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一枝清荷:“公进私退”才是新疆的唯一出路

一枝清荷 · 2013-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一枝清荷:“公进私退”才是新疆的唯一出路  

                     

   

在我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一样,物质繁荣却令人不安,似乎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的命运失去了控制。虽然充斥着我们眼球的是那些超女快男们的莺歌燕语,还有新闻联播主持人用温柔连绵的声音正在播放祖国河山一片大好的时候,我们依然无法回避身边正发生着和即将发生的那些血灾:在汶川、在玉树,在矿井、在厂房,在小学、在幼儿园……清荷不是愤青,虽然这几年我们已经见证过太多太多无辜的血,虽然通向我们面前的,不知道是深渊还是天堂,但是我们依然还是甘愿被命运的神秘绳索牵引着,并默默地一直向前走。但是当我见到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幼儿园外面母亲绝望的呼唤孩子回家的声音的时候,我的心,滴滴都在流血。而最让我震撼的是“7.5的乌鲁木齐”,那是真正的血光之灾,那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街头,在堂堂五星红旗下,对共和国人民的屠杀。可对于这血的教训与残忍的人类灾难图,我们的主流媒体,我们所谓的专 家 教授,他们说出的只有肤浅的哀伤与悲情,或者只是阿Q式的“多难兴邦”,因为他们看不到的恰恰是“血性”。连孔老夫子都教育我们说要“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我们的主流精英却一定要显得比孔老夫子更超脱更伟大。难道在他们眼中,打着人权幌子的凶手就不是杀人犯了?  

从最近新疆新的人士任免,对新疆经济和社会的扶持措施,我们可以看到党中央解决新疆问题的决心。这种现象是令人振奋的,但我认为,我们不能绕开一个关键的问题:谁来为同胞的血负责?也许此时你要狠狠说道:“不就是那些维族人嘛。”然后小声再补充一句“注意团结,注意大局”。可你却并没有意识到,当你说出这话,其实你就已经败了。无论是愚蠢也好,冲动也好,或是出于对同胞的同情。你此时扮演的角色仅仅只能是真正敌人的帮凶,或者委婉点说:一个提线木偶。  

那么让我们来分析,首先,凶手究竟是谁?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暴徒是绝不会在脸上写下这两个字,他们藏在无辜维族人中间,他们宣传自己是为这个民族在战斗,他们骗取了这个民族相当大的同情。通过杀戮,的确可以在一时间吓走一部分人。但能够如此冷静而专业地策划一起大屠杀的人,绝不会幼稚到以为杀几个人就能把汉人都赶走,就能动摇中央政府对新疆的统治。你认为这是他们的目的,那你也太低估对手的智商了。对抗和仇恨需要连续不断的被再生产出来,单凭民族分裂分子零星的袭击,虽然也可造成恐慌,但还远远不够。很明显,他们这么做的意图是将仇恨的种子植入两个民族,而当这种子拥有了生长发育的合适土壤的时候,当这种仇恨已经不需要煽动而成为某种本能。那么,他们就成功了,并且此时一切皆有可能。  

从感情角度而言,我们去仇恨这个民族甚至是可以理解的:同胞的鲜血,绝不可以白流。但祭奠亡灵的方式,如果是以血还血,甚至去报复那些无辜的维族同胞,你只会让我们的敌人更加得意。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敌人既然要破坏民族团结,激起维汉之间的仇恨。我们首先要做的,当然是对敌人的意图进行坚决反击。而恰恰只有尽一切可能,团结最广大的维族同胞,我们才有力量彻底的打击那些暴徒,以及暴徒背后的民族分裂势力,这也是纪念这些死难者最佳的方式。是否说区分了少数暴徒和普通维族群众,情况就没那么严重了?已经造成的创伤和裂痕就弥补了?当然不,已经破裂的伤口,绝不会由于我们不去看它而自动愈合——可是我们这么做,至少是先把血止住:如果说这一小撮暴徒已经把局面搞到这样不可收拾,那么,有一天,两个民族被推向了水火不相容的对立面,情况又会如何?  

我想,这是不需要想象就可以想象的事情,你只需要看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年复一年的闹剧,看看俄罗斯间或上演的惊悚大片,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未来。我们最直接的敌人当然是那些暴徒,但同时也要做最坏的打算,众多维族群众内心是同情和倾向于那些暴徒的。但如果因此,我们就将整个民族看作潜在的凶手,将整个民族作为防备的对象,那事实上我们自己已经不把他们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来看待,而是将新疆看作一块殖民地,那么你岂非已经承认西方国家对我们的指责?必须承认现在的被动局面,但又只能相信大多数维族同胞是有可能争取,成为我们反对民族分裂势力的战友,这要取决于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那么,从根源上找到这一切的起因才是重中之重。将一切罪孽抛给境外“三股势力”当然是很省事的。反正现在搞的是韬光养晦,犯不着学人家以色列那么辛苦,去满世界追杀:即使每个周一到周五抗议一下,也费不了多少口水。可这有用么?人家照样活得很滋润,照样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既然我们在国际舞台满足于当个只会抗议两声的小媳妇,那还是老老实实关心下国内的一亩三分地吧。新疆的问题,当然不仅仅是被外部煽动。为什么没有人能够从维族人特有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去理解他们的苦痛?这一点可以从导火索韶关事件看出一些端倪:表面上看是在东莞打工时的工人矛盾。但这个背后隐藏的情况是,为什么他们无法在自己的家乡安居乐业,千里迢迢来到广东,成为边缘化的外地人,忍受各种有意无意的歧视?难道不正是说明他们在自己的家乡——新疆本地也找不到好的出路么?因此,新疆问题的真正根源是贫富分化。  

贫富分化,这是改革出现的典型问题。这个问题在新疆,同样不可避免地发生,这个问题,难道真的能靠深化改革来解决?即使有一天新疆的经济发展到广东的水平,还不是照样贫富分化?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就是不断制造出先富者和处于社会边缘,被抛弃的人群。而新疆维族的底层人民除了和汉族底层人民一样被压迫外,还需要承受语言和文化上的边缘化,生活只会更加困苦,这绝不是高考享受点加分政策之类所能弥补。两级分化这样的问题,在 广大内地地区都已经呈现愈演愈烈的燎原之势,那么发生在新疆,与民族问题结合在一起,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可想而知。  

于是,我们就看到,一幅清晰的画卷展现于我们面前:组织者,是热比娅这样的买办资本家和民族“精英”;参与主体是市场造就的失业者和社会上闲散的维族青年;核心力量有组织,有纪律,并接受过海外培训的专业人士。隐藏着的真凶已经呼之欲出了:这就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执行者和受益者。而热比娅这样的既得利益者,为何会如此行事?那是因为随着私有化进程的加剧,经济越发展,就越是造就一大批失业者和富豪。先富者也懂得社会矛盾需要宣泄,很自然会想到把这种矛盾描述为民族压迫。况且热比娅以及她的汉族同行们,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叫买办精英。而买办精英有一个共同的主子,叫美国。在少数民族地区的买办精英主要从事民族分裂事业;而内地买办精英主要从事颜色革命。虽然分工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目的都是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  

从这一点看,热比娅与刘晓波其实真没什么区别,难怪都是诺贝尔和平奖的热门人选。市场在源源不断地制造者分裂分子及其帮凶,资本的力量不断激化着这一矛盾,不断送人去死,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面对这些却一言不发。在新自由主义者的教唆下,某个前任大领导提出了个“两少一宽”。这一政策充分体现出的:正是新自由主义者的伪善,他们将作为名词的“平等”和“自由”顶礼膜拜,而恰恰从来不关心自由平等的实质。他们关心的只是少数民族同胞们流离失所,成为弱势群体,被歧视的权力。“两少一宽”真的是在关心爱护少数民族同胞的政策么?资本席卷一切,造就的是一大批语言不通,衣食无着的人。这个时候你塞给他一把刀子,并告诉他,你犯点事没关系。请问这究竟是一种关爱,还是教唆犯罪,将他推下火坑呢?  

新自由主义者其实就是要我们在学习美国,而在民族问题上,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美国更糟糕的老师了。且不说当年屠杀上千万印第安人的“光辉”事迹。现在他们本国的种族冲突,哪一天平息过?他们既然无法选择像自己崇拜的偶像美国那样,用屠杀和种族隔离来解决民族问题,那么就只能走向另一个极端——用属于少数精英的狭隘眼界来看待民族问题。只能从历史考据与所谓“国际法”来看待新疆的归属。而根本看不到也无法论证出:新疆留在成为中国的一部分,是符合新疆最广大劳动者利益的。还有,为什么我们在国际舞台有气无力?明明是自己的国土,却要别国反复来承认?不就是我们的主流精英自己都不相信这是我们的土地,自己都不相信大多数维族人是可以 站在我们一边的?  

我们知道,无论从地缘政治、资源、经济还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华民族都无法承受失去新疆之痛。土地属于世代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取得这些人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法。而精英们僵化的头脑里,恰恰以为合法性需要一个什么上帝来赋予,或者把这种合法性寄托在少数民族的贵族和精英身上,而恰恰不去注重和占绝大多数的少数民族劳动人民打交道,取得他们的支持。这样的错误不仅仅是南辕北辙,简直可算是与虎谋皮了。  

新疆存在着两个前途,两种命运。当然只要现在的中央政权还在,新疆的独立是不可能的。维持现有政策不变,按照资本的残酷法则,趋利的动机还会把内地劳工源源不断输送到这片土地。维族的底层居民依然会不断沦为社会边缘人。只要这种矛盾依然存在,那么民族的精英——无论是热比娅这样的资本家或者什么宗教领袖之类就会不断出现,去利用这个矛盾。虽然总有一天在新疆的汉族能够取得人口上的巨大优势,但这同时也就意味着:7.5事件仅仅只是个开始。意味着鲜血将会浇灌这片土地。而根据极端分裂分子的习惯,达不到目的,战火也将不再仅仅局限于新疆,它将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巨大灾难。  

另外一条道路究竟是什么?要让维族群众不被热比娅这样的骗子所误导,就必须揭开精英的画皮,让新疆各族人民懂得:恰恰是热比娅以及她所代表的买办资本家才是新疆维族人民两极分化,陷入贫困和衣食无着的根源。但是光靠说教,行么?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我们要行动起来!要确保所有新疆人的基本生活和尊严,防止两极分化。  

那么,清荷认为,只有在新疆采用计划经济。这是彻底清除疆独的土壤唯一的方法。把热爱和平的人民发动起来,组织起来,抛开对新自由主义市场万能的僵化崇拜,贯彻“总设计师”鼓励我们的:“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于是,新疆的另一个前途,一个更加光明的前途就摆在我们面前了——建立“新疆特区”。在特区实行彻底的社会主义经济,统筹当地各族人民的生活,将其纳入福利体系。相信劳动者,依靠劳动者,给予劳动者管理自己企业的权力。那么,新疆90%以上的各族人民自然也就享受到国家主人的尊严,自然会自觉抵御外来的煽动,这也就断绝了“三股势力”在新疆发展的根源。  

我们知道,新疆的各种自然条件原本适合进行集约化,合作化大生产的:首先,新疆本身的工矿业就占到GDP的50%左右。这些产业本身就是大工业,集团型的生产。西藏有丰富的石油,金属矿产资源本就应该是属于全民的财产。清荷不明白:像石油矿业这种行业,开放给私人干什么呢?是为了造就一批新的山西煤老板,或是新的热比娅?其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样的组织,本身就直接是合作化的农场。现在所需要改变的,就是以这部分力量为主体,逐步整合新疆的私有制经济,回到国家统一计划的轨道上来。而且在新疆这样生态环境较内地更为脆弱的地区发展工业农业,需要特别注重环境保护问题,这也意味着集中的资金和科技投入,这都不适宜于进行私有的小生产。再次,新疆由于地理位置原因,还不大受国际投资者青睐,那帮逐臭之徒的政府公关和游说还介入不深。建立新疆特区,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关闭这条重要的交通要道。而恰恰是加强管理,以整个国家而不是以零零散散的小商贩的姿态出现在边境贸易的市场。这就使得潜在的零零总总的各种打扮成商人而活跃于本地区的分裂分子彻底失去藏身之所。进行这样的改造,可以依靠的力量是除了当地资本家以外的所有人。对资本家也可以区别对待:如果发现有支持疆独的证据,则坚决冻结甚至没收其财产。对于另一部分,可以考虑不再审批新的私有企业,以收购、重组等“公进私退”的手段慢慢驱逐出特区。这样的改造,符合全国人民的利益,可以获得所有爱国者的支持。只有买办资本家,和热比娅的同伙们会为此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国企私有化改革必然导致少数资本家垄断煤矿、石油等资源成为暴富者,但今天的国有企业已经是被资本逻辑改制的国企,其问题也是十分严重的。最关键的是,从文化上看,众多国企负责人、官员其实都是资本家心态,他们一心一意为人民币服务,拿着高额薪金,欺压基层工人,做着损公肥私的勾当,这样的国企和毛时代的国企相比,其效率必然是不高的。因此国企负责人必须是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者,而不能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信仰者。除此之外,从制度上看,应该发扬工人民主,让国企工人对企业有更多管理权、发言权以及监督国企官员的权力。毛时代其实有一整套的文化及制度建设,“鞍钢宪法”是其中的代表。只不过反毛分子搞的国企改革将这一切都破坏掉了。眼下急需的是如何将共产党在革命、建设中形成的好的经验借鉴保持下去,而不是一贯地盲目地改革,将原有的一切理论、一切制度、一切经验、一切传统改革掉,破除掉,这就不是改革,而是颠覆,是复辟。

 

虽然在目前,对这些设想暂时无法享有,但我希望,悲剧不继续重演的唯一方式,就是尽一切可能为生活在新疆的同胞们去争取这一切。凡是劳动者,凡是受剥削,受压迫的人,我们的心应该是连在一起的:毛主席将这一精神作为我们民族的魂魄,融入我们这个新生的中华民族。因此,在新疆天空飘起来的那面红旗,使维族同胞成为大家庭最先进,最受尊敬的一员,这符合我们新中华民族的共同心愿。新疆对于中国的意义,远远不止是经济上的,而是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让居住在这片土地的人,产生对我们国家的向心力,产生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那么任何势力也无法凭空制造一个新疆问题。  

此外,清荷还期待着,这样一个特区是对所有中国人开放的,任何中国公民,只要申请,都有机会成为特区的建设者。如果到了那一天,新疆的各族同胞没有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来爱护这种制度,我们再把这一切交给主流精英们来处理也不迟,反正他们对卖光送光很有经验,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在这里,清荷需要强调的是:在新疆进行这样的改革,绝不仅仅是出于我们对毛时代,对社会主义的向往。而是新疆问题直接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救一路哭,不当复计一家哭”。这句话本是某精英经常引用来忽悠大家不顾工人死活,为外企私企收购国企造势的。清荷觉得在这里引用一下也颇为合适:为了全国人民的利益,为了新疆90%以上人民的利益。总之为了大局这个东西,你不能总要求底层百姓来牺牲吧!  

精英们,作为热比娅的同行,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真正为大局而收敛一次呢?既然为了大局可以去砸破工人的饭碗,剥夺农民的土地,以开放搞活为幌子,干着营私的勾当,这对我们的主流精英而言本也是习以为常的小事,但是请你们看清楚:分裂势力和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恐怖屠杀,并不因为你是精英,而有什么特别优待。为了大局,让私人资本退出新疆,让资本克制一下自己无限扩张的冲动,让资本家们挪一挪地方,这并不过分吧?你想投资,想创业,可以。但不能任由你在新疆这样的战略重地妄为下去了,这不仅仅是为了让死者安息,也不仅仅为世世代代替祖国守护这边疆的人们,更重要的是民族问题是一面镜子,甚至是一面放大镜。你可能并不信仰共产主义,但只要你是一个爱国者,你就应该看出来,以普世价值为名的新自由主义,带给这个国家的,除了两极分化,纸醉金迷,民族冲突,战乱流血以外,不会再有别的东西。那些僵死的,对市场和普世价值的盲目崇拜已经走到了它的尽头,正日益成为一种现代宗教,已经到了必须要抛弃的程度。那么,是继续留在这艘即将沉没的航船,与它一起疯狂一起沉没,还是幡然悔悟,踏上充满光明和希望的征程?其实这本不算是一道选择题。因为我们事实上已经清楚:铲除这颗毒瘤,需要从哪里入手?清荷告诉你:就从新疆开始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灵甫为什么殒命孟良崮?看看黄百韬如何在豫东逃出生天
  2. 丁香医生——把中国人忽悠得一塌糊涂!
  3. 上山下乡50年:别的知青早就回城了,我却在农村扎了根
  4. 知青的惨不是因为去过农村,而是因为回到了城市
  5. 辽宁王忠新:数万亿资金被金融诈骗骇人听闻
  6. 李零:国学是国将不国之学
  7. 为什么又会发生?
  8. 拿996和“人权”、“两弹一星”相提并论都是耍流氓
  9. 养老金调剂数据披露,“南方养活北方”是长远之计吗?
  10. 从“996”到“345”
  1. 《关于邓小平在民主革命时期两任中央秘书长的史实考证》的评注
  2. 双石:N年前的《炎黄春秋》伪造历史的一场闹剧
  3. 梁宏达的邪招
  4. 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女儿却遗憾自杀
  5. 胡新民:李先念晚年的忧思
  6. 张勤德:捍卫毛泽东思想就是捍卫人民的最大利益——2019年清明节感言
  7. 荒诞大剧:众生在疯狂,大佬在收割
  8. 林彪坚持要先打长春,毛主席说:我独断专行一回,打锦州
  9. 郭松民 | 清明,瞻仰毛主席纪念堂手记
  10. 【快看】刚刚传来,清明节各地纪念毛主席活动震撼视频
  1. 消逝在历史记忆中的毛泽东伟大构想:从响水爆炸案回看苏南模式
  2. “淡化”毛泽东的“错误”已大势所趋
  3. 钱昌明:“否毛”、“污毛”,算不算“违宪”? ——读现行《宪法》“序言”后产生的疑惑
  4. 双石:《“西路军”疑》评析
  5. 师伟:欠抽的梁宏达
  6. 韩丁:毛泽东的反攻
  7. 兰斌强:这位委员的呼声让洋奴们跳脚!
  8. 《关于邓小平在民主革命时期两任中央秘书长的史实考证》的评注
  9. 座山雕重回威虎山?
  10. 双石:N年前的《炎黄春秋》伪造历史的一场闹剧
  1. 郭松民 | 清明,瞻仰毛主席纪念堂手记
  2. F-35A坠毁后,日本与美国爆发“甩锅大战”!
  3. 郭松民 | 清明,瞻仰毛主席纪念堂手记
  4. 《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
  5. 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女儿却遗憾自杀
  6. 卖完国资保平安,格力是个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