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评:新疆首批7万名干部下基层驻村进点

作者:寒江钓雪 发布时间:2014-03-23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在一个私有化发展社会,面对愈演愈烈的社会与民族矛盾,运用下派干部之法以图取既定之效。此举当初的历代统治者都不曾挖空心思而想出,再遑论又付诸于怎样的践行?而此岂不表明,为维护特别是河蟹大局,群干群力再加不遗余力,无论结果怎样,只以实际投入而论,也委属不易。

  2014-03-23“ 人民日报”讯:

  “新疆首批7万名干部下基层驻村进点”

  http://news.163.com/14/0323/05/9O0EUIO10001124J.html

  将此一新生事物以党媒刊载,无疑对此是持褒扬态度了。单从该报导标题还可以获知,此不过是表示一件事物的开端,因为明示了此为“首批”下派干部,倘以常理推论,当然还会接着再有第二批、甚或是第三批乃至于N批次的下派干部。

  但如此又提出疑问了:这样多原本在都市、机关养尊优处,用看报纸与喝茶打发工作时间的干部,如今因为特定任务之需,被派往边疆地区的偏僻乡村,他们此去何为?是为完成上级赋予的既定任务?还是放下架子、稳住性子,耐得寂寞、甘于吃苦去真心实意与广大牧民群众交朋友,帮他们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但如该报导所述:

  “‘到基层去,到群众中去!’新疆各级机关首批7万名干部下基层驻村进点,拉开为期3年‘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工程的序幕。”……

  即如上述,那么“访民情”当为不难,只要真正接触了,相处一段时间,所谓民情会一目了然的;但“惠民生”却远不是嘴里说说、文件上讲讲那样容易了。在一个私有化发展社会,不能否认会有贫富差距极大的社会矛盾诞生与客观存在,那么,国家大政策不变,单凭下派干部为期3年的个人努力,就能改善新疆农村的经济面貌?就能使得所谓民生得以被下派干部所惠?而倘若第二件任务不能落于实处,那么,所谓的“聚民心”难免要悄悄“流产”了。

  说实在话,此一批次的7万下派干部到底是去做什么的?是出于当下新疆地区的不稳定民情而前去演出一项政治姿态?还是以所谓“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之名而帮助实质维稳?

  也着实该佩服“特别是”的匠心独运了。在一个私有化发展社会,面对愈演愈烈的社会与民族矛盾,运用下派干部之法以图取既定之效。此举当初的历代统治者都不曾挖空心思而想出,再遑论又付诸于怎样的特色践行?而此岂不表明,为维护特别是河蟹大局,群干群力再加不遗余力,无论结果怎样,只以实际投入而论,也委属不易。

  新疆自治区原住人口据说2010年的统计数据为2100多万,行政区域划分总计80余县。我们且不论今后怎样,单是今次的第一批次下派干部即是7万多人。倘以人均共摊下派干部数据,平均每300人有一个下派干部;每县将有800左右下派干部,而此还是第一批次。那么,此还产生疑问:今次下派的7万干部,他们原本担当的具体工作又将怎么办?是否证明他们原本的存在于实际工作岗位无足轻重?在也行,不在也无妨,所以,才出于维稳之需被下派?那么,再往后的后续下派干部,他们遗留的工作又将依靠谁来完成?

  是否表明,维稳乃是第一要务,而其它都可以暂时放下?

  毋庸置喙,也实质隐瞒不住的是,时下的“疆独”、“东突”等民族分裂分子猖狂作乱,也由此为“特别是”带来巨大的政治与维稳压力。但还可以反思的,为什么毛泽东时代,尤其是文革时期,据称国民经济都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了,而在那个所谓的“边缘”时期,村村下发有军用制式枪支,并且还同时配发有子弹,新疆地区同样不会例外。那么,无论是什么“疆独”还是“东突”又怎么不直接组织一支民族武装纵队,北啥上再直取北京?沿途更还可以招兵买马、扩充兵员,如此浩浩荡荡,岂不蔚为壮观?

  但那样的“边缘”时候,如此致乱、动乱之因确实没有。而当下“特别是”改革了,据主流报导更进步、更发展,还更自由与更民主了,却又怎么发展出“疆独”、“东突”如此自由烧杀,使“特别是”河蟹社会闻之色变?更还有p民遇之、听之更惊惶不已顿作鸟兽散?

  前述说了,在一个私有化发展社会,无论怎样的“访”、“惠”与“聚”,所谓的“民情”、“民生”与“民心”都难以被真正改变。为什么同样是同一社会制度,唯有新疆地区让人如此忧心?有句话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凡一件事物的改变,必是内因、外因同时发生作用的结果。只不过由于新疆特殊的地缘环境,“特别是”之后的政治因素作祟,更还有对某些特定国家的政治利益之需、境外阴谋势力的逐渐渗透与作用等等,所以,才导致新疆地区被“与时俱进”为“特别是”政治敏感区域。更还成为“特别是”最致命的“命门之穴”。

  而今次的下派干部改变之创新,又是否已应了中国一句古话;会哭的孩子能吃饱?但若如此下去,是否其它地方也照此为之,才能促使政权之力的“亲自”且“贴身”的“惠民生、聚民心”之亲力亲为?

  是以,对今次被褒扬的新疆下派干部之举,我们依然难以持有完全的赞同态度。上述之因已讲了,更还有一条没有提及的,那就是表明当下新疆地区的基层干部都已不堪大用,甚或是不值一用。否则,又怎么来解释如此之多的,分批次下派干部之行?

  其实,倘与毛泽东时代或是文革的“边缘”时期想比,当今新疆地区的严峻局态以及复杂的政治形势,无疑表明后来的民族政策与社会发展路线都出了问题。而出于一种不能名言的一己之私利益,明摆了有一条正确路线值得借鉴与实施,但政见之歧、利益之属、路线之别、改革之故等等,决定了只能将错就错,抑或是还作东施效颦的着派广大干部下村,或将取效否?

  且将拭目以待了。

  还是那句老话,无论怎样,都免不了戏作的成分。将十几亿人民都当做观众,自己因了利益之需,作出一副虚假可笑的冠冕堂皇披挂,浓墨重彩粉饰装扮了,锣鼓齐鸣出台亮相了。可悲是,戏将才出演,还未至中场,台下就有昏昏欲睡的,有不耐看了退场的,更还有闹场炸场的……

  呵呵,这出戏……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