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司马南旧文:他们的目标是毛泽东留下的政治制度

作者:司马南 发布时间:2011-11-3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旧文:他们的目标是毛泽东留下的政治制度

司马南/

 

【提要】

从汶川地震开始不久之后朱学勤恶狠狠的“天谴论”出笼,到南方周末祭起“普世价值”抢功,再到部分媒体对余秋雨文章的围剿(无非余秋雨说了几句右派不爱听的真话),而后又有对领导抗震救灾的党的基层干部的妖魔化报道(参见南方周末《史上最牛的官腔》)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544/46/95/3_1.html,直至南方系媒体对范跑跑无良行为的矫情无理的辩护。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挟洋自重的大胡子借着地震灾难所搞的一系列“行为政治”,以及南方系的坚定声援。

他们踏着遇难者的尸体,在国难当头之时,一次次发起对国家根本政治制度的攻击……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祭奠8万多同胞亡灵三周年的日子,也会被广东省委宣传部主管的报纸拿来“曲笔社论”一番。

————————————————

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容忍异质思维》,声言不容忍异质思维者,说明自己没有自信。5月12日,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南方都市报》就来了一篇异质思维的感性社论。

一、明里抒情,暗里叫板,意在宣仇泄恨

那社论诡异地说: “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

刚一看,某些读者可能不解其意,但是圈里人都知道,“十二生肖”和“瓷做的瓜子”,都是那个“要终结共产党一党执政”,并因此受到海内外某些势力赞助、支持与庇护的某胡子的作品。

许多网站纷纷转载这篇社论。转载者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如果诸位把《南方都市报》社论的标题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这句话放到百度里搜索,即刻可搜索到相关结果约6,110个。

利用这样的方式,南方都市报成功地将对那个搞行为艺术(其实是行为政治)的所谓艺术家的声援发了出去。就在笔者撰文的此时此刻,这篇明里抒情,暗里叫板,意在宣仇泄恨的社论,依旧海量地在网上复制着传播着。

二、事实证明,“多难兴邦”是有条件的

今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三年前,半个地球的重量撕裂巴蜀大地,1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山河破碎,8万多人罹难失踪,上千万群众无家可归,共和国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温家宝总理在废墟上说,多难兴邦。这句话“有条件成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灾难与痛苦或会让人民团结起来。因为,唯有团结起来形成合力才能战胜困难,困难越大,越需要团结。所以,当为8万余同胞辞世下半旗致哀,四海之内汽笛长鸣的时候,那一刻,在长安街头肃立默哀泪流满面,我与周围那些素不相识的同胞一样,整个人被痛苦、哀伤、感动与奋进的情绪笼罩着。那时,我信,人同此情,人同此心,中华民族决不会被击垮,只会更加团结更加坚强。

经过一千多个艰难困苦气壮山河的日日夜夜,汶川灾区救灾与恢复得以完成,实现了“三年基本恢复,再还人间一个锦绣巴蜀”的梦想。回首往事,人们怀念亲人悲情不去,复喜泪长流感恩祖国。感谢举国体制动员力巨大的社会主义制度,感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多情重义的淳朴中华民风,感谢一切为了人民不畏流血牺牲的人民解放军公安武警及其所有的参与救援行动者。

但是,与人们的善良愿望相反,在救灾最关键最艰难的时候,《南方周末》发表署名“本报编辑部”的文章《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作者极有创意地给全国人民抗震救灾的行动定了性——“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好奇怪啊,我不得不擦干眼泪思考这样诡异的问题:闹了半天,十几万官兵的浴血奋战,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那哗哗的眼泪,那井喷式的捐助,十三亿人抗震救灾的所有努力,居然不是中华民族古已有之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使然,不是政党和军队“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体现,不是“以人为本”、“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的表达,也不是朴素的“爱的奉献”,不是善良天性,不是悲悯之心,而是为了“兑现国家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e0e9801009gb8.html

那时候,对“普世价值”这个词,人们还很陌生,像今年《人民日报》评论员突然高叫“异质思维”一样,大家很感到陌生。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105/231421.html我不计工拙,连续发文向南方系请教,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e0e9801009lf8.html

事实证明,多难兴邦是有条件的。多难,毕竟是不幸的;多难,并不必然表现为兴邦;多难兴邦的条件之一,就是人民的团结;而人民团结最重要的,是社会先锋团队的共识,即核心价值观统一而不分裂。

 

三、他们的目标是毛泽东留下的政治制度

三年过去了,辛苦忙碌的人们似乎有理由舒一口气,有理由以灾区重建的成就告慰那些逝去的生命。天灾无情人有情,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中国,在巨大的自然灾害到来面前,表现得可歌可泣可圈可点,灾区的人民感受到了,以人为本理念不是一句空话。

胡锡进写到,大家想想看,汶川地震波及的广大地区,生活着几千万人,重建的20个重点县和受灾严重地区,总人口超过千万,相当于一个欧洲中等国家。完成一个中等国家的大灾难救援,只有一个有着强大中央政权的的国家,才能把这种想象中的可能,变成践诺的现实。相形之下,日本反对党今天还在指控菅直人政府“尚未开始地震海啸核泄漏是故的灾后重建工作”。

如此情形下,南方都市报社论要我们大家“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去“祭奠凝固了的生命。”   

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新鲜祭奠的特色是什么?

答曰:是干那个“政治行为艺术家”现在不方便干、干不了的事情。

不妨直白地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答曰:无非亟亟于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亦即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

呵呵,隐喻典故,绕来绕去,弄得满地瓜子,不论什么“兑现普世价值”,还是什么“容忍异质思维”,无论什么“瓷瓜子”,还是什么“铁生肖”,都是一路货色,一个意思,一副心肠,一个目标。

希拉里4月8日在接受美国《大西洋》杂志采访的时候说的很直白:“他们(指中国)正在试图阻挡历史,这是徒劳的折腾 。他们注定做不成的。但他们能拖多久就会拖多久。”该访谈的标题为:“中国的制度死定了!”。

磨刀霍霍,扬眉出剑,杀气腾腾——国内外的异质思维力量,靶标直指毛泽东给我们留下的国家基本的政治制度。

当然,他们早就在这样干了,他们一直在这样卖力地干,他们耄耋之年还不休息,以“补偿心理”愈加疯狂地干。可是,他们越干越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毛泽东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毛泽东是窃国者、强拆者不可逾越的障碍。

(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 北京南锣鼓巷8号)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