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钱昌明:资本主义危机与共产主义幽灵 ——近代资本主义衰落的必然性

钱昌明 · 2018-07-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人类只要不能以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只要不能以共同的“公”利,取代个体与民族的“私”利;只要仍在以“私”为核心的观念处理国与国、民族与民族的关系,继续奉行“丛林法则”,人类将永远不可能进入真正的文明时代。

钱昌明:资本主义危机与共产主义幽灵

——近代资本主义衰落的必然性

  资本主义,以资本家追逐利润——资本增值为目的,讲的是一个“私”字。资本主义社会是私有剥削制度社会发展的最高形式。

  1688年,近代资本主义制度在英国确立。从此,资本主义秩序在世界范围迅速发展起来。然而,仅仅经过一个多世纪,1825年英国就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经济危机。这次危机,从事物的本质上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内在不可克服的基本矛盾。

  1825年7月,伦敦的证券交易所(成立于1773年),股票行情猛烈下跌,不到半年,因股票下跌造成的损失高达1400万英镑!与此同时,商业信用破产,银行纷纷倒闭。不到一年,英国有70多家银行破产。金融危机传导到工业领域,很快使经济危机达到高潮:市场上商品卖不出去,价格暴跌;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大批工商企业破产,社会陷入一派恐慌与混乱。

  “在危机期间,发生了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瘟疫。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时的野蛮状态;仿佛是一次饥荒、一场普遍的毁灭性的战争,吞噬了社会的全部生活资料;仿佛是工业和商业全被毁灭了”。(《共产党宣言》)

  据有关资料显示,仅到1826年10月,英国破产的工商企业已达到3500多家,对外出口下降了23%!危机几乎波及到所有行业。英国社会出现了一种怪现象:一方面,市场上大量商品堆积如山,卖不出去;另一方面,广大劳工和贫困居民急需商品却又无钱购买,生活陷入绝境。

  危机对机器制造工业的冲击特别巨大。纺织工业设备开工率下降了一半,纺织机械如花边机的价格下跌了75%-80%!在金融领域,仅外国公债一项就从中净损失达1000多万英镑。

  1825年的经济危机,给处于上升时期的资本主义——原先欣欣向荣的英国,以沉重的打击;同时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与生俱来、不可克服的痼疾。此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大约平均每隔十年左右,就会发生一次。

  资本主义制度与经济危机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一种生产过剩危机。所谓“生产过剩”,不是指社会大众不需要所生产的商品;而是指社会商品生产受制于社会大众的支付能力。也就是说,“过剩危机”是社会生产的商品,相对于社会购买力而言出现了“过剩”。

  资本主义生产为什么会发生“过剩危机”?对此,资产阶级学者无法正确回答。马克思认为,这完全是“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造成的(《共产党宣言》)。换句话说,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生产的社会性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性之间的矛盾造成的。

  所谓“生产的社会性”,就是指资本主义生产,是一种社会化大生产。这种社会化的大生产,不是靠某个个体、某个部门,甚至某个行业所能单独完成的;而是需要由整个社会的参与才能完成的。因此,它在客观上就要求整个社会生产,应该是有计划、按比例配置发展的。然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的生产资料又是由私人占有的,这种私人占有性又决定了资本主义生产所具有的盲目性。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性与私人占有性的矛盾,必然使资本主义生产陷入两大困境:

  一是生产的无政府状态,导致生产盲目性的困境。

  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目的,是利润,即追求资本的增值。决定资本主义生产配置的动力是:利润法则,即市场调节。这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变化引起价格涨落(利润的增加与减少),从而吸引资本的投向。(资本之间的恶性竞争,有时也是决定资本投向的一个重要因素,目的是为了更为长远的更高的利润)

  社会需求在客观上是有规律的、不同行业的生产配置应该是有比例的。比如,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需要多少电力、多少用水、多少运输能力,多少粮食和多少生活必需品,等等,都是有一定的数量和比例的。可是在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条件下,资本家受“利润法则”支配,投资、组织生产唯一的依据,就是:要看有没有钱可赚?要看投资哪个项目的利润率更高?当某个领域某商品缺乏时,该商品价格就会大幅上涨,导致许多资本家一哄而上,造成盲目生产,其结果必然造成“生产过剩”,导致周期性危机。这就是资本逐利、“市场调节”造成的恶果。

  二是生产的无限扩大趋势与社会购买力相对缩小的困境。

  资本家为了追逐利润,在可能条件下,总希望不断地扩大生产规模,这就使整个社会的生产具有无限扩大的趋势。同时,资本为了榨取更多的利润,又总是要不断地提高劳动生产率,总是要千方百计地绝对地或相对地压低工人的工资,以降低商品的成本。工人的工资是什么?就是社会购买力。这样,相对生产的无限扩大与工人工资的相对缩小,其结果就是:社会购买力的增长,永远跟不上生产发展的速度,直至发生周期性的“生产过剩”危机。

  不管是从微观还是从宏观角度考察,只要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一天不改变,只要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性本质一天不改变,只要资本主义的利润法则,即市场调节的生产方式不改变,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就不会消失。事实上自1825年英国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后,1837年、1847年、1857年和1866年,英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又不同程度地爆发了经济危机。20世纪以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的频率就更高,规模更大,破坏性更为严重。其中最为严重的,要数1929——1933年的世界经济危机。

  “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共产党宣言》)

  “消灭大量生产力”,就是让工厂倒闭,工业减产;让农田荒芜、大量销毁“过剩”商品。以1929——1933年这次大危机在美国的表现:

  工业生产总值下降了55.6%,其中钢铁工业下降了80%,汽车工业下降了95%。农产品价格连续下降,农场主入不敷出,纷纷破产。有1300多家企业和1万多家银行倒闭。全国占1/3人口约1700万人失业。

  为了维持农产品的价格,农业资本家和大农场主大量销毁“过剩”的产品:咖啡、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使这条河变成“银河”;小麦和玉米像煤炭当作燃料烧掉;棉花被烂在田地里,不许采摘用来织布┄┄

  一方面是资本家大量销毁“过剩”的产品(包括粮食等生活必须品社会物资);一方面是贫困的劳苦大众,因缺乏这些“过剩”的产品(包括粮食等生活必须品等社会物资)而成千上万地冻饿而死!这就是现代资本主义腐朽性的现实写照。

  在这场由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属自然灾害)造成的美国大饥荒,至少有804万人被活活饿死,约占当时美国总人口的7%!有的学者提供的数字为1200万,甚至更高。活活饿死人的事例,在当时的《财富》杂志、《旧金山纪事报》、《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和国会听证会中,都留下了不少记载。

  据1932年9月《幸福》杂志估计,美国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8%的人无法维持生计(1100万户农村人口未计在内),流浪人口达200万,仅纽约一地1931年一年中记录在案的饿毙街头的案件就有20000余起!另据1932年9月号的《财富》杂志披露:在美国,“应该说至少有750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60%)衣食不周,这才是美国经济状况比较准确的描写”。千百万人只能像畜生那样生活,才免于死亡。无数无家可归者只能用木板、旧铁皮、油布甚至牛皮纸搭起了简陋的栖身之所,这些小屋被称为“胡佛小屋”(意在讽刺时任的胡佛总统)。其他还有“胡佛袋”(讨饭袋)、“胡佛毯”(流浪汉身上盖的报纸)等。这一时期出生的儿童身材矮小,后来被称作“萧条的一代”。

  另一个克服危机的办法,就是“夺取新的市场和更加彻底地利用旧市场”。也就是利用国家的力量挑动战争,强化对殖民地市场的掠夺与控制,直至为了争夺市场和势力范围,在资本主义大国之间发动争霸战争。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破坏性,总是随资本主义发展的水平而叠加的。资本主义越发展,经济危机的破坏就越严重。历史已雄辩地证明:每一次重大的经济危机,通常就伴随着严重的政治危机。为了转嫁危机,其结果就是爆发殖民战争与帝国主义战争。近、现代世界史上发生的所有战争、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说到底,都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引发的恶果。

  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资本主义制度,人类必将在越来越现代化的战争中,最终在互相残杀中彻底毁灭。

  共产主义的幽灵

  共产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来讲,共产主义是一个可怕的“幽灵”!

  共产主义,讲的一个“公”字,主张建立一种“公平”、“正义”,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压迫的理想社会。它是人类理性发展的产物,是私有剥削制度的对立物。共产主义思想古已有之。

  在古代中国,共产主义也称“大同思想”。早在春秋时代(公元前7世纪)的《诗经》里,就有《硕鼠》篇,把贵族统治者比作一只害人的大老鼠,并发出要摆脱它的剥削与压迫,去寻找自己美好的“乐土”、“乐国”。学者认为这是迄今关于大同思想的最早的材料之一。其后,表达大同思想最有代表性的文献,就是《礼记·礼运》篇: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少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大同思想在中国还有过具体实践。东汉末年,几乎与太平道(黄巾)起义同时,还有五斗米道起义。黄巾起义失败后,四川地区的张鲁,继续以传播五斗米道割据汉中地区。他根据大同思想,搞“吃饭不要钱”,得到人们的拥护。这一政教合一政权在历史上足足存在三十年,后被曹操镇压。毛泽东主席在1958年12月的武昌会议上曾提到过这件史事,认为其中含有共产主义成份。

  据《三国志·张鲁传》等史料记载,张鲁以祭酒(官名——首席执行官)管理地方政务,教民诚信不欺诈,令病人自首其过;对犯法者宽宥三次,如果再犯,然后才加惩处;若为小过,则当修道路百步以赎罪。又依照《月令》,春夏两季万物生长之时禁止屠杀,又禁酗酒。他还创立“义舍”,置“义米肉”于内,免费供行路人量腹取食,并宣称,取得过多,将得罪鬼神而患病。

  中国历史上论及大同思想的,还有东晋诗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和晚清康有为的《大同书》。

  在西方,大同思想被称之为“乌托邦”。尽管“乌托邦”一词早在古希腊时代——柏拉图在《理想国》中使用过,但原意只是指“没有的地方”——想象中的国家。迟至16世纪,“乌托邦”才具有社会政治思想理论的内涵,成为近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对立物。其首创性的代表人物,为英国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托马斯·莫尔。1515—1516年,他用拉丁语写成了《乌托邦》(全名《关于最完全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书中虚构了一个航海家——拉斐尔·希斯拉德航行到一个奇乡异国“乌托邦”的旅行见闻。在那里,财产是公有的,人民是平等的,实行着按需分配的原则,大家穿统一的工作服,在公共餐厅就餐,官吏是公共选举产生。在那里,没有酒店、妓院,没有堕落和罪恶;有的是很多美好的社会憧憬;人们共同发展,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压迫。

  在《乌托邦》中,莫尔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必须消灭。他首次用“羊吃人”来揭露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代“圈地运动”的罪恶,提出了公有制问题。讨论以人为本、和谐共处、婚姻自由、安乐死、尊重女权、宗教多元等,与现代人生活休戚相关的问题,开创了空想共产主义学说(后又称为“空想社会主义学说”)。

  继莫尔以后,欧洲出现了一批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这与西方社会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和社会罪恶不断暴露密切相关。主要的有意大利的康帕内拉、英国的欧文、法国的圣西门和傅立叶。特别是后三位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形成,产生过重大影响。

  人类在地球上的存在,已有两、三百万年的历史。在漫长的蒙昧时代,人们一直过着原始共产主义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平等的。只是到了五千年前,人类进入了文明时代(以文字的出现为标志),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与私有财产的出现,才有了私有剥削制度,并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式——少数人剥削、统治多数人的阶级社会结构。

  人,天生是一个个的个体,自然就会有个人利益,会形成“私利”观,这是感性的产物;人同时又是集体的、社会的,离开了集体就不可能生存,必须维护集体利益,会形成“公利”观,这是理性的产物。人类的认识过程,总是从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发展的。鉴于此,人类的活动总是自发地从感性认识开始的。社会越是向前发展,人的理性程度就不断提高,人类行为的自觉性就会不断增强。这是一个由感性向理性发展的过程,一个由野蛮走向文明的发展过程,一个由低级向高级的发展过程,是人类文明发展的规律。

  私有剥削制度的阶级社会,只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发展的第一阶段——感性自发阶段。这是一个以个体“私”字为核心、外延不断扩大,人类感性发展自然形成的社会。这是一种“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是一种充满剥削、压迫罪恶的社会制度。以往的“文明史”,其实很不文明,完全是一部“人吃人”的野蛮史。

  人类文明时代的发展,必然还有它的第二阶段——理性自觉发展的高级阶段。这是一个以“公”字为核心,人类理性发展自觉形成的社会制度。这是一个圆柱式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结构。在那里,人们之间没有剥削、压迫,公平、正义,人人得以“全面发展”,是一个能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提供“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和谐社会。

  资本主义,就是这一私有剥削制度发展的最高阶段,也是它的最后阶段。在经历五千年阶级社会的感性发展以后,现已发展到了尽头,人类历史必将进入到下一个理性阶段。传统的“金”字塔的不平等的社会结构,必将被圆柱式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所取代。

  当今的资本主义私有剥削制度,已把人类的两极分化推向极致,形成了99%对1%的对立:

  一方面是资本主义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却是劳动者苦难的不断加深。极少数人高高在上,上了资本的“天堂”,不劳而获,坐享其成,资本特权无限;极大多数人下了劳动的“地狱”,劳而不获,沦为资本奴隶。

  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斗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事物辩证的两端,是历史给出的公理,谁也无法改变。于是,劳动对资本的反抗发生了,欧洲的工人运动发展起来了。从19世纪初早期的“卢德运动”(以卢德为首的工人自发捣毁机器的行动),到19世纪30、40年代,发生在英国的宪章运动,法国里昂工人的两次起义,以及德国西里西亚织工起义。尽管所有这些斗争均以失败告终,但历史最终唤来了科学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从而为无产阶级的斗争指明了方向。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标志着科学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从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形成了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回顾一个半多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它大致历经了三个阶段:

  一是科学共产主义理论的创立与传播阶段。

  这一阶段,是马克思、恩格斯开创科学共产主义的历史,它从理论上奠定了科学共产主义原理,并努力在欧美资本主义世界进行传播。科学共产主义理论的主要构成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核心的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以剩余价值理论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以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为核心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整个阶段,能自觉、不自觉地实践马克思主义伟大理论的,就是1848年法国工人的六月大起义和1871年的巴黎公社革命,两次斗争均以失败告终。

  二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阶段。

  这一阶段,是列宁、斯大林成功地领导十月革命,以暴力革命革命手段从资产阶级手里夺取政权,首先在俄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最终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个由16个国家组成的社会主义阵营(苏、波、罗、捷、匈、德、南、保、立、拉、爱、中、朝、蒙、越、古)。整个阶段,列宁坚持马克思主义,批判了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思潮,根据不断发展的形势,形成了帝国主义时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列宁主义,这一理论的核心就是“社会主义可以在一国首先胜利”,“以暴力革命手段武装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斯大林提出并实践了“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理论;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领导苏联人民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和卫国战争——世界反法斯战争的伟大胜利,为世界和平和战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可是他在理论上不懂得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懂得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客观上为修正主义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提供了条件。

  三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创造条件向共产主义过渡阶段。

  这一阶段,是毛泽东领导世界东方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世界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在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又创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形成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提出新民主主义论,开辟“以农村包围城市夺取革命胜利的道路”,创立和进行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与实践,逐步完成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探索。文化大革命,就是这一革命理论与实践的体现。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上述三个阶段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经历了两次创新,形成了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正是有了这两次理论创新,才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得以健康发展。

  “二战”后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一度在16个国家消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随之也就消除了由此而来的资本主义痼疾——“过剩”危机。历史证明:马克思主义确实是科学的真理,只有科学共产主义指引的道路才是历史发展的正确方向。

  然而,五千年的传统私有剥削制度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随着科学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被推翻的阶级“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增长的仇恨来拼命斗争,想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同时,五千年私有剥削制度遗留下来的传统观念,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它会长时期地影响着人们的头脑。这就是形成现代修正主义的内在原因。

  帝国主义的垂死挣扎、疯狂反扑;加上现代修正主义从共产主义运动内部颠覆新生的社会主义——和平演变,这是当前共产主义运动受挫、处于低潮的真正原因。

  面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挫折,旧世界的卫道士们禁不住地要为资本主义的“回光反照”大唱挽歌。美籍日裔作家福山,甚至狂妄地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苏东社会主义的解体就是共产主义的终结;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会与世长存!

  诚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反复,使冷战后的资本主义世界获得了一个“全球化”的发展机会,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繁荣”。然而,这只是资本主义市场规模极度扩张后的昙花一现,它无法改变资本发展内在的固有规律。结果,恰恰是更大规模的发展,带来的是更为严重的“过剩”危机。

  就在资本走狗福山之流弹冠相庆的时候,随即就遇到了2008年由美国开始的、又一次世界性经济危机;紧接着就是美国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希腊、英国、法国、德国等主要国家的大规模的罢工运动,中东、北非等地的动乱┄┄。福山被历史的发展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它的“历史终结论”,并未终结历史;相反,而是历史宣告了资本主义总危机的来临。

  且看当今资本世界的心脏——主宰资本主义霸权的美国。

  冷战以后,美国成了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史无前例地登上了“世界霸主”的地位。通过军事霸权与美元霸权,它实现了对全世界的剥削与掠夺。

  别看美国这个“金融军事霸权”帝国主义,如今似乎仍然气势汹汹,不可一世,以“一超”之势独霸世界。然而,实质上它已日薄西山。美国霸权的基础早已动摇,不过是“泥足巨人”罢了,随时可能崩溃。

  资本主义私有剥削的社会制度,永远改变不了“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少数人高高在上享受资本的穷奢极欲;多数人处于贫困(包括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中的煎熬与挣扎。随着资本主义的终极发展,两极分化必然走向极致。其结果是中产阶级纷纷破产,社会形成“99%与1%的对立。

  如今的美国经济,全靠金融业掠夺世界财富,经济的根基——制造业早已空心化。随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全世界蔓延,世界经济长期低迷,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条件下,已形成恶性循环。

  为维持世界霸权,美国政府穷兵黩武政策不变。资料显示,2015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的负债率,已高达当年GDP的105.62%!全靠寅吃卯粮、不断提高赤字限额过日子。为维持高额军费(2018年美国军费预算已突破7000亿美元!)财政情况不断恶化。

  随着社会矛盾不断尖锐,下层骚动不断,恶性枪击案不绝于耳。据美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关键数据统计报告(NVSR)》,美国平均每年大约有32000多人死于枪杀,这一数据几乎与交通事故死亡率持平。号称资本主义“天堂”的美国,如今已成了不断地生产“冤死鬼”的一座“枉死城”!

  世界上原本就不存在永恒不变的事物,不存在任何一成不变的、绝对、神圣的东西。所有一切事物都带有必然灭亡的性质;除了发生和消亡,任何事物都摆脱不了盛极而衰的命运。美国霸权主义已进入了衰亡时期。

  资本与劳动,是一对与生俱来的双胞胎。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一方面是资产阶级力量的壮大;另一方面又是无产阶级力量的崛起。“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资本是靠剥削、压榨劳动而发展起来的;最终必将在劳动的反抗与斗争中消亡。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资本主义越发展,两极分化就越极端。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三大基本矛盾(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和大国争霸矛盾)会随时代的变化有变,但其矛盾本质不会改变与消失,而只会越来越尖锐。由此,资本主义国内人民的斗争;第三世界(原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斗争和帝国主义之间的争霸斗争——尤其以美国霸权主义与反霸权主义的斗争,也会越来越激烈。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核武器、导弹技术普遍出现的今天,世界就无时无刻不处于核战争的恐怖之中,人类文明无时不处在被毁灭的威胁之中。

  人类只要不能以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只要不能以共同的“公”利,取代个体与民族的“私”利;只要仍在以“私”为核心的观念处理国与国、民族与民族的关系,继续奉行“丛林法则”,人类将永远不可能进入真正的文明时代。在当今核武器导弹的条件下,只要人类不想毁灭自己,最终只能走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共产主义——世界大同之路!

  资本主义的衰落与共产主义的兴起,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近代西方的“兴”与“衰”》连载之十一)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2. 郭松民 |《无医可靠》:医疗市场化改革后的社会必然
  3. 郭松民 | 毛泽东是对的——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7周年
  4. 中年深圳之烦恼
  5. 必须警惕律师“讼棍化”--对“悍匪张子强”案再思考
  6. 何新 | 经济学常识:什么是内需?
  7. 李旭之:门票经济
  8.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9. 97年前,那群中国少年!
  10. 范朽任: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党——庆祝建党97周年
  1.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2.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5.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7. 涨价去库存走到十字路口:棚改,危险的信号
  8.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9.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10. 吴法天:“为人民服务群”群主丁少龙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7.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8.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9.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10.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