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房宁:不能称人治比法治坏

作者:综合 发布时间:2014-12-08 来源:环球网 字体:   |    |  

        环球时报2015年会部分与会嘉宾观点集锦

2014年即将过去,一年一度的2015环球时报年会如约而至,在岁末年初推出“2015:大国皆不易•竞争何太急”。此次盛会,环球时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 、环球网、环球舆情调查中心、环球时报公益基金会共同携手,邀请中国最权威的专家、学者、各界人士齐聚一堂,围绕当下热点话题展开讨论,更有专家学者对2015年中国与世界的预测。过去的一年,大国都在面对不同的挑战,2015世界的热点该关注哪些,中国面临的挑战将如何审视?“大国皆不易,竞争何太急”,今天让我们带来全社会对中国命运的持续思考,对世界局势的深入观察。一如既往,我们邀中国最权威的思想家、战略家齐聚一堂,共叙国际风云,共畅国家未来,为中国社会奉献一场思想的盛宴。 

 

此次年会围绕:世界是否重回区分敌友时代?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依法治国为什么不是宪政?中国经济新常态是否足够支撑中国继续崛起?环球大使对话:“一路一带”给世界带来的机遇和国际合作等五大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环球时报社总编辑胡锡进致开幕辞

 

2014126日上午9时,由环球时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2015年会:大国皆不易?竞争何太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正式拉开帷幕。环球时报社总编辑胡锡进致开幕辞。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开幕词中说,今天我们处在一个非常伟大而又艰难的时代,这个时代有很多事情,比如中国的未来究竟是什么,世界的未来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都要理清、确定,都要重新定义。

 

胡锡进提出了好几个问题,比如大家都知道今年中国经济在减速,但我们最关心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减速的性质是什么?中美关系今年好像不错,没有发生大问题,但中美关系的好在多大程度上是虚伪的?中国在南海把一些礁变成了岛,这意味着什么,意义是什么?

 

他还说,有人建议环球时报在今年的年会上把克林顿请过来,但是“哪个广告公司愿意买单?后来我琢磨了一下算了,这笔钱还是不花了,中美之间还是别搞大规模的思想进口,用我们的钱请克林顿,不如请领导、专家和学者这些真正的思想高手。”

 

世界是否重回区分敌友时代

 

李海东:“敌友”是美国思维方式 我们要注意“以我为主”

12月6日上午,在2015年环球时报年会上,外交学院李海东教授接受了环球网记者的专访,李海东教授认为,大国关系区分“敌友”,这是美国式的思维方式,不适合我们。中国需要的是谈务实合作,在这个过程中要“以我为主”。以我们的方式来决定中美关系,让美国对我们的沟通方式有所了解,感受我们的善意。

 

在谈到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为何进展缓慢甚至经常会有反复的问题时,李海东表示,“现在美国越来越认识到中国做为一个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大国的现实,美国并非只有自身的问题需要同中国的合作。在地区和全球性的问题,比如IS问题、反恐和全球气候变暖等方面更需要与中国合作。对于美国来说,阻止中国提升、延缓中国发展速度的成本太高,所以奥巴马强调对华政策、共建新型大国关系。”

 

但是,“建设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是中国首先提出的,美国并不是非常认同,美国还“心存疑虑”。美国式的思维方式是通过一些问题的解决来判定中美关系的具体走向;而中国的思维方式是先定下一个目标然后去解决些实际问题,并向着这个目标迈进。双方思维方式虽然不同,但是未来发展合作共赢目标还是相同的,所以中美大国关系虽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总体方向还是前进的。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要起到更多的引领作用。

 

对于环球时报年会上提出的“大国外交是否要区分敌友”的议题,李海东认为,“这是美国式的思维方式提出的问题,我们对美的政策是合作为主,合作共赢、相互尊重,是不可能把美国当敌人来对待的;但是“友”也不能这样定义,因为美国是不是真的把我们当朋友这个问题,通过它的一些政策,从对华态度上看是比较复杂的。双方更多的是务实合作的伙伴,但是伙伴的发展是一个不断沟通、互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以我为主。以我们的方式来决定中美关系,进而让美国对我们的沟通方式有所了解,感受我们的善意。

 

 

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

 

彭光谦:颜色革命是狼外婆 已在敲咱家门

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少将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形象地说,如果把颜色革命比作一个狼外婆,它就在敲我们家的门。

 

彭光谦表示,颜色革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人亡我之心不死,希望把我们搞乱了。西方几十年来对中国下了工夫,长期以来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对某一些人进行政治性的转基因改造,搞乱我们的人心,已经形成了一定舆论,具备了一定的颜色革命思想基础。另外,西方敌对实力在中国内部培养代言人,培养“第五纵队”,形成了一定的组织和社会基础,可以说,思想基础加社会基础,再加上外部条件配合,颜色革命在中国只是缺了一个引爆点和时机。

 

至于颜色革命能不能成功,彭光谦认为,这取决于我们自己,颜色革命本身是思想战争,是一场心战,我们的思想能不能站住脚,有没有自己的坚强意志和信念,很重要。如果没有的话,就会缴械投降,如果有了这个坚强意志和信念,有了思想上的长城,篱笆钻不进,野狗钻不进。

 

 

依法治国为什么不是宪政

 

房宁:宪政在中国不是理论问题 是政治盘算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1989年之后,美国人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在短时期通过这么一场社会运动,改变中国的政权是做不到的。怎么办,其中有一个方案,就是所谓的宪政方案。

 

房宁表示,实行宪政具体的有两个意思,第一就是宪法司法化,宪法可以变成法律,可以打官司。第二个就是将计就计,要求共产党实行宪法中承诺的东西,否则就进行攻击。

 

房宁称,美国的宪法变成法律几乎用了200年。但它却要求中国现在就办,现在办不到就是在欺骗,现在办不到就得下台。所以,简单来说宪政的问题在中国不是一个理论问题,是一个政治盘算。

 

同时房宁认为“不能把人治妖魔化”,他表示,根据列宁主义的观点,如果没有党,人民就是一盘散沙,任人欺凌。有了党以后中国人民才是人民,才能站起来。

 

房宁说,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就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

 

房宁称,“文化大革命”时期,大家要求讲法治是可以的。但是不能说法治比人治好,人治比法治坏,不能把人治妖魔化,把法治神圣化。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就是一个治理的方式,永远会有法治,永远会有人治,只不过要权衡什么时候大一点,什么时候小一点,什么时候可以看重这一点,什么时候注重那一点,这无非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所以不能说车重要还是司机重要,是汽车听司机的,还是司机听汽车的,这些问题莫名其妙。

 

 

李世默:依法治国的国家不一定是宪政国家

上海春秋研究院研究员李世默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依法治国”是一种治理模式,“宪政”是一种意识形态,有完整的价值观,具有规范性和处方性。

 

李世默说,依法治国的国家不一定是宪政国家,不依法治国也许是宪政国家。比如英国,英国并非依法治国,英国是依习俗治国,但英国是宪政国家。宪政主义有独特的文化、政治、宗教的背景,说穿了就是西方自由主义的宗教和文化背景,这和中国的历史是不一样的。

 

 

中国经济新常态是否足够支撑中国继续崛起

 

曹和平:未来10年 增长率跌落5%以下的可能性极低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6日下午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中国经济的增长基本面和内在逻辑动力机制没有受到破坏,如果增速维持在6.5%-8.5%区间,汇率维持波动而不是大滑坡,按照汇率算,中国GDP大概在2020年左右和美国站在同一台阶上。按世行的购买力平价算,中国GDP已经超过美国。

 

有人担心中国经济增速落到6%以下是不是会跌倒,曹和平认为,从7%落到5%以下的几率特别低。首先,我们的人口红利还没有结束;其次,中国民营和国营企业的国际影响力很大,比如,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它的市值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金融长子的两倍;第三,中国人力资源潜力很大,中国大学一年入学学生800万,美国160万,如果新经济主要靠大学生创造的话,我们的概率是美国的4倍,当然这也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问题。

 

环球大使对话:“一路一带”给世界带来的机遇和国际合作

 

波兰大使:一带一路国家都应搭上中国高速增长快车

波兰驻华大使塔德乌什·霍米茨基6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过去,一带一路是亚洲和欧洲非常好的交流方式。现在,中国提出的一路一带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观念和创新的东西。

 

霍米茨基表示,欧洲是世界的技术发展核心,亚洲是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所以与亚洲的经济联系非常重要。一带一路是非常好的概念,可鼓励其周边经济体和国家相互交流,以带来更多的合作和发展。因此,不仅是一带一路两端的国家,也包括中间覆盖的整个区域和国家,都应该搭上中国高速增长的快车。

 

霍米茨基称,对中国和中国商人来讲,波兰不是主要关注的国家。反之亦然,以前波兰的商人不注重中国的市场,而比较重视西欧。但是这个模式正在改变,可以看到在东中欧有16个国家已经和中国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波兰便是其中之一。

 

霍米茨基认为,波兰对中国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目的地。同时,地处欧洲中心的波兰还是通往其他欧洲国家的桥梁。现在,中国和波兰有两条铁路线。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大部分产品都是从中国运到欧洲,而不是相反的方向。如果中国想要铁路联系的效果在未来更加有效,那就要更多推进欧洲产品的进口,这样欧洲才会在当地推广中国的产品。

 

 

奥地利驻华大使:奥地利对“一带一路”更感兴趣

126日,《环球时报》2014年年会在北京召开,在讨论“一带一路”给世界带来的机遇和国际合作时,奥地利驻华大使艾琳娜表示,奥地利作为欧洲内陆国家,身处欧洲中心位置,缺失海港,因此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非常感兴趣。

 

艾琳娜称,奥地利由于位于欧洲中心地带,更有兴趣提升基础设施,以推进奥地利和其他国家的贸易。“很多人知道奥地利是音乐之邦,其实奥地利也是一个工业化国家,是欧洲重要的对外贸易国,我们大多数GDP都是通过出口获得的。我们就向中国出口了很多机床,是世界机床出口的领先国家。”

 

“当我们看到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这样的提议时,我们觉得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接口,即欧洲和中东欧洲的接口。”艾琳娜认为,奥地利处于欧洲中心的位置,要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包括交通,因为这将对贸易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对于如何实现“一带一路”的倡议,艾琳娜认为,“在我看来丝绸之路不仅仅是要去谈,而且要去执行做的。我们需要构建不同地区之间的合作关系,要探讨一个非常好的磋商机制,来欣赏我们丝绸之路总体的设计优越性、独特性。

 

 

主旨演讲

 

解放军上将:必要时依法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原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刘精松上将在2015在环球时报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谈到台湾问题,他表示,台湾问题不会久拖不决。“我们绝不会放弃使用武力这一条,必要时将依法用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也是选项。”

 

刘精松上将表示,台湾问题是我国的核心利益,根据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关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部署,解决台湾的问题不应该久拖不决。他说,“蒋介石政府对琉球不敢要,这种窝囊事不能再继续”,“如果西沙群岛问题不在70年代收回今天还是我们的吗?要说有没有条件解决问题,那个时候我们有什么条件!

 

刘精松上将说,我们不要怕风波,面对岛内政治版图的新变化,我们有新的研判,新的对策。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动权在我们的手里。台湾无论是谁主政,唯有与大陆共同维护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并最终实现统一,才是活路。同时,他表示,作为军人,我们为统一祖国而战而感到无上光荣。

 

刘精松上将是战斗英雄,20世纪60年代中期,刘精松率部参加援越抗美战争,击落击伤美军飞机12架。在作战和工作中,他5次立功,17次受到各级奖励和嘉奖。19875月,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发生特大森林火灾,刘精松奔赴灾区指挥灭火战斗。自1985年以来,刘精松组织指挥2万人以上的联合军事演习10余次,为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现代化战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刘精松上将在理论研究领域也颇有建树,编撰有大量军事专著和论文。

 

(本文综合自环球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朝阳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