录了伟人毛泽东最后十年的家庭日常收支情况。

 

  血脉流淌韶山冲

 

  1990年11月23日,两个集装箱被吊运到开往湖南的火车上。几天后,毛泽东晚年的家居物品安全抵达韶山。

  毛泽东晚年家居物品连同他的故居韶山冲上屋场,构成了毛泽东从出生到少年和青年时代,一直延续到晚年的家居物品的完整体系,韶山有了全国最大的毛泽东的博物馆。

  从1990年到2000年,经过长达十年的清点、整理和消毒等各项必需的保护流程及大量的对当事人、相关地点即这些物品的原生环境的采访、调查,现在,毛泽东的这些家居物品分门别类静静地躺在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的展厅与库房里,观众能从展出的1000余件物品中感受到一代伟人并不遥远。

  这是一组统计资料:移交给韶山的毛泽东家居物品共6400余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20件,二级文物85件。

  这些物品来到韶山之后两年,在毛泽东100周年诞辰之际,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主办了《毛泽东遗物展》和中南海丰泽园复原陈列;在毛泽东110周年诞辰之际,这个展览由原来的一个展厅扩大到三个展厅。

  2008年,毛泽东115周年诞辰之际,一座高标准的文物库房和一座融现代与传统为一体的毛泽东文物馆建成对外开放。馆内《风范长存——毛泽东文物展》为基本陈列,陈列面积近2000平方米,从“勤政为民、鞠躬尽瘁”,“反奢倡俭、清廉如水”,“博学多思、孜孜不倦”,“亲情如歌、友谊似海”,“雅情逸趣、坦荡襟怀”五个方面,生动再现了毛泽东丰富多彩的生活画面。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35期,摘自2013年2月1日《文汇读书周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4.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5.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9. “洋垃圾”外教
  10.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