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艾跃进讲座文字版: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第二集上)

艾跃进 · 2016-05-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能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不能采用任何包办代替的办法。”“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充分运用大字报、大辩论这些形式,进行大鸣大放,以便群众阐明正确的观点,批判错误的意见,揭露一切牛鬼蛇神。这样,才能使广大群众在斗争中提高觉悟,增长才干,辨别是非,分清敌我。”

写在南开大学艾跃进教授的视频文字版之前

方兴为艾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鲁迅先生的这首诗恰好可以用来表达我们对南开大学艾跃进教授的讲座《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文字版的真切感受。近来一段时间,国外的反华势力及国内的企图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的极右势力大力抹黑毛泽东,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批毛辱毛之风甚嚣尘上,真是大有炸平神州、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不过这一小撮跳梁之辈的螳臂挡车与蚍蜉撼树,徒劳无功,终逃不过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抹不黑的毛泽东,描不红的走资派!因为毛时代的治国理念深入人心,斐然的成绩举世震惊;后者的理论纲领却会把人们导向一条不归之路!天怒人怨,恶果显现!尤其是信仰迷失与精神堕落后的社会丑态早已有目共睹,无可遮饰!当然,前后两个三十年不应该相互否定,因为那是共产党人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所不可避免的弯路与曲折。因此,企图否定前三十年,尤其是全盘否定文革十年的伟大成就,不仅在哲学是反动的,而且与中央的文件精神相背离,是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修正主义观点。因此习近平说:“要承认文革的出现不是几个造反派,不是几个中央文革的成员就能造成的,而是确实存在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一些做法的不满。”由此看来,艾跃进教授的关于文革的讲座,正是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还原历史真相,洗清泼在毛泽东身上的污水,公正客观地从最广大的劳动人民的立场出发,去评价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无前例的伟大革命运动功绩,并从人类历史的发展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大视角进行经验的总结与教训的剖析,从而给今天的人们以深刻的启迪。

  基于以上,我们几个红色网友,自发组织起来,承担了艾跃进教授的视频文字转化工作,这正是由于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与艾教授人格魅力的吸引,他像一位战士,始终战斗在反击极右势力诬毛辱毛斗争的第一线。“宁可死在讲台上,也绝不死在病床上!”这是艾老师不屈的铮铮誓言,并用自己的一生实践了它!他的讲座如暗夜中的流星,划过长空,在人们的心头留下光明;如晴空中的霹雳,在万马齐喑的当下,具有振聋发瞆、振衰起蔽的作用。对革命同道,他的讲座是黑夜的灯塔,是东方的启明星;对中外敌人,它是匕首,是投枪,是利剑!最后我用鲁迅先生的一段话来表示对逝者的哀悼,对生者的激励,并希望更多的红色网友加入到我们的事业中来!“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憎的丰碑!”

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

——主讲:艾跃进 2013年9月29日呼和浩特王府饭店

第二集(上)

  二:文革中的几件大事(一)

  1:“5.16”通知-----文革开始的标志

  2:镇压学生

  3:谁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两个司令部的较量

  4:炮打司令部和文革“十六条”

  5:红卫兵运动与破四旧、抄家、武斗、打砸抢

  6:个人崇拜

  7:上海人民公社

  8:“二月逆流”与武汉7.20事件

  接下来我谈第二个大问题,这个问题长了啊!文革中的几件大事。老同志们还记得,年轻的听过一点儿,更多的听的是歪曲的。我这里拿史料说话。

  第一件事,“5.16”通知------文革开始的标志。1966年5月4号至5月26号,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举行扩大会议,刘少奇主持。会议先是严厉地批判了朱德所谓的错误。刘少奇主持先批朱德。然后撤销了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职务,注意啊!彭、罗、陆、杨的撤销是少奇同志亲自主持的。同时撤销了以彭真为组长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并且重新成立了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下。

  16日,在刘少奇主持下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5.16”《通知》,该《通知》有一段话特别重要:“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各种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经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的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正睡在我们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注意!这也是少奇同志主持通过的“5.16”《通知》其中重要的内容。赫鲁晓夫这个提法可不光针对刘少奇。

  第二件大事,镇压学生。“5.16”《通知》发表之后,一些大专院校的师生率先响应,但当这些学校的师生起来以后,却遭到当时中央主持工作的一线领导同志的打压。他们派出工作组进驻高校,掌握着党政实际领导权的一线领导通过各级组织派出工作组直接控制整个运动的发展方向,把运动置于他们的掌握之中,推行的一条矛头向下的路线,把初期的文革变成了又一场反右派运动,注意这个!

  据统计,1966年北京共有53所大专院校,在校师生30余万人,竟然有12802名师生被工作组打成右派和反革命,后来这些人大多都成了造反派。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来,当时打击面高达23.4%。其中右派学生10211名,反革命教师2591名。在全国范围内至少有上百万群众被打成右派或反革命。因此有人声称,这是第二次反右运动,并预计全国又将有几百万右派出现。

  由此看来,从1957年的反右运动到1964年的“四清”运动,直至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一线同志的做法是相同的,就是矛头向下,把矛头指向群众甚至镇压群众,直至文革以后仍然可以看到类似的问题,这我不多说了啊!

  第三件事,谁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两个司令部的较量。据外媒报道,当一线领导人认为林彪威胁到自己接班人地位的时候,打算仿照五十年代苏联赫鲁晓夫召开中央全会击败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人的方式,决定召开紧急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罢免已经退居二线的毛泽东,并以此阻止林彪的上升,巩固自己接班人的地位。大概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中央委员会获得多数,如果以投票的方式击败毛泽东,就必须获得党中央总书记邓小平的支持。

  外媒写道:“整个6月份他们就在这一点上下功夫。”南斯拉夫《政治报》记者1967年在4月24日写的一篇纪实报道里追溯了这一段史实,原文标题叫《邓小平倒戈》。1966年初的北京,初夏的北京,政治形势复杂多变,该篇报道说:“毛泽东和刘少奇两个司令部开始较量,6月初,毛泽东派杨成武和杨勇到北京,改组了北京市委,接管了《人民日报》、北京电台和新华社,刘少奇这一派虽然在北京没有军事力量,而且失去了宣传优势,他没有屈服,相反他们组织了大规模的反击。从7月份开始,分处在各地的中央委员纷纷抵达北京,中共即将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到7月15日为止,已经有中央委员51人和候补中委38人集中到北京,大部分下榻于书记处大厦,而一些地位较高则被招待下榻到刘少奇和彭真的巨大住宅内。据我们所知,住在彭真家里的有李井泉、乌兰夫、李葆华等。从抵达北京的中委及候补委员的名单看,我们发现两项耐人寻味的奇特现象,一是华东及中南地区的委员大都没来,二是西南和西北的中委和候补中委大部分都来了,但是带兵的委员几乎都没来。”这是南斯拉夫记者观察的现象。

  7月18日晚,刚刚抵达北京的林彪的部队已经向西山方面推进,阻止来自山西的刘派部队继续向北京进发。18日上午毛泽东同志所有在京的所有中委和候补中委声称他将于数日内返回北京,参加中全会,在他未抵达前,中全会不得擅自召开。但刘少奇声称,已过半数中委,应该在21号召开中央全会,并依照《党章》于半月前向全体中委发出通知,因此不必延期。在双方严重对立的时候,刘少奇以维护《党章》法纪的名义调遣军队赶赴北京。新疆军区司令员王恩茂奉罗瑞卿之命把他的一个师向北京推进。毛泽东、林彪及新任代理总长杨成武立即致电该师师长下令停止行动。20日傍晚的消息,还是21号按时召开中全会,但是第二天早晨情况发生变化,中共总书记邓小平表示接受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决定等毛泽东回到北京后才召开中全会。

  事后我们获悉,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实际上是8月1号开始举行,开了十二天之久,会议改选了政治局的结果:林彪从第六位上升到第二位,刘少奇则从第二位降至第七位。”外媒的报道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斗争的复杂性和激烈程度。

  我刚才说的这一段,都是南斯拉夫《政治报》1967年4月份的报道。这点我们中央报纸从来没报过,但是你们上网能查得到。

  第四件大事,炮打司令部和文革十六条。早在“5.16”《通知》发出之后,高层即分成两派。一派要打破秩序,要革官僚的命,要反对当权派。当然也有相当的群众是借机发泄被统治压抑的情绪。一线领导体系的各级官员们则希望一如既往地在秩序中得到好处。

  66年5月25号下午3点,北大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聂元梓等七人贴出大字报,为了扑灭眼看就要着起来的大火,刘少奇派人到北大批评了聂元梓,而康生则与刘针锋相对,表示支持聂元梓的大字报。

  6月9号,刘少奇、邓小平、陶铸亲自到杭州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毛泽东说:“可以派工作组,也可以不派,不要急急忙忙派。”注意听毛主席这段话啊!这几句话很有意思,为什么同意派?因为是你刘少奇主持工作。但我说了,也可以不派,这我的意见!后面又补了一句,不要匆匆忙忙派,这意思是表明他就不同意派!但后来呢又有人说了,说毛主席对刘少奇说:“我同意你派。”最后毛主席不承认了,我们从这句话就听出来。你要从前一句话说,对吧!可以派工作组,似乎同意刘少奇,后面说了,也可以不派啊!关键后面那一句:不要匆匆忙忙地派,还是不同意!你怎么能说毛主席同意了呢?

  毛泽东要求要控制局面,又不能压制运动。注意!关键是后者,控制局面,不要压制运动。刘少奇请毛泽东回北京主持工作,毛泽东表示不准备回去,委托刘少奇相机处理。

  刘少奇主持下的政治局会议决定派遣更多的工作组到大学指导文革、领导文革。他们想用57年打右派的贯技等蛇出洞之后再反击,但工作组的行动不仅没有压下烈火反而助长了学生求真的激情。为了压制运动,刘少奇把夫人王光美做为工作组成员直接派到清华大学去整造反派。不久,剻大富冲击工作组将矛头指向王光美,刘少奇下达了斗争蒯大富的指示,剻大富等学生领袖继续坚持反对工作组的活动。和刘邓对立的陈伯达、康生则支持剻大富等学生的行动。

  毛泽东于7月18号,此前两天,注意啊!各位还记不记得大事啊当年!毛泽东在武汉畅游长江达15华里,长江两岸百万群众山呼、高呼。主席当年偕着那股气场返回北京。次日毛泽东接见刘邓,批评说:“北京的运动冷冷清清,很多学校的门都关了,派工作组就是镇压学生运动,谁镇压学生运动呢?北洋军阀镇压学生运动。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都没有好下场。运动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毛在这个问题上是说,这,是一个总结,说谁镇压学生运动都没有好下场。谁镇压呢?北洋政府镇压,这个讲得特别清楚。

  7月27号,刘少奇在北京大专院校的文革积极分子大会上作检讨。周恩来在大会上热情地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文革“一斗、二批、三改”的任务。8月1号,毛泽东写信支持北京学生。三天后,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上批评刘少奇,这刘少奇呢?仍然坚持已见。两个人在8月4号在政治局会议上又发生了争执。我看到的一个资料,说刘少奇说:“大不了就不干了!”

  因此毛泽东在第二天在中南海食堂贴了个大字报,叫《炮打司令部》:“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在8月8日的中央会议上,通过了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十六条”很长,咱没时间念,我把最重要的我给摘出来你听一听啊!“当前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

  “资产阶级虽然已经被推翻,但是,他们企图用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来腐蚀群众,征服人心,力求达到他们复辟的目的。无产阶级恰恰相反,必须迎头痛击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切挑战,用无产阶级自己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来改变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在当前,我们的目的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以利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文革的目的就这个。

  “广大的工农兵、革命的知识分子和革命的干部,是这场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一大批本来不出名的革命青少年成了勇敢的闯将。他们用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大鸣大放,大揭露,大批判,坚决地向那些公开的、隐蔽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举行了进攻。在这样大的革命运动中,他们难免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他们的革命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

  “文化革命既然是革命,就不可避免地会有阻力。这种阻力,主要来自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同时也来自旧的社会习惯势力。”注意听后面这句话!“党的领导敢不敢放手发动群众,将决定这场文化大革命的命运。”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能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不能采用任何包办代替的办法。”“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充分运用大字报、大辩论这些形式,进行大鸣大放,以便群众阐明正确的观点,批判错误的意见,揭露一切牛鬼蛇神。这样,才能使广大群众在斗争中提高觉悟,增长才干,辨别是非,分清敌我。”

  注意听后边!“经过运动,最后达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

  “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注意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同拥护党和社会主义、但也说过一些错话,做过一些错事或写过一些不好文章不好作品的人,严格区别开来。注意把资产阶级的反动学阀、反动“权威”,同具有一般的资产阶级学术思想的人,严格区别开来。”

  “必须严格分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搞成敌我矛盾,也不要把敌我矛盾当成人民内部矛盾。人民群众中有不同意见,这是正常的现象。几种不同意见的争论,是不可免的,是必要的,是有益的。群众会在正常的充分的辩论中,肯定正确,改正错误,逐步取得一致。在辩论中,必须采取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的方法。对于持有不同意见的少数人,也不准采取任何压服的方法。要保护少数,因为有时真理在少数人手里。即是少数人的意见是错误的,也允许他们申辩,允许他们保留自己的意见。”听听,你们听听,这是真实的毛泽东,看见没有!

  在进行辩论的时候,注意听!“要用文斗,不用武斗!”毛泽东一开始就反对用武斗的方式,这就是证据,我们用事实说话。是吧!

  “警惕有人把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有些学校、有些单位、有些工作组的负责人,对给他们贴大字报的群众,组织反击,甚至提出所谓反对本单位或工作组领导人就是反对党中央,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反革命等类口号。这是方向的错误,路线的错误,决不允许这样做。”

  再接着听!“在运动中,除了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放毒、破坏、盗窃国家机密等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依法处理外,大学、专科学校、中学和小学学生中的问题,一律不整。为了防止转移斗争的主要目标,不许用任何借口,去挑动群众斗争群众,挑动学生斗争学生,即使是真正的右派分子,也要放到运动的后期酌情处理。”听听这政策!

  “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要充分揭露,肃清他们的影响,同时给以出路,让他们重新做人。”听听,这就是毛泽东定的政策,你后来违反了不能说毛主席错了,谁违反的?谁要去挑动群众斗群众,一会儿我告诉你是谁啊!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这是政策,重新做人。

  “在各类学校中,必须贯彻执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学制要缩短。课程设置要精简。教材要彻底改革,有的首先删繁就简。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也就是不但要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随时参加批判资产阶级的文化革命的斗争。”

  “在报刊上点名批判,应当经过同级党委讨论,有的要报上级党委批准。”注意听后边啊!“对于科学家、技术人员和一般工作人员,只要他们是爱国的,是积极工作的,是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是不里通外国的,在这次运动中,都应该继续采取团结、批评、团结的方针。对于有贡献的科学家和科学技术人员,应该加以保护。对他们的世界观和作风,可以帮助他们逐步改造。”听见没有,这就是文革的政策。在文革中对知识分子的政策。这就是事实啊,你编、你造没有用,说毛主席在文革中迫害知识分子,这就是政策。

  “要保证文化革命和生产两不误,保证各项工作高质量。”

  “文化大革命是使我国社会主义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强大的推动力,把文化大革命同发展生产对立起来这种看法是不对的。”

  看见没有,这就是毛泽东整个“十六条”中的政策界定。对于批驳对毛的污蔑、攻击,这都是当时历史,所以攻击毛泽东的人你去看看这些东西就知道。

  相关文章:

    艾跃进讲座文字版: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第一集)
艾跃进讲座文字版: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第二集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