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恽仁祥:如此农村“改革”应立即废止

作者:恽仁祥 发布时间:2014-10-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自从有人提出“农村土地流转”这一所谓农村“第二轮改革”,我就公开发表文章:如果分田到户单干,仅造成严重两极分化,但农民土地还在;如果“土地流转”,则必将造成大部分农民沒有土地,而少数人控制土地,即恢复封建制度;而如今的农村城镇化,则对农业的破坏将难以收拾。

  本人于2011年清明节专程去上海龙华烈士陵园扫墓,并顺便回老家农村3天,后从上海转道盐城同学家住4天,经徐州返京。今年9月10日离京去上海,后返老家农村住4天,从常州乘高铁19日返京,沿途专门观看沿铁路农村情况,直至北京。去上海时,车行至江苏徐州以后,均未见铁路旁所见范围内有成片粮田,按说深秋季节,应是一片金黄色稻谷。比2011年清明前后更糟糕,那时还见成片麦苗,只是麦田里成片西瓜苗。这次出北京市区,至山东还见成片秋粮,长势尚好。而进入江苏,只见大片花木苗、草皮(即城市公园种的草坪)以及荒地,难得一见稀稀拉拉一点粮田。到老家农村转了几天,同样几千亩连片花木、草坪、荒地,几乎除农民原来的自留地种一点蔬菜、杂粮,难见一点稻谷。我们家乡于1960年后,均亩产稻子1500至2000市斤以上。现都租给安徽人种花木、草皮。据说每亩租金每年1000元。当地农民已基本上不种田,吃粮靠国家供给。打牌风盛行,年青人大多外出打工……。小学大合并,不少人家孩子上学离校约5至8华里,均大人接送,同北京市家长接送相仿,仅大多没有公共汽车。我问他们:农民大范围不种粮,如果都这样,天上掉粮食下来吗?10多亿人口的大国,哪个国家养得起?凡一爆发战争,粮食一禁运,农民吃什么?难道吃花木、草坪不是。不少农民对此无言以答,只是说:希望把这个情况能报告中央,让中央知道如此改革,用心何在?另外,在火车上听南通一位乘客说:南通现在一市斤冬瓜卖4分钱、胡萝卜一市斤1角3分钱。难怪去年听报导:香蕉几分钱一斤卖不掉,有的蔬菜便宜得不愿意收,而烂在地里。而今年北京市场上的生姜价格一路上升,现在最高标价15元1市斤。如此“市场调节”还混得下去吗?

  在家乡更目睹了如此“农村城镇化”:在家乡市镇(是百多户的小集镇)南端,新造了类似北京随处所见10几幢10几层高的单元楼房。我一打听是把离镇5至10华里外的农村拆除,把农民搬进这高楼。我问老村压拆除后现在干什么?他们说:都荒着。我问他们住进高楼后,吃的粮食、蔬菜怎么解决?说到粮店和菜市场买。

  可见,农村“改革”和“城镇化”的共同特点是农民不种田、不种粮,而靠国家供应。我又问:钱从哪里来?答:有拆迁费。我问拆迁费吃光了怎么办?有人插话:现在己有些“城镇化户”开始后悔了……。这不禁使我想起毛主席一段话(大意):农村老太太,你不让她养只鸡,下几个蛋,换点钱,买点日用品行吗?简单几句话,充分表明毛主席同人民心连心的深厚阶级感情。可是走资派及一小撮文痞,这30多年来捏造了大量毛主席“吃大锅饭”、“割资本主义尾巴”等进行疯狂造谣、污蔑。可这伙“改革英雄”们,把农村“改革”到了不种粮而种草、抛荒。老太太不仅无处养鸡,即或少数养了鸡,那几个蛋还无处可卖。例如北京市,一些街头巷尾都严禁个人摆摊,“城管”一到,小商贩逃跑的场面,同当年见了日本鬼子进村的惨状,有过之而无不及。农村所见情况,向一些同志一介绍,均说他们的家乡也一个吊样。可见,严禁如此“改革”和“城镇化”己迫在眉睫。如果反动政府不作为,农民完全有权造反!

  恽仁祥

  2014年10月11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