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纪念邓小平——一位最早反思改革开放的领导人

作者:楚扬 发布时间:2014-08-22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反思是为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反思是为了减少盲目性片面性更加科学化。

  不察不明,不思则罔。

  人类历史的前进包括科技文明,大到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小至一项科学实验成功,无一不是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取得的。

  反思,不是要肯定以往的一切,亦非要否定过去的全部。反思是为了吸取教训、利用经验,反思是为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反思是为了减少盲目性片面性更加科学化。

  面对改革开放中不断出现的一些较为普遍较为严峻的社会性问题,前任提出“树立科学发展观”“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让人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等等决策措施,今日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又反复强调重走“群众路线”、“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难道不是对之前“GDP至上”“金钱至上”“富人至上”“权力至上”等盲目片面发展观所造成一系列严重后果的反思结果?

  纵观历史,放眼社会,反思,不仅需要理性,更需要勇气与科学的世界观。在这方面,邓小平对改革开放的反思,无疑给那些借“改革开放”之名谋私的既得利益集团及其脱离人民的“精英”们反对、阻止反思改革、无限上纲的作派划出一道闪电炸响一串惊雷——

  在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就指出:“我们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卷进经济犯罪活动的人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五反’ 那个时候能比的……现在的大案子很多,性质都很恶劣,贪污的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的,都不止是什么‘万字号’。有些是个人犯罪,有些是集体犯罪。”(《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402页)

  一九八五年,邓小平就高瞻远瞩地指出: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 “我们现在做的事都是一个试验……难免要犯错误。我们的办法是不断总结经验,有错误就赶快改,小错误不要变成大错误。”(《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10、174页)

  一九八七年四月,邓小平又指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同时也有右的干扰,概括起来就是全盘西化,打着拥护开放、改革的旗帜,想把中国引导到搞资本主义。这种右的倾向不是真正拥护改革、开放政策,是要改变我们社会的性质。”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9 页

  1989年五月三十一日他进一步指出::“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他们‘改革’的‘中心’是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这个问题还要继续争论的。”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97页

  九二年南巡中,邓小平仍未停止反思:“开放以后,一些腐朽的东西也跟着进来了,中国的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丑恶的现象,如吸毒、嫖娼、经济犯罪等。要注意很好地抓,坚决取缔和打击,决不能任其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只花了三年时间,这些东西就一扫而光。吸鸦片烟、吃白面,世界上谁能消灭得了?”

  “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十二届六中全会我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要搞二 十年,现在看起来还不只二十年。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后果极其严重。特区搞建设,花了十几年时间才有这个样子,垮起来可是一夜之间啊,垮起来容易,建设就很难。在苗头出现时不注意,就会出事。”

  一九九一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七十周年时,江泽民指出:“要划清两种改革开放观,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改革开放,同资产阶级自由化主张的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化的‘改革开放’的根本界限。”

  二00三年,胡锦涛主席在毛泽东诞生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

  二00五年,胡锦涛主席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更进一步要求全党:要认真检查我们的各项政策措施和工作部署、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是否切合实际,是否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

  反思文革,不等于肯定文革;反思改革,也不等于否定改革。曾几何时,这样的常识常理,却在“精英”们那里一度成为“死结”?在他们眼里, “反思文革” 就是“肯定文革”,“反思改革”就是“否定改革”——反正,只要他们认为不如意的(比如“挨批判”),你的“反思”就只能“全盘否定”;只要他们认为对自己有利的(比如“伪改革”),你的“反思”就只能“全盘肯定”!在他们眼里,“民意”不过是“阿猫阿狗”,连共产党都被他们认定为“没有登记”而“非法”!

  “精英”的冷酷和自负,越来越丰富的权力资源和越来越嬗递的财富资源,使他们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公众和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批评和质疑他们的职业操守和道德良心。高尚全面对揭露他们搞“伪改革”的大众呼声,曾经扬言要中央领导同志出面讲话阻止反思,再搞“不争论”——只由他们一伙继续独霸话语权。

  岂不知,多少年前邓小平在发明“不争论”前后也说过,一个组织内长期没有反对的声音,并不是好事的话。1987年邓小平回顾近十年的改革历程时还指出:“中国不存在完全反对改革的一派。国外有些人过去把我看作是改革派,把别人看作是保守派。我是改革派,不错;如果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保守派,我又是保守派” (《邓小平文选》第3卷,209页)

  邓小平对改革开放的反思、邓小平说中国不存在完全反对改革的一派等等论断,是“精英”们最忌讳的,有谁见过他们在什么场合引用过一次?!而“白猫黑猫”“摸石头”“少数人先富”“不争论”却被他们不不厌其烦地泛化异化滥用至今,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有报刊评论说,倒是肯定改革,又要批评和指出某些具体改革措施的失误,反思改革,总结经验教训,以便进一步深化改革,惩治改革中出现的腐败现象,却让一些人讳疾忌医。比如,中国股市广大中小股民利益严重受损,这与某些主流经济学家纷纷成为上市公司的“独董”、“顾问”没有关系吗?又比如,国企改制,MBO,权贵们一夜暴富,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这与某些经济学家别有用心地鼓吹卖光国有企业,“靓女先嫁论”、“冰棍论”、“烂苹果论”、“代价论”无关吗?再比如,一些经济学家在一些公司集团受雇担任“独董”和“顾问”,又利用自己担任政府经济顾问、某些委员会委员、研究机构领导等身份参加制定与受雇企业相关的产业和公共政策,担任所谓“高端决策参加者”,他们难道没有“公平地”将天平向自己的受雇老板倾斜吗?

  有学者在《中国改革》上撰文指出:“有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提出这样的观点,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

  也有学者建议,新的党代会不妨把过去的“改革开放”做一次总结,形成新的《历史决议》,对传销西方经济学、兜售市场万能从而使国资大量流失工人大批失业农民大批失地假冒伪劣横行腐败丛生……的“经济专家”“发改精英”们评评“功”——?!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