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岂容否定中国共产党——评《现代汉语词典》2012年“修订”版删除有关词目词语的错误

陈守礼 · 2015-06-06 · 来源:乌有之乡
希望全党和热爱社会主义的人民都起来关注、揭穿、制止《现汉》修订者这个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图谋!

  岂容否定中国共产党

  ——评《现代汉语词典》2012年“修订”版删除有关词目词语的错误

  陈守礼

  (一)《现汉》修订者十分露骨地否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

  修订者首先违背四项基本原则,在【国本】词目中新增写“民为国本”四个字。

  1“【国本】(名词)立国的根本:民为国本。”(《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494页)。

  1993年版第423页上没有“民为国本”四个字,这是2012年“修订”版所新增写的。

  这意味着公然取消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用西方世界普世价值观的“民为国本”取而代之。按《现汉》负责人发表的文章所说,词目词语的增、减是“吐故纳新”,那么四项基本原则是被“吐故”掉了,这样,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等也就一起被“吐故”掉了。

  但是,这个“民”是指“国民”,它是代表不了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的。

  《现汉》词目中已没有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也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词目。却有【国民党】【中华民国】词目,这是反证不写【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词目是合乎修订者的逻辑和所谓“规范化”要求的。

  2《现汉》增写【国民党】词目(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425页无国民党词目,2012年版第496页才增写此词目)。但把国民党反动派背叛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等都删除掉了。

  3收录【中华民国】词目,但修订者把“中华民国”在“四一二政变”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所窃据”这个事实删除掉了(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790页与2012年版第903页)。

  上述1—3条词目词语被修订者删改,只能意味着是否定共产党、新中国,同时肯定和美化国民党、中华民国。

  4关于“党”这个词目:“【党】(名词)政党。在我国是特指中国共产党”(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261页)。这表示词典中凡写到“党”字都是特指中国共产党。

  5删改【七一】词目,本来写的是:“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建党纪念日,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这写的太简略,然而,后来的修订者还把这词目中的“宣布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这句话删除、否定。(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884页与2012年版第1014页)。这是不承认一大正式成立了“中共”。

  请问修订者:难道有九十多年历史的中国共产党,至今还没有“宣布正式成立”吗?社会上则有“精英人物”造舆论说,中国还没有确立像西方一样正规的“政党制度”,中国共产党没有注册登记过,属非法组织。你们作为“词典”也不承认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吗?

  6删改“绝对”词目,修订者把“【绝对】党的领导绝对不容动摇”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612页与2012年版第710页)。

  7取消“党代表”词目:“【党代表】我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派到军队里代表党组织领导工作的人员”(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107页与2012年版第261页)。“党代表”是在军队中代表党的领导的。后来改称政治委员。取消这条词目不仅是否定历史,也是否定至今我们一贯坚持的“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8删改【一元化】词目,修订者把“党的一元化领导”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345页与2012年版第1530页)。这显然是否定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的“一元化领导”。

  9删改【坚强】词目,修订者把“使坚强:坚强党的组织”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540页与2012年版第628页)。

  10删改【维护】词目,修订者把“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195页与2012年版第1354页)。因为“团结和统一”会使党的力量坚强。

  修订者把以上5-10条词目词语是作为“旧词语、旧观念”而删除、“吐故”掉。这只能意味着修订者不承认中共早已正式成立,不承认党的领导绝对不容动摇,不承认“党的一元化领导”,否定党的组织应加强,否定要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

  请问修订者:《现汉》中已把“中国共产党”不列入词目,再加上删除上述词语,岂不是否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权吗?这是明显违背《宪法》的。是谁授权修订者删除“党的正式成立”、“党的一元化领导”的?众所周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公报》中还是明确宣告“改革应该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进行的(见《三中全会以来》上册第7页)。

  (二)《现汉》修订者进一步从党的领导的重要性方面否定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

  1删改【舵手】词目,修订者把“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的舵手”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81页与2012年版第337页)。

  2删改【保证】词目,修订者把“党的领导是我们取得胜利的保证”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40页与2012年版第47页)。

  3删改【向导】词目,修订者把“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260页与2012年版第1425页)。

  毛主席强调:“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实践一再证明了这真理。

  4删改【规定】词目,修订者把我们的党“不仅规定了革命的对象和任务,又规定了革命的动力”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416页与2012年版第489页)。

  这个“规定”见《毛选》第二卷第633页,实践证明这个“规定”是正确的。

  5删改【不管】词目,修订者在“在党的领导下,不管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能克服”这

  一句话中把“在党的领导下”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89页与2012年版第107页)。

  再看修订者抹杀中共在抗日救国斗争方面领导人民的重要作用和功绩被否定:

  6删改“救国”词目:修订者把“九一八事变后,许多青年都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599页与2012年版第691页)。抗日救亡运动是党倡导的。

  “九一八”,我国面临亡国的危险,“抗日救亡”是中共最先提出的,中共派党员党的干部李延禄等去东北发动人民组织游击队,后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修订者不写【东北抗日联军】,删除“九一八”、“抗日”、“救亡运动”词语,是抹杀中国共产党抗日的坚决性和重要业绩。

  7删改【七七事变】词目,修订者把“7月8日,中国共产党发表宣言,号召全民族抗战”删除(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390页与2012年版第1014页)。

  8删改【抗日战争】词目,新中国的《辞海》1979年版是用了1600多字的篇幅写中共领导军队和人民的抗日,以及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表现的,然而《现汉》1993年版写了的不足200字,2012年版再删改,只写:中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解放战争,从37年7月开始45年8月止(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35页,2012年版第727页,与《辞海》1979年版第675页)。仅写70多字,这是对【抗日战争】的什么态度?

  《现汉》修订者对上述1—8条词目词语的删除,把这14年中,中共倡导抗日救亡运动,倡导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解放了有一亿三千万人口的大片国土等功绩,全部都删除或不写进【抗日战争】词目。这是《现汉》修订者与改革开放后的错误社会思潮相呼应,否定中共坚持倡导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动全民抗战,对抗战起的“中流砥柱”作用。

  (三)《现汉》修订者从理想、世界观角度否定中国共产党

  1删改【理想】词目,修订者把“共产主义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94页与2012年版第795页)。

  2删改【确立】词目,修订者把“确立共产主义世界观”删除,改写为“确立信念”(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52页与2012年版第1081页)。

  这又是一大怪事,修订者不要共产党人“确立共产主义世界观(共产主义信念)”,而改写为“确立信念”。难道要人们在除了共产主义“信念”之外去自行选择别的“信念”吗?

  3删改【党报】词目,修订者把“党报”——“在我国特指中国共产党各级组织的机关报”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212页与2012年版第261页)。

  4删改【宣传】词目,修订者把“宣传共产主义”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04页与2012年版第1473页)。

  5删改【力量】词目,修订者把“尽一切力量完成党的任务”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99页与2012年版第796页)。

  6删改【奋斗】词目,修订者把“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24页与2012年版第385页)。

  以上1-6条词语的删除,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人不要有共产主义理想和世界观,不要办党报和口头上宣传共产主义,不要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那还存在什么真正的共产党呢?

  (四)《现汉》修订者从共产党的纲领路线角度否定中国共产党

  1删改【总路线】词目,修订者把“毛主席在1952年提出的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即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526页与2012年版第1733页)。

  2修订者把“毛主席亲自制定的,19585月党的八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即‘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删除(同上)。

  3取消【基本路线】词目:“指1962年毛主席为我党制定的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即‘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511页与2012年版第600页)。全被删除。经谁批准?

  4【只有】词目中,修订者把“只有依靠党,依靠群众,才能把事情办好”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473页与2012年版第1574页)。群众路线也是党工作的基本路线。

  5删改【事业】词目,修订者把“共产主义事业”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052页与2012年版第1188页)。修订者别的事业都不删除,唯独把“共产主义事业”删除。

  6删改【念念不忘】词目,在“我们革命的前辈念念不忘的是共产主义事业”这句话中 “共产主义事业”被删除,一刀砍掉了,改写为“念念不忘祖国的命运和民族的前途”(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832页与2012年版第949页)。

  笔者是1940年冬季参加新四军,数月后即入党的一个普通战士。笔者凭几十年的亲身经历,深感中国共产党不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当我看到《现汉》中无【中国共产党】词目,同时在一系列词目中,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业绩以及受到人民的拥护都删除,并公然宣称这个删除是“抛弃旧观念”。实感到有心如刀割之痛,又感到难以抑制的愤怒!

  )《现汉》修订者从对党员的党性角度否定中国共产党

  1删改【强】词目,修订者把“党性很强”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908页与2012年版第1041页)。这意味着否定党对党员应进行加强党性的教育。

  2删改【牢记】词目,修订者把“牢记党的教导”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76页与2012年版第777页)。

  3删改【作为】词目,修订者把“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553页与2012年版第1745页)。

  4删改【老实】词目,修订者把“对党忠诚老实”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81页与2012年版第781页)。

  5删改【忠】词目,修订者把“忠于人民、忠于党”删除掉(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499页与2012年版第1687页)。这些被修订者作为“陈旧过时”而删除。

  6删改【一口气】词目,修订者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为党和人民工作”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54页与2012年版第1525页)。

  7删改【心目】词目,修订者把“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党和人民的利益”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280页与2012年版第1447页)。

  8删改【归功】词目,修订者把“他们把一切成就和荣誉都归功于党和人民”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417页与2012年版第487页)。

  9删改【克服】词目,修订者把“共产党员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删除(可对比《现汉》

  1979年版第634页与2012年版第696页)。毛主席领导的党,党员就是有这种精神。

  10删改【光荣】词目,修订者把“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414页与2012年版第485页)。

  11删改【平生】词目,修订者把“他把入党看做是平生的一件大事”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881页与2012年版第1001页)。

  12删改【隐讳】词目,修订者把“共产党人不隐讳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67页与2012年版第1556页)。修订者已把“批评与自我批评”否定。

  试问:把以上这12条都作为“旧观念抛弃”,还会有真正有党性的共产党员吗?

  (六)《现汉》修订者从党群关系角度否定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

  1删改【一心】词目,修订者把“共产党一心为人民”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57页,与2012年版第1529页)。

  《现汉》修订者否定共产党“一心为人民”的党。这是违背事实的,是大错特错。

  2删改【艰苦卓绝】词目,修订者把“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49页与2012年版第629页)。

  3删改【水火】词目,修订者在“共产党救人民于水火之中”这句话中把“共产党”删除改写为“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076页与2012年版第1219页)。

  特别值得注意:修订者把“共产党”三字删除,改写为“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这不仅是否定“共产党”,同时还否定“人民”,以“百姓”取代。封建社会把人民称为“庶民”“小人”,资本主义时代称为“百姓”“公民”,只有社会主义时代称“人民”,唯有毛主席喊“人民万岁”,把政府叫“人民政府”。把军队叫“人民军队”(《现汉》、《辞海》中已把【人民军队】的词目词语清除)。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社会转型”后,已把“人民”这个概念公开宣布取消。

  4删改【救】词目,修订者把“是党把我从火坑里救了出来”删除,改为“一定要把他救出来”(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599页与2012年版第696页)。一再否定“党”救人民。

  5删改【都】词目,修订者把“都是党的领导,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61页与2012年版第318页)。

  6删改【给】词目,修订者把“党给我们勇气和力量”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75页与2012年版第442页)。

  7删改【把】词目,修订者把“共产党的恩情比天高,领导人民把身翻”删除(可对

  比《现汉》1993年版第17页与2012年版第19页)。

  8删改【恩情】词目,修订者在“党的恩情比海深”这句话中把“党的”二字除

  (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85页与2012年版第342页)。一再否定共产党。

  9删改【紧密】词目,修订者把“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这句话中的“中国共产党周围”删除,改写为“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89页与2012年版第675页)。请问:为什么不允许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

  10删改【成长】词目,在“年轻的一代是在党的亲切关怀下成长起来的”这句话中,把“党的亲切关怀下”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7页与2012年版第166页)。

  11删改【坚定】词目,修订者把“人民坚定地跟着共产党走”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48页与2012年版第628页)。

  12删改【永远】词目,修订者把“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392页与2012版第1568页)。例不胜举.。

  13删改【五星红旗】词目,修订者把“旗上的五颗星及其相互关系,象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人民大团结”删除(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522页与2012版第1381页)

  把以上这1-13条都被作为“旧观念抛弃”,岂不是把共产党与革命人民都否定了吗?

  综上所述,《现汉》负责人说词典是“真实地记录、反映社会生活”及其“变迁”的。但是对以上五十多条词目的增、减、删改,首先就在【国本】词目中,用普世价值“民为国本”取代了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又进一步把一系列体现和反映“四项基本原则”的词目词语删除。删除所谓“内容多涉及政治方面的”“过时”的词语8700条,实际上,说穿了《现汉》修订者的所谓“修订”就是否定“四项基本原则”,搞西化,与国际接轨。

  现被删掉的词目词语,当年被写进词典,都是对我国客观存在的社会历史和现实生活的反映。当年收录这些词目词语也是经过认真研究合乎规范化才写进词典的。至今也并未“过时”。

  现在修订者说取消或删除的词目词语是“陈旧过时的词语”,是“应该抛弃的旧观念”。是不能令人心服的。因为实际上这些词语并未“过时”,难道“共产党一心为人民”、“忠于人民,忠于党”、“对党忠诚老实”、“人民永远跟党走”、“依靠群众,依靠党”等,都是“陈旧过时的词语”?都是“应该抛弃的旧观念”吗?

  最近,党中央习总书记还强调“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坚持对党绝对忠诚,必须对党高度信赖,做到热爱党、拥护党、永远跟党走”(见《人民日报》2014年8月27日第7版)。

  《现汉》修订者在“吐故”吐掉大量词目词语后,竟然“纳新”了这样一个的新词目:

  “【对着干】(动词)采取与对方作对的行动来反对或搞垮对方”(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331页)。请问修订者:你们增、减词目,篡改历史,颠倒是非,岂不是充分表现出你们正是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中国共产党“对着干”,想“搞垮对方”吗?

  邓小平说:“离开四项基本原则去‘解放思想’,实际上是把自己放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去了”(《邓选》第2卷第279页)。《现汉》修订者岂不正是“离开四项基本原则去‘解放思想’”,

  “把自己放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去了”,并且还与党和人民“对着干”,还想“搞垮对方”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一贯要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同心同德干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共产党主张对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要敢于斗争,对人民内部的矛盾是倡导用“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解决,从未提倡“对着干”。你们把“批评与自我批评”、“团结—批评—团结”词目都取消,却增写【对着干】词目。

  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庄严重申:我们的党和国家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四项基本原则是我国的立国之本,是写进了我国《宪法》的。修订者的错误删改词目词语不仅违背史实,也是违反《宪法》的行为。有错必纠!修订者必须认错纠错,受到批判!

  显然,如果照上述有关中国共产党的50多个词目词语的删改来办,中国共产党也就“名存实亡”,不解散的解散掉了。这与戈尔巴乔夫公开宣布解散苏联共产党相比较,一个是公开的有形的解散,一个是无形的解散,实质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笔者希望全党和热爱社会主义的人民都起来关注、揭穿、制止《现汉》修订者这个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图谋!我们需要把新、旧版“作对比”才可看出其所谓“修订”、对词目词语的增、减、和删改是别有用心的。(2013年5月初稿,2015年6月定稿)。

  作者通讯处:中共南通市委党校 邮编226007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收藏

相关文章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地藏王菩萨:解放军报这个主张已丧失了36年先机!
  2. 习五一:警惕达赖喇嘛的阴影向北京大学校园渗透
  3. 反体制的炎黄春秋为何要死抱体制大腿?
  4. 北大教授李玲:一部分高级干部不愿意给老百姓免费医疗
  5. 陈云的不开口与陈少敏的不举手
  6. 雨夹雪:文革最后一年鲜为人知的那些事
  7. “工读主义”与毛泽东时代的高考和高等教育
  8. 一个人民:中国文化复兴,意义将远大于欧洲的文艺复兴
  9. 天舒:同样是打朝鲜战争,为什么美国就值得呢?
  10. 孔庆东:如何看待高考与状元?——答《北京文学》
  1.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警惕右翼分子猖狂进攻
  2. 反共公知蒋方舟随团出访拉美被网友挖坟 茅于轼潘仁美为其接风
  3. 《国防参考》刊登龚云文章:“起底”《炎黄春秋》
  4. 郭松民:从迟浩田上将说到阿赫罗梅耶夫元帅
  5. 青年作家铁流写给全国人民的一封信:言论自由不能没有道德和底线
  6. 雨夹雪:驳李锐女儿《“哈佛教授评丑化毛泽东”系伪作》
  7. 岂容否定中国共产党——评《现代汉语词典》2012年“修订”版删除有关词目词语的错误
  8. 周新城:深化改革,走资本主义还是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斗争仍在进行
  9. 思想火炬微博批黑龙江省省长推荐自由化书目
  10. 雨夹雪:爱国诗人艾青的儿子为啥沦为汉奸
  1. 《炎黄春秋》02年质变:习仲勋01年题词难成“丹书铁券”
  2. 高岩:诡异的战略和政治迷雾——谁破坏了2015年5月9号莫斯科红场阅兵实况转播?
  3. ​加多宝烈士营销的惊人内幕:CMC、谷歌与中情局魅影(完整版)
  4.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警惕右翼分子猖狂进攻
  5. 王立华为郭松民辩护:人民法庭要站在国家和人民的立场上司法
  6. 高盛、胡德平等各路资本魅影:胡舒立财新崛起之路及其政经主张
  7. 郭松民在法庭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的最后陈述
  8. 余斌: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中国当前经济形势--兼评某部长清华演讲
  9. 反共公知蒋方舟随团出访拉美被网友挖坟 茅于轼潘仁美为其接风
  10. 老田:喉舌界精英的“政治零操守”及其“谣翻中共”的努力--毕福剑事件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1. 陶冶:伺候马宾老人活过百岁的“孙女儿”
  2. 滠水农夫:从知识分子“反文革”情结说开去
  3. 青年作家铁流写给全国人民的一封信:言论自由不能没有道德和底线
  4. 让我们人民警察反法西斯的本质,永不变色!
  5. 东方之星客轮倾覆事件舆情分析
  6. 反共公知蒋方舟随团出访拉美被网友挖坟 茅于轼潘仁美为其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