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研究表明:国企改革中贱卖普遍 低5到7个百分点

李华芳 · 2015-02-01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菲斯曼(RaymondFisman)和南加州大学的王永祥(YongxiangWang)对中国649家国有企业,2121宗交易的研究发现,在它们的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中,“贱卖”的确在发生,并且比折扣价还要低5到7个百分点。  

  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

  在中国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国有企业改革或者转制过程中,需要考虑几方力量。国家通常有最后的控制权,这意味着国家对国有企业拥有一部分不在公开市场上转让的股份。但这一部分股份却可以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转让给其他的企业,或者通过管理层收购等形式完成私有化。这样一来,对比公开市场上的价格,如果股份的转让显著低于市场价格“贱卖”,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出现了腐败现象。坊间称之为“国有资产流失”,公众也指责腐败分子侵吞国有资产。

  不过有两种情况的低价出售国有资产,不一定就表示“贱卖”了。之前的研究表明低价出售国有资产也可能是出于厉以宁说的“靓女先嫁”的考虑,因为政府可能需要快速低价出售国有资产来获得及时的收入,同时也能向市场展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决心。这种情况下“国退民进”就很难说是腐败。

  另一种情况下也可能会出现国有资产以低价出售,那就是政府迫切需要流动性,为了急速出售获得现金流,有可能会打折出售国有资产。这种情况下也算不上是腐败。

  去除上述两种低价出售的情况,如果是通过“伪装”交易或者关联交易而低价买卖国有资产的,那么就可以算是腐败。当然腐败的情形五花八门,但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是可以观察和研究的。

  所谓伪装交易是指在2002年监管不严之前,通过将国有资产的所有权在交易时伪装成私人所有,以规避监管而后低价交易;而所谓关联交易就是交易给关联企业,最常见的是管理层自己设立关联企业,然后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关联企业中,这通常涉及内部人交易。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是国企转让过程中的典型腐败行为。

  贱卖5到7个百分点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菲斯曼(RaymondFisman)和南加州大学的王永祥(YongxiangWang)在《中国私有化中的腐败》一文中研究了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对国有企业资产流失的影响,并且考察了国企转制之后的绩效问题。

  菲斯曼和王永祥利用1995年2月8日起到2007年9月26日止的公开转让交易的数据,去除了只在国有企业之间以接近0或者为0元价格的股份转让,得到了2121宗交易,总共涉及649家企业。对每一桩交易来说,数据包括了交易最初是何时公布的,交易双方企业的名字,股票代码以及股份被交易的公司的名字,每股的价格,以及总成交量。

  当然,要解释“国有资产流失”,就需要首先定义“流失”。作者们先用公布的交易价格除以在消息公布前一个月市场上交易的平均价格,得出一个比率,再用1减去这个比率,所得的数值来衡量“流失”。这个“流失比率”就被用来近似地衡量腐败。

  那么又有哪些因素影响了国有资产流失呢?作者们最关心的是两个因素:一个是企业是不是“伪装”,通过披露错误的产权信息,例如把国有企业打扮成私人企业;另一个是交易双方是不是关联企业,这样就会涉及到内部交易。作者们还对比了交易前后企业的绩效是不是得到了提升。

  结果非常直接,那就是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都获得了在统计上显著更大的“折扣”,“贱卖”的确发生了,腐败隐藏在其中。简单来说,一项交易里本来需要100元才能买到的,企业出于各种考虑,例如为了流动性考虑,80元就卖了。但这些伪装企业和关联企业获得的折扣却比80%要更低,根据作者的研究,要低5到7个百分点。

  5到7个百分点相比于总交易量,或许不算大,尤其考虑到国有企业改革股份的巨大成交量之后,显得不太明显。但其绝对数量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值,这是真正的“国有资产流失”。而且正如作者们已经指出的那样,伪装交易和关联交易只是五花八门的腐败中的一部分。如果有好几方各自获得5到7个百分点的“折扣”,那么国有资产就被侵吞了。(摘录自《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阅读:

国企改革就必须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国资委主任张毅:国有资产不能流失 党的建设不能削弱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朝阳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