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公知韩寒”到“公敌韩寒”间发生的事情:韩寒——公众人物的大众记忆

王炼利 · 2014-08-2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韩寒就是麦克卢汉定义下的‘机器新娘’”,“有出息(挣钱的出息)的作家,经过培养电影明星的方式被培养出来,让公众消费。”……“这是商业,与其他无关。‘世界第一’就是这样制造的。”

  因“被‘公知’”而风光,因成“公知的公敌”而表白

  相隔两年,韩寒又露脸了。这次以娱乐圈人面貌出现。与“文字”不搭界了。可更多人惦记的还是那个“文字韩寒”,以及费力推出韩寒和保卫韩寒的那些团队。不知后者是否都还“安在”?

  韩寒是80后,80后关注韩寒。可以理解。这是个读书读不好却有本事进大钱的样板,是个“全学科”不及格包括语文不及格却不妨碍书一本本出、出书就来大钱的样板,是个写书、飙车、泡妞、来钱没有一件会耽误的样板,80后韩寒“速来钱”的本领倾倒整个80后的一代,甚至还影响到90后。

  但四十岁以上的“成年人”几乎没有人去关注韩寒。不关注是正常的——他们中不少人都曾以为“三重门”是少儿文艺呢!只是从2007年开始,成年人想不关注韩寒也难了。因为韩寒的信息无孔不入了。看看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陈刚副教授的论文《制造“中国式公共知识分子”:南方系报刊韩寒媒介形象建构的考察》,就可知道“南方系报刊”发韩寒消息的数量之多频率之高,是唯厚此一人了!

  记得2006年末,韩寒入围《南方周末》2006年度人物候选人名单,入围的理由就为了他挑起了那场以下半身“糙话”开骂而震惊网络的“韩白之争”!只是那年韩寒追究没被选上“年度人物”,他的身份还不行——那一年,韩寒的身份还限于车手、作家和博客写手。

  2008年8月,一位2007届“公知”在他广种的博客领地发表博文:《学习韩寒好榜样》。大家正纳闷韩寒怎么就取代了雷锋呢——

  韩寒就荣登为2008届“公知了”。

  “公知”,这是他的新身份。

  2009年11月2日,《南都周刊》刊发特别报道《公民韩寒》。报道这样介绍“公民韩寒”:“有人说,他已经成长为中国最有号召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有人说,假以时日,他就是第二个鲁迅”,“大多数人对这位高中没毕业的年轻公共知识分子有很高的评价”,“网民称其为‘一个中国文人的杰出代表,一个时代的象征’”。

  一个多月后,是2009年底,韩寒终于圆了2006年底的梦——登上了《南方周末》2009年度人物榜单。

  接下来,《新世纪周刊》2009年度人物——韩寒。

  《亚洲周刊》2009年度风云人物——韩寒。

  再过两、三个月,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候选人——韩寒!

  “公知”了真好!2008年若不适时被“公知”,2009年能屡屡成为“人物”?

  为了让韩寒能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南方周末》特发了评论员文章《象韩寒那样珍惜你的痛感》。评论员文章一开头就迫不及待告诉大家,“韩寒已经是美国《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候选人,而且在200名候选人中名列前茅。”《南方都市报》更是出格到发表社论鼓动读者为韩寒投票:“让我们都来投韩寒一票”,“也就是给所有称得上是‘人类’的人投票”!

  韩寒感不感恩呢?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回答。要等到2012年日历掀开,《南都周刊》的采访报道才亮出答案,这个答案,很多人特别是“自由民主人士”竟然“忽视了”,这太不应该。

  2012年1月11日,也就在麦田向韩寒叫板的前四天,《南都周刊》发了《“公敌”韩寒》的人物报道。这时正值“韩三篇”将互联网搅得纷纷扬扬,“公知韩寒”霎那间成了公知集体的公敌!面对巨大的落差,韩寒向《南都周刊》记者说出了他本不情愿说的话:“他们看不起我,我不是那么正派的读书人,搞学术研究的,所以没资格谈民主自由。”

  说句公道话,当韩寒被“公知”夸奖的时候,他并没有受宠若惊。韩寒其实比“公知”更具优越感。他自己向《南都周刊》介绍,“我比他们都有名”,“如果我跟他们说的一样,那些人肯定会觉得找到了代言人,就会纷纷夸我,太牛逼了,太对了。”韩寒认为,自己就是“公知”需要的一个已经很有了名气的代言人。因为“公知”要借用他的名气和他的影响力,是“公知”有求于他。

  不过,“公知”为什么有求于他、借用他的名气和影响力到底是为了干什么,韩寒也是逐渐才明白过来的。

  “以前和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因为我觉得大家的观点是一样的,都是要自由、要民主”,但后来韩寒看到“他们”怕了:“一上来就是那种我要推翻政权,你推不推翻?我说哎呀,我要考虑一下……这样就没法谈话了啊。”韩寒不糊涂:“如果你特别执著于推行完美的普世价值,那意味着要推翻执政党,。。。。。。,所以我没有继续跟进讨论。”

  这样的韩寒就不对部分“公知”的胃口啰!

  韩寒发现,“他们先把自己放在一个代表普世价值的正义一方”,但是“在要自由、要民主的过程当中他们往往不妥协、不协商、有时甚至是不客观的”,“我觉得激进的右派需要‘符合他们需要的真相’,而那和政府造假有什么区别呢?”

  韩寒告诉《南都周刊》记者:“很多右派是按照被迫害的程度来排资历高低的,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比较病态的排序”,“他们本质上是很矛盾的。在那里大谈自由谈民主的时候,他们忘了民主和自由的精神”。“他们只是把民主和自由拿来做词汇使用,并不具备民主和自由的精神。”“一句话不对路,就会瞬间把你踢到五毛的阵营里”。

  韩寒也已经看到了一些“公知”成不了事的根本原因:“连人民是什么,人民在哪里都不知道。他们研究法国大革命,研究光荣革命,研究捷克,研究美国的民主,但唯独不知道中国的人民是谁,在哪里,也没有耐心去和中国的人民对话。”有部分“公知”还很虚伪,韩寒称这样的人为“口贩子”:“比如我去静坐,我到了文化部,你说干吗不去中宣部;到了中宣部,又说干吗不去天安门……这些人自己什么都不做。”“口贩子很多时候还披着道德的外衣,占据道德制高点”。

  因此,韩寒不相信“闹事‘公知’”特别是“口贩子们”的号召力,原因是“革命(指“公知革命”,笔者注)说到底其实是改朝换代,过程中必然会产生新的领袖,会有几十年的社会动荡期,中国老百姓不喜欢这种社会动荡。”对“公知领袖”则更不抱希望。他说:“推翻现政权,要多大的一个权威,多大的一个领袖才能做得到。到时候我哪知道这种领袖会是什么货色啊,面对着几十亿,几百亿的国家资源,你会不会更贪啊。”

  2012年的韩寒满三十岁了,他懂得他最需要的是什么,必须守住什么样的底线,才能保证他的需要。他明白,“我只要不去做一些突破对方(指政府)底线的事,都不会有人来把我如何如何”。所以,韩寒是不可能去做“口贩子”的牺牲品的。韩寒需要的是享受人生,他喜欢的是泡妞和赛车,如果突破了政府的底线,如果他也参与到“推翻政权”中去,他明白前面是监狱等着他,而监狱里是没有妞可泡没有车可赛的。

  不断有书在出版、有着相当可观收入的韩寒,没有什么可求着“公知”的,他随时可以不与“公知”们玩!公知们辛辛苦苦“公知”韩寒,韩寒其实并不领情。虽然做“公知”的代言人多少也会给韩寒带来点实际利益,然而韩寒更明白“公知”最需要他代言的是什么——最需要韩寒在“推翻政权”上也当代言人。这个坑韩寒不会跳。很显然,那些有心“公知”韩寒的人一再抬举韩寒,最终目的就是要让韩寒朝这个指定的坑里跳!这个“公知”当下去,韩寒就是那些别有用心的“公知”需要的一堵挡风的墙!风若挡不成,要么他自己第一个跳进坑里,要么被“他们”第一个推进坑里。韩寒不傻。他知道自己是“和他们观点还有出入”的“突然来(的)一个外人”,与已经是“成了一个圈子”的“公知”们毕竟内外有别,当公知“圈子里的人”即使“观点一样的,但细微看法上有出入”,也要“拼个你死我活,一定要把你一棍子打死,或者你把我一棍子打死为止”,韩寒这个外来人除了当炮灰和当枪使,还能会有更好的出路?于是韩寒对《南都周刊》称,不去“捧公知的臭脚”,不希望“被人家拉来当枪使”。他要和这些成天想着“推翻政权”的“公知”划清界线,否则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韩寒这一番言论在《南都周刊》发表以后,如果“方韩之争”不发生,“公知”们可能已经将韩寒踢出“公知”队伍了。。。。。。

  需要指出,在整个“方韩之争”中,韩寒再首尾不顾再狼狈,也没有向“公知”求援过。而“公知”们是一再主动地“救韩”。这样“救”,到底是为了什么,韩寒与“公知”应该都心照不宣。

  为了韩寒,“东方”曾经与“南方”叫板,“南方”赢了

  从2006年至今,不惜版面宣传韩寒、给予韩寒炫目光环的几乎都是大本营在广州的媒体。但是,在韩寒“生长的城市”上海,韩寒并不算个“人物”也不算个“天才”。因此,,为了韩寒,中国两大不同地理方位上的主流媒体还差点打了起来——当然,如真能打起来就好了!

  2009年12月15日,《南方周末》推荐韩寒成为年度人物的理由推出: “他首先尽到了一个合格市民的本分,他对自己生长的城市,这一年发生的种种不平之事尖锐地批判,这是因为他爱这里,真把她当家园。”

  十天不到,2009年12月24日,韩寒“生长的城市”上海发出回音——当时的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旗下的《东方早报》推出了长篇报道:《韩寒十年,终将走向平凡》,报道一开头先将南方诸报刊为韩寒营造的光环给灭了:“韩寒从一出道其实就是个明星,娱乐八卦文化体育兼而有之”,接下来的六个小标题每个都意味着“东方”要与“南方”叫板:“真材实料,媒体制造”、“依托网络,完美转型”、“话题韩寒,炒作高手?”、“博客韩寒,神话制造?”“公民韩寒,政治正确?”“韩寒之外,还有何人?”

  该报道指出:“韩白之争”是新浪和新浪博客制造出来的,让网友“享受一方(韩寒)令人耳目一新的‘糙话’,落井下石地看‘精英’遍地找牙,一切与争论无关。”“韩寒就是麦克卢汉定义下的‘机器新娘’”,“有出息(挣钱的出息)的作家,经过培养电影明星的方式被培养出来,让公众消费。”“韩寒全球博客点击率第一的数字首先是‘制造’的”,“韩寒的名字意味着流量,以流量来考核的网站乐得这么做,而不管内容如何。这是商业,与其他无关。‘世界第一’就是这样制造的。”

  报道说,“韩寒最多是一位说了些真话,替大众发了点牢骚的年轻人”,韩寒的博客文章“被网民和媒体过分高估”,“它们不引起公共持续争论,不引发深刻思考,他提供的只是‘读品’”。“公共知识分子”给与韩寒“这是一个滑稽又荒诞的称号”,“高中学历、书读得并不多的韩寒居然和知识分子这样的身份联系在一起。这俨然是对真正知识分子的一个讽刺。”“韩寒或许是个悲剧,一个原本常识性的话题,一个原本人人可以公开讨论的公共事件,因为韩寒的渲染竟使之成为所谓的偶像与明星——当韩寒泯然众人时,或许,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才是一种常态。”

  很矜持,“南方”的诸报刊都不理“东方”的茬。《东方早报》象在唱独角戏。结果就唱不下去了。

  “东方”败在了“南方”脚下。从此,文新报业集团下的媒体对韩寒的评价再也没有这么放肆过,也包括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也包括2013年10月以后的“文新”与“解放”合并后的上海报业集团。

  “方韩之争”没定论?定论在人心

  “方韩之争”至今没有定论!究其终极原因,是这个国家久已没有了是非观的结果。不过,人心还是有定论的。

  最早对韩寒作品存疑并用文字记录下来的,恰恰是为首次出版的《三重门》写序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著名作家曹文轩先生。

  这篇序写得意味深长,也很能说明问题。

  “他(韩寒)的早熟、早慧,使我感到惊奇,甚至感到不可思议。”“在《三重门》的作者韩寒身上,却已几乎不见孩子的踪影。”“这个少年不知由于什么原因,不再用少年所特有的清纯目光看待这个世界了。”“语言是分年龄层次的,什么样的年龄说什么样的话。然而少年韩寒却是一个例外,。。。。。。看到药丸,他居然这样说话:‘那药和人在一起久了,也沾染了人的习气,粒粒圆滑无比。’”“人们肯定喜欢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要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韩寒不像——至少他在他的文字中不像——我没有接触过韩寒,所以不知生活中的韩寒是否还是一个孩子。”“韩寒的早熟显然不是来自于他的人生经验。一个少年,就是一个少年,他在人生经验方面,是无法设计的。你年龄没有到那个份上,有些经验你就无法获得。”“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深刻与经验是他学来的,并非来自于他的切身感受。他是在感受他人的经验,而不是在感受自己的经验。韩寒的小说提出了一个新鲜的问题:知识也可转化为写作的资源。”请注意,曹文轩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将自己不具备的人生、社会经验写进了小说,韩寒是第一个!

  再强调一遍,这是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曹文轩为《三重门》写的序,他写下这样的序言,似乎是为了给以后的人们见证什么。。。。。。

  “70后”作家冯唐在“方韩之争”中写了一封信给韩寒。信中说:“至于你的文章,我认为和文学没关系。”“文学的标准的确很难量化,但是文学的确有一条金线,。。。。。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一清二楚,洞若观火。虽然知道这条金线的人不多,但是还没死绝。这条金线和销量没有直接正相关的关系,在某些时代,甚至负相关,这改变不了这条金线存在的事实。”

  在“方韩之争”中,有些挺韩的人士,其实根本没有看过韩寒写的东西。或者是仅仅看了被推荐的几篇韩寒博客(这些被推荐的博客到底是谁写的还存疑呢!),部分人可能还是碍于“公知”间的情面在挺韩!其实,只要不是别有用心者,在事实面前,他们不会一味“挺”下去的。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许锡良副教授是在“公知圈”中生活的人,在“方韩之争”前,他一直支持韩寒,认为韩寒“是我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受中国教育与中国传统文化污染最少的一个人”。然而,正是“方韩之争”让许锡良动摇了原先的看法。随着更多证据被不断补充,直到最终转变了观点。他说:“尽管‘人造韩寒’对我来说是多么不情愿的事情,但是,情感要服从理智,主观愿望要服从事实真相。”“让一个人转变看法,常常是逻辑、证据与自己的人生经验、常识、常理发生了共鸣的结果。在严密的逻辑推理与大量的事实证据面前,如果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或者利益相关者,都应该会有相应的判断力。”他质疑“韩寒后面也许躲藏着不止一个团队”。“如果韩寒不删掉以他的名字发表的所有的博文的话,分析下来,马上就可以质疑出那些文章其实可能是出自好多人手笔。而这些的手笔,也不排除有一些可能就隐藏在《南方周末》的作者群里。”

  许锡良教授的“反戈一击”,力道就不一般了。力道就有如鲁迅所说:“从旧营垒中来,情形看得较为分明,反戈一击,易制强敌的死命。”这当然引起他的“公知”朋友的反击,而针对“公知”将“救韩”说成是“捍卫自由”时,许锡良教授的回答也很干脆:“当自由被赋予在一个假相上的时候,自由早已经不存在了。”

  

         今天,韩寒换了个方式又风光露脸了。

  这就是“方韩之争”没有争出结果的必然结果。还会来一场“X 韩之争”吗?那要看韩寒站在哪个圈,如果站在娱乐圈,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争的——真真假假都是娱乐;如果站在公知圈——哦!他已经站不进去了。。。。。

  不再以“文字韩寒”露脸,当然不能否认“方韩之争”的余温还在,但也证明了那个既抬举韩寒又暗藏让韩寒当炮灰祸心的那个“圈子”,不带韩寒玩了!可当初他们怎么说的?“当代中文网络,见解独到、立场中正、语言朴素而富有生活气息,且想象力丰富、亲和大众,讽刺手法恰如其分者,当属韩寒”。“韩寒以看似轻盈的姿态抨点时政,每惊其洞见;他以欢快幽默的青春肩起社会公义,每见其挚情。韩寒以优美矫健的赛车手容姿,表现着自由而择善固执的独立精神。”“韩寒的思想是成体系的——即时时事事都能让人感受到的公民精神。”

  嗯。说得真好。“成体系的思想”——当今中国能有几人?从孔夫子算起又有几人?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算起,又有几人?——但怎么就不再带这个伟人玩了呢?

  韩寒是无所谓的,自己玩呗!于是就“转型”了!

  但是,再转型,韩寒在大众记忆里,抹不去那个“文字韩寒”。毕竟,是在“韩寒”的名下码出了那么多文字、那么多的文字又变成了卖钱的商品;毕竟,“公知”圈里人也津津乐道韩寒的文字:“他的文字,是当代中国最干净者之一,也是在传播常识、捍卫常识方面最卓越者之一。”

  ——所以,怎能忘得了“文字韩寒”? “转型”也“转”不掉亿万人的记忆啊!

  忘不了“文字韩寒”,也就忘不了“方韩之争”。 “方韩之争”可以不复再来,但真假之争是会继续下去的,一直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所有的造假行为,都要付出代价的。对!“所有”!“所有”!“所有”。。。。。。

  这一天会很远吗?我是持乐观态度的。

  不信?那我们走着瞧!

  2014.8.4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五月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5.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8.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9. 美国新冠死亡二十多万还有人洗地“岁月静好” 这脑子不要就捐了吧!
  10.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7.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8.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