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祭!不忘国难国仇!也勿忘汉奸内贼!

作者:肖新民 发布时间:2014-1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12月13日!国家规定的公祭日!全民公祭1937年12月惨遭日寇屠杀的30万南京同胞!警示全民勿忘国难,勿忘国耻,勿忘寇仇!这是我们现在几代人的历史责任,也是我们的子孙后代的永远责任!

  代表中国政府担任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的梅汝璈说得好:“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我们要永不忘记惨遭日寇屠杀的30万南京同胞,还要永不忘记大后方惨遭日寇轰炸而遇难的几百万同胞,还要永不忘记正面战场浴血奋战的国军将士们!我们同样应该永不忘记我国东北、华北的因日寇屠杀而造成的数不清的“万人坑”!我们更应该永不忘记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是这个伟大的党,领导人民创建了无数敌后根据地,抗击了58-75%侵华日军和95%以上的汉奸伪军,解放人民近1亿。

  我们要记住惨烈的苦难,要记住英勇的战斗,还要对当时的形势认真分析。

  谁也不该忘记,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不抵抗”方针导致的严重后果。不到半年,就有了1932年的“一二八”日寇攻打上海!特别是英勇抗击日寇的蔡廷锴等领导的第十九路军和张治中领导的第五军,不但得不到国民党中央政府的支持,反而命令第十九路军撤离上海,转往福建“剿共”!更可耻的是,国民党中央政府还与日寇订立屈辱的“淞沪停战协定“,日本获得在我上海的驻军权,而中国军队却无权在上海至苏州、昆山地区驻兵。爱国人士悲愤质问:“虹桥谁是主?”

  蒋介石、戴笠共同策划,于1931年11月29日、1933年6月18日、1934年11月13日分别将进步政治家邓演达和呼吁抗日的杨杏佛、史量才杀害。同时还杀害了许多主张抗日的学生和进步青年。

  国民党中央政府如此引狼入室,如此捆住抗日爱国军民的手脚,1937年的八一三淞沪抗战、其后的南京保卫战,能不失败吗!

  正在南京保卫战激烈进行之际,1937年12月2日下午,蒋介石亲自会见德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陶德曼(Dr.Oskar P.Trautmann),感谢德国的“调停”,并表示中国准备接受调停,与日本议和。这又是什么性质的事件?!

  南京、上海如此,华北情况同样可恨。1933年5月31日签订《#FormatStrongID_4#》、1935年7月签订《何梅协定》(蒋介石的亲信何应钦和日寇司令梅津美治郎),正是由于这两个卖国协定,使得中国军队从自己的大片领土撤出,成为“非军事区”,日本军队却可自由出入。特别是,1936年4月,日本驻屯军竟将司令部设在天津,新增的旅团司令部设在北平!蒋中正、何应钦如此引狼入室,又捆住抗日爱国军民的手脚,日军此后当然能够顺利发动卢沟桥事变,从而全面扩大侵略,中国军队当然很难不被战败!

  南京保卫战失败,军队撤退时一片混乱,置广大民众于不顾;这种情况,在1938年6月9日的花园口决堤(中国军队炸开黄河堤,平民89.3万死于非命)、1938年11月12日深夜的长沙大火(中国士兵被命令到处放火,居民被烧死2万余人),又呈现更恶劣的重演!

  不少共产党人,从大局出发,当时和事后都认为,所有这些,首先要将罪责记在日寇身上。但是,也严肃批评蒋介石政府不该不发动群众支持,不该不组织群众疏散转移,不该视千万老百姓的生命为儿戏!

  够了!引狼入室,如此“抵抗”!如果我们忘了,行吗!

  我们还不应该忘记,1945年,大后方迎来的是什么样的胜利!

  首先,国军逃得太远,够不着接近日军受降!只好“命令”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严令全部日军“坚守岗位”,继续打击共军,等待国军受降。

  我们的先辈欧阳祖经(当时为“中正大学”教授)1945年10月曾经写道(见《欧阳祖经抗日诗文选注释本》167-169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胜利了,人民大众回到故乡(南昌)。见到的,一方面是被日寇弄得残破不堪、到处颓垣败瓦的伤心景象!另一方面却是,国民党军人居功自傲,惊扰民众。满城都是军人制造的紧张气氛:剧场因军人捣乱而被迫中止演出;坐船渡江的民众竟会被军人赶上岸,甚至被抛入狂浪中淹死。人民饥寒交迫,公教人员的薪资几个钟头便跌落了一半。正直的知识分子把这称为平生最沉痛的回忆!

  1945年9月3日胜利日之后,发够了“国难财”的国民党军政官员,在政府默许、怂恿下,赶往日寇占领区接收日寇和伪军(汉奸军队,其中不少是投降日寇的原国民党军队)的财产,大量据为己有,完全不顾恢复战争创伤、救济灾民的紧急需要。民众和正派舆论骂他们发“接收财”、“劫收财”、“五子登科”(房子、车子、票子、金子、婊子样样都“丰收”)。

  1945年5月、8月,德国、日本相继战败。然而,头号凶残的德国法西斯却被基本消灭,没有复活;日本军国主义却很快就顺利复活!这种情况,我们尤其不能等闲视之!

  一方面,是斯大林领导的苏联红军迅速攻占柏林,严厉镇压法西斯强盗,迅速联络各同盟国组织“纽伦堡审判”惩治战犯头目;另一方面,美国军队占领日本本土之后,却全面扶植军国主义势力,为美国在亚洲的侵略行为服务。美国军队在战败国日本的军纪极坏,甚至在公共汽车上强奸日本妇女;在盟国中国,同样军纪极坏,可以说,只要有美军的地方,都有欺凌妇女、伤害民众的事。

  1946年5月,审判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开庭,旷日持久,历时两年半才完成审判工作。审判中,美国政府极力操纵法庭,并根据自己的需要,提出了种种有碍审判工作正常进行的规定。或诡辩狡赖,或横生枝节,故意拖延审判时间,千方百计为一些战犯寻机开脱。

  总而言之,公祭,勿忘30万南京死难同胞!勿忘国难,勿忘国耻,勿忘寇仇!也绝对要牢记历史教训的全部!决不能对就在我们面前的早已复活的日本军国主义放松警惕!也决不能对混在我们内部的汉奸国贼视而不见!决不能对日本军国主义身后的后台存在任何幻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