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黎阳:岂有此理的“大国崛起”

黎阳 · 2006-12-02 · 来源:华岳论坛

 

岂有此理的“大国崛起”

黎阳

2006.12.1.

有人说电视系列《大国崛起》(以下简称“崛起”)有点象《河觞》。找到了剧本一看,岂止有点象,根本就是上下集、姐妹篇。《河觞》说的是中华文明(陆地文明、“黄色文明”)如何如何“低劣”,“崛起”说的是西方文明(海洋文明、“蓝色文明”)如何如何“优越”。二者一唱一和,“珠联璧和”,携手共演“文明的冲突”(不,“文明的征服”——“蓝色文明”征服“黄色文明”,“西方文明”征服“中华文明”)。

一.“八国联军大学中央电视台电视培训班”

既曰“大国”又曰“崛起”,那怎么才算“大国”?怎么才叫“崛起”?

“崛起”选了九个国家作为“大国崛起”的“样板”:英、法、德、日、俄、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

这九个国家中,直接出兵参加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有六个:英、法、德、日、俄、美;参与签定《辛丑条约》、共同坐地分脏、压榨中国的有八个:英、法、德、日、俄、美、西班牙、荷兰。

这就是说,“崛起”大加赞扬的“样板”几乎个个是侵略中国的凶犯。电视剧不厌其烦地把它们当年的侵略行径作为“光辉形象”一一请出来向中国人进行“光荣传统教育”,与其说在论述“大国崛起”,不如说是给参与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那些罪犯的罪恶史一个一个地树碑立传,以表彰其侵略掠夺的“赫赫功勋”和“宝贵经验”,让老一辈的中国人遭受了“硬刀子”的侵略还不算,还要让他们的子子孙孙精神上接茬遭受“软刀子”的侵略,以便千秋万代都对侵略者感激不尽,歌功颂德,欢呼侵略者侵略中国侵略得好。

这令人想起北大“精英” 王建国(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国际MBA与案例教学中心主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导)的“高论”:“把当年侵略中国的八国联军的八个国家找过来,这八个国家,每一个国家建一所学院,就建在圆明园的遗址上面,形成一所联合大学,就叫做圆明园大学或叫八国联合大学。简称八国联大。”

可惜北大“精英”的“高论”虽“高”,奈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是太费事:要征地,要盖房,要雇人,要花钱(谁掏腰包?),二是“容量”有限,八个学院加在一起才能给多少中国人“洗脑”?三是太露骨:“圆明园的遗址”这地方太敏感,不仅涉及文物保护,更容易激起中国人的愤慨。这个馊主意很符合北大“精英”们的一贯“特色”:夸夸其谈,不切实际,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头头是道就是行不通。而“崛起”的编辑们就高明多了,把“八国联军大学”搬上了电视台,来了个“八国联军大学中央电视台电视培训班”。这下一切问题迎刃而解:按“八国联大”建立八个学院才能影响多少中国人?而“八国联大电视培训班”呢?全国十三亿,几乎个个跑不了。整个节目完全按西方殖民主义的立场和是非准则给中国人进行一次全面“洗脑”,来了一次彻底的“殖民主义传统再教育”,“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潜移默化地告诉中国人:“殖民主义好”、“资本主义好”、“共产党领导不好”,打着“知识性”、“趣味性”的招牌,喊着“大国”、“崛起”等沁人心脾的口号,既不刺激又很诱人,而且什么基础建设的“硬件”都不用,不但不花钱,还能大赚一票。你说这算盘多精!

世界上不靠侵略掠夺别人也发达起来的国家不是没有。比如瑞典,自从被彼得大帝打败之后就一直保持中立,几百年来再也没有参与过战争,没有侵略别人也没有掠夺别人,却照样发达了,很早就被公认为各方面都很先进的国家。但这样的例子显然不符合“崛起”编辑们的胃口,所以瑞典虽公认先进,却没有当“大国崛起”“样板”的资格。可见,“崛起”虽没有直接明说,但标准却明明白白放在了行动上:不抢不占不侵略不掠夺别人者既不能称大国也无缘谈“崛起”。只有侵略了别人、掠夺了别人的才有资格称之为“大国”;只有靠侵略掠夺得了手、发了迹的才有资格称之为“崛起”。

当年中国GDP世界第一,但没有侵略掠夺别国,所以更是既不够格当“大国”也不够格谈“崛起”。难怪“崛起” 跟“河觞”一样,都对中国的郑和下西洋大加嘲讽,因为他们要借以说明中国之所以衰落,是因为在有机会、有能力侵略别人时不肯下手。请看:

——《河觞》:“人类历史还不曾有过这样一次毫无经济目的的大规模航海活动。它是一次几乎纯而又纯的政治游行,它要施恩于海外诸国,以表达中国皇帝对它们名义上的最高宗主权。多么慷慨温和的君子国行为呵。黑格尔说,大海邀请人类从事征服和贸易。可是,太平洋邀请来的中国人,竟是所谓‘正其谊而不谋其利’的谦谦君子。中国人即使来到海上也还是不能超越陆地上那种有限的思想和行动和圈子。历史选择了中国人,而中国人却不能选择历史。仅仅几十年后,代表著弱小的资本主义的四艘小帆船,葡萄牙人达迦马的率领下,为寻找财富和市场驶入了印度洋。那时,庞大的郑和船队已经从太平洋和印度洋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欧洲人却开始了地理大发现的伟大探险。”

——《大国崛起》:“公元1500年前后,中国正处在明朝统治之下。郑和的船队七下西洋,但不是为了开拓贸易,而是为了宣扬皇帝的德威。郑和死后,中国人的身影就在海洋上消失了。”

注意,“崛起”在这里玩了个偷梁换柱:指责中国人下西洋“不是为了开拓贸易”,却悄悄回避了当年葡萄牙人的冒险出海也不是“开拓贸易”,而是侵略和掠夺。

“崛起”拼命炫耀葡萄牙人航海收获如何辉煌:“随着葡萄牙人沿着非洲西海岸,一路向南,源源不断的黄金、象牙以及非洲胡椒涌入里斯本,充满了葡萄牙的国库。”“葡萄牙依靠海权的迅速崛起,让整个欧洲嫉妒得红了眼”。让人乍一看似乎这全是葡萄牙人“开拓贸易”的丰硕成果。可惜这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马脚:

“开拓贸易”必须有买有卖。那么葡萄牙人卖出的是什么?拿什么换的“源源不断的黄金、象牙以及非洲胡椒涌入里斯本”?何且解说词已经说明,葡萄牙人拥有的是几条“微不足道”的“20多米长、60到80吨重的三角帆船”。就这么几条小船能载什么货物、多少货物,以至于能换来““源源不断的黄金、象牙以及非洲胡椒”?对此电视剧作者不打自招:“在坚船利炮的猛烈攻击下,一个个海上交通战略要点相继成为葡萄牙的囊中之物”。分明是侵略掠夺,却美其名曰“开拓贸易”,而且溢美之词源源不断:“它不是一个封建割据的国家,而是人民的王国”、“仿佛根植于基因中的追求刺激、喜欢冒险的豪情”、“我们无从知道看起来面容古板的恩里克王子是因为具有雄才大略而包容,还是因为包容而具有了雄才大略”、“ 凭着爱冒险的天性、对财富的渴望以及强大的宗教热情”、“英雄就在这一刻诞生了!”“ 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地球,这个世界是我们的”、“游戏规则已经制定,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看谁的行动更迅速了”、“只有正在创造历史的人们,才会有这种追求不朽的野心”……

“崛起”在这里轻轻松松就把殖民主义血腥的扩展掠夺历史一笔勾销了,把当年老牌殖民主义对非洲、美洲、亚洲人民的野蛮屠杀掠夺等罪行一笔勾销了。他们以充满赞美的口吻把掠夺说成“贸易”,把侵略说成“开放”,而且把这作为“大国崛起”的“经验”端给了中国人,言外之意就是:你中国人有机会时不侵略掠夺别人,所以衰落了;人家敢掠夺,所以“崛起”了。中国人能掠夺时不下手,错过了机会沦为被掠夺对象纯粹活该。

“崛起”从头到尾都是这种逻辑:对殖民主义的侵略掠夺“隐恶扬善”,颠倒黑白,小骂大帮忙。

比如,“崛起”大肆宣扬荷兰人在中国如何“识相”,“毫不犹豫”地同意向满清皇帝“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却轻描淡写用一句“在东亚,他们占据了中国的台湾”就搪塞了侵占中国领土、在印尼大肆屠杀华人、通过“东印度公司”向中国大肆贩卖鸦片等滔天罪恶。

又比如,“崛起”大加赞美“西进运动毫无疑问是美国历史上充满开拓、勇气与冒险精神的一页,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正是它,塑造了通过自我奋斗、实现个人梦想的美国精神”,却绝口不提这正是一个侵略、掠夺、灭绝印地安人的历史。

露骨宣扬这种“侵略有理”的“学者精英”,其历史见识还真不如一个二十多岁的中国青年——那个写了《明朝的那些事》的“当年明月”。人家说的那才叫真知灼见:

——“经过郑和的努力,西洋各国于明朝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虽然彼此之间生活习惯不同,国力相差很大,但开放的大明并未因此对这些国家另眼相看,它以自己的文明和宽容真正从心底征服了这些国家。”

——“大明统治下的中国并没有在船队上架上高音喇叭,宣扬自己是为了和平友善而来,正如后来那些拿着圣经,乘坐着几艘小船,高声叫嚷自己是为了传播福音而来的西方人。”

——“暴力可以成为解决问题的后盾,但绝对不能解决问题。”

——“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大明朝在拥有压倒性军事优势的情况下,能够平等对待那些小国,并尊重他们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给予而不抢掠,是很不简单的。”

——“它不是武力征服者,却用自己友好的行动真正征服了航海沿途几乎所有的国家。”

——“这种征服是心底的征服,它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中。当那浩浩荡荡的船队来到时,人们不会四处躲避,而是纷纷出来热烈欢迎这些远方而来的客人。”

——“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征服。”

“中国崛起”成了现在世界各国的时髦话题。“崛起”作者明明知道中国奉行的是和平发展的外交路线,却突然把历史上靠侵略别人发迹的国家一个一个搬出来现身说法,什么意思?是让中国有样学样搞侵略?是授人以柄为“中国威胁论”添油加醋?还是想告诉中国人既然没机会侵略就别再做强国梦?

二.“大国崛起”还是“屁股撅起”?

“崛起”特地搬出北大“精英”张维迎来发表评论。张大“精英”给出的“教诲”第一条就是:“你要开放”。

“开放”是“崛起”和一切“精英”们最爱用的字眼。但他们只讲“开放”,绝不提“开放”有种类、条件和范围的制约。换句话说,他们主张的“开放”是无条件的绝对“开放”:“开放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好象一“开放”就“崛起”,比“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还灵。

实际上,无论国家还是个人,“开放”都不可能是无条件的、绝对的,而只能是有条件的、相对的。不信,看言必称“开放”的“精英”们的私人银行帐号和密码 “开放”不“开放”?看他们跟老婆上床的场面“开放”不“开放”?

个人如此,国家亦如此。所以要说“开放”,必须明确指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开放”:有条件的相对的开放还是无条件的绝对的开放;平等的开放还是不平等的开放;互利互惠的开放还是单方面有利的掠夺式“开放”。

“崛起”试图以葡萄牙、西班牙为例证明人家“开放”了,所以“崛起”了。但这两个国家所谓的“开放”其实是侵略和掠夺。“崛起”把侵略和掠夺说成是“开放”,实际是说反侵略的抵抗是“不开放”。这正是“崛起”和一切“精英”拼命要灌输给人们的概念:帝国主义的对外侵略不叫侵略,叫“开放”,被侵略国应该欢迎侵略而不应该抵抗,否则就是“不开放”。

留意一下言必称“开放”的精英就可以发觉,他们从来不提国家安全,甚至根本承认存在国家经济安全的问题,更不用说研究开放与国家经济安全的关系了。张维迎说过:“在全球化条件下,安全的概念要重新考量”、“我觉得没有经济安全问题”。在他们眼里,既然国家经济安全问题根本不存在,那他们所谓的“开放”自然是绝对的、无条件的开放——虽然 他们自己的银行帐号和密码之类从来也不开放(己所不欲,偏施于人)。难怪他们坚决反对开放的同时必须对中国的国家经济安全作任何关注,把这种关注一概斥之为“反对开放”。

稍微有点常识就知道,平等互利的开放才是真正的开放,健康的开放。单方面占便宜的“开放”是不平等开放,实际是掠夺。而象当年葡萄牙、西班牙那样强盗行径根本不是“开放”,而是赤裸裸侵略。旧中国的“开放”就是典型的不平等开放。新中国坚持平等开放,遭到了西方国家的封锁,不得不一切自力更生。西方封锁失败,不得不改弦更张,有限度地解除了对中国的封锁,为中国的平等开放创造了客观环境。“精英”说毛泽东的新中国“闭关自守”完全是颠倒黑白的诬蔑:明明是西方国家封锁了中国让你开放不成,“精英”们反而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闭关自守”、“不肯开放”。这只能证明他们不过是一群学术无赖。新中国从来没有拒绝开放,只是中国要求的是平等互利的真正的开放,而不是让国际垄断资本以“开放”的名义消灭中国的要害民族工业、控制中国经济命脉、威胁中国经济安全那样的名为“开放”、实为侵略的不平等开放。“崛起”把侵略说成开放,又拼命鼓吹无条件的绝对“开放”,实际是新时期的“不抵抗主义”:不要抵抗外国侵略,包括武装侵略、经济侵略和文化侵略,“开放就是不抵抗,抵抗就是不开放”。

“崛起”和“精英”们主张的哪是什么“大国崛起”?分明是“屁股撅起”——任人骑、任人打、任人操而已。

三.《河觞》煽动动乱,“崛起”煽动政变

“主流精英”2006年3月4日的“西山会议”决定通过“政治改革”把中国共产党赶下台。用他们的话说是:

——“党和议会之间的关系,党和司法之间的关系,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

——“我们把这样一套民主、自由、宪政、法制、市场已经在社会的现象的层面已经形成,确实是这样。我们现在直接的可能是要解决这些问题”

——“胡锦涛同志说,我们要严格纠正全国人大和各级人大都要严格的纠正各种违宪的行为,但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法律之外的机构,怎么违宪呢?无从谈起。”

——“这样的体制是什么样的体制?严重违反了《宪法》说的,任何的活动都是在宪法的基础上活动,自己打自己的耳朵,中宣部、团中央中选部,我们整个党没有注册登记。一个民主的国家,最基本的要求,团体要有一个资格,才在法律上有被起诉和起诉的权利资格,我们没有,我们参加了这个组织,我在这个组织20多年,但是它没有注册登记,这是很麻烦的事情,那他行使的权利是什么权利?是法外权利。这是严重的违法。”

——“人大本身的反议会性质。它不是一个议会,……我认为一天不开都好。”


——“我明确的说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

——“希望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希望解决大是大非的问题”

——“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实际上现在说不得,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说多党制度,比如说新闻自由,比如说这个国家的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的自由,整个国家的权利建立在保障每个人的自由的基础之上,比如说台湾现在的模式,我们现在想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走,但是现在我们说不得。”

——“我赞成刚才维迎教授他们提出的有健全的理性的声音,我想我们能不能慢慢的形成小的群体,这和改革的群体人有差距。”

——“我们说图穷匕首现,我们的匕首是一大堆地图”。

“崛起”把“西山会议”有关“政治改革”的内容一项一项地揉进“大国崛起”的“发家史”,借洋人的嘴说出自己的主张,不留痕迹地把“西上会议”的政治要求巧妙灌输进普通老百姓的耳朵。例如:

——“而女王也并不认为与一个普通百姓坐下来讨论利益分配的问题有什么不妥。”

言外之意:既然人家女王都可以“与一个普通百姓坐下来讨论利益分配的问题”,那中国的政治局也应该跟个体户们平起平坐讨价还价。

——“这个条约在西方文明中产生的意义在于确立了大国瓜分殖民地的先例”。

言外之意:“大国瓜分殖民地”是“先进的”“西方文明”的重要内容。中国人不应该对“大国瓜分殖民地”耿耿于怀,而应该:有实力瓜分别人时毫不犹豫,不幸落到别人瓜分时毫无怨言,更不抵抗。

——“当西班牙国王宣布荷兰是西班牙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时,荷兰人认同了这种说法;当西班牙国王重新划分荷兰的行政区域时,他们坦然地接受了;当西班牙国王为荷兰派来新的总督时,他们也顺从地臣服了。但是当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把手伸向他们的钱袋时,荷兰人奋起反抗了。”

言外之意:谁说“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看看荷兰人的榜样:钱比主权重要。不在乎谁来统治,只在乎谁统治之下捞得钱多。只要能发财,国家主权算什么?“能屈能伸”,所以“崛起”了。所以中国人应该……

——“这在荷兰非常典型,它是一个共和民主的混合,实际的政治权力是在商人和知识精英的手中。”

言外之意:“实际的政治权力是在商人和知识精英的手中”,这正是中国“主流精英”们最爱听的,最迫不及待要实现的。要知道这是人家“崛起”的“诀窍”,所以应该照搬不误,坚决把政治权力从共产党手里夺过来。

——“我们可以有统治者,但是,他的权力不会太大。”

言外之意:共产党的权力太大了。

——“这是一个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国家。很多历史学家说,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赋予商人阶层充分的政治权利的国家’。”

言外之意:中国资本家的政治权力太不“充分”了。

——“荷兰的银行,可以合法地贷款给自己国家的敌人。”

言外之意:可见中国人注重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是“鼠目寸光”、“不开放”。

——“这一次,英国人没有像对待查理一世那样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教训告诉他们:推翻王朝容易,建立新制度却很难;他们也没有呼唤克伦威尔,因为克伦威尔式的革命并没有给国家带来真正的进步和发展。于是,1688年的英国人,采取了一种被后人称为‘光荣革命’的方式,来结束王权的专制。”“光荣革命中,有一群社会贵族精英,他们说,改变晚宴(规则)的时候到了,坐在桌前的人们该被换掉了,但不是通过流血的方式。”

言外之意: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是暴力革命,这种“克伦威尔式的革命并没有给国家带来真正的进步和发展”,所以必须彻底否定。所以共产党必须否定,所以共产党该下台。“西山会议”的“主流精英”们就是当代中国的“社会贵族精英”,他们要说出同样的话:“改变晚宴(规则)的时候到了,坐在桌前的人们该被换掉了,但不是通过流血的方式。”这就是他们“光荣革命”——“政治改革”,以“结束王权(——共产党)的专制”。

——“用和平变革的方式实现社会进步。这种模式,成为它给后世留下的最独特的遗产。”

言外之意:再一次否定毛泽东的武装斗争暴力革命。

——“愤怒的代表们组建了国民议会,提出制定宪法的要求。路易十六却强令解散国民议会,同时调动大批军队开赴巴黎。国王与民众之间最后一次协商的机会丧失了。”

言外之意:6.4调动了军队,所以“国王与民众之间最后一次协商的机会丧失了。”

——“宣言共17条,它庄严宣布: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且始终如此;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

言外之意:赶快通过《物权法》,“庄严宣布”贪官奸商们捞到手的国有资产“神圣不可侵犯”。

——“人民不爱武装的传教士。”

言外之意:影射毛泽东是“武装的传教士”。

——“统一不能靠革命来实现,而应该通过和平的方法来实现,而且李斯特非常清楚,这种统一不是一蹴而就的,应——该通过渐进的方式来实现。”

言外之意:中国应该放弃武力统一台湾,取消“反分裂法”。

——“为了尽快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切从零开始完全实行西化。实际上也证明了这样做效率确实很高。”

言外之意:中国应该“全面接轨”、“全盘西化”,把中国的全部民族工业、全部的导弹核武器都毁光,“一切从零开始完全实行西化”,“这样做效率确实很高。”

——“政府把这些事业交给民间企业去发展,就是说最初由政府实施,然后卖给逐渐培育成熟的民营企业来继续发展。”

言外之意:所以中国应该卖光国企。

——“将一个守旧的国家推上了改革的道路,但与此同时又在相当程度上割断了这个民族和自己历史的联系。”

言外之意:要“崛起”就得“割断这个民族和自己历史的联系”,用西方文明取代中华文明。

……

“崛起”的总策划说,其总目标是“让中国公众建立一种基础的人类现代社会的历史理性”。这话本身就是说中国公众现在连“基础的人类现代社会的历史理性”都没有,需要他们从无到有开始“建立”。可见在这些“精英”心目中中国人是何等的“愚昧无知”。不过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中国人的确没有符合西方殖民主义价值观的“基础的人类现代社会的历史理性”,而且也不可能有。因为毕竟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说到底不会赞同被侵略被奴役,不可能赞同“中华文明低劣、西方文明优越”的说教。

当年的《河觞》是用宣扬“中华文明低劣”来证明“西方文明优越”,如今的“崛起”是用宣扬“西方文明优越”来证明“中华文明低劣”,表面上互不相干,实际上是一回事。

当年的《河觞》直接赤膊上阵,煽动了动乱,从此臭不可闻。如今的“崛起”自以为学乖了,不再直接点名,而是指桑骂槐,旁敲侧击,则借洋人之嘴说自己想说的话,在介绍“大国崛起”的“历史经验”的旗号下偷偷塞进“精英”们在“西山会议”上的“政治改革”主张,变着方地煽动政变。计是好计,可惜不那么容易骗人了。毕竟中国老百姓这些年来见识过的骗子太多了——这多亏“精英”们这些反面教员这些年来的功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云天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向东:透过《软埋》看世界  方知改革藏玄机
  2. 遥远的1975
  3. 救了一个女孩,却毁了两个国家
  4. 戚本禹:《论持久战》手稿背后的感人故事
  5. 夕照明:金一南新作《相信,所以看见》原文摘要点评
  6. 王诚:接收难民?商女不知亡国恨 戏子干政更误国
  7. 耿来意:晚年毛泽东如何引领中国过“社会主义关”?
  8. 从人民百姓看不起病,体验改革所带来的切身红利在哪里?
  9. 李北方:“刺死辱母者者”二审改判五年,南方系治国的又一胜利
  10. 张志坤:沙特的王室政治还能支撑多久
  1. 丑牛:美国中情局狠掴了方方一嘴巴
  2. 莫言——一个赤裸裸的当代汉奸
  3. 老田:呼吁蒋正华先生和某些自由派学者放弃鸵鸟策略--从孙教授开展学术批评的遭遇看学术自律问题
  4. 孙经先教授致蒋正华教授的公开信:希望就三年困难时期人口变动问题展开对话
  5. 老田:文革各时期的批判会内容及其性质大有不同——文革批判会照片集读后感
  6. 向东:透过《软埋》看世界  方知改革藏玄机
  7. 郭松民|抗美援越:毛泽东的双重胜利—— 新中国的五次战争系列
  8. 中国巴拿马迟迟建交,跟这位毛泽东粉丝神秘身亡有很大关系
  9. 王小石:造势“中国应接收难民”的都是些什么人?
  10. 遥远的1975
  1. 老田:我也要揭发——文革到底是怎么复辟的
  2. 鹿野:赵上将对决方方主席,结局难料——警惕方方成为另一个莫言
  3. 给刘文彩翻案文章被删 作家不服 大邑县调查真相惊人
  4. 戚本禹:我所知道的刘少奇
  5. 丑牛:美国中情局狠掴了方方一嘴巴
  6. 老田:对照《白鹿原》与《软埋》,革命到底坏在哪里——兼评单仁平文章
  7. 鲁太光:胡耀邦与“作协四大”
  8. 开国将军齐勇之女齐小明声明:网传《为什么恨毛泽东?》非陶勇将军之女所写
  9. 宪之:为戴旭几位讲句公道话 ——读乔良将军《中国需要什么样的鹰派?》
  10. 鉴明:“美国把中国攥在手里”——单仁平添加新证明
  1. 师伟:毛门六烈士
  2. 急需用钱时40%的美国人居然连400美元都拿不出来!
  3. 莫言——一个赤裸裸的当代汉奸
  4. 王小石:造势“中国应接收难民”的都是些什么人?
  5. 师伟:毛门六烈士
  6. 农业部放量批准16个转基因产品进口——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转基因产品进口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