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艾跃进讲座文字版: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第二集下)

艾跃进 · 2016-05-1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文化大革命开始,广大群众出于对毛泽东的热爱,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心情。这中间有人民群众对人民领袖的朴素炙热的感情,也有某种推手、某种势力在利用人民群众对领袖的热爱,把这种感情扭曲甚至推向极端,并使其成为某种宗教般的狂热,从而丑化文革的形象,以达到破坏文革的目的。

  写在南开大学艾跃进教授的视频文字版之前

  方兴为艾

  “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鲁迅先生的这首诗恰好可以用来表达我们对南开大学艾跃进教授的讲座《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文字版的真切感受。近来一段时间,国外的反华势力及国内的企图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的极右势力大力抹黑毛泽东,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批毛辱毛之风甚嚣尘上,真是大有炸平神州、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不过这一小撮跳梁之辈的螳臂挡车与蚍蜉撼树,徒劳无功,终逃不过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抹不黑的毛泽东,描不红的走资派!因为毛时代的治国理念深入人心,斐然的成绩举世震惊;后者的理论纲领却会把人们导向一条不归之路!天怒人怨,恶果显现!尤其是信仰迷失与精神堕落后的社会丑态早已有目共睹,无可遮饰!当然,前后两个三十年不应该相互否定,因为那是共产党人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所不可避免的弯路与曲折。因此,企图否定前三十年,尤其是全盘否定文革十年的伟大成就,不仅在哲学是反动的,而且与中央的文件精神相背离,是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修正主义观点。因此习近平说:“要承认文革的出现不是几个造反派,不是几个中央文革的成员就能造成的,而是确实存在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一些做法的不满。”由此看来,艾跃进教授的关于文革的讲座,正是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还原历史真相,洗清泼在毛泽东身上的污水,公正客观地从最广大的劳动人民的立场出发,去评价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无前例的伟大革命运动功绩,并从人类历史的发展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大视角进行经验的总结与教训的剖析,从而给今天的人们以深刻的启迪。

  基于以上,我们几个红色网友,自发组织起来,承担了艾跃进教授的视频文字转化工作,这正是由于毛泽东思想的感召与艾教授人格魅力的吸引,他像一位战士,始终战斗在反击极右势力诬毛辱毛斗争的第一线。“宁可死在讲台上,也绝不死在病床上!”这是艾老师不屈的铮铮誓言,并用自己的一生实践了它!他的讲座如暗夜中的流星,划过长空,在人们的心头留下光明;如晴空中的霹雳,在万马齐喑的当下,具有振聋发瞆、振衰起蔽的作用。对革命同道,他的讲座是黑夜的灯塔,是东方的启明星;对中外敌人,它是匕首,是投枪,是利剑!最后我用鲁迅先生的一段话来表示对逝者的哀悼,对生者的激励,并希望更多的红色网友加入到我们的事业中来!“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憎的丰碑!”

  毛泽东一生干的第二件大事——文化大革命第二集(下)

  主讲:艾跃进  2013年9月29日呼和浩特王府饭店

  

  第六件事叫个人崇拜。文化大革命开始,广大群众出于对毛泽东的热爱,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心情。红宝书啊,像章啊,塑像啊,甚至还有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现在这些东西都被用来丑化文革。那事实怎么样呢?我们说这中间有人民群众对人民领袖的朴素炙热的感情,也有某种推手、某种势力在利用人民群众对领袖的热爱,把这种感情扭曲甚至推向极端,并使其成为某种宗教般的狂热,从而丑化文革的形象,以达到破坏文革的目的。这跟某些人的惯用手法打着红旗反红旗是极其相似的,只不过在文革中是以文革的名义去反文革。在拥护毛主席的名义下,象像章啊,塑像啊越造越大,用料越来越贵,因此造成的浪费越来越大。谁反对,谁就是反对毛主席,可是这种做法如果不制止的话将会造成国家资源的浪费,导致经济陷入困难。这样就达到了丑化毛泽东、破坏文革的目的。

  因此下一个逻辑就是:文革导致经济崩溃。

  但是毛泽东坚决制止了这种行为,他说:“刮风下雨你们都在屋里躲着,让我在外面吹着、晒着!”而且说:“还我飞机!”因为当年的像章是用铝做的嘛。特别是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是江青第一个出来制止的,说:“你们是把毛泽东思想庸俗化,你们在丑化毛泽东,丑化毛主席。”制止了。别拿那个毛泽东当年反对的东西来扣到毛泽东身上。这是你泼的脏水这是。

  1970年毛泽东在与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说:“1965年的时候,党权、宣传工作的权、各省的党权、各个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的权我也管不了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说无所谓个人崇拜,倒是需要一点个人崇拜。现在就不同了,搞许多形式主义,比如什么四个伟大,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斯诺说:“听说进城前夕开了一次中央全会上曾经通过一项决议,禁止用党的领导人的名字命名的城市、街道、山村等等。”毛泽东说:“这个现在都没有,没有什么人用人名来命名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们另搞一套东西,另搞一种形式,就是标语、画像、石膏像,就是这几年搞的。红卫兵一闹一冲他不搞不行啊,你不搞啊,说你反毛。”看见了吗?就毛泽东心里都清楚。

  我要说的第七件事,上海人民公社。上海人民公社又叫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不在于叫什么名字,这个上海公社呢后来这个名字被主席给否定了,改叫革命委员会。它的意义不在于叫什么名字,而在于它是全国第一个从当权派手中夺权的省级组织,其示范作用比其名称更为重要。这个我就说到这,就不多说了。

  第八,第八件事,二月逆流与武汉7.20事件。1967年2月前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的一些领导同志谭震林啊、陈毅啊、叶剑英啊,还有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等,面对日益严重的局势与康生、陈伯达等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发生了激烈的斗争,斗争围绕以下五个问题进行。我们官方现在指出三个问题,其实还有俩儿问题。前两个问题是中央文革提出来的,第一个问题:斗争围绕文革要不要深入?第二:犯了错误的老干部要不要接受群众再教育?第三,(后三个问题是老干部提出来的)第三:文革要不要党的领导?应该不应该将老干部统统都打倒?要不要稳定军队?你一听就能听出这五个问题基本代表了双方的两种不同观点。我不说哪个对哪个错,咱就客观的看,对吧!

  会上老同志们情绪比较激动,叶剑英据说在拍桌子时还把小拇指还给拍折了,骨折了。陈毅说:“这次斗争比延安整风还要残酷。”谭震林甚至极端化地:“我不干了!”退场!毛泽东听到这个汇报之后,尤其听到陈毅的话,实际上是对延安整风是,延安整风是党内肯定的,你这时候陈毅说这话,马上把毛主席这火勾起来了,尤其是谭震林,谭震林说:“我不干了,我走了!”谭震林何许人也?我告诉各位,谭震林在毛泽东当年秋收起义要上山还不知道上哪个山的时候,是谭震林给他送信,向他转达了江西省委书记的信,说井冈山有王佐的部队,你去那儿吧!这是个大功臣,他都不理解,辞职不干了。你想主席能不生气吗?因此,主席听后,非常气愤,责令他们检讨。但是,67年的“五一”节、“八一”节都让他们出席招待会,登上天安门城楼。那这些信息在当时意味着他们将不会被打倒。就没打算打倒他们。

  那么在这之后,大概是也就五月到八月之间,武汉发生了7.20事件。本来毛泽东计划7月16号去武汉再次游泳。一年前游泳挺好!再来一次。没想到7.20事件爆发之后,泳也没游成,被迫打破多年的习惯,坐飞机飞往上海。当然这都是后话了,那7.20事件怎么回事呢?在文革期间,当地方两派激烈对立武斗背景下,毛主席做出了军队应该支左,那么呢相当一部分军队是同当年的地方党委政府站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可能不但没有支左,可能还镇压左派。在武汉起码就是这样。当毛泽东得到这个信息之后,亲自飞赴武汉,表面上是去游泳,他本来是要解决武汉问题的。武汉问题事关重大,为什么?武汉在中国的中心部位啊!那里问题解决好了,对全国具有示范作用,而且他在那说了一个历史性的话,一会儿我告诉大家说的什么。

  那么在网上有篇文章,你们感兴趣可以看一下,作者叫戴维缇,题目叫《震惊世界的武汉7.20事件》,写于2002年。发布时间是2011年8月20号。这篇文章比较详尽地介绍了武汉7.20,特别特别的长,就这篇文章大概得有7、8万字,在网上,我们只摘最重要的说。7月18号下午,周恩来到武汉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上做了总结讲话,当时参会的有30多人,周恩来讲话有3个内容,第一:军区在支左中犯了错误要公开检讨;第二:被压制的“三钢”、“三新”是革命群众组织,要以他们为核心,团结其他同志;第三:武汉军区所支持的“百万雄狮”是保守组织,他们自己会起变化。事先,主席讲得更缓和一点,毛主席说:“都是工人,我就不相信,一派那么左,一派那么右,不能联合起来?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当时一句很著名的话。主席事先做了,还说了这样的话:“开会时要保陈再道,要保钟汉华。”陈再道当时是武汉军区的司令员,钟汉华是政委。主席还讲:“你们所说的保守的“百万雄狮”有群众吧!没有100万至少有10万,你们要做好‘百万雄狮’的工作。”这就是当年毛泽东的态度。

  可是当总理传达完这三条之后,他们没敢当着总理发作,他们把这股气全部撒到了当时的文革成员王力身上。在7月20号凌晨以强硬的手段把王力拉到了武汉军区大院,一顿痛打加批斗。要知道当年王力是中央文革成员,是党中央派来的,用过去的话讲钦差大臣,你把他打了,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严厉命令下,武汉军区后来把这人给放出来了。

  但是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个戴维缇这个作者在这篇文章写完之后的一段话特别耐人寻味。他说,在文章最后写两个小人物的对话似乎更应该名垂青史。原武汉某厂一工人当年是“百万雄狮”某区联络站的小头头,曾经在文革中风光过几天,如今工厂早已倒闭,本人下岗失业多年,为生活计在汉口大街摆了个小摊卖啤酒。一天一个刑满释放的当年造反派头头杨××来找他批发啤酒,当然也是为了活命,两人聊了起来。结果,“哎呀,你就×××!”“哎呦,你就是×××!”久仰久仰,相见恨晚。当年的对立者有如下对话:“老弟,辛苦了,在里面呆了几年?”“不多,整十年!”“现在哪里发财?”“出来就一身病,老婆早嫁人了,没有工作,在家门口摆了个小摊,卖点烟和啤酒,凑合着活吧,老兄你们应当混得不错吧?”“不错个屁!我们‘百万雄狮’的许多老工人都下岗失业了,早知道如此老子当年绝对不参加‘百万雄狮’,现在看来当年你们对,你们拥护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了,如果再搞文革,老子一定跟着你们当造反派!”(掌声)我觉得对这段对话没有必要鼓掌,我只是告诉各位,当初工人阶级内部对立的两派现在的命运是一致的。当他们的领袖毛泽东被否定之后,作为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也一并被否定了。这是我要说这段对话的目的。

  其实7.20事件对对立双方幸存的当事人,他们谁也不会想到这次事件对未来的影响有多么重大,这俩绝对想不到。领袖当初的两派对立永远想不到,只有一个人清楚。

  二月逆流没有动摇毛泽东将文革进行到底的决心,而事实上,二月逆流被他摆平了。但武汉7.20事件,却让毛泽东感到文革不仅高层自己的许多老战友不理解,而且自己的人民也有许多不理解,比如那个“百万雄狮”。虽然文革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不让自己的百姓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年迈的毛泽东面对这一切,是痛苦的,又是无奈的。自个儿要保护的人民他不理解,没站到自己一边儿。

  他想起当年在苏区自己被剥夺了红军指挥权后曾经孤独地一摔大门向深山走去。当时他说过这样一句话:“看来中国革命的胜利不光得有成功的经验,还得有失败的教训。”此时毛泽东想,难道真的要重蹈覆辙,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代价就太大了。然而,毛泽东又是现实的。他知道必须依靠群众,必须相信群众。他还知道,不能超越群众当前的认识水平。他就这觉悟。意识不到。他更知道,不能代替群众完成自己解放自己的历史使命,而当前在这种情况下,上下众多不理解,在实践中极有可能导致全面内战,当年的7.20事件就是全面内战的一部分。

  特别是此后发生的火烧英国代办处、揪军内一小撮以及文攻武卫都可能带来的后果,同时也说明文革的积极参与者们,即我们所说的一些所谓左派相当的不成熟,因此毛泽东清醒地意识到,文革虽然史无前例,但不可能一蹴而就,他决定调整文革进行的节奏和相关的政策。注意,7.20事件导致毛泽东调整了一系列的政策,毛泽东被迫的、无奈的,因为他的人民不理解他,他没办法,他只是担心,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担心,自己健在尚且如此,自己身后呢?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他反复问自己的部下,将来中央如果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呢?他自己当年在苏区说过:“我们要定一个政策,立个规矩,即便是党中央说的错了,也不应该执行。”

  我们前面说的就他不知各位是不还记得66年12月他的生日的时候他说的:“现在提倡绝对服从直接上级!”这都跟这都是相关的。“无论是谁,即使党中央背离了真理,也绝对不能拥护。”在文革中,他在某一天的《人民日报》上做的一篇批语:“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不应当无条件地接受,而应当坚决抵制!”因此在党的十大,他将反潮流写进了《党章》,提倡为了真理,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做到五不怕:一不怕牺牲;二不怕开除党籍;三不怕老婆离婚;四不怕坐牢;五不怕杀头。

  的确,党中央领导正确,党指挥枪,没有问题。那如果不正确呢?不正确的领导如果还指挥着枪呢?那会对谁开枪呢?所以这都是应该引起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吧!因此呢,如果党中央领导不正确甚至出了修正主义,再一般性的说党指挥枪结果会怎样呢?

  毛泽东的担心就在这里。可毛泽东是人,他不是神,他不能包办自己身后,更不能包办历史,这不仅是毛泽东个人的无奈,也是历史的无奈,中国的无奈。没有办法。应当说明的是7.20事件之后毛泽东没有对陈再道等人进行严厉的处置,因为毛泽东一贯的原则是重在思想教育,而不是肉体消灭。虽然陈再道等人的行径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无一不会,无一必将遭到严惩。这犯上作乱啊!敢把中央大员给抓了,不仅对陈再道,对延安骂他的那个咒他死的农妇,对当众与他顶撞的梁漱冥,对达赖,对溥仪,对国民党的战犯,对刘少奇,对中央委员会唯一反对开除刘少奇党籍的陈少敏,对邓小平,对林彪,毛泽东都是仁慈的。当年恰恰是吴法宪提出要不要拦截林彪的飞机,毛主席说:“他毕竟是党的副主席嘛,怎么能拦截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没有采用那种手段。我再告诉你一个最新的事实:王明一贯反对毛泽东,就这样一个人,毛泽东在建国后一直保留他当中央委员,一直保留到他死,我给你们说实话。他到苏联以后,以治病去了再也不回来了,在外面天天骂,他骂他的,每月工资照样给他发,送过去,中央委员一直保留到死。这就是毛泽东,仁慈,太仁慈!当然不仅是仁慈,毛泽东的胸怀、雅量、民主精神,还有他的自信。我们当看到他的,我们可以这么说:毛的人格太完美了。即使确有证据的特务,也要一人不杀!毛泽东时代从来没有给反对派判过死刑。这就是毛的胸怀。毛多次提出:“公安不能对着党内。”

  毛泽东又说:“看起来党内两条道路斗争,还不能说已经解决了,这斗争不是文化大革命才开始的,从一搞社会主义就开始了,究竟是搞社会主义还是搞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反映到党内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