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宪之:杂沓纷纭争说“梦”

宪之 · 2013-06-23 · 来源:乌有之乡
“宪政”神话的覆灭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个起码常识被中国公知忽悠掉了:美国的“富”,是建立在第三世界多数国家的“穷”基础上的,二者互为因果。明乎此,中国梦与美国梦的关系就不难理解了。

 

近期,中西南北上下左右纷纷争着说“梦”,一派杂沓纷纭的梦的协奏曲响彻云霄。网上漫步,触目说中国梦、美国梦、宪政梦、伟大复兴梦……真所谓“满世界都在说的中国梦”

以下是一些标题: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权威媒体)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坚持走正确道路红色文化研究会)

“中国梦就是共同富裕”

“没有宪政梦,中国梦就是白日梦”

“宪政梦其实是个大忽悠”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红旗文稿

“重庆模式中国梦”

“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新华网)

中国不做自己的梦 就会做美国梦环球时报

中国梦区别于美国梦的七大特征人民论坛

中国梦与美国梦”(人民日报)

“ 中国梦交流美国梦”(香港经济日报

温家宝总理的中国梦”(求是论坛

×××、×××二大买办汉奸集团不除,中国梦就是白日梦”

“但愿长梦不复醒”……

 

在民富国强意义上,精英草根、富人穷人、左翼右翼、中国美国,“梦”还真是普世的。谁没有理想?理性是生存的支柱。在梦里,这世界是和谐的。

可一具体化,就麻烦了。开发商与房奴、黑窑主与奴工、娱乐城大亨与“鸡”、美国与阿富汗,他们的梦能做到一块去吗?说“普世”,无异于痴人说梦。

杂沓纷纭,并非杂乱无章。拨开迷雾,就豁然开朗:穷人与富人、草根与精英、左翼与右翼,他们的梦,不过两大类:“宪政”,是富豪权贵、公知精英与右翼的梦;“姓社”,则是大众与左翼的梦。

说“拨开”,尚未尽然。“宪政”云云,也还隔着一层雾障。何谓?多年来,“打左灯向右转”,“先富”、“完善”MBD等等,也“快买卖光”了,“宪政”云云,不过是“图穷匕见”与时俱进的产物——还不算“指鹿为鹿”。

它还披着一张“民主”“普世”的外衣。

到底“宪政”之梦能底能美妙绚丽到什么程度呢?

 

宪政能使中国变成美国

除了仨俩“邪恶国家”,这全球化的世界,谁不“姓资”,不都是不同特色的美国制度吗?虽说“自由世界”里,日本、英国、丹麦、瑞典、荷兰以及沙特、科威特、阿联酋等等也属世袭,但在人家美国话语里,并未影响他们“普世”。反倒是实行宪政的伊拉克和伊朗,也并未因此赦免“专制”恶名。二战以来,除了第一世界的美欧日,也即原来的帝国主义国家,能有几个进入“普世”天堂的?菲律宾的政治制度,是生吞活剥美国“宪政”模式复制的,几十年过去了,除“菲佣”之外,没看到还有多少“变成美国”的。

一个起码常识被中国公知忽悠掉了:美国的“富”,是建立在第三世界多数国家的“穷”基础上的,二者互为因果。“和平与发展”多年了,它始终保持着世界一半的军费预算,穷兵黩武,今天打你明天打他,不遗余力为世界各国培养买办,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要维持霸权,维持剥削世界的地位吗?你不穷,他怎么能能富!只有维持着“普世”结构,他的富与霸才能永世长存。共产党的出现,从根本上威胁了“天不变道亦不变”,所以,普世的宪政世界,从希特勒杜勒斯,都高举“反共”旗帜,即使“日本皇军”“进入中国”时,也是为帮助中国“反共”“共荣”。

 

明乎此,中国梦与美国梦的关系就不难理解了。

中国梦就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它也是合作、发展、和平、共赢的梦。这与美国梦和各国人民的美好的梦想是相通的。

国家富强,美好普世,无国不梦也。

外交辞令,祝愿期望,美好但也空洞。

深入一点。

中美两国最大的相通之处是“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讲丛林法则,跟小岗一样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讲弱肉强食优胜劣败。这个“相通”,是东非大草原上狮子猎豹与斑马羚羊的“相通”,固然“相通”,但不能“双赢”,除非羚羊们自己改变生存方式,长出獠牙利爪来。

再一个是“改革”。在中国自然“不动摇”,一再重申而美国,似乎比中国更关切中国的改革他们的几代政要都一再强调“中国改革不容后退”美国财长鲍尔森的话就很典型:“今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什么进展,如果中国停滞改革开放的步伐,将会对中美关系造成实质性伤害”,“如果中国停止改革开放,美国绝不会置之不理”。

不过中国坚持“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美国人给中国设计的,则是要中国改旗易帜的改革,是“走邪路”的改革,是“08宪章”“中华邦联”的改革,是变成“前苏联”和“独联体”的改革……在这里,“中国梦”与“美国梦”,是似通非通。

人家奥巴马就坦率说过:“中国有13亿人,他们越崛起,我们就会越没饭吃,因为地球资源供给是有上限的。所以为了我们能继续过现在的生活,就必须遏制中国的发展。”

懂得这点,就不难明白美国人为什么不遗余力地对中国围堵分裂了。

异床异梦!

 

公知精英为什么如此执着痴迷于“宪政梦”呢?

一,立宪议会制共和国是资本实行阶级统治的典范形式和最佳形式。

与民主的阶级性一样,本是马克思主义的ABC,因为马列多年被边缘化,人们被洗脑糊弄,常识需要说道。

西方的议会民主,是资本的民主、金钱的民主,是资本董事会式民主的放大,民主大小根据持股多少,劳工是没份的。议会不过是资产阶级的总的理事会。总统内阁,是资本的公仆,是老板和大亨的“穆仁智”。“民主”与“专制”,不过是资产阶级与地主阶级实现阶级统治的不同形式,封建君主与总统议会,同样是阶级的代表,将二者的差异过分夸大,是幼稚的,是资本掩盖其阶级统治实质的骗人伎俩。许多左转的良知精英,开始用理性审视文革,但就是摆脱不了将专政民主绝对对立这个节。

英国日本的君主立宪制是资产阶级与封建阶级妥协的产物,其阶级实质与法国美国并无二致。法国资本统治的确立,靠的就是拿破仑的“君主专制”。公知们一会大张旗鼓纪念法国大革命,一会又极力鼓吹英国“光荣革命”好得很,“黑猫”“白猫”随心所欲,市侩性十足。

普世宪法是维护资本统治的游戏规则。多年来“法制进程”有个怪相:法制建设的过程,既是西方“宪政”日渐张扬的过程,也是社会主义宪法不断颠覆的过程。中国并不是没有宪法,可那是社会主义宪法,尽管随着资本势力的飞速增长,宪法虽每五年都“与时俱进”一次,但公有制主体和共产党领导的根本原则依然在,即使是名存实亡也是祸根,不彻底颠覆不行。

两种完全不同的“宪政”,怎能没有阶级性?

二,高张“宪政”,出于资本对其西方祖师的政治依赖和精神痴迷。

为颠覆“体制”,茅于轼们也经常抨击“权贵资本”。在他们的下意识中,权贵不过是西方老板收编的另类,犹如元代清代的“南蛮”,自己才是嫡派子孙,是“色目人”,是“汉军八旗”。搞转型,他们才是正宗代表。开始时,他们离不开体制的呵护,待羽毛渐丰,摆脱呵护的叛逆心理就日渐强烈。20年前,张贤亮就公开说过,要完成“由别人代表自己到自己代表自己”的转变。

看看“小政府,大市场”把戏,就不难心领神会了。中国资本的飞速成长,“包”“股”“攻坚改制”“MBO”之类,一刻也离不开“大政府”的强制推行,他们对国民财富的掠夺,全靠权力这只“看的见的手”的保驾护航——暴发户的崛起,比“黄金十年”四大家族暴富容易千百倍。到政府干预已经碍手碍脚时,比如拆迁,这时“小政府”就成为主旋律。

经过30余年的不断深化,人大政协事实上已变成权贵富豪及其精英的沙龙了,如今,小伙子长大了,摆脱呵护认祖归宗该提上日程的时候

一个阶级的统治可以有多种形式,资本的政体有共和制也有君主制,共和制有美国式的总统制,也有德国式的总理制也即内阁责任制。黑猫白猫,哪种方式能逮住老鼠,就用哪种,因时因地制宜。政体形式服从于阶级统治,后者才是本质。社会主义国家的“议会”,前苏联叫苏维埃,中国叫人民代表大会,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前苏联叫部长会议主席,中国叫总理,还有叫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首相的。苏联转型后,戈尔巴乔夫一定要改称“总统”,表现的不过是对西方宪政不可救药的迷信,其实,东欧国家转型前像捷克斯洛伐克元首也叫总统。不叫总统,照样可以为资本保驾护航。

三,宪政是离身拳,为了转移老百姓的怨愤,借以颠覆体制,改旗易帜取而代之。

打着改开旗号疯狂掠夺,“红利”是权贵与资本共享的,搞得怨声载道社会危机重重,执政党面临严重信任危机。“三人行必有上访存焉”,“截访”是为“开发”维稳,是为他们保驾护航。一个华丽转身,反咬一口说这不民主,撇清自己,将腐败推到“体制”身上,说只要实现多党议会民主,就能根治腐败。

腐败不过是转型中官僚买办资本实现原始积累的一种方式,权钱黑联手的疯抢。

想当年他们礼赞“先富”“感谢党的好政策”不离口,如今极力煽动百姓颠覆体制。对体制而言,他们这号“独立之人格”,有点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这是一个历史的怪圈,转型接轨中难于逃脱的悖论。一篇谈“梦”的文章说:“说句实话,“旧路”与“邪路”相比,××更会全力提防的是“邪路”,道理很简单,旧路毕竟还是属于自己的路,而邪路就是属于别人的路了,当代史也印证了××对煽动“邪路”的所谓民主斗士总是那般的辣手无情。”《××模式中国梦》)——这话不知从何说起?比一比“炎黄”“南方”与《中流》“乌有”的遭遇吧,比一比茅于轼与魏巍的遭际吧,看看:中国的媒体和话语权掌控在些什么人手里?供奉翰院、南书房行走的都是些什么人?

就这话语权的“设计”模式,不走邪路也难。

四,只有宪政才能为他们“赦免原罪”,洗清“血和肮脏的东西”

搂着昧心财富,觉就睡不踏实。噩梦连绵,心有余悸,并非“左毒”所致。宪政和私产神圣,是他们的安魂的图腾。听到唱红,头皮发麻;打黑共富,心惊肉跳。重庆模式并非“走回头路”,就眼里揉不下沙子,必得除之而后快——他们得了革命噩梦恐惧症!即使俄罗斯彻底转型,寡头们也要把财产放在国外这才放心,心有灵犀,同病相怜。

说什么“既得利益阶层”阻碍改革深化抵制宪政民主,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忽悠吗!

“经营者持大股”,只有白痴才会投反对票。

如果手里握着几百个亿的“改革红利”,就是明天改旗我也嫌晚。

 

求是论坛发表的温家宝总理的中国梦”说:

 

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场,不同利益集团互相博弈,各种矛盾互相交织,要做好这样一个大国的总理,可谓难上加难。温家宝总理,是在用理想主义的思路,积极推进中国的现实改革。

社会需要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是社会进步的基石。温家宝总理用自己的理想为实现中国梦和强国梦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一份责任,无愧于国家,也无愧于个人。

温家宝总理也是一个启蒙者。十年一觉中国梦,温情总比无情问。仰望星空,要冲破重重雾霾,这是一个全民行动。没有全民的觉醒,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中国的现代化,最重要是人的现代化。没有民主精神,就很难建设民主体制。

 

文贵含蓄,留点韵外之致总比“我被准确的打成了右派”的直露耐品味。“启蒙”、“理想”、“冲破雾霾”等等意味无穷。可惜“全民觉醒”尚待时日,同床异梦在所难免,这边说是理想美梦,那边视为噩梦挂着悬崖”也说不定。此言出自闻一多的一首诗:“不对,不对,这不是我的中华”——几十年前闻先生就看出了,中华人并不同梦。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2.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3.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4.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5.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6. 战争铁律
  7. 俄罗斯的铁饭碗还能吃多久?
  8. 建议专家不要建议
  9.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又一款“特效药”问世
  10. 亚速钢铁厂搜出孙子兵法,乌军被毛主席“骗”了?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5.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6.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7.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8.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9.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0. 巅峰对决,步步惊心:最惊险的决胜时刻就要来了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3.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4. 这个“内奸”,暴露了!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8.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9.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