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青年作家铁流写给全国人民的一封信:言论自由不能没有道德和底线

铁流 · 2015-06-02 · 来源:乌有之乡
毕福剑辱毛事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袁腾飞、茅于轼之流对社会、对国家大放厥词,不是善意的批评,而是别有用心的攻击,他们打着“揭示历史谎言”、“告诉你一个历史的真相”的等等幌子,四处贩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因为他们的专家、学者、公众人物身份,他们的言论往往就更有蛊惑性和煽动性,也更有破坏性和毁坏性。

  (作者简介:作家,鲁迅文学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得 主。主要从事报告文学、小说创作。系山东省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委 员会副主任、山东作协第二届签 约作家

  这些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好像把所谓的言论自由作为了改革开放的一部分。相当一批人认为,言论越自由,我们改革开放的力度就越大,我们就和西方国家一样,就有了充分的“人权”和“自由”,那些所谓言论自由竟然成了社会开明进步的一大标志。俗话说得好,无规矩不成方圆。言论自由应该是与规矩相对的,是有底线的,而不是恣意妄为的,不是自由得可以对周围的人、对社会、甚至对党和国家随意进行攻击、造谣、谩骂。

  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中国共产党从建党那天起,就秉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风雨兼程几十年,带领中华民族从苦难走向了幸福的今天。当然我们也不否认,我们的党也有过错,但我们需要的是善意的批评,而不是狼子野心般的抹黑和攻击!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为中国人民立下了丰功伟绩,在烽火年代,为革命献出了6位亲人的生命,至今他的两个女儿李敏和李讷仍旧过着普通市民的生活,晚年甚至因为经济拮据看不起病。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领袖,却经常受到一些人的抹黑、辱骂。令人深思和痛心的是,这些人不是外国的反华势力,而是我们的自己人,我们的国人。这些年西方一些国家,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对共产党、对毛泽东,可谓是恨之入骨,可我们有些国人竟然在干着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就在不久前,公众人物毕福剑酒桌上公开调侃共产党,辱骂毛主席,令人们不能容忍的是,当时在坐的还有数位外国人,家丑还不能外扬呢!毕福剑在显示自己“能耐”的时候,不知那几位外国人该做如何的感想。一个人,必须具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自尊感,在外国人面前嘲讽共产党,谩骂毛主席,该是一幅什么样的嘴脸?!什么样的心态?!我想那几位外国人恐怕在心里也会嗤之以鼻的。毕福剑,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但你更不要忘记了,你是一个中国人,是一名中共党员,是一个曾经有着军旅生涯的人。我想,能与毕福剑坐在一起共进晚餐的人,应该都是些有身份的人,可他们在这一刻,竟没有一人进行阻拦、提醒,还恬不知耻得跟着嬉笑、鼓掌,在相当程度上,这些人与毕福剑之流无异!毕福剑为了向国人谢罪,知趣得走了,算是受到了应有的处罚,可那晚在座的那些国人呢?每个党员都有自觉维护党的形象的责任和义务,可这些党员呢?他们的举止太令人失望了,他们理应也要受到社会的谴责,甚至必要的党纪处罚!

  在中国的革命斗争中,我们有无数革命先烈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江姐、刘胡兰,还有堵枪眼的黄继光,有被大火吞噬的邱少云,等等。1952年10月11日,敌人的一发燃烧弹落到了三九一高地,引燃了志愿军战士邱少云旁边的草丛,为了顾全大局,不暴露潜伏任务,他忍受着烈火烧身的剧痛,一动不动地卧在那里,直到壮烈牺牲,最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记特等功,并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同样在朝鲜战场上,就在邱少云牺牲后的几天,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开始。10月19日夜,黄继光随部队在反击中,被敌人一个暗藏火力点的疯狂射击挡住了去路,几次冲锋都伤亡惨重。如果在拂晓前还夺不下这个高地,已经夺下的阵地会又落入敌手,这将直接影响整个上甘岭战役的胜利。黄继光三人攻坚小组中的两位战友都牺牲了,黄继光身上也连中了4枪昏了过去,最后,被枪声震醒的黄继光,坚持爬到机枪口旁边,一下子扑了过去,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的机枪眼,当场阵亡。

 

  就是这样的英雄们,也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一些人借所谓的“专家”口吻抹黑烈士,说“邱少云违背生理学”,“一个人能在熊熊大火中做到这样吗?”。他们不知道,当年的那些革命志士,都有着崇高而又坚定的革命信仰,生死关头,内心都会焕发出钢铁般的意志。我们用今天的身心,能体会得了当年那一幕幕的惨烈吗?!

  令人愤怒的是,更有一些网友在调侃烈士,据媒体报道:2013年5月22日,孙杰在新浪微博上以名为“作业本”的账号发博文称“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作为新浪微博知名博主“作业本”,孙杰当时已有6,032,905个“粉丝”。该文在31分钟后转发即达662次,点赞78次,评论884次。孙杰以低俗文字对邱少云烈士进行侮辱、丑化,在网络和现实社会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使邱少云烈士亲属的精神遭受严重创伤并使其家庭生活受到了极大影响。

 

  邱少云是革命烈士,而赖宁可以称得上是“救火小英雄”。1988年,他因为在扑灭一场烈火的过程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时年才14岁。作为网络大V,为了吸引更多的粉丝,为了所谓的标新立异,竟然拿烈士调侃,道德之败坏程度已无法用语言来能形容。要知道,有时周围一些人遇难了,我们心里还会沉重,甚至有时还为之动容落泪,那些为了人民而死的烈士,我们更应该报之以崇敬,更应该以感恩之心去加以缅怀,可那些抹黑烈士之徒,起码的人性和良知都丢掉了,任何一个具有廉耻之心的人都不会这样做!而这些人不仅不感到羞耻和惭愧,还站在那里公开向社会示威!

  邱少云的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异常悲愤,邱少云的胞弟邱少华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捍卫烈士的尊严。相信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和邱少华有一样的心情:当年,一位普通的志愿军战士,为了战斗全局需要,被活活烧死在熊熊的烈火中;几十年后,却被一些国人抹黑,烈士在天有灵,该是多么伤心!我爷爷也是一位革命烈士,牺牲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年仅24岁,那时候,战场离我家很近,被抬回来的路上,还留了很长时间的血,当时,我奶奶已经不在人世,爷爷惟一的孩子,也就是我的父亲,年仅6岁就成了孤儿,政府给的抚恤只是几十斤谷子,如今,在我爷爷长眠的烈士陵园,我看到有很多的无名烈士,他们的墓碑上都刻着“无名烈士之墓”,他们的家人,恐怕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牺牲了,或者在某个地方,有的甚者还在苦苦地寻找着。忘记了过去就等于犯罪,忘记了过去就等于背叛!在当今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我们更应该去缅怀那些革命先烈,可是有人在肆意抹黑英烈。清代著名学者龚自珍说,欲灭其国,先亡其史。牢记中国革命历史、继承先烈的遗志,就是传承我们最伟大的精神之魂,就是保卫我们国家的希望和明天。面对那些损害抹黑烈士之徒,我们不能冷漠处之,更不能无意中沦为他们的帮凶和传播者。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我们的一些部门、组织,对此却三缄其口,听之任之。最后竟是烈士的弟弟站出来维护烈士的尊严,我们能让烈士之家流血又流泪吗?要知道,邱少云是平民之家的英雄,更是我们共和国的英雄!今年5月24日,是美国人将士阵亡日,美国很多居民都挂起了国旗,电视上也播放了大量的战争片,以此来缅怀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和烈士,可是,我们的一些国人对我们的烈士做了些什么?就在近日,也就是5月27日晚上9点左右,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条热消息,网友“@孙警官说事”发布微博称:“今天,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分局民警沈成磊在抓捕盗窃汽车的犯罪嫌疑人时遭遇拒捕,被嫌疑人持刀刺伤颈部动脉,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认证为兰州媒体资深记者的赵文赵先生却评:‘条子不捣蛋,案子少一半;恶警充爹娘,快快来发丧!”请问,这是你一个资深记者的肺腑之言吗?无愧于心吗?良心何安!’该微博还随文附上了赵文的微博截图,该微博引发网友极大愤怒,众网友纷纷转发并予以评论。随后孙警官又发布了赵文部分微博截图,截图显示赵文自称‘耄粪清道夫’,对于前段时间因侮辱毛主席而辞职央视的毕福剑则评论道‘大裤衩装逼兜卵毕姥爷快快走远’,还曾对孙海英建议设文革省的微博进行评论‘让耄粪去当永久居民最好’,由此可以看出赵平时极其反对侮辱毛主席的。

  这几年,媒体里反毛反党发国家的急先锋无处不在,类似赵文这样的媒体人还少吗?可这些人因为所谓的“敢讲话”,有“思想锋芒”,甚至还有“小才”,就被很多报社的领导重视和器重着,一度被认为是有“社会良知”的人,媒体作为党的喉舌,能允许容忍这类人存在吗?!这样的恶劣言论,我们竟还说成是 “不当言论”,无形中一下子掩盖了他们的丑恶嘴脸,减轻了他们的罪恶,如今,我们还能用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吗?还能这样模棱两可吗?

  这些年,这样的所谓自由言论无处不在,疯狂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不是一种个案,更不是一种个别现象,而是当前我们价值混乱、信仰降低和敌对势力猖獗的集中体现。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经济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可我们的思想教育却在空前的落后;我们物质大丰收的同时,我们也在逐渐失去我们更宝贵的东西,那就是对国家的信仰和对民族的责任;我们在筑起经济大厦的同时,我们很多优秀的精神基座也轰然倒塌了。

  今天,敌对势力依然猖獗,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可谓愈演愈烈,日本右翼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世界局势复杂多变。可是我们一些国人,却在变着法儿抹黑我们自己,在窝里斗,这其中有敌对势力,更有敌对势力的代言人,有耐不住寂寞借此显示自己的所谓“能耐”人,还有闹不明白就跟着起哄的人。

  在这些人中,我们细化一下,有一部分是公众人物,媒体人,有知识分子,还有我们自己体制人。他们对社会、对国家大放厥词,不是善意的批评,而是别有用心的攻击,像袁腾飞、茅于轼之流,他们打着“揭示历史谎言”、“告诉你一个历史的真相”的等等幌子,四处贩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因为他们的专家、学者、公众人物身份,他们的言论往往就更有蛊惑性和煽动性,也更有破坏性和毁坏性。我们坚信,这些人中的严重者,一旦战事发生,他们会马上沦为汉奸,站到敌人阵营里去,他们分裂国家已经迫不及待了。时至今日,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竟然把请到袁腾飞、茅于轼之流来本地讲课而为荣,认为他们嘴上敢讲所谓的“真话”,肚子里有“胆量”,脑子里有“思想”,他们觉得,这样就可以给他们醍醐灌顶了,就解放思想了,改革开放的步子就大阔步地迈开了,经济指数就上去了,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抵制他们的不是政府和一些部门,而是我们的人民群众!这能不让人深思和痛心吗!?茅于轼在沈阳演讲时,又弹起了他常弹的反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论调,辽宁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怒不可遏,指出其在公开场合反马反毛,已经超出了经济学范围,可组织方竟一个电话召来警察, 警察又不容分说就把王塞进警车拉走了。我们不禁诘问,抓的应该是谁?茅于轼到湖南去,湖南的民众举着“铲除汉奸”的牌子抗议!他们每到一地,就如丧家之犬,被人民群众痛打落水狗!

 

  很多群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国家为什么对这种人还不出手呢?为什么还不去严厉地打击?国内有一份比较叫响的杂志,经常发表一些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稿,鼓吹散布一些所谓的历史真相,大大误导了我们的党员干部,特别是青少年朋友,他们善于伪装,巧于打扮,实际上,他们阴谋破坏社会主义国家大局,妄图推翻共产党的,实现他们所谓宪政梦伎俩,这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是这个刊物至今还站在那里作祟作怪!刮妖风,颠倒是非黑白!

  对待这些,我们一些政府部门、组织部门的态度是过于温和了,我们不能旗帜鲜明去制止甚至去加以制裁,好像我们自己理亏了一样。什么原因?这恐怕是受“言论自由”思想的影响所致。这的确也是,当我们批评毕福剑时,很多网友就持相反的意见,说什么言论自由,何必这样!还有的人说,这是文革遗风。好一个文革遗风,无论在文革前,还是文革后,这种所谓的自由言论都会受到严厉遏制的,他们在反党反社会主义了,在动我们国之根本、社会之根本、民族之根本了,难道我们还不能扣帽子打棍子吗?对这一类人不仅要当头棒喝!严重者还要绳之以法,让他们坐到监狱里去!很多国人向往美国的言论自由,但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也不是自由的没了道德和底线,美国最大西语电视台“环球电视台”(Univision)表示,一名主持人因说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长得像《决战猩球》中的演员而遭开除。相比我们的一些国人,对领袖毛主席的谩骂已经是过之而无不及。先不说毛泽东是开国伟人,自古以来,中国人都信奉“死者为大”,毛泽东主席已经作古数年,我们还能去辱骂一个过世的老人吗?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更有甚者,一些年轻的网友竟然咒骂毛泽东是腊肉,各类恶毒的诅咒笔者不忍罗列在此。试问,这些年轻人与毛主席能有什么纠葛?能有什么样的仇恨?这些年轻人大都有文化,是城市里流行的所谓“愤青”,他们自诩有民国知识分子的情怀和秉性,联想着民国知识分子的样子,把自己装裱成什么“教父”,什么“精神领袖”,他们以“愤青”为时尚,以骂共产党仇视社会而时髦。这里面相当一一部分人,平时在充能,可绝对是那种能惹事不能收拾事的人,一旦混乱了,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躲得远远的,噤若寒蝉!

  毕福剑严重不当言论后,令人失望的是,一些网友竟去责骂当晚录像的人,并冠以“告密者”而口诛笔伐,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需要这样的告密者,需要这样的揭发者,试想,如果每个人都不去举报,那毕福剑这类人就会成为“漏网之鱼”,在类似的场合,他们还会无休止地表演下去,那给我们这个社会和国家,该带来多大的危害?有人把告密和揭发又跟文革结合起来了,现在文革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我们知道,全国解放初期,敌特分子横行,我们就是靠人民群众的“揭发”,“告密”才铲除了敌特分子的,那个时候“文革”了吗?还有一些有身份的人,说告密是中国人的劣根性,把什么都归结为民族的劣根,真是无稽之谈!毕福剑事件后,中央电视台发了个“正在调查”的声明,就没有了下文,直至毕福剑自动辞职而不了了之,毕福剑辞职就抵消他的错误了吗?中央电视台应该有一个鲜明的态度,要大张旗鼓地把最终处理结果公布于众。我们现在一些所谓的“企业大鳄”、“文化大鳄”、“知识分子大鳄”、“主持人大鳄”,还有各类的大鳄们,好像不和党和国家说几句反调的话别人就忽视了他(她)一样,就没有粉丝了,就不是“大鳄”了。一个不热爱祖国,没有社会责任感和良知的人,粉丝再多有能怎么样?他们如果不幡然醒悟,迟早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后人所唾骂!

  一些体制中人,他们在享受着体制的利益,特别是那些成功人士,是体制给他们提供了成功的平台,可回过头来又骂体制,抹黑体制,看他们“割袍”决裂的程度,好像再也不和我们这个社会为伍了。可骂过之后,他们又转过身来向组织要这要那,变得乖巧得很!他们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嘴里了还回味着肉香就开始张口骂娘!

  习近平总书记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严肃指出,“绝不容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 美国前中情局雇员彼得·施瓦茨在《胜利,美国政府对前苏联的秘密战略》一书中以骄傲的口吻说:“谈论苏联的崩溃而不知道美国秘密战略的作用,就像是调查一件神秘的死亡案件而不考虑谋杀。引导和推动前苏联落入陷阱的有一个名曰“历史虚无主义”的路线图;如今竭力引导和推动中国落入陷阱的也有这样一个路线图。历史是有教训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人类的武装革命,最初都是由政治思想斗争转变为武装革命的,双方开始政论不一,目标不同,到发展到一定时期,就演变为战争,意识形态的斗争,不是简单的你方唱罢把我登场,有人说,和平年代斗斗嘴能出什么大事,非也!前苏联绝不是一夜之间变色,是苏共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逐渐失败而日积月累造成的。1988年的一天,安德烈耶娃以一名共产党员的名义,彻夜写了一封长信,先后投给了前苏共中央机关报《真理报》和《苏维埃文化报》。令人深思的是,当年坚决维护党的形象和真理的《真理报》、《苏维埃文化报》竟然拒绝刊发,最后还是一张《苏维埃俄罗斯报》,小心翼翼地自己的“争鸣”专版以“我不能放弃原则”为题给予发表。

  这个时期,前苏联也与我们的今天一样,各种虚无历史抹黑历史的现象非常严重,政治思想教育一落千丈,共产党员安德烈耶娃面对信仰危机奋笔疾书,以此想告诫民众、告诫政府、告诫全党,然而安德烈耶娃的长篇来信立即在苏联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前苏联负责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首先发难,攻击这封信是“反对改革”“反改革势力的宣言”,说安德烈耶娃是“改革的敌人”、“改革的绊脚石”、“改革的主要威胁”, 是“斯大林主义的怪物”,是“斯大林时期的遗风”。看看吧,其口气真是与我们的一些国人无二。

  与安德烈耶娃遭遇一样,有人把爱国者咒骂为“爱国贼”,是“毛左”,我们无数革命志士和先烈用鲜血铸就的红色堡垒、红色中国,竟不敢再张扬“红”字;唱唱当年的革命歌曲,也就是红歌,他们就说文革要复辟,在革命战争时期,我们的根据地的军民常唱红歌,这该怎么说?难道那时候的这些红歌是为文革准备的?!还有我们维护党、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聚集在党的旗帜下,竟经常会遭到网上网下的围攻。面对这一类人,我们一些部门和组织却失声了, 我们缺少了一种理直气壮的底气和勇气,归根结底是怕戴上“阻挠改革”,“侵犯人权”的帽子。2014年11月14日,《辽宁日报》发表了一篇《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的文章,这恐怕是国内第一家报纸第一次这样鲜明提出高校意识形态工作存在的严重问题,却受到披着学术外衣的公知大V的激烈抨击和肆意嘲讽,面对着这股汹涌的逆流,我们国内很多媒体却少有挺身而出,《辽宁日报》几乎是孤军奋战,这多么的令人深思!国社会科学院的院长王伟光站出来批判他们,他们叫嚣着要杀死他,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公知们还高调叫嚷,要“起义”,要“北伐”;再早一些,他们曾扬言为了推行分裂中国的“美联邦制”,不惜要杀掉数亿毛派共产党人。这确凿的证据,这些严酷的现实,充分说明一些什么?充分说明了阶级不仅还存在,阶级斗争还会更激烈!今天,我们不应该再去把他们打扮美化成什么“公知”了,这个字眼太模糊,太中性,这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我们应该拿出就像革命战争中那种精神来,那种辨明是非的眼光来!在今天,依然存在着“革命”和“反革命”,这一类的公知就是“反革命的”,就是我们的“敌人”,对敌人我们能手软吗?!我们是到了该警醒的时候了,是到了我们该出手的时候了!

  1975年年底,已经82岁的毛主席给周总理了一首名为《诉衷肠》的诗:当年忠贞为国愁,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这是毛主席一生中最后一首诗,当时,已经耄耋之年的毛泽东,疾病缠身,身体每况愈下,而敬爱的周总理此时也已身患癌症,此情此景,又面对着国内外的风云变幻,迟暮之年的毛主席下笔的时候该是怎样的心情?他问自己,也是问总理,我们社会主义江山后人怎么保?谁来保?这首诗如今我们读来,不禁怆然泪下。先辈们用生命和鲜血打下的江山,今天我们岂能允许他们践踏!

  过去我们崇尚英雄,赞美革命烈士,人人向往英雄,人人为当英雄而自豪,我们接受这方面的教育也格外多;可是现在,打开电视和媒体,几乎都是艺人的吃喝拉撒睡,我们看到的节目也是各种各样的选秀,是名目繁多的“好声音”,几乎每个省市的电视台都在铆着劲搞类似的节目,全民都在追星,无数青年人更是为此竞折腰,做着一朝成为明星的梦,中央电视台搞了个“喜乐街”,沙溢、贾玲众多明星上阵,不是笑就是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要表现什么,名曰“喜乐街”,其实就是个“笑闹街”,浙江卫视搞了个《奔跑吧兄弟》节目,其中一期是让范冰冰等一些明星玩老鹰抓小鸡,或是在河滩上玩泥巴,满荧屏嬉闹尖叫,类似这样的节目,可谓是俗不可耐,不堪入目,竟然还被冠以王牌节目,我们的很多电视台还乐此不疲,真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又在糟蹋纳税人。如今,明星成了这个时代的代名词,我们好像一下子跌入了一个娱乐的时代:黄晓明和女友到民政局结婚登记,只是把两个结婚本发在了微博上,连段文字都没有,网友对此的转发、评论就几十万条,点赞也有五十万之多,结婚消息也挂在了各大网站和纸媒;而我们很多反映社会、人性等正能量的微博,关注、转发者却寥寥无几。再看看电视剧,几乎都是喋喋不休家长里短的肥皂剧,那种鼓舞人心重温革命岁月的东西越来越少。50后、60后乃至70后中的很多人,大都对党怀有深厚的感情,他们小时候就从课本中读到了《小英雄雨来》、《七根火柴》、《百合花》等很多鼓舞人心的革命故事,在革命故事中受到了陶冶,可是今天,我们的孩子在课本上再也觅不到英雄的踪影,鲁迅也被请下了课堂,取而代之的是武打小说,是风花雪月,教育的偏离、缺失和滞后,已经让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们这个时代到底要彰显什么?我们这个时代到底缺少的是什么?劳动难道不再光荣?那些推动了科技进步的人成了社会的配角,那些保家卫国的共和国卫士被人们遗忘了。

  据媒体报道:越南已暂时禁止民众阅读浪漫小说,尤其是那些源自中国、正在“毒害”越南年轻人的“充满陈词滥调、淫秽无用、不堪入目”内容的作品。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我们文化已经出现了病态,文艺作品中的“以丑为美”大兴其道,正在我们的肌体上作祟!一些文艺工作者好像只有把社会、人性描写的越丑陋越低劣,才是好的作品,这一切无不在污染、毒害着我们年轻一代的精神世界,从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给敌对势力有机可乘,最近,很多地方爆出间谍案,有的国人被外国收买充当了敌对势力的特务,而且这些人呈现出年轻化,社会环境下的所谓“言论自由”,已经让我们的青年人信仰急剧下降,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当今,我们的舆论阵地正被侵略,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可能就发生在你我他身边,长此下去,我们的舆论阵地就有沦陷的危险,我们在抓经济建设的同时,千万不能放松了政治思想道德品质教育,面对扑面而来的种种虚无历史的恶劣行径,我们应该加大对历史学习的力度,让人们熟悉历史了解历史,同时,要多宣传中国革命的光荣历史,让中国革命故事传播到深入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心中,久而久之,那些“害人虫”就无孔可入,无缝可叮,无处产卵,我们要在全民中建起强大的防火墙,严厉打击重点人,争取教育大多数,让群众擦亮眼光,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仅没有市场,还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战争年代,人民群众就是汪洋大海,今天,他们面对的还是一片汪洋大海。每一个有责任感有良心的国人都应该反思一下,和平是大道理,国泰才能民安,如果国家一旦坠入混乱,受苦受难遭殃的就是我们老百姓。现在,很多国家对中国蠢蠢欲动、虎视眈眈,他们在找时机向我们开刀,全体国人要紧密团结,而不是制造分裂,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国情,美国倒是“炮制”了叙利亚,可叙利亚怎么样?至今还不是战乱不断?民不聊生!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历史上民族斗争不断,我们今天能成为和谐的大家庭是来之不易的,我们决不能受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误导和蛊惑!也绝不容忍那些挑拨离间所谓的“言论自由”,否则,付出代价的不仅仅是国家,是我们这个民族,还有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