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一个帖子教你迅速掌握“新自由主义”文献

夏米 · 2015-08-08 · 来源:破土网
“新自由主义”解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新自由主义加剧了社会不平等,毁灭了工会和社区力量。新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政策,它还作为一种精神气质,注入到全球的文化和社会结构中,彻底重塑了1980年代以来的国家-社会关系。

  【破土编者按】在1980年代的债务危机和恶性通货膨胀之后,新自由主义政策和话语在全球范围被普遍采纳,并在1989年的华盛顿共识(新自由主义的同义词)之后,成为了国际金融机构和区域组织的指导性政策。新自由主义可以被理解为一种经济政策,它致力于重新平衡国家与市场之间的关系,减少政府开支,抑制通货膨胀,批判政府在经济中的介入,开放自由贸易和外国投资。在一部分人看来,这个经济范式是1980年代的债务危机的黑暗年代里浮现的共识。在另一部分人看来,新自由主义是统治阶级重建阶级力量的尝试,它加剧了社会不平等,毁灭了工会和社区力量。新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政策,它还作为一种精神气质,注入到全球的文化和社会结构中,彻底重塑了1980年代以来的国家-社会关系。

 

一个帖子教你迅速掌握“新自由主义”文献

  本文试图为读者呈现一个新自由主义的研究文献综览。第一节中的文献对新自由主义这一意义含混的术语做了不同的定义和理解,第二节的文献主要关注新自由主义的发展历史,试图呈现新自由主义在不同国家的传播和影响;第三节主要聚焦于新自由主义所造成的社会、政治和文化后果。

  一、定义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主义是一个极其含混的概念,它不仅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含义,而且人们对它的使用也极为随意,它往往被等同于市场原教旨主义、自由放任主义、奥地利学派、货币主义、华盛顿共识等。另一方面,它除了作为一种经济政策,也常常呈现出政治理论、道德意识形态、治理术等多重面相。

  《新自由主义:从现代自由主义哲学到反自由教条》

  Boas. T. c .and J. Gans-Morse(2009). ''Neoliberalism: From New Liberal Philoeophy to Anti-Liberal Slogan." Studies in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44.2 : 137-161.

  基于对1990年到2004年发表的期刊论文的内容分析,展示了社会科学中使用这个术语时的意义混乱。它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关于新自由主义这一术语的起源的讨论。新自由主义在其起源和演化过程中,经历了剧烈的术语含义上的转变:它最初是经济学中的德国弗莱堡学派的一个积极性的标签,后来被传播到1960年代的亲市场的智利知识分子中,直到1973年后与皮诺切特的激进的经济改革关联,被赋予了高度贬义的内涵。

  《作为创造性毁灭的新自由主义》

  Harvey, D. (2007). Neoliberalism as Creative Destruction.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610:22-44.

  新自由主义已经成为一种霸权话语,渗透到了思想和政治-经济实践的方方面面。哈维认为新自由主义归根到底是恢复阶级支配的一种计划,尽管新自由主义在促进经济增长上收效甚微,但是它却可以让财富从底层阶级流向富人,从穷国流向富国。这个过程让此前的时代那些促成更加平等的分配手段的制度化为乌有。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

  Mudge, S. (2008). What is neo-liberalism? Socio-Economic Review 6:703-731.

  这篇文章通过历史性的分析,将新自由主义视为一个独特的意识形态体系,它起源于知识分子、官僚和政客三方面的合作和斗争。

  《自由主义的重生: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起源》

  Turner, R. (2007). The 'rebirth of liberalism': The origins of neo-liberal ideology. Journal of Political Ideologies 12 (1):67-83.

  这篇论文检视了西方二十世纪上半叶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起源。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旨在复兴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运动,是对当时风靡西方国家的各种形式的集体主义的反动。新自由主义不是对古典的经济自由主义的简单复兴,而是一种新的智力发明,这种努力在1947年朝圣山学社的成立中达到高潮。

  《重构自由放任主义》

  Peck, J. 2008. Remaking laissez-faire. 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32:3-43.

  本文提出了一种自由市场设想计划的空间系谱学,描述了新自由主义筹划在不同地理空间中的流转。新自由主义基于对十九世纪的自由放任主义的同情性批判,是一个开放、多元和适应的筹划。新自由主义的构想计划明显是建构的,没有什么自发的东西,它被思辨地设想出来,并且一再被重构。

  《新自由主义:政策、意识形态与治理术》

  Larner, W. (2000). Neo-liberalism: Policy, Ideology, Governmentality. Studies in Political Economy 63:5-25.

  本文鉴别了三种对新自由主义不同的解释,即将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政策框架,将其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以及用治理术来描述新自由主义。

  《生命政治的诞生》

  (法)福柯著.生命政治的诞生 1978-1979[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本书是福柯一个课程的整理,福柯试图把自由主义当作使治理活动合理化的方法和原则来分析,当作生命政治的一般框架来研究,课程的目标就是指出自由主义如何成为生命政治的可知性条件,贯穿自由主义的原则是:“我们总是治理得过度”——或者至少应该总是怀疑我们治理得过度。本书包含了大量的关于新自由主义与生命政治的讨论。

  《生命政治的诞生:福柯关于新自由主义治理术的演讲》

  Lemke, T. 2001. 'The birth of bio-politics': Michel Foucault's lecture at teh College de France on neo-liberal governmentality. Economy and Society 30 (2):190-207.

  本文关注了福柯在《生命政治的诞生》中对两种新自由主义的分析:德国新自由主义与芝加哥学派的新自由主义。对治理术这一概念的方法论和理论原则做了简要的讨论,并提供了分析当代新自由主义的批判性视角。

  《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

  (美)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著;徐海铭,季海宏译.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

  乔姆斯基也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反新自由主义者。本书揭示了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是如何反市场经济,反自由、民主和人权的。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是如何将国家与垄断企业一体化,成为一种压迫多数人、剥夺多数人利益的暴力机构等。

  二、新自由主义的历史

  新自由主义是在1980年代,作为解决当时的世界性经济危机的一种方案,而扩散到全世界的。它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变体,如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罗杰经济学等等,当时不只是右翼政党,甚至是左派政党,也开始采用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这些政策从根本上改变了二战后形成了以国家干预主义传统,国家开始逐步从社会和市场领域收缩,国家-社会关系被再一次重构。这个新自由主义化过程几乎一直持续至今,但随着1997年后的数次金融危机,新自由主义正在面临着严重的挑战。虽然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经济实践是在1980年代兴起的,但在此之前,它作为一种理论,已经存在了半个多世纪。以下的文献全面呈现了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两方面的历史。

  《新自由主义:批判读本》

  (英)阿尔弗雷多·萨德-费洛(Alfredo Saad-Filho),(英)黛博拉·约翰斯顿(Deborah Johnston)编;陈刚等译.新自由主义 批判读本[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Saad-Filho, Alfredo, and Deborah Johnston, eds.(2005). Neoliberalism: A Critical Reader. Ann Arbor, MI: Pluto.

  本论文集包括新自由主义(反)革命、新自由主义时代的主流经济学、新自由主义的社会理论、新自由主义和欠发达国家的原始积累等内容。以三十章篇幅,涵盖了全球不同地区的理论、经验、政策和政治特点。新自由主义的尖锐批评家们联手揭示右翼政治体制的破坏性,指出:新自由主义不仅是当代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更是将资本主义发展推入骇人境地的根深蒂固的结构与进程的反映。

  《新自由主义简史》

  (美)大卫·哈维著.新自由主义简史[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

  Harvey, David. 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对新自由主义做了定义,追踪了它的起源和演化,并分析了新自由主义背后的权力结构,在他看来,新自由主义有助于重建统治阶级的阶级力量,或者为资产阶级形成创造条件。

  《朝圣山的道路:新自由主义思想群体的形成》

  Mirowski, Philip, and Dieter Plehwe. The Road from Mont Pelerin: The Making of the Neoliberal Thought Collective.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展现了朝圣山学社以及新自由主义在不同的国家起源。包含了新自由主义学者及其政治和企业联盟关于工会、发展经济、反垄断政策、慈善等的争论。捕捉到了新自由主义思想群体的深度和复杂性。检视了新自由主义话语塑造全球经济的不同方式。

  《宇宙的主宰:哈耶克、弗里德曼与新自由主义的诞生》

  (美)琼斯著.宇宙的主宰:哈耶克、弗里德曼与新自由主义的诞生[M].北京:华夏出版社.2014

  本书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经济与政治思想史著作。作者才华横溢地刻画了新自由主义从一种“非主流”的思潮演变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历史过程,解析了新自由主义公共政策在英国和美国实施的原因,为读者提供了全面而新颖的信息,使这一段思想史显得无比清晰。

  《新自由主义的兴衰》

  (巴)特奥托尼奥·多斯桑托斯著.新自由主义的兴衰[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本书详尽地分析了世界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发展状况。正如作者所说:“本书拟着力使用比较简洁易懂的语言阐明新自由主义学说如何被强制推向世界。根据这一学说制定的经济政策导致世界经济严重失衡。本书使人们看到当代社会普遍深感忧虑的状况。”

  《新自由主义的兴衰》

  Birch, K. and V. Mykhnenko (eds). 2010. The Rise and Fall of Neoliberalism: The Collapse of an Economic Order? London: Zed Books.

  这本书汇集了众多杰出学者和活动家的作品,来质疑新自由主义的霸权。展现了对新自由主义的政策、问题和观念的批判性视野,以及世界范围内对它的不同回应。

  《斑驳的新自由化:地理学、形态、道路》

  Brenner, N., J. Peck, and N. Theodore (2010). Variegated neoliberalization: geographies, modalities, pathways. Global Networks 10 (2):182-222

  考察了三种非主流政治经济学视野对新自由主义的的处理,即资本主义变种路径(varieties of capitalism approach)、历史唯物主义国际政治经济学和治理术路径。通过反思三种路径对新自由主义化过程的地理学、形态和路径的解释,作者提出了新的思想路径。

  《自由市场的政治:英法德美四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兴起》

  Monica Prasad( 2006), The Politics of Free Markets: The Rise of Neoliberal Economic Policies in Britain, France, Germany, and the United States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作者在本书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英国和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并非是因为左派势力太弱,而是因为太强,在1970年代,比起法国和德国,英美的经济政策对商业和富人更具对抗性,也更加强调收入再分配。因此,这就给右翼政客提供了动员对现状不满的机会。而德国和法国更注重增长性的政策,则防止了右翼政客走向新自由主义。

  《看不见的手:从新政到里根政府的保守主义运动的发展》

  Phillips-Fein, K. (2009). Invisible Hands: The Making of the Conservative Movement from the New Deal to Reagan. Yayasan Obor Indonesia

  作者以他一丝不苟的研究和叙述天赋揭示了一群隐藏在幕后的美国商人,为了将美国(也就是他们的利润)从社会主义和“保姆国家”中“拯救”出来,如何结成联盟,创立智库,对抗工会,贩卖他们的保守主义观点。

  《无声的革命》

  Green, Duncan (2003). Silent Revolulion: the Rise and Crisis of Market Economics in Latin America. 2d ed. New York:Monthly Review Prass.

  关于1982-2003年间新自由主义的详细的新闻记录。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说明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主要方面,它的欺骗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其中的角色,以及它做造成的后果。两个附录提供了经济轨迹的逐国分析,以及对新自由主义与替代的经济模型之间的逐项问题比较。

  《欧盟的新自由主义》

  Hermann, C. 2007. Neoliberalism in the European Union. Studies in Political Economy 79:61-89.

  对欧盟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研究,挑战了欧美左派中的一个流行性观点,即欧洲国家要更为进步。作者认为,无论是统一市场战略,欧洲竞争政策,还是欧洲经济与货币一体化和欧洲就业战略,欧盟都是紧随新自由主义的蓝图设计的。

  《制高点:重建现代世界的政府与市场之争》

  (美)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美)约瑟夫·斯坦尼斯罗(Joseph Stanislaw)著;段宏等译.制高点 重建现代世界的政府与市场之争[M].北京:外文出版社.2000.

  Yergin, Daniel, and Joseph Stanislaw (2002). The Commanding Heights: The Battle between Government and the Marketplace That Is Remaking the Modern World. New York: Simon&Schuster.

  本书通过广泛的新闻调查,以通俗的笔调叙述了现代世界从国家干预主义向自由市场为主导转变的过程。本书内容涵盖英国、欧洲、前苏联、中国、拉美和美国等地区,全面展现了这些地区的国家和市场关系的大转变。

  《新自由主义不死之谜》

  科林·克劳奇(COLIN CROUCH)著;蒲艳译.新自由主义不死之谜[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Crouch, C. (2011). The Strange Non-Death of Neoliberalism. London: Polity

  本书准确地表述了新自由主义思想如何与大型公司的权力相结合,从而最终改变了国家权力机关、政党、社团组织以及大众媒体。同时,本书也成功地阐述了当代最显而易见的政治矛盾,即为什么公众的意见表达会如此徒劳而令人同情,新自由主义政策显然未能实现其有关发展、繁荣和公正的承诺。

  《新自由主义理性的建构》

  Peck, J. (2010). Constructions of Neoliberal Reas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本书是对自由市场筹划的激进批判。追溯了从大萧条到奥巴马时代的新自由主义的漫长历史,描述了它作为一种智识、政治和文化筹划的扩散过程。本书列举和追踪了新自由主义的一些关键人物和一些小角色。探讨了这种市场规则的适应机制如何被一而再地生产出来,以及它的逻辑和限制,它的错误和命运。

  三、新自由主义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影响

  新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政策,它还承诺了一套文化意识形态,即社会的财富来源于个人竞争和奋斗,因此在它的构想中,社会就是一个市场契约结成的网络,个人的自治和自利就是最高的美德。这种意识形态渗透到了我们的生活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地重塑了当代世界的政治、社会和文化。自从2000年后,越来越来自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人文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的著作开始关注新自由主义在这些方面的影响。

  《美国惊魂: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和民主化》

  Brown, W. 2006. American Nightmare: Neoliberalism, Neoconservatism, and Democratization. Political Theory 34 (6):690-714.

  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在当代美国是两种不同的政治理性,它们在形态特征上重叠很少,甚至在不少方面是相互矛盾的。作者揭示了它们是如何共同带来了去民主化的后果,让政治自由、平等、实质公民权和法治贬值,暗中破坏了宪政民主的文化和制序。

  《新自由主义的成功与失败》

  Huber, Evelyne, and Fred Solt (2004). "Successes and Failures of Neoliberalism." Latin American Research Review 39.3: 150-164.

  展示了新自由主义在这四个指标上的相对失败:增长、稳定、贫困和不平等。其中最后一个指标,在涉及自由化的争论的时候,尤其经常被征引。

  《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中的道德与政治》

  Amable, B. (2011). Morals and politics in the ideology of neo-liberalism. Socio-economic Review. 9: 1

  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分析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道德和政治的方面。新自由主义不同于传统道德的地方,在于它将竞争精神置于社会生活的中心。新自由主义政治也是由这种竞争的道德律令所引导的。个人与社会之间的互惠契约,最终取代了社会保障与再分配的集体权利。

  《世界的新道路:论新自由主义社会》

  Dardot, P. & Laval, C. (2014). The New Way of the World: On Neoliberal Society. London: Verso

  新自由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新的经济范式,它还是一个转变人类主体的体系。新自由主义并非是回到古典自由主义或纯粹的市场,而是将现代企业作为一种政府模型,将未来社会构想为一个市场关系的网络。

  《新自由主义的局限:权威、主权和竞争的逻辑》

  Davies, W. (2014). The Limits of Neoliberalism: Authority, Sovereignty and the Logic of Competition. London: Sage

  本书质疑了市场的主权和竞争原则,以及置于新自由主义筹划核心的竞争精神。

  《自由市场与强国家:撒切尔主义的政治》

  Gamble, A. (1988). The Free Economy & The Strong State: The Politics of Thatcherism.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本书探讨了撒切尔主义的根源,以及它与保守主义传统、新右派的经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1970年代后期的世界性的衰退和危机中涌现的新政治之间的联系。

  《新自由主义的革命》

  Stuart Hall (2011), “The Neo-Liberal Revolution” Cultural Studies, 25, 6 : 705-728

  本文讨论了作为一种霸权过程的新自由主义,并试图解释过去四十年来英国的政治发展。

  《内部化中的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和国别资本主义的衰落》

  Soederberg, Susanne, Georg Menz, and Philip G. Cerny. Internalizing Globalization: The Rise of Neoliberalism and the Decline of National Varieties of Capitalism. Basingstoke, UK, and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5.

  本书探索了包括欧洲、北美、亚洲和拉美在内的地区的国家如何应对全球化的挑战。当全球化的内部化以不同的方式展开的时候,新自由主义政治和更加市场导向的资本主义也开始了广泛的融合。本书检视了不同的社会结构、政治文化、政党模式和利益团体政治、阶级、公共政策、自由民主和权威主义制序,以及构造它们的各种话语,是如何被政治行动者重塑的。

  《没有末日,没有融合:拉丁美洲的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

  Hopenhayn, Martin (2001). No Apocalypse, No Integration: Modernism and Postmodernism in Latin America. Post-contemporary Interventions. Durham, NC: Duke University Press, .

  对1980年代以来的大规模的文化变迁的哲学思考。这本书提示了拉美新自由主义转向下的三个危机——乌托邦视野、国家现代化和知识分子。尤其请参阅《后现代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一章。

  (本文摘编自oxford bibliographies 和其他网络资料)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2. 罕见警告!
  3. 鼓吹货币私人发行的央行原司长被查了
  4.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5. 中国当心!瘟疫、战争之后,美国“动”了!
  6.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9.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10. 这也太巧了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0.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