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黎阳:何以证明“操纵股市洗劫民财”不是既定国策?

黎阳 · 2008-07-21 · 来源:乌有之乡
当代“买办”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何以证明“操纵股市洗劫民财”不是既定国策?
  
黎阳
 
2008.7.20.

  
  当年面对受日本欢迎的中国的托洛斯基派,鲁迅曾说:“我看了你们印出的很整齐的刊物,就不禁为你们捏一把汗,在大众面前,倘若有人造一个攻击你们的谣,说日本人出钱叫你们办报,你们能够洗刷得很清楚么?”
  
  如今面对“金融不设防”的中国最高金融主管,人们也有理由说:“看了你们的种种作为,就不禁为你们捏一把汗,在大众面前,倘若有人造一个攻击你们的谣,说你们是外国代理,里应外合操纵股市洗劫中国民财,你们能够洗刷得很清楚么?”
  
  张宏良教授在《股灾和“范跑跑”,最先倒下的两张多米诺骨牌》一文中说:“最近建行老总在反驳贱卖银行股时就声称:虽然外资赚了,但是建行也赚了。建行老总却故意回避了一个问题,就是在他和外资都大赚特赚的同时,中国老百姓却赔了,并且赔得很惨”。
  
  根据张宏良教授的数据,中国2007年仅银行和房地产被外资掏走的财富就超过3万亿,而中国当年全年经济增长才2万亿。
  
  建行首席财务官庞秀生说:“建行每赚10元钱,国家可得到8.5元”——建行赚钱,国家拿大头,分成比例都规定好了,这足以证明建行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得到了国家最高当局的认可,属于国家行为,属于国策。窥豹一斑,中国金融股市的“外资大赚,政府大赚,老百姓大赔”的状况原来不是意外。按庞秀生的说法,这叫“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本实现了共赢”——这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政府与外国资本合起伙来对付自己的老百姓,实现了对本国老百姓的“共赢”,而且“战果”如此“辉煌”——如此“特色”,当今世界上大概没有第二家。
  
  当然,“孤证不立”,仅仅凭建行一句话还不足为凭。更过硬的证据来自近几年“两会”的官方文件。
  
  分析对比近几年每年“两会”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执行情况和新年度预算草案》公布的统计数字(见附录),2007年的数字很不寻常:
  
  1.2007年取消了农业税、牧业税、特产税。税收来源少了,全国财政收入却异乎寻常大幅度增加,增幅达32.4%,超预算收入7千2百多亿元——当年全国财政收入共5万1千3百多亿,计划外的“超预算收入”就达7千2百多亿——光“外快”就占了全国总收入的14.11%。——这钱哪里来的?是“水涨船高”、与经济增长同步的结果吗?不对。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幅度仅仅约11%到12%,比32%的财政收入增长幅度差了老大一截。
  
  (注:这个11%到12%的“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是间接推算出来的,不是直接来自官方报告。有意思得很,2007年以前的《政府工作报告》都给出了上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给出的2003年到2007年的增长率没有超过11%的]。蹊跷的是唯独200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没有给出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具体数字,只笼统地说:“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4.66万亿元,比2002年增长65.5%,年均增长10.6%”——从《2008年政府工作报告》上只能知道2007年财政收入增长了32.4%,却不能知道当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多少。无从对照,自然无法直接看出2007年财政收入的突然大增是不是国民经济同步增长的结果。但这个“缺漏”难不倒谁。只要把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排列起来一对比就很容易估算出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是11%到12%左右,远不到32%。[因为官方报告从来没有给出所用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计算方法,直接用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总数计算出来的结果与官方文件给出的数字不一样,所以在此只能根据以前历年公布的增长率插值估算])
  
  总而言之,2007年国家财政收入的增长率大大超过当年国民经济的增长率,完全不同步。换句话说,2007年国家财政收入的突然增加不能用“国民经济增长的结果”来解释。
  
  2.记得若干年前有报道说国家税收主要来源是工薪族的个人所得税,富人纳税比例很小。而2007年没听说靠工薪族的工资有异乎寻常的大幅度上升,没听说就业人数有异乎寻常的大幅度增加,(同样没听说2007年企业利润率有有异乎寻常的大幅度上升,没听说2007年盈利企业数量有异乎寻常的增加)——也就是说,2007年国家财政收入异乎寻常的突然增加不能用“国家税收大幅度上升的结果”来解释。
  
  (注:现在国家税收到底有多大比例来自工薪族交的税?占据了全部财产90%以上的富人到底纳了多大部分的税?如果“国际接轨”,“两会”的报告关于国家财政收入的详细来源及比例就得一一说个明白。可惜此时向来只有“特色”没有“接轨”,叫你无从详细分析。)
  
  3.根据上述官方报告给出的全国财政收入与全国财政支出数字,2002年到2005年都有2千到3千亿元的赤字。到2006年这个赤字突然就从两三千亿猛降到870亿左右,而这一年全国财政收入突然有了3千9百多亿的“超预算收入”。到了2007年,这个“超预算收入”更进一步上升为7千2百多亿。2007年全国财政收支不但没了赤字,而且还有了1千7百多亿的盈余——这变化也太大了。2007年国民经济增长幅度并不比往年特别高,又取消了农业税、牧业税、特产税,全国财政收入不但没降,反而猛往上窜;2007年既没见比以往特别有效地大规模制止“公款吃喝”、“公款旅游”、挥霍公款腐化浪费,也没见大规模“精兵简政”,更没见大规模消灭制止贪污盗窃、“国有资产流失”,全国财政收支却不但扭亏为盈,而且盈余惊人——这如何解释?
  
  4.2005年之前的《年度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关于全国财政收支状况都有一项:“收支相抵,支出大于收入XXXX亿元”,有具体数字。这一项从2006年起就突然没了。而正是从2006年这一年起,每年的财政收支相抵结果发生了剧烈变化:2006年赤字突然猛降,2007年不但没了赤字,而且突然有了巨大的的盈余。取消了“收支相抵……”这一项,这些巨变从表面看就不那么显著了。不过只要学过小学算术,即便不把“收支相抵,支出大于收入(收入大于支出)XXXX亿元”这个现成的大饼挂在脖子上也饿不死人:用“全国财政收入”减去“全国财政支出”来求出全国财政收支相抵结果并不难。(在这样简单的运算结果上动手脚未免有点好笑,似乎以为报告的读者都是不会加减法、给个“2”知道是怎么回事、换了个“1+1”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那一类。)
  
  5.200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只字不提2007年全国财政收入突然大增是怎么来的,更没有对这一年7千9百多亿的“超预算收入”有任何说明。不过《2006年预算执行情况与2007年预算草案》倒是对当年3千9百多亿的“超预算收入”的来源做了点交代:“需要说明的是,除经济形势好、效益提高这一关键因素外,财政收入较快增长也存在一次性、政策性和超常规因素。主要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国有商业银行股改后利润增加,所得税大幅增收……”——这就证实政府的“超常规收入”来自金融股市。2006年如此,2007年自然也如此。但是2007年的报告不再宣称这是“一次性、政策性和超常规因素”,这就意味着从金融股市获得“巨额收入”已经不再被当成是“一次性”、“政策性”和“超常规因素”,而是已经成了“经常性”、“制度化”和“标准化措施”,换句话说就是成为了一项“国策”: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系统地从金融股市捞钱,不仅纳入了国家预算,而且作为“政绩” 堂而皇之写进了官方文件——十七大报告说:“财政收入连年显著增加”;2008年政府工作报告说:“去年全国财政比年度预算超收7239亿元”、“财力明显增加”。(既然“财政收入明显增加”是“政绩”,那为什么对“2007年消灭了赤字、超预算收入创纪录”如此前所未有的“辉煌政绩”却藏着掖着,连直接讲出来都不肯,更不用说大书特书、大肆宣扬了?难道怕会引起股市损失惨重的股民联想“为什么我大赔你却大赚”?)
  
  6.2007年中国大张旗鼓“股权分置改革”。2007年中国股市空前狂跌。2007年中国普通股民普遍损失空前惨重,无数人血本无归。2007年中国取消了农业税、牧业税、特产税,全国财政收入不但不降,反而突然空前暴增,“超预算收入”就达7千9百多亿。2007年中国全国财政收支从以前每年2千多亿的赤字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近2千亿的盈余。2007年外资在中国金融业利润空前狂涨,超过万亿——即便没有《2006年预算执行情况与2007年预算草案》的说明,人们也不难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难明白中国普通股民的钱都跑哪去了。——最能说明一切的不是花言巧语娓娓动听,而是数字,是结果,是事实。
  
  物质不灭,股市财富也不灭,只是转移而已:从输家手中转移到赢家。有人亏必有人赢,有人赢必有人亏。所谓“蒸发”不过是掩人耳目的烟幕弹。2007年中国政府大赚,2007年中国股民大亏,这笔巨款如果不是从中国股民身上捞的,那难道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难怪官方报告不肯详细说明如此庞大的“超预算收入”都从哪里来,每个来源具体各是多少。)
  
  看清了这一点,许多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利用权力操纵股票市场易如反掌。只要大权在握,随便来点动作就能让股市暴涨狂泻。利用潮汐一涨一落可以发电;利用股市一升一降可以发财——要买,先制造股市的狂跌,比如象“5.30股灾”,弄出个“印花税”之类措施就行;要卖,先制造股市的狂涨,比如2007年10月趁股市高峰时宣布“让居民拥有财产性收入”,逗得老百姓踊跃抢购股票,趁机立刻“开闸放水”:“大小非解禁”、“股权分置”……新股滚滚而来,钞票席卷而去,真是计划周密,组织严密,安排周详,配合默契,果然赚得盆满钵溢,大获全胜,满载而归——难怪一家伙就有了那么多“超预算收入”,也难怪从此股市价格便“飞流直下三千尺”、老百姓血本无归——真票子都被假票子换走了,剩下一堆没人敢要的废纸半废纸,价格能不跌吗?
  
  ——要操纵股市洗劫民财,就必须先“摆平”外资——要操纵股市,就必须使股市永远处于大起大落中。股市的这种反常的狂跌狂涨行家一看就知道有鬼。对此光靠开动宣传机器用“沉着应对,果断决策”、“迎难而上,稳中求进”、“国家决心坚定股市可以实现稳定健康发展”之类假话、空话、废话来甜和人撑不了多久;靠“精英”论证鼓噪“市场的大起大落几乎成了中国股市的最主要特征”也糊弄不过同行——在外资面前玩这套把戏那还是不折不扣的“班门弄斧”?如果外资在中国股市上吃了亏,必定要大吵大闹,非追根刨底不可,不然跟本国股东交不了差。外资如果一闹起来,这个把戏就玩不转了。与其被人家掀了摊子,不如拉人下水合伙一起干,大家坐地分赃:只要外资对自己的捣鬼保持沉默,就可以“利益均沾”,“一荣俱荣”——所以要死乞百赖对外资“贱卖银行”,同样的股票卖中国人几十元,卖外资仅一元,这足以确保外资在中国股市稳赚不赔,利润惊人。如此有利可图,人家当然乐得“闷声发大财”,决不拆台。只要外资对中国股市的狂涨狂跌默不作声,那操纵股市者就振振有词了:外国人都不觉得中国股市不正常,你们普通中国股民还有什么话可说?只能认命,不能怀疑有人捣鬼。左派学者们拼命大声疾呼不要“贱卖银行”、不要“金融不设防”,纯粹是一群书呆子犯迂,看错了呼吁对象——人家要的就是“贱卖”,要的就是“不设防”,否则怎么牟利?看不透这条,老是从中国的利益出发,从中国老百姓的利益出发看问题,当然永远弄不明白为什么:谁让你想当然以为掌管了中国的国家金融最高权力就自然会替中国着想,为中国谋利益?
  
  ——要操纵股市洗劫民财,就必须设法最大限度地把民间财富都集中到股市里来,这样才好尽量一网打尽。准备工作若干年前就已经不露声色悄悄布局了:砸“三铁”、砍福利、“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房私有化”、“老无所养”……(现在看来真是“深谋远虑”)当老百姓什么都指望不上时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一切靠自己的积蓄,拼命存钱。此时再利用“人民币升值”、取消对外国投机游资的限制,让国际“热钱”到中国兴风作浪,人为制造通货膨胀,使老百姓的银行存款不断缩水贬值,逼老百姓不得不想方设法寻找毕生积蓄的保值之道。这个时候再制造股市“牛”象,拼命宣扬投机股市如何如何有利可图,引诱老百姓把保命钱都放进股市——只要到了这一步,那就大功告成,肉上砧板,任我宰割了。
  
  ——利用股市巧取豪夺比用苛捐杂税横征暴敛“合算”:“又多又快又好”。如果靠增加税收弄几千个亿的“超预算收入”一定闹得鸡飞狗跳,怨声载道,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榨不出多少油水。哪象操纵股市,不费吹灰之力神不知鬼不觉就一捞上万亿,“公私兼顾”,还显得政绩大大的。难怪从此对农业税之类“蝇头小利”看不上眼了:“抓大放小”,名声反而更好:关心民生,“以人为本”。股市上吃死你,捞足你,还可以堂而皇之倒打一耙说风凉话:“股票不是人人都能炒的”、赔了是“投资者的不成熟”,是“心理因素对市场的干扰作用”……难怪那么积极搞“股份制”改革:股份制了才能上市,上了市才能利用股市巧取豪夺。
  
  ——利用权力操纵股市大发横财是“以权谋私”的“最高境界”:不再小打小闹,不再鬼鬼祟祟,不再讨价还价,不再“一事一议”,不再需要辗转相托欠帐欠情,不再需要苦心经营“关系网”,只需利用手中的权力批准把白纸印成“股票”上市,立刻就“点纸成金”,用废纸换回钞票。自己的“权力股”可以分文不花,一切白捞。明白这点,就能明白为什么证监会的老爷们根本不在乎股票市场价格跌不跌——反正再跌也比废纸值钱,那自己就不吃亏。至于股民赔不赔跟他们有什么鸟相干?他们只要轻轻一动让股市按照自己的需要“倒海翻江卷巨澜”,成千上万亿的资产就滚滚流入自己的帐户,比抢银行不但更多更快更省事,而且绝对安全——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舒服的买卖吗?马克思说,300%的利润足以使人甘冒上绞架的风险。利用股市洗劫民财利润岂止300%?根本无穷大。而风险呢?不但不至于上绞架,根本没有任何风险。唯一的代价:诚信。而如今中国“精英”诚信多少钱一斤?早就不要脸了,还在乎诚信?自毛泽东逝世之后,还有人说“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吗?
  
  ——当年国民党蒋介石国民党滥发钞票直接搜刮民脂民膏,搞得怨声载道,最后丢了天下。如今的“精英”比国民党“精”得多,汲取了历史的教训,懂得“与时俱进”,利用“先进生产力”,以“滥发股票”代替“滥发钞票”,用股票骗钞票,间接洗劫民财——这比滥发钞票隐蔽,风险小,效率却高得多:“滥发钞票”责任分明,怨恨分明,直接叫板了全社会,一下子就使自己处于“千夫所指”的地位,想赖都赖不掉,当然招人恨。“滥发股票”就滑头多了:我只从股民身上刮油水,而且一切都在暗中捣鬼,神不知鬼不觉就把股民的财富席卷一空,还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市场风险”。股民再恼火也难掀起多大的风浪——只要挑拨一句“炒股的都是有钱的”就很容易分化瓦解社会同情。(其实股民有些是被通货膨胀逼进股市的;有些是被“精英”的“让居民拥有财产性收入”的美妙许愿骗进股市的。如果股民的钱是自己辛辛苦苦的毕生积蓄,那被股市吃了后就只能拼命节衣缩食弥补。如果股民的钱是从穷人身上刮来的,那被股市吃了后就必然变本加厉更拼命从穷人身上再刮回来,到头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一切损失最终还要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滥发钞票”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抢劫全社会,“滥发股票”是专门挑油水足的人家暗中下手,最终效果都是洗劫全社会的财富。
  
  明白了“用滥发股票洗劫民财”这个诀窍,就不会大惊小怪有如下愤慨之词了:
  
  “在《人民日报》发表整版文章(《全力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运行》)的当天(2008年7月14日),中国证监会非但没有任何实质措施出台,反而悍然密集发行大东南、恩华药业、升达林业、拓维信息等四家新股;在暴跌97点之后的今天,准确将‘升达林业’‘伊立浦’两只新股上市,将股市中已经干枯的资金抽吸再抽吸,明白地诠释老百姓懵懵懂懂的‘发行节奏’的真实含义是:用中国百姓血汗,堆砌出少数和西方‘接轨’的亿万富翁,进一步压低中国人几十年辛勤积累起来的资产价格,等待在全流通的情况下,‘友邦’欣然接收!”
  
  “而今天(2008年7月16日)《中国证券报》刊登文章,《上半年上市公司融资总额升逾25%》,请去查一查,古今中外有哪一个证券市场在价格暴跌60%的情况下,新融资居然暴增25%的?!中国,唯有中国!”
  
  看到无数股民如同“范进中举”般如醉如痴迷恋股市行情,拼命研究“股市规律”,真不禁为他们产生一种悲凉之感:你以为中国股市当真遵循“市场规则”吗?
  
  市场规则第一条是“等价交换”。中国股市规则不是“等价交换”,而是“等欲交换”——你愿买我愿卖,购买欲等于出售欲时的价格就是成交价。一旦不相等,价格立刻变,直到变到再相等为止——整个交易只取决于主观因素,根本不管实际值多少。正常情况下市场商品的价格要受到客观因素的制约,不可能随心所欲涨价压价。而中国股市中人们的欲望很容易被煽动、误导、“人工合成”,从而操纵价格——只要来几个诸如“调整印花税”、“让居民拥有财产性收入”之类就能让股市“打摆子”,忽冷忽热。这是“等价交换”吗?分明是操纵人们欲望条件下的“等欲交换”。
  
  真正的市场规则应该是风险均等,机会均等,等价交换,流通增值,买卖双方互动,双方都有主动的机会,能够各取所需,都有利可图。通过市场交换,整个社会的财富是增加的。
  
  有人说中国股市如赌市,其实中国股市比赌市都不如。赌市不增加财富,只重新分配财富。赌场的规则也是双向的:可以进去,也可以出来,来去自由。正规的堵场至少表面上不作弊,让赌客相信机会均等,风险均等,对谁都一样,都有同样的风险,虽然输的机会多,但总算还有赢的希望,即财富的分配有可能是双向的。如果根本没希望赢,注定要输,那就不成赌场,而成刑场了——宰你没商量。一旦赌场成刑场,去了必死无疑,那谁还肯去?
  
  而中国股市呢?普通人基本是“来得去不得”,十之八九一进去就被套,想走都走不掉。这比赌场如何?赌场要维持就得努力证明自己不“出老千”,不作弊,竭力维护自己的形象。中国股市呢?作弊作假帐的丑闻都令人麻木了。不管“精英”如何花言巧语,一个无情的事实足以说明一切:绝大多数股民都赔钱。这证明中国股市实际已被“精英”变成了个“比蠢大赛”,“没有最蠢,只有更蠢”。谁能找到比自己更蠢的把自己置换出来谁就赢了。找不到,自己就得当这最蠢的,一切赔光。每个人都自作聪明,都想找出更蠢的给自己送钱,最后结果总是自己“赔了夫又折兵”,当了最蠢的。而这一切都是“精英”的杰作:巧妙布局,蓄意误导,暗中设套,把尽可能多的中国人引入这场尔虞我诈的互相坑蒙拐骗游戏肆意愚弄,不动声色把他们洗劫一空。在这场坑人的游戏中,普通老百姓完全处于绝望的无能为力之中:同一种股票,官方“精英”拿的是权力价,几乎白送;外资拿的是优惠价,也差不多白送;普通老百姓拿的是“市场价”,贵几十倍。起点就如此不对等,还有什么赢的希望?对整个股市运作普通股民完全被动,处处受人摆布。且看这则消息:
  
  “2008年7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居民消费价格、农产品生产价格等一系列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数据都是在这一天首次公布。”
  
  “然而,7月8日,路透社在其中文网站刊登文章,以‘两位官方消息人士’的说法称,我国6月份CPI同比上涨7.1%,上半年CPI同比上涨7.9%。本月15日,路透社再次以‘三位官方消息人士’为消息源,称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10.4%。而这三个重要的宏观经济指标,与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丝毫不差。”
  
  “中国证券市场没有什么是‘机密’的,而在没有机密的证券市场里,散户是最大的弱者。”
  
  ……
  
  在股市里普通老百姓两眼一抹黑,“精英”和外资呢?一切了如指掌。老百姓要进股市,你有官方“干股”吗?你有“内部消息”吗?你享受“特殊政策”吗?没有,拿什么保护自己?拿什么赢?信息不对等,待遇不对等,实力不对等,“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普通股民岂有不赔之理?看不透这层的,还拿着“市场规则”、“赌场规则”在自己骗自己。看透这层的,应该明白中国股市实际不是“市场规则”,也不是“赌场规则”,而是“刑场规则”——宰你没商量。
  
  当然如果让大家都容易看透这“刑场规则”就麻烦了,谁也不肯上刑场,又没法到处硬抓,这刑场就办不下去了。所以“刑场规则”的“改进型”就是“牧场规则”+“屠场规则”:先放牧,等养肥了再屠宰。——刚刚从中国股市挖走了上万亿,现在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所以声色俱厉大声疾呼“稳定资本市场”,让惊弓之鸟们有个喘息机会。等人们“好了疮疤忘了疼”,随着新生长起来的自作聪明的初生牛犊们一起进入“比蠢大赛”,那时再搞新的股市大屠杀,再狠狠大捞一票。然后再一次鼓噪“股市走向成熟的必要代价”、“中国股市周期性动荡是中国特色”之类,如此反复无穷——裤子赔光君莫笑,中国股市几人肥?
  
  为什么现在中国股市大跌、楼市大跌?简单得很:2007年股市大劫,民间的财富都被人家卷光了,拿什么买楼买股?当然“楼市大跌”、“股市大跌”,不跌才有鬼:“财富不灭”。
  
  为什么那么多股民上当受骗?第一不“解放思想”,第二不“实事求是”,所以没法“杀出一条血路来”。
  
  不“解放思想”:想当然排除了“一把手”吃里扒外、出卖国家、出卖部下、出卖自己的人民的可能。实际这是迷信。谁说“一把手”就一定是好人?戈尔巴乔夫是不是一把手?宋江呢?不解放这个思想,不实事求是看问题而是盲目迷信“一把手”,死心塌地当李逵,到头来是谁毒死谁?
  
  同样,不“解放思想”,想当然以为“学而优则仕”的人一定会为中国谋利益。这也是迷信。“学而优”不一定“学而忠”、“学而良”、“学而善”。现在“学而优则仕”的人净是学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类“真理”长大的,整天琢磨的是如何为自己谋利益,凭什么假定这些人身居高位反而会为中国谋利益?要谋私,卖国最省事,里通外国坑害老百姓最发财。
  
  不“实事求是”:不敢正视事实下结论,不管这结论如何可怕。
  
  对“证监会”的种种做法只会就事论事,只会痛骂某个个人,却不想想:没有后台,没有过硬的权力撑腰,“证监会”能那么猖狂吗?只敢骂贪官,不敢惹皇帝,其实是自欺欺人:没有皇帝撑腰,贪官怎么可能长期飞扬跋扈?自古无论贪官还是清官都得有皇帝在背后,否则谁也成不了气候。
  
  另一种不“实事求是”:迷信“无罪假定”,以为必须拿到确切证据才能指责“庙堂之器”。
  
  这是误解。“无罪假定”之适用于个人对个人,不适于公众对政客个人。面对公众,政客个人的一切必须自证,不能“无罪假定”:公众根据你的政策质疑你卖国,不需要具体举证。你必须用自己的行为、确切的事实证明你是为中国谋利益的。同样,你必须自己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自己是为中国人民谋利益,而不是吃里扒外,勾结外国势力坑害中国人。
  
  真正实事求是,就不能不正视上述统计数字等事实,认清确实有人利用权力操纵股市洗劫民财,就不能只看表面,不看实质——表面上和蔼可亲,又是哭天抹泪又是代讨工资的,一副“慈祥的老爷爷”模样,背后呢?冷酷无情地指挥“证监会”操纵股市洗劫民财,把不知多少人的毕生血汗一扫而光,比假腥腥帮忙讨回来的那点工资多不知多少倍。“慈祥的老爷爷”,——镜头前面是“爷爷”,镜头后面是“老爷”,洋人面前是孙子。不实事求是,就看不透这一切,只看当面演出就激动得什么都忘了——想想看,股民的亿万财富都哪儿去了?就凭几声甜言蜜语、强词夺理就能顶那些实实在在的财富?
  
  “精英”已经撕下一切伪装,不顾一切后果,明目张胆蛮横抢劫全社会——所以敢说:“只要老百姓不造反,怎么干都可以”。整个社会都是它的掠夺目标。它不仅掠夺平民,而且掠夺“非官方”的“新社会阶层”——只要你没有官方的“权力股”,那当股票市场上无人可吃时就会吃到你头上,老实不客气。
  
  现在看某某人赔偿几十万,某某家属抚恤几十万,其实往往左手给出去右手收回来:只要你投进股市,那迟早还得乖乖还回去——操纵股市洗劫民财谁也不例外。
  
  利用权力操纵股市洗劫民财是“精英”发展的最高阶段——“金融寡头”、“官僚资本主义”。
  
  毛泽东说:
  
  ——“这个垄断资本,和国家政权结合在一起,成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垄断资本主义,同外国帝国主义、本国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密切地结合着,成为买办的封建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这个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但压迫工人农民,而且压迫城市小资产阶级,损害中等资产阶级。”(利用股市洗劫民财正是损害中等资产阶级的一个例子)
  
  ——“这个资本,在中国的通俗名称,叫做官僚资本。这个资产阶级,叫做官僚资产阶级,即是中国的大资产阶级。”
  
  ——“新民主主义的革命任务,除了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以外,在国内,就是要消灭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改变买办的封建的生产关系,解放被束缚的生产力。被这些阶级及其国家政权所压迫和损害的上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虽然也是资产阶级,却是可以参加新民主主义革命,或者保守中立的。他们和帝国主义没有联系,或者联系较少,他们是真正的民族资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权力到达的地方,对于这些阶级,必须坚决地毫不犹豫地给以保护。”
  
  ……
  
  不相信这些论述吗?不承认当代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中国的金融寡头“精英”操纵股市洗劫民财的实质吗?那就继续相信他们的娓娓动听,继续做股票发财梦,看有多少钱够往里赔的。
  
  要证明自己没有操纵股市洗劫民财,赌咒发誓没用,说空话没有,必须拿出事实来,给上述统计数字一个合理的解释,用事实证明“操纵股市洗劫民财”不是既定国策。拿不出证据,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只凭蛮力禁止老百姓“不争论”,那就是不打自招,“此地无银三百两”。
  
  附录:2002——2007年“两会”官方文件若干统计数字表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全国财政收入(亿元) 18,914 21,691 26,356 31,628 39,344 51,304
  
  比上年增加(亿元) 2,528 2,787 4,641 5,232 7,694 12,544
  
  %增加 15.40% 14.70% 21.40% 19.80% 24.30% 32.40%
  
  比预算超收(亿元) 899 3,920 7,239
  
  %超收 4.75% 9.96% 14.11%
  
  全国财政支出(亿元) 22,012 24,607 28,361 33,708 40,213 49,565
  
  比上年增加(亿元) 3,109 2,554 3,711 5,221 6,283 9,143
  
  %增加 16.40% 11.60% 15.10% 18.30% 18.50% 22.60%
  
  结余/赤字(亿元) (3,098) (2,916) (2,005) (2,080) (870)* 1,739*
  
  国内生产总值(亿) 102,000 116,700 136,500 182,300 209,400 246,600
  
  %增加 7.70% 9.10% 9.50% 9.90% 10.70% ?
  
  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 ? ? ? 1.80% 1.50% 4.80%
  
  注:*:计算数值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马云算啥”:上海居然有如此牛X的人物!
  3. 南京放开限购两小时被叫停,强烈信号,有人发懵
  4.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5. 辽宁舰最大规模演练之后,某些人不自在了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
  7. ​越是困难,越要保持战略定力——从南海吹填说起
  8. 建议北京在送检样本中,混入一定数量阳性样本!
  9. 大国战争离你我有多远?美军最高将领说“大雨即将落下!”
  10. 地道2439名亚速营全部投降,马里乌波尔紧急造门窗,泽连斯基要投降?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3.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4.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5.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6.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7.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8. Chairman MAO为什么要废除高考?
  9.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10.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3. 这个“内奸”,暴露了!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8.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9.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10.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俄军最强进攻后亚速钢厂乌军大投降,“大鱼”是美陆军司令?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战争铁律
  5. 俄罗斯政府正式拒绝俄共中央主席Г.А. 久加诺夫关于重建苏式国家计划委员会的建议
  6. 愤怒和悲哀!被篡改的国际歌