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贺济中: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学习《关于纠正党内错误思想》

贺济中 · 2014-11-04 · 来源:乌有之乡
新古田会议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只有坚持“为人民服务”,共产党才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一九二九年十二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在福建古田召开,《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文是毛主席为这次代表大会起草的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这次会议决议的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文中指出:“红军第四军的共产党内存在着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思想,这对于执行党的正确路线,妨碍极大。若不彻底纠正,则中国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红军第四军的任务,是必然担负不起来的。”

  处在当时的革命斗争环境中,红四军的共产党内存在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若不彻底纠正,就担负不起伟大革命斗争给予红四军的任务。而为什么在红四军的共产党内会出现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其中“党的领导机关对于这些不正确的思想缺乏一致的坚决的斗争,缺乏对党员作正确路线的教育,也是使这些不正确思想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原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内同样也存在着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而且非常严重,若不彻底纠正,则中国改革开放给予中国共产党的任务,也是必然担负不起来的。改革开放中的党的领导机关对于改革开放中出现的这些不正确的思想也同样缺乏一致的坚决的斗争,缺乏对党员作正确路线的教育,也是使这些不正确思想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原因。所以说,古田会议决议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毛主席在指出红四军内的错误的第一大问题就是“单纯军事观点”, 我不是军人,不知道现在的军队中是否有“单纯军事观点”存在,但是中国的地方上在改革开放中,“单纯经济观点”绝对存在。现在也确实有人认为经济建设应该放在首位,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经济凌驾于政治之上,有的甚至提出政治工作早已经过时了,不愿意承认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为了让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满的好日子,而只是想让“少数人富起来”,故而导致贫富两极分化严重。有人把社会主义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混淆在一起,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相仿佛,只是单纯地为了经济利益而忽视了政治利益和人民利益以及社会效益。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支持下,有的人在中国高喊“军队国家化”,妄图否定党对军队的领导。在宣传工作上,放任一些反华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阶级敌人在媒体(包括共产党政府办的主流媒体)宣传腐朽的资本主义宪政、民主和自由的思想,造谣诬蔑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和革命先烈,否定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在群众组织上,忽视工农群众的的组织,重视资本家的商会,离开了群众路线。有的地方政府取得成绩就骄傲,受到挫折就泄气。本位主义,地方保护主义非常严重。不敢斗争,不敢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团和气,矛盾积压,内耗严重,领导说了算,党内民主全失。

  红军中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极端民主化”。毛主席在文中尖锐地指出了“极端民主化的根苗还深种在许多同志的思想中。”要纠正这一错误思想,必须首先“从理论上铲除极端民主化的根苗。……这种思想是和无产阶级的斗争任务根本不相容的。”要采取“在组织上,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

  当前的中国共产党内,共产党员极少过组织生活,共产党员没有党的组织生活怎么样厉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怎么样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有的共产党的政府领导者害怕提“阶级斗争”和“革命化”这样的字眼,害怕提“毛泽东思想”、“无产阶级政党”、“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等共产党组织内最根本最具体的内容。他们一味跟着西方国家的话语来表达共产党的思想,这样就陷入了一种话语陷阱,现在的共产党在中国已经严重到了到了象孔庆东老师所说的“中国共产党成了地下党”的恶劣环境,这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红四军中的第三种错误是“党内存在着的非组织的观点”。

  现在党内有没有非组织观点?我认为不只是有,而且还很严重。现在有的党员以个人为中心,以领导为中心,第一把手说了算,完全把组织抛到九宵云外。有的人不相信组织,党内的批评也变成了攻击个人的手段,有的人对组织决议可以充耳不闻,唯领导的话是听。中央有的会议或者中央有什么行动,中国人都不知道,而境外媒体早就知情。很多内部消息都是境外媒体在中国内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先行报道出来的。如果不是有人无组织无纪律的人透露消息,那就是有意出卖党内情报的间谍分子所为。

  “主观主义,在某些党员中浓厚地存在,这对分析政治形势和指导工作,都非常不利。”

  为了政绩,党内许多领导干部成了“三拍干部”,主观臆断拍拍脑袋作决定,信誓旦旦拍拍胸脯作保证,出了问题则拍拍屁股就走人。他们不作调查研究,不深入群众,只凭主观愿望决定行事,“其必然结果,不是机会主义,就是盲动主义。”这样会对党和国家对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个人主义”是诱发犯罪的罪源,由于改革开放后提倡私有化,在当前环境下个人主义思想特别严重。在现实社会中,党内党外不但有报复主义、小团体主义、雇佣思想和消极怠工,更有享乐主义存在。

  有的官员在任一方不是为民造福一方而是造祸一方。他们拉山头,搞派性,任人唯亲,选人唯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打击报复,搞小团体,小金库,贪图享乐,贪污腐败,这样的事实不胜枚举,党的十八大后反腐败斗争正在惩治这些腐败官僚。有的政府官员公开说“我是为共产党打工的”,把自己的理想置于度外。这种把为党为人民服务的工作等同于劳动务工雇佣于资本家打工的思想是丢失党性的表现。

  通过学习毛主席的《关于纠正党内错误思想》一文,联系到现今社会的各种现象,使我们懂得了:在中国仍然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非无产阶级思想,存在着非常严峻的阶级斗争,可是三十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和党所领导的政府,“对于这些不正确的思想缺乏一致的坚决的斗争”。明明是阶级敌人恶意的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历史,造谣诬蔑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革命先烈,歌颂封建帝王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政治手段,却被一些人轻描淡写地只用“历史虚无主义”来概括。明明是国内反动派为了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卖身投靠帝国主义成为汉奸后妄图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权,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带路,却被某些人用“异见人士”“民运分子”来淡化。从来没有看到过党和政府的文件和党的媒体新闻报道中提到过对汉奸卖国贼的声讨和对反革动分子的惩罚,反而经常看见的是媒体对攻击爱国者为“爱国贼”时不遗余力地配合宣扬。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领导对那些反华反共反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分子从不给予打击,有的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所谓专家学者被中国政府的某些领导请进了政府甚至请进了中南海的决策部门当参谋。有的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分子被安排在党校和其他高等学府当教授(叫兽),少数党和政府的高层领导人成了这些人的政治后台。象茅于轼这样的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分子在中国大陆到处演讲放毒,不断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攻击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所作所为,肯定得到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内某些当权派的支持与保护才有可能这样嚣张。

  2014年10月31日,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提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重温我党我军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接受思想启迪和精神洗礼,引领开创新形势下军队政治工作创新发展的新局面。

  “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的重要内容。古田会议后,中国工农红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非凡的成就。85年过去了,中国工农红军已经发展成为百万雄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古田会议会址古朴庄重,“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八个红色大字熠熠生辉。在这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在习总书记的正确领导下,重新确立了毛主席所提倡的“党对军队的领导”来铸就中国共产党的党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魂。两次古田会议的精神都是确立“党对军队的领导”,重现“政治工作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时间相隔八十五年,在相同的地方开着相同的会议讨论相同的问题必定有相同的效果。

  只有坚持“为人民服务”的权力导向和“人民当家作主”的立国宗旨,中国共产党才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只有坚持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优良作风当作传家之宝,中国人民解放军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有坚持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美满的好日子。

  让所有敌视中华民族的敌人和一切投靠敌人妄图使中国“军队国家化”的汉奸们在伟大的古田会议精神面前发抖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6.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7.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8.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9.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10.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