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雨夹雪:爱国诗人艾青的儿子为啥沦为汉奸

雨夹雪 · 2015-06-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不仅立场完全不同,甚至审美也是大异其趣的。

雨夹雪:爱国诗人艾青的儿子为啥沦为汉奸

——谈知识分子与劳动人民的审美观

 

前几天俺写了一篇《我不同意韩少功的〈革命的逆袭与重续〉》,大多数网友是赞成的。但也有个别网友仿佛被踩到了尾巴,譬如一位网友表示:“马克思是不是知识分子?是最无知识吗?反智主义要不得。”俺看了以后真是哭笑不得:要是那么说,恩格斯是资本家,所以资本家也不能反对;列宁是地主,所以地主也不能反对;毛主席是富农,所以富农也不能反对。可是如果地主富农资本家都不能反对,还搞什么社会主义呢?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依照俺的理解,其实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对于知识分子,特别是控制舆论掌握话语权的高级知识分子,是为工人农民服务对自己有利还是为地主资本家服务对自己有利?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后者。因为选择为地主资本家服务,可以比工人农民的生活好很多倍,选择为工人农民服务则不可能。俺前几年《驳黄纪苏“毛不必是当头的红日了”》一文(见附2)已经谈过这个问题,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看一看。

还有网友说:“从人类社会发展来看,任何时代不能缺少先进知识分子引领,他们是时代的佼佼者,人民的代言人。”面对这种指责俺只想说:一个工人农民尚需要知识分子“代言”的社会绝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只有工人农民能够自己掌握话语权的社会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请不要再跪着了,站起来吧!

当然,知识分子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立场必然和工人农民对立,指的是整体而言。这丝毫也不妨碍有个别高级知识分子和本阶级决裂。这就好像恩格斯背叛了资产阶级,列宁背叛了地主阶级,成为了工人农民的领袖一样。但如果认为高级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整体可以抛弃自身利益站在工人农民一边无疑和认为地主资本家可以心甘情愿的放弃剥削走社会主义道路一样可笑。毛主席所说的知识分子是最无知识的”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的。

但是哪怕是个别的高级知识分子,要想要和本阶级决裂也是很难的。正如阿·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中说的,需要“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像韩少功、黄纪苏这样的知识分子还一次没有泡过,也从来没有打算泡。

在这里俺特别想说一个人——艾青。艾青早年《我爱这土地》中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让几代文艺小清新哭的稀里哗啦的。1957年艾青被划为右派,70年代末平反后不但没有像韩少功等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靠编造伤痕文学谄媚复活的权贵,反而积极捍卫毛主席的地位,批评当时文艺界的“伤痕热”等不正之风。如果用知识分子的品德评判,艾青近乎完美,比韩少功、黄纪苏不知强出多少倍

然而,也正是这个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其儿子则以“操你妈祖国,我操北京天安门,再操北京天安门”的“三操”闻名世界,成为汉奸文人的典型。很多知识分子觉得从艾青到其儿子的这种转变是不可思议的,特别是这一对父子还长期保持良好的关系就更不可思议了。

不过,在工人农民眼中,这种转变却又是理所当然的。知识分子不同,大多数工人农民读了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并不会哭的稀里哗啦的,而是感觉“装逼,矫情”甚至“恶心”,觉得写出这种小清新装逼诗的诗人不把儿子教育成汉奸才是怪事。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不仅立场完全不同,甚至审美也是大异其趣的。

其实,早在1945年,闻一多在牺牲前的《艾青和田间》一文中就谈到了知识分子与工农大众不同的审美观。他指出:“我们的毛病在于眼泪啦,死啦。用心是好的,要把现实装扮出来,引诱我们认识它,爱它,却也因此把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闻一多还批评艾青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其实“是农民的少爷”。 (见附1)我们今天很多自称马列毛左派的人,认识水平还远远不如闻一多这个70年前的资产阶级民主派。

如果你喜欢艾青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种诗,或者喜欢韩少功黄纪苏等《革命的逆袭与重续》这类文人装逼味很重的散文,那么你就要小心了,因为你的思想感情已经不是在工人农民一边了。当然,艾青韩少功黄纪苏比徐志摩、莫言、蒋方舟之流还是要强一万倍的。如果你喜欢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或者喜欢莫言、蒋方舟的文字,那么你离艾青儿子的“三操”也就只有半步之遥了。

有人也许会说:“坏了,我就喜欢莫言、蒋方舟,是不是无药可救了?”也不是,当年闻一多也曾经和徐志摩一起,搞过以跪舔帝国主义闻名的“新月诗社”,后来闻一多不还是达到了今天很多自称马列毛左派的人都达不到的水平?只不过实现这个转变需要“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你,准备好了么?

 

(欢迎关注我的微薄@今夜北方雨夹雪http://weibo.com/2530092075/profile?topnav=1&wvr=5

 

1:闻一多:艾青和田间

http://www.tadu.com/book/401230/11/

一切的价值都在比较上,看出来。(他念了一首赵令仪的诗,说:)

这诗里是什么山查花啦,胸膊啦,这一套讽刺战斗,粉刷战斗的东西,这首描写战争的诗,是歪曲战争,是反战,是把战争的情绪变转,缩小。这也正是常任侠先生所说的鸳鸯蝴蝶派。(笑)

几乎每个在座的人都是鸳鸯蝴蝶派。(笑)我当年选新诗,选上了这一首,我也是鸳鸯蝴蝶派。(大笑)

艾青当然比这好。也表现人民及战争,用我们知识分子最心爱的,崇拜的东西与装饰,去理想化。如《向太阳》这首诗里面,他用浪漫的幻想,给现实镀上金,但对赤裸裸的现实,他还爱得不够。我们以为好的东西里面,往往也有坏的东西。

如在太阳底下死,是Sentimetal的,是感伤的,我们以为是诗的东西都是那个味儿。(笑)

我们的毛病在于眼泪啦,死啦。用心是好的,要把现实装扮出来,引诱我们认识它,爱它,却也因此把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这一些,田间就少了,因此我们也就不大能欣赏。

胡风评田间是第一个抛弃了知识分子灵魂的战争诗人,民众诗人。他没有那一套泪和死。但我们,这一套还留得很多,比艾青更多。我们能欣赏艾青,不能欣赏田间,因为我们跑不了那么快。今天需要艾青是为了教育我们进到田间,明天的诗人。但田间的知识分子气,胡风说抛弃了,我看也没有完全抛弃。如《自由向我们来了》,为什么我们不向自由去呢?艾青说太阳滚向我们,为什么我们不滚向太阳呢?(笑,鼓掌)

艾青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我说他是农民的少爷,田间是少爷变农民。

艾青的《北方》写乞丐,田间的一首诗写新型的女人,因为田间已是新世界中的一个诗人。我们不能怪我们不欣赏田间:因为我们生在旧社会中。我们只看到乞丐,新型的女人我们没有看到过。

有人谩骂田间,只是他们无知。

关于艾青田间的话很多,时间短,讲到这儿为止。 

 

2:雨夹雪:驳黄纪苏“毛不必是当头的红日了”

 

(以下是俺和网友的聊天记录整理而成。)

 

一、应不应该丢掉毛主席的旗帜?

 

D君:黄纪苏新作中宣称:“毛的理论与实践毕竟是他那个时代许多特定环境下的产物。把老路标重新树立起来,能否将酒吧一条街还原为工农大道,天算非我所知,人算则以为不能。”“对于重新出发的社会正义,毛不必是当头的红日了,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851.html)你怎么看?

俺:这无非就是说烂了的毛泽东思想过时论。一位网友说的好:“提三皇五帝的都想茹毛饮血的,提耶稣基督的都是想挂在十字架的,提华盛顿的都想去做黑人和印第安人被贩卖和灭绝的,如果这么比较,你会选择哪个时代?”

D君:可我觉得“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还是有道理的。

俺:没什么道理,黄纪苏是故意把领袖和群众对立起来。其实马恩列斯毛的理论就是让工人农民等劳动群众当家作主,高举这些领袖的旗帜本身就是高举人民群众的旗帜。相反,丢掉了这些领袖的旗帜,所谓人民群众自己的旗帜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D君:真的吗?

俺:苏联不就是这样么,先打着“反对个人崇拜”的旗号丢掉了斯大林的旗帜,然后又丢掉了列宁的旗帜,接着工人农民就重新沦为了牛马。黄纪苏等人的所谓“人民群众的旗帜应是人民群众自己”仅仅是不许高举马恩列斯毛的旗帜,绝不会对美国至今还挂着华盛顿像说一个字,因为华盛顿的旗帜不会妨碍他们骑在工人农民头上。

 

二、黄纪苏超越了毛主席吗?

 

D君:黄纪苏还说“毛的精神最夺目之处,恰恰是为了源头通浚、活水长流而敢教天大的主义退居二线。毛的真正传人,或真正呼吸到他灵魂的人,应具有超越他的志气。”你同意吗?

俺:所谓“敢教天大的主义退居二线”无非是“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问姓资姓社”的另一种说法而已,这好像不是毛主席的观点吧?

D君:哈哈,还真不是。不过我觉得毛主席的真正传人应具有超越他的志气没有错。

俺:现在不是什么缺乏超越毛主席的志气的问题,而是很多知识分子毫无实践,随便拍拍脑门就宣称毛主席这错了那错了,这种“超越毛主席的志气”其实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俺认为,黄纪苏本人远远不如毛主席。

D君:能介绍一下黄纪苏的主要观点吗?

俺:黄纪苏等人弄了一个“中国共识”,主要内容是坚持“以民为本”的治国理念;坚持“公平正义”的社会原则,使全体人民的生活不仅有物质的保障,而且有精神的尊严;在传承优秀文化的同时,坚持多元而自由的文化目标;致力于建设更公平、正义的国际秩序。

D君:这不就是这几年《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吗?

俺:是啊,能说前总理超越了毛主席吗?前总理本人恐怕也不会同意吧。

D君:哈哈,没错。

俺:其实真正有实践贡献的人都是尊重前人的。列宁没有因领导了十月革命而丢掉马克思的旗帜,斯大林和毛主席也没有丢掉马克思和列宁的旗帜。俺相信未来真正有贡献的人不但不会丢掉马恩列斯毛的旗帜,而且会把马恩列斯毛的旗帜举得更高。

 

三、毛主席认为斯大林的苏联不如美国吗?

 

D君:黄纪苏说毛主席曾说,“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如果搞不好就会变成法西斯德国或斯大林的苏联,与其那样,我们还不如要英美民主呢。” 还说“这样的反思,今天那些光扎堆儿不读书的‘左’派只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想到也难以面对吧。”毛主席真的说过吗?

俺:1976年以后有无数历史发明家,发明了“四人帮迫害毛主席,毛主席亲自部署粉碎四人帮”等很多历史。黄纪苏也是发明家之一。毛主席为何与苏共翻脸?主要就是因为苏共否定斯大林并鼓吹利用英美式民主和平过渡。黄纪苏是把赫鲁晓夫的观点栽到了毛主席头上。

D君:对,这就像咱刚才讨论的黄纪苏把“黑猫白猫”“不问姓资姓社”这类观点栽到毛主席头上一样,他这种做法确实不地道。

俺:所谓“光扎堆儿不读书”更是可笑。让俺想起了袁腾飞的“爱国的愤青没有一个读过书”和章立凡的“毛粉从来不读书”,其实这种话除了进一步暴露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从骨子里看不起劳动人民的嘴脸外,什么也说明不了。

D君:还真是。

俺:黄纪苏虽然天天读书,但显然没有读过《论人民民主专政》,不敢想象居然有人敢公开宣称“‘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更没有读过《520声明》,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把无比民主的美国称为法西斯。因此他才会认为毛主席不知道民主和专政具有阶级性,和他一样满口“斯大林的苏联不如民主的英美”这种公知范。

D君:黄纪苏大概读的都是地摊文学。他一面读地摊文学一面发明历史。呵呵。

俺:毛主席说过 “我们在大学里读那些书,越读越蠢。”读1976年以后出版的许多书也只能越读越蠢。

 

四、知识分子与劳动人民

 

D君:黄纪苏说“知识青年大规模的上山下乡始于文革由盛转衰的1968年底。”“毛泽东从最大的造反派泫然转身为最大的当权派,”“造反青年,也随之变身为‘知识青年’,前往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你怎么看?

俺:俺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总有人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说事?难道知识青年就一定要高人一等,就不能和贫下中农一起劳动,否则就是受迫害?难道毛主席发动文革就是想让知识青年骑在工人农民头上作威作福吗?

D君:应该还是知识分子从骨子里看不起劳动人民的性格作怪。其实,无论是造反夺权还是上山下乡,都是对他们的锻炼,最终让他们成为和工人农民融为一体的合格接班人,可惜很多人不明白。

俺:你说的很好。黄纪苏之类的知识分子可以“同情”劳动人民,但绝不可能把劳动人民看成和自己一样的人。他们最多就是含泪帮农民工讨薪,救助下岗工人,和农民一起挖几个土豆,如果真让他们过几年和工人农民一样的日子,马上嚷嚷“残酷迫害”。

D君:你真是把这种知识分子看到骨子里去了。

俺:其实这些人在知识分子里已经算不错的了。更多的是赤裸裸的敌视劳动人民,一面砸饭碗搞下岗,搞医疗教育住房产业化,延长退休年龄并实行“以房养老”,一面和洋大人秀英语,却对劳动人民大喊“工人农民的牺牲是完全必要的,没有你们的牺牲哪有我们的享乐?”

 

五、所谓“体制问题”

 

D君:黄纪苏说他以前批判的国家社会主义就是中苏那样的体制,中苏都因集权体制的积重难返而逐渐丧失活力,陷入深刻的危机”,“这种国家社会主义体制跟德国的纳粹体制有相似之处但并非一事”,你怎么看?

俺:俺一再追问黄纪苏批判的国家社会主义是不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现在他终于肯正面回答了。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D君:中苏究竟是不是“都因集权体制的积重难返而逐渐丧失活力,陷入深刻的危机”呢?

俺:当然不是。无论是中国还是苏联,改革前的发展势头都明显好于西方。周总理说得好“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的情况相反,我国财政收支平衡,即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如果说中国改革前就陷入了深刻的危机,美国岂不要去上吊了?

D君:有道理。

俺:不过,改革前的中苏消灭了赌博、毒品、卖淫,黄纪苏之类的知识分子没法去赌博、吸毒、嫖娼,更不可能骑在工人农民头上作威作福。因此他们当然觉得这种体制丧失了活力,陷入了深刻的危机。

D君:哈哈,笑尿了。其实还是屁股决定脑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中流击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