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奶农倒奶现象重现

作者:综合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京华时报等 字体:   |    |  

  奶农倒奶现象重现

  “每当奶农们开始把牛奶倒着玩时,就说明生产过剩了,就意味着当地的经济有大麻烦了”,这是我们当年在高中的政治课本上学的道理,而这一现象已悄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生。

  青海:奶农卖掉奶牛、倒掉牛奶

  青海是我国西部重要乳品生产地区之一,今年以来大通、湟中等奶牛养殖主产区,牛奶价格一路走跌,部分奶农为避免更大的损失,甚至卖掉奶牛,而因牛奶质量不达标,奶农只能选择倾倒部分积压的鲜奶。

  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是青海省传统奶牛养殖大县,也是青海主要奶源基地。全县4.55万头存栏奶牛99%由奶农分散养殖,每天到奶站卖牛奶的收入,是许多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

  大通县良教乡是纯回族乡,家住下治泉村的奶农韩玉良说:“去年这个时候奶站收购价格还是每斤一块八,今年只有八毛钱,比矿泉水还便宜。我家两头奶牛一天能挤55斤奶卖40多元,可光饲料和干草就要吃去70多元,实在养不起了。”

  和韩玉良同村的冶占海刚刚卖掉了家里的3头奶牛:“赔钱赔得厉害,原先养奶牛一年挣的一万多元是家庭全部收入,但今年家里已经没有钱买饲料,听说好几个邻居都把奶牛卖了。”

  “企业的奶源不够用,散户的奶源不敢用”,青海乳品收购、加工规模最大的天露乳业总经理韩强说。

  据韩强介绍,今年以来确实减少了对散户奶农乳品的收购量,因为散户奶农大都手工挤奶,卫生安全很难把控,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经所所长秦富说:“奶牛养殖规模小、养殖分散、管理水平低的问题已成为影响乳制品质量安全、制约我国奶业向更高层次发展的主要瓶颈。”

  沈阳:生鲜奶售价降近三成

  原价2.1元的190ml枕装奶现价1.5元;原价11.9元的8连杯原味酸奶现价7.9元;原价2.8元的240ml枕装纯牛奶现价2.1元……今年10月份的沈阳城各大超市的牛奶销售区都在做促销。在这降价的背后,国内牛奶商收购量、地产鲜奶的价格也在下降,这让一些奶牛场不得不考虑拓宽销路,包括开鲜奶吧。

  线上销售也是这样,某品牌240ml*12/箱的纯牛奶原价32.9元,现在售价26.8元,降幅19%。另一电商平台某牧场纯牛奶尊贵礼盒装250ml*12盒/箱原价68元现价55元,降幅19%。不仅降价,在走访时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发现,去年“消失”的袋装低端风味乳,这段时间又大量上市。

  成品牛奶价格下降,生鲜奶的收购价格自然也不会高。据农业部畜牧业司监测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2月第3周前生鲜奶价格高涨,2014年2月第3周后生鲜奶价格不断呈下降趋势,每周降幅大概在0.2%-0.5%。辽宁省的生鲜奶降价也有一段时间了,据省畜牧兽医局监测,在2014年2月沈阳各地区的鲜奶平均价格高达2.305元/斤,后来每周都下降,到10月份时降为2.025元/斤。在新民市大柳屯镇一家奶牛养殖基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一些养殖场最低才卖到1.7-1.8元/斤。

  “现在一斤鲜奶的收购价格都比不上一瓶矿泉水的零售价(2元)。”他苦笑道,去年这时候正处“奶荒”,鲜奶收购价高达2.5元/斤,供不应求。而现在和“奶荒”大相径庭,以他们厂为例,和去年同样养殖方法产出同样品质的牛奶,遭到牛奶加工商各种原因的拒收。

  对于原因,这位奶牛养殖场的负责人分析,这主要和市场需求量下降以及进口奶源的冲击有关。首先,由于受节俭风等影响,团体采购和礼品销售明显下降。再者,由于近年国产奶一些安全问题频现,让一些消费者购买力出现转移。另外,受2013年奶荒影响,乳企纷纷提价并减少低端产品生产,对销售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数据显示,2014年乳制品产量自2000年以来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需求低迷。同时,由于成本、技术、补贴等因素,国外奶价低于国内,我国乳制品进口量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未来对国产乳制品的影响不可忽视。以2013年为例,进口乳制品折合原料奶约1316万吨,已经占到全国产销量的27%。而液态奶进口量还在翻倍增长,2014年预计进口25万吨。

  欧盟:为何“奶比水便宜”?

  “倒牛奶”这一幕在2012年的欧洲,再次上演了!

  欧洲议会大厦近日被铺天盖地喷射而出的牛奶染成了乳白色,楼下维持秩序的警察也被来自欧洲各地的愤怒的奶农们喷成了“牛奶人”。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幕,简单地说是因为,在欧盟,牛奶已经比矿泉水还便宜了。

  2012年11月26日,数百辆五彩缤纷的拖拉机驶过布鲁塞尔的交通要道。随后,举着高压水枪的抗议者,让牛奶喷薄而出,一下子就把欧洲议会大厦染了个“处处留白”。

  看到欧盟大楼成了乳白色“落汤楼”,抗议的奶农们振奋地挥舞着拳头,一些人在广场上点燃了摞起的稻草和轮胎,顿时,浓烟滚滚。这场大游行吸引了2000余名欧洲奶农。他们之所以开着自家拖拉机或扛着牛铃,热热闹闹地出现在欧盟总部,是为了抗议欧盟那便宜到家的牛奶价格。

  “这事儿非常简单:我们再也没法以牛奶为生了。”一位法国奶农对美联社记者说。

  配额的取消是万恶之源。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牛奶生产和消费地区,但其中只有小部分被用来直接饮用,大多数的牛奶会被制成奶酪、黄油等奶制品投入市场。当经济不景气时,这些奶制品的消费便会减少,与此相关的行业随之雪上加霜。

  现在奶农们面临的问题是,到2015年春季,作为农业政策改革的一部分,欧盟将完全取消牛奶产量配额制。

  这一制度原本为应对欧盟牛奶产能过剩而制定,若牛奶产量超出配额,就将被罚款。根据路透社的报道,欧盟2003年通过了一系列农业改革政策,规定牛奶的国家配额体系将于2015年废除。为减少因此对欧盟奶业造成的痛苦,并帮助奶农提前做好准备,欧盟农业委员波尔建议,从2009年开始,配额每年增加1%。之后,欧盟部长们又同意,可将年生产配额增加2%,以满足需求并平抑上涨的价格。

  从那时起,布鲁塞尔的欧盟大厦前,就不时出现千里迢迢前来抗议的各国奶农。因为配额的放宽意味着牛奶产量的不断增加与更激烈的竞争,也被奶农们视为牛奶价格走低的罪魁祸首。

  目前欧盟规定的牛奶生产配额约为1.3亿吨,已略高于欧盟消费需求。很多人认为,若配额取消,产量可能更加“供过于求”,到2015年,欧洲牛奶价格便可能下跌得一塌糊涂。

  奥地利和芬兰的官员则呼吁,要多考虑在经济或环境上处于劣势的地区。奥地利农业部长就反对终结牛奶配额:“大约70%的奥地利领土是山区……如果没有配额制,我们就会失去竞争力,如果配额制即将期满,我们就需要其他措施。”

  从2009年起,欧洲就层出不穷地发生着倒奶事件:法国奶农曾在旅游胜地圣米歇尔山倾倒了420万升牛奶;德国奶农在一场游行中将数千升牛奶倒在政府门前的大街上;德法两国奶农还曾联合向莱茵河中倾倒了大量牛奶。

  2009年秋天的欧盟首脑峰会上,牛奶问题曾成为讨论热点,最后,各国农业部长的一致决议些微提升了牛奶的收购价。但后来,还是有奶农遭到了冲击。

  “政治真是在杀害我们。”比利时农民朱利安对美联社说。根据欧洲牛奶委员会的数据,自2009年以来,每年的配额增加1%,就有成千上万的奶农被迫退出市场。

  因此2012年的11月28日,当欧盟的农业部长们又一次讨论农业改革时,比利时、法国、波兰、卢森堡等国的奶农便纷至沓来,用挥洒的牛奶给部长们一些颜色瞧瞧(当然只能是白色),希望他们能给牛奶市场带来一些“有效的立法措施”。

  奶农们的另一诉求是,提高农业补贴。事实上,在欧盟每年约1.3万亿欧元的预算中,已有四成以上用于农业。可按目前既定的生产配额来看,由于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与萎缩的需求,小型生产者的前景黯淡无望,英国广播公司就认为,他们很可能被淘汰出市场。

  “如果政治家们依旧如此,那5年后,欧洲将不会再有什么中小型生产者。”一位法国奶农在11月26日的抗议中对法新社记者说。

  不过,也许奶农们想得太简单。欧盟负责农业与农村发展的委员达奇安·乔洛什,若干年前在推出农业改革方案当天就说,欧盟的共同农业政策不是只为农民制定的,也关系到欧盟的每一个公民,因为每个人都是纳税人和消费者。

  对欧盟官员来说,政府限制产量始终不是长久之计;放宽配额,营造一个更健康的牛奶市场,让奶农们根据市场导向生产牛奶,或许才更可持续。法国农业部长就表示,对奶农最好的回答是:改组欧盟牛奶市场,而非提供更多补贴。

  (报道综合自京华时报、沈阳网、青年参考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朝阳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