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欧盟第一个激进左翼党当政,接下来会发生神马?

灰中 · 2015-02-28 · 来源:破土工作室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月26日希腊左翼激进联盟(SYRIZA,左联)执政——无可否认,这象征着时代的巨变。作为2008年金融风暴最严重的受害者之一,希腊今天选出了欧洲第一个激进左翼执政党。左联的胜利给希腊人民,欧洲和全球的左翼、反财政紧缩者、反新自由主义者一种全新的希望:今时今日,无人能敌的银行和资本能否受到控制?希腊左联的胜利是否能让我们先考虑人的需求,而不是银行的利润?左联的胜利是个象征,但胜利不等于高枕无忧。左联能不能对抗任性的资本,能做出多大的贡献,还要看它后续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要看接下来人民给予它的支持和压力。

  左联的崛起

  希腊左联今天的胜利,几年前根本无法想象——即使是左联自己。

  左联成立于2004年,是一个混合左翼党的联盟。它最大的成分是新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的左翼运动联盟党(Synaspismos)——一个起源于希腊70年代的新社会运动和希腊共产党分支的联盟党。左联的成员还包括毛派的希腊共产主义组织和托派的国际工人左党。2006年,左联在选举中只获得4-5%的选票。它飞快的成长,主要归功于希腊近年的经济危机和左翼运动的勃兴。希腊民众近年的不满,在一些激烈的社会运动中清晰可见,包括2011年的“广场运动”。 左联在其中的踊跃参与,以及这些运动产生的社会批评,为左联今天取得胜利打下基础。[1] 但左联的社会支持并不稳定:这是一个人们在寻找答案的时刻,人们都知道是时候激变了,但政治信念并不清晰,激进的左联和激进的法西斯主义金色黎明同时壮大。因此,虽然很多人希望希腊左联的胜利能感染欧洲、带动欧洲其他国家的左翼,但这一设想能否实现,还要看后面的发展。如果左联无法解决经济危机、满足人民的要求,它的失败也有可能助长希腊右派的力量。

  资本:甩不掉的包袱

  齐普拉斯26日执政,马上就开始执行左联最重要的承诺:退回“三驾马车”(欧盟、欧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条件中强求的财政紧缩、国家财产私有化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改革。目前,齐普拉斯已停止了希腊PPC电力公司和比雷埃夫港的私有化,承诺马上会推出法案,恢复希腊改革之前的751欧元最低工资标准和劳动者的集体谈判权。[2]

  这让我们不由感到,这是一个会改变社会的政府。但通过政权来改变社会这一方式,总会受到国际资本主义的严重限制。以法国1981年执政的密特朗(Mitterrand)社会主义党政府为例,我们看到一个初期还激进改革经济的政府,两年之内突然转弯,重新采取财政紧缩。密特朗政府当时的转弯,回应的并不是人民的投票,而是资本家的钞票。密特朗政府前两年的工资增长和工业国有化,引起资本家的不满和资本的流失。政府当时还没意识到资本在新时代具有高度流动性,试图用严格的资本流动来控制乃至停止这个趋势。但大资本最终还是金蝉脱壳,法国因此陷入经济萧条。1983年,密特朗政府重新执行了严重的财政紧缩,向国际资本认输了。[3]

  今天要实现一国社会主义的难处在于全球化。在某种程度上,任何国家的生产系统结构都被全球资本的逻辑塑造。今天的生产有严重的国际依赖,本国一个重大产业的原料和零件都必须来自另一个国家,而这国际层面的物质与物流大多都控制在资本手里。虽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但密特朗时期的法国已经失去很多基本生产能力,严重依赖金融经济,所以难以抵御资本流失的冲击。相反,玻利维亚的社会主义运动党在社会福利改革中却成功维持经济运行——原因就在于,玻利维亚有不可移动,即资本家不可以动动指头就搬走的经济资源,主要为它的石油产业。自从社会主义运动党当政,重要产业国有化、政府的社会开支增长了45%,但经济不仅没有衰退,在这段时间内,还增长得比前30年任何时候都要快,贫困人口降低了25%。[4]

  然而,希腊左联却面临着类似法国,比法国更严峻的挑战。希腊今天的经济基本上全围绕着国际贸易转。希腊80%的GDP来自服务业,而其中的最大产业为旅游和航运。除此之外,希腊其他支柱产业也是旅游和航运的副业,例如石油加工(即进口原油,再出口加工石油)。[5]这种经济具有高度可移动性,而希腊扎根在本土的资源不多,所以左联目前还是需要拉住国际资本。

  这也就是希腊真正实现改革的难处。希腊现在每天的经济运作,靠的是欧盟经济巨头的资助,根本无法自力更生。当年法国社会主义党执政还不是国家经济混乱,天天等着几个大银行打钱的窘状。但今天的希腊已经欠了欧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许多国家银行总计2400亿欧元的债,其中有72亿贷款还在审核——通过的条件是,希腊政府配合三驾马车的要求。此外,希腊的金融流动性是靠欧央行撑起来的。[6] 如果希腊违背“三驾马车”的政策改革——不执行财政紧缩,不私有化财产,不进行利于资本的政策改革——它会失去现在亟需的欧盟国家资源支持,也难以找到其他资源来源。

  目前,让希腊恢复的权力掌握在国际银行的手中,尤其是经济巨头德国。要执行底层福利、民生改善,复活国家的经济,必须说服这些掌握资源的肉食者[哈哈哈,这是用来骂人的吗?做为一个素食者,我以后都用。哈哈,这不算骂人的话,而是一个中性词,指把握资源的当权者、大人物。语出《左传》,原话是“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即当权者目光太狭隘,没办法看到长远的境况。]。1月30日,左联执政几天之后,德国表示不会允许希腊取消债务,也不能接受希腊违背贷款的经济改革。德国坚持要希腊维护纾困协议的条件:减少政府花费,私有化国有财产,通过把最低工资从751减到500欧元、减少劳动保护等政策,以“改善市场竞争力”。[7] 仅凭一个小小的希腊政府,无法逼迫欧盟经济巨头在这些条件上让步。

  实现改变的条件

  希腊的债务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也不是。

  齐普拉斯盯着二战后德国从其他国家得到的援助,包括1953年一场大量的债务勾销。希腊现在的债务共计3200多亿欧元,连欧元区GDP的3%都不到[8];即使勾销,这笔债务也不会对欧元区的经济有严重影响。德国和其他欧盟巨头只是不想改变游戏规则。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崛起,解决经济问题的方式就是财政紧缩、市场扩大、资源私有化、撤销社会保护——也就是说,资本任性惹的祸(如随意流动引起的市场波动),反而用减少社会保障、撤销老百姓多年斗争得来的福利来解决。基本道理是:只要服从资本的要求,资本就会来,我们的经济也随之好转。

  如果德国和“三驾马车”现在应承了希腊的要求,这会改变欧洲的游戏规则。那么,要求资本让步将重新成为可能。像西班牙、爱尔兰,还有各地因经济危机、财政紧缩而受损的群体都可以要求资本承担危机带来的损失。于大资本而言,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仅凭希腊的微薄力量,这确实很难做到。但想必左联也能认识到这个真相。一部分的左联党员和支持者认识到,在这个位置上的左联,最重要的作用可能并不在于通过任何政策,而在于它对希腊和欧洲社会运动的影响。据左联的库维拉启斯(Stathis Kouvelakis)所说,左联中的 “左台”(Left Platform)组织希望,这个选举能重新激活近两年趋于停滞的社会运动。

  选举政治永远充满局限,一个国家的政府也无法避免经济结构带来的限制。要真正实现改变,只能靠人民给资本主义系统直接施加压力。如果希腊现在希冀真正的成功,欧洲各地的财政紧缩受害者必须站起来,告诉强大的资本主义政府,我们不会再忍受如此的压迫。希腊左联的选举胜利是个契机:激发社会讨论、影响社会舆论、促动社会行动,但它离真正的成功,依然任重道远。

  【注释】:

  [1]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5/01/phase-one/

  [2]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jan/28/greece-new-prime-minister-halts-austerity-policies

  [3]https://www.princeton.edu/~smeunier/Abdelal,%20The%20Rules%20of%20Globalization.pdf

  [4] http://www.economist.com/news/americas/21640745-evo-moraless-next-term-president-may-not-run-smoothly-his-first-two-third-time-unlucky;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4/oct/14/evo-morales-reelected-socialism-doesnt-damage-economies-bolivia

  [5] http://www.iea.org/publications/freepublications/publication/greece_2010.pdf

  [6] http://www.wsj.com/articles/ecb-board-member-says-greece-must-repay-debt-restructuring-talks-possible-1422261074

  [7]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5-01-30/germany-warns-greece-heading-wrong-way-as-tsipras-shunned;http://www.wsj.com/articles/ecb-board-member-says-greece-must-repay-debt-restructuring-talks-possible-1422261074

  [8]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5/01/26/greece-election-idUSL6N0V401R20150126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