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国防参考:警惕历史虚无主义的“话题陷阱”

白露秋枫 · 2015-05-26 · 来源:国防参考
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防线一再受到冲击,历史虚无主义当然是其中的急先锋之一。以张鸣、冯玮为代表的所谓的学术精英一再挑起话题,制造纷争。

  摘要:一旦掉入话题陷阱之中,哪怕有再多理、再多嘴,也未必能辩出一个好效果,但不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跑又不行。因为,网络世界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你不出声是因为无以言说;你不回应是因为你理屈词穷。

  最近,关于如何看待革命烈士——重点是黄继光、邱少云——的争论势成水火,甚至呈现出短兵相接、白刃肉搏的态势。

  有人可能会说,“欲灭其国,先灭其史”,否定英雄不就是要否定历史,从而动摇政权么?我得说,打住。道理固然是不错,但你不嫌绕得太远、隔靴搔痒么?这个话题当然属于历史虚无主义的范畴,但搬出这个概念并不能有效应对这个话题。况且,就算你用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扣住他,使劲地批驳,还是不解决根本问题。因为,这种回应跟人家提出的话题不是一回事。

  一种争论、两种效果

  先说说围绕邱少云的争论。提到这个话题,就不得不提到2013年5月22日@作业本的一条微博:“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比较好。”在当时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由于这条微博触碰了道德底线,极大伤害了人们的感情,作业本并不敢正面回应,而是道歉说玩笑不当并删除了微博。此后一段时间,此事没有被提及。直至今年,又有人从人的生理耐受力这个角度,再次质疑邱少云事迹的真实性。而@五岳散人、@大鹏看天下等一众公知、大V推波助澜,让关于邱少云的话题再度热炒起来。

  作为回应,官方媒体尤其是军媒对此积极应战。既然对方是以科学的名义质疑,那么,军媒就从军人生理学的角度,对邱少云事迹的可能性作了充分论证。邱少云纪念馆的馆长、邱少云烈士的弟弟也都积极发声,以证实邱少云事迹确凿无疑的真实性。还有不少网友翻出越南高僧自焚的实例,来证实信仰的力量。

  然而,这个话题真正的转机不是源于军人生理学,不是来自纪念馆馆长和邱少云的弟弟,也不是来自自焚越南高僧事迹的发掘,而是来自加多宝与@作业本的互动。加多宝系列答谢活动中,特意致谢@作业本,并封他为“烧烤大使”,还说开店十万罐免费送。

  单说烧烤没问题,单谢@作业本估计问题也不大,但把这二者捏在一起说,事就闹大了。一众网友开始发起对加多宝一波又一波的波澜壮阔的攻击,不少网友扒加多宝的底,更多的网友自发倡议抵制加多宝,共青团系列的众官微也纷纷发声,强烈谴责加多宝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本想通过系列答谢来促销的加多宝这时慌了,紧急开展自救行动,一方面赶紧撇清,同时又影射王老吉,@作业本也不得不发长文再次道歉。然而,通过抵制杜汶泽而掌握了门道的网友们根本不买账。

  再来看看围绕黄继光的争论。这个争论依然从质疑细节入手,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一个叫@老兵冬雷的不大不小V的一篇文章:《黄继光堵枪眼为什么会被质疑》。他主要分析了1952年12月《人民日报》关于黄继光事迹的报道,以及现场官兵的回忆,从而对黄继光是否堵了枪眼提出了质疑。应该说这种质疑是比较有分量的。还有一些人从生理的角度对血肉之躯能否挡住机枪子弹提出质疑,网上甚至还出现了一组各种枪械威力的动画,以证明黄继光堵机枪的不可能。

  关于对此事的回应,各官媒也依然运用了事实做依据,也依然从军人生理学的角度进行了一番论证,甚至还请了黄继光的战友、一位九十来岁高龄的老人,来直接回应此事,以证实英雄事迹的真实性。

  看到这些回应,我既感动又哭笑不得。感动的是,珍惜英雄依然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共识,英雄牺牲的一些细节问题得到了合理的回答,可以消除人们的一些疑虑。哭笑不得的是,人家跟你讨论的根本就不是英雄的真实性问题,或者说主要对准的不是这个问题,你这么回应意义很大吗?虽然不回应不行,但是,如果仅仅这么回应更不行。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人家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把项庄的剑法批得一文不值,沛公就安全了么?邱少云的事为什么现在基本不再讨论了?并不是答疑答得多好,而是由于加多宝的表现,给了广大“自干五”主动出牌的机会。而打扑克的规则是,同样的牌,先出者为大。黄继光的事情依然在讨论,无非是话题主动权依然在别人手中。

  话题,不得不防的陷阱

  有人可能会说,话题也能是陷阱?我得说,当然是,而且是最为可怕的陷阱之一。一旦掉入这个陷阱之中,哪怕有再多理、再多嘴,也未必能辩出一个好效果,但不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跑又不行。因为,网络世界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你不出声是因为无以言说;你不回应是因为你理屈词穷。

  回到最初的问题,历史虚无主义。

  虽然这个东西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了,但老鼠是什么?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得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没人的地方也有老鼠,老鼠生命力之顽强极为罕见。

  历史虚无主义也与此类似。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黄金时代,对共产党、人民军队和社会主义中国进行了锲而不舍的抹黑。进入信息时代以来,它更是搭载着信息的快车道,四处出击,频频得手。

  然而,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教训,尤其是信息空间对其危害的放大,引起了社会及高层对此思潮的警觉,它的好日子也就基本过完了。但历史虚无主义并没有死。它改换面目,以游击战、麻雀战的方式,频频出击,以小搏大。而其最主要的手法就是,设置小话题、撬动大世界。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说我们这个民族的特性。总的说,中华民族本质比较温和善良,含蓄内敛,崇尚“后发制人”。就做人来讲,这确实是很好的,但就应对信息时代的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来讲,这却是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

  还就黄继光、邱少云的事情来说。这些话题不都是别人在设置么?只要他能说出几分歪理,在网络空间里就会有一些市场;只要他的说法有了市场,你要把已经接受他们观念的受众的看法扭过来,就得下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功夫。哪怕他说的是完全靠不住的谣言,哪怕你把他的谣言驳得体无完肤,也并不能完全挽回由此带来的损失。

  据长期观察,越是耸人听闻的谣言,传播得越广。假定一条谣言被转发一万次,阅读量可能就达上千万次,而辟谣的信息,能够达到谣言传播量的10%就算不错了。那么,剩下的90%的影响如何抵消?

  继续拿英雄烈士被抹黑来说。这些年我们被抹黑的英雄有哪些?除了黄继光、邱少云,还有狼牙山五壮士、毛岸、董存、刘胡兰、雷锋,等等。每当有一个英雄被抹黑,官媒和“自干五”们就来及时辟谣,就来为英雄正名。这固然是需要的。但我们有多少英雄呢?我没有去考证这个数据,如果从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算起,有名有姓的少说不下几十万吧?如果人家就这么一个一个地谣诼下去,你就一个一个地回应、辟谣么?

  须知,制造一条谣言可能只需几分钟,而辟一个谣恐怕要百倍千倍的精力吧。这么下去应付得过来么?如果老是沿用这个思路,老是被动地回应,那么,总有一天,会因素材的匮乏、资源的耗尽而无法回应。

  比如,黄继光还有战友和亲属可以站出来为他证明,那么再过一二十年战友都离世了呢?那些早已牺牲、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战友在世的烈士呢?按照这个逻辑下去,这个意识形态领域的上甘岭恐怕就不是上甘岭,而是国民党吹嘘的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了。

  事实一再表明,在信息社会,在微时代,要想传递一个理念、一个信息,就不能无视这个时代的话语模式。这个模式就是,要主动发声、善于发声、勇于发声。如果能够把话题的设置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情况恐怕就会大不一样吧。我们为什么老是要做救火、辟谣的工作,而不去主动发声、占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制高点呢?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

  接下来分析一下历史虚无主义是个啥,不搞清楚这个也就很难从对方设置的陷阱里出得来。

  虽然这个玩意里面包含有“历史”二字,它也经常拿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素材来说事,但它既不属于历史学的范畴,也不属于历史哲学的范畴。它所谓的反思历史、重构历史,并不是要澄清历史事实,得出更为有意义的历史结论,而是要瓦解历史共识、消除历史记忆、模糊历史方位。因而它准确的名称应该叫做“虚无历史主义”。

  尤其从它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看,它所要达到的目的不属于学术范畴而属于政治范畴。在市场日渐萎缩的情况下,这一论调转而对英雄和历史人物大加质疑和抹黑,虽然并不能立马达到所期待的功效,但是,只要受众有了一丝的存疑,其的目的就达到了。更何况在微时代,反传统的、略带俏皮口吻的这种抹黑,更利于传播。

  那么,对待这一思潮的应有态度和对策是什么呢?西方有一句谚语:“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对待历史虚无主义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学术的归学术、政治的归政治”,学术问题采取学术探讨的办法解决,政治问题纳入政治建设的框架。至于对英雄人物的各种抹黑,更是要有相应的举措。

  严格言论边界。进入微时代,人们的言论自由得到了极大的保证。但是,言论自由不是可以无所顾忌的。一方面,不受约束的自由最终将是谁都没有自由,这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另一方面,言论自由必须以不伤害他人为前提。袁腾飞把毛岸英说成“挂炉烤鸭”,他倒是言论自由了,但毛岸英的亲属怎么看?人民军队的将士怎么看?这种言论自由能够允许么?

  因而,设定言论边界是非常有必要的。对于已有历史定论的话题,可以进行严肃的学术讨论,但绝不应允许打着质疑的幌子进行肆意的歪曲和攻击。这绝不是让共产党搞专制主义,而是要守住政治伦理和道德伦理的底线。就连公知们向往的美国,有些话题——比如污蔑先烈——也是绝不允许触碰的。

  严防“破窗效应”。这些年,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防线一再受到冲击,历史虚无主义当然是其中的急先锋之一。以张鸣、冯玮为代表的所谓的学术精英一再挑起话题,制造纷争。由于对他们没有公开采取明确的态度,也导致许多立场不明的人一哄而上,舆论场上一片混乱。

  广大“自干五”竭力反击,对这些人及其言论进行了各种揭批,然而一方面人微言轻,另一方面学术造诣深的不多,效果终归有限。我始终认为,窗玻璃烂了仅靠塑料布是不行的,意识形态领域的上甘岭上仅有民兵和游击队也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有正规军,官媒必须主动积极发声,并吸纳学术背景清晰、学术造诣深厚的学者参与进来。对用心险恶的话题,应该露头就打、全力阻击,不能任其坐大。

  严厉法律追究。乡下有句土话,“三句好话抵不上一个耳光”。话虽土,理不糙。对于触碰到了法律底线的人和事,只有用法律追究的办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最近,赖宁的亲属准备起诉侮辱邱少云、赖宁的人。这既是个好事,但也让人痛心。英雄只是属于他们的亲属么?他们的荣誉是谁给的?如果他们没有亲属怎么办?因而,此类问题的诉讼主体应该是国家、是集体、是单位,而不该是私人。

  通过法律惩戒,不仅可以打击这些邪恶势力的嚣张气焰,也可提振正义力量的士气和信心,对于净化网络空间、坚守意识形态领域的上甘岭,意义非同一般。

  这两天,《炎黄春秋》的洪振快起诉郭松民、梅新育名誉侵权案正在开庭。此事的起因是洪振快写了一篇《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析》,以观看高台跳水的方式比对玩味五壮士跳崖究竟是跳、是滚、是溜、是窜,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结果爱国学者郭松民、梅新育对此进行了批驳,并痛斥洪是“狗娘养的”,于是洪就将他们诉至了北京丰台法院。此案到底如何了结,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白露秋枫)

  附网上杂音: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毕福剑辱毛事件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喉舌界精英的“政治零操守”及其“谣翻中共”的努力--毕福剑事件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2. 文贝:让一些人恐惧的毛泽东热
  3. 顾准之女再次声明:吴敬琏不是顾准的“传人”
  4. 国防参考批炎黄春秋、@作业本、张鸣等公知大V:警惕历史虚无主义的“话题陷阱”
  5. 打倒黄世仁,砸烂收租院
  6. 警界抱团?--“王文军无罪”辩护词引发热议
  7. 社会调查:我国正在形成“土字型社会结构”
  8. 地藏王菩萨:南海危机倒逼对公检法实行军管!以惩办汉奸
  9. 后沙月光:从《时代周刊》封面浅析美国人对毛泽东的心态历程
  10. 环球时报:境外势力试图煽动八零后九零后
  1. 国防参考批毕福剑:从“不雅视频”事件看我国英雄文化面临的现实威胁
  2. ​加多宝烈士营销的惊人内幕:CMC、谷歌与中情局魅影(完整版)
  3. 老田:喉舌界精英的“政治零操守”及其“谣翻中共”的努力--毕福剑事件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4. 水军肆虐侮辱烈士及家属 中国海军用加多宝招待美军 引众怒
  5. 张文木:从政治的高度认识“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
  6. 文贝:让一些人恐惧的毛泽东热
  7. 顾准之女再次声明:吴敬琏不是顾准的“传人”
  8. 中央明确这3类人成重点团结对象 网友:薛蛮子没赶上好时光啊!
  9. 炎黄春秋的污水泼不掉邓力群身上的耀人光华
  10. 李愚:李锐《九九感怀》批注
  1. 屡屡引爆大争论的楼继伟——观测中国走向的重要风向标
  2. 巩献田:“人间正道是沧桑”--纪念五一及毕福剑事件所想
  3. 把孙中山像立在天安门广场干什么?
  4. 高岩:诡异的战略和政治迷雾——谁破坏了2015年5月9号莫斯科红场阅兵实况转播?
  5. 部分网络著名公知大V大起底
  6. 《炎黄春秋》02年质变:习仲勋01年题词难成“丹书铁券”
  7. 高盛、胡德平等各路资本魅影:胡舒立财新崛起之路及其政经主张
  8. 王立华为郭松民辩护:人民法庭要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司法
  9. 郭松民在法庭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的最后陈述
  10. 雨夹雪:五一的孙中山像与80年代的动乱
  1. 文艺报刊登纪念魏巍专题:巍巍雄文传千古等8则
  2. 俄罗斯拟成立新国企恢复航天大国地位
  3. 国防参考批毕福剑:从“不雅视频”事件看我国英雄文化面临的现实威胁
  4. 中央明确这3类人成重点团结对象 网友:薛蛮子没赶上好时光啊!
  5. 习近平:土地流转不搞大跃进
  6. 水军肆虐侮辱烈士及家属 中国海军用加多宝招待美军 引众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